手机上阅读

第243章 留着回家再叫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3章 留着回家再叫吧!

    十年前,唐希十八岁 , 而我,只有十五岁 , 年少无知的我们 , 又何来的对与错。

    那时的感情即便再深刻也抵不过现在 , 我懂得的道理,唐希自然也明白。

    所以在听到我说没关系之后 , 他清冷的眼底掀起了一丝波澜 , 像是轻松,又像是释怀。

    “好,谢谢。”他声音沉静如水,“上去吧,下来久了 , 他会误会。”

    他会误会。

    简单的一句话 , 扣动我的心弦。

    车辆的驶入打断了远处小孩们的追逐打闹,灯光从我身上一扫而过 , 继而是剧烈的刹车声 , 唐希做了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 他伸手将我护在怀里,带着我连连后退了几步 , 车身朝我们滑行了一米远最后稳稳的停在了我和唐希的面前 , 近光灯改成了远光灯,即使没有笔直的打在我身上,也足够刺的我睁不开眼。

    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挡,透过指缝 , 看见一抹颀长的身影从驾驶座里走出来 , 曾煜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 , 甩上车门 , 静默无声的朝我走了过来。

    我从唐希怀里挣脱 , 后退一步皱眉看着他。

    他走到我面前站定了脚步 , 冷冽的视线落在我脸上 , 他背着光,我看不清他脸上表情 , 也感觉不到他眼底的情绪。

    唐希低头看了一眼他被车头勾破的裤管 , 睨了曾煜一眼 , 绕过他就要离开,曾煜闷声不响的朝他挥了一拳 , 又快又狠 , 完全没有给唐希一点反抗的余地。

    唐希右耳挨了一拳跌撞在曾煜的车头上 , 用他的身体挡住了刺眼的灯光,我才看清曾煜脸上的表情,准确来说,没有任何表情。

    “你有病啊,你打他干嘛?”我冲过去,猛地推开曾煜,他猝不及防,连着后退了几步。

    我扶起唐希,“你怎么样?”

    “我没事!”唐希不着痕迹的摇了摇脑袋。

    曾煜刚才的那一拳那么狠,几乎用了他全部的力气 , 他力气本来就大,再加上打的又是耳朵这么脆弱的地方 , 明显感觉到唐希的视线变得有些迷离,似乎是对不上焦的状态。

    “我送你去医院!”我抓起唐希的胳膊 , 将他的身子扶稳。

    只听见寒冷的夜风中 , 曾煜的声音仿佛也沾染了风的温度 , “过来。”

    我眉头更拧,睨了他一眼 , 扶起唐希就走。

    “顾晚 , 我叫你过来,你没听见吗?”他依旧站在那儿,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只要三言两句就可以操控一切。

    这不是我第一次违抗他,却是我最果决的一次 , 几乎不需要思考 , “我听见了,你不用再强调 , 我不会过去 , 你也不用威胁我 , 我也可以告诉你,我不会再吃你那一套。”

    唐希动了动胳膊 , 想要将我推开 , 我却有意握的更紧。听到曾煜一声短促的冷哼,明显带着嘲讽的意味,“你不吃,那他呢?”

    我抓着唐希的胳膊搭在我肩膀上,刚走两步 , 便停了下来。

    意识到我的犹疑 , 唐希主动扣住了我的肩膀 , 转脸对曾煜说 , “我也不吃。”

    他的意思 , 他也不会畏惧曾煜的威胁。

    曾煜隐忍着脾气 , 抑制不住的怒气随风而起 , “顾晚,你会后悔!”

    我的心忽然沉静了下来,我抬头问唐希,“能站稳吗?”

    唐希说可以。

    我松开他 , 转身回到曾煜面前 , 坦然的与他对视 , “后悔?你告诉我,我后悔什么?”

    他没说话,眼底的探究意味更浓 , 我想 , 这是鲜少的一次 , 他没有看透我心里的想法。

    “还记得上次我说的话吗?”为了怕他忘记,我刻意提醒道,“在你的办公室。”

    他眸光一紧,眼底闪过一丝警惕。

    “是不是很惊讶我为什么会知道?”知道他去了哪儿,跟谁在一起。

    “顾晚,你认真的?”他眼底波动了许久,才冷冷的问出这么一句。

    “我什么时候跟你开过玩笑?”我往他面前再走近了一步,几乎贴着他的胸膛,我抬头 , 朝着他的耳朵用只有他才听的到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开口,“曾煜 , 我不会再跟你说那两个字,但我想 , 我们真的不合适。”

    他的身体蓦然僵硬 , 我往后退开一步 , 迎着他复杂的目光,抿唇一笑。

    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的那一刻 , 我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内心 , 因为失落与失望而变得敏感和脆弱。我一直觉得,人的一生是一个不断轮回的过程,曾经发生的事情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再发生。我不愿自己再变成以前的样子,也不想在看到等待中悲凉的影子,有些事 , 有第一次 , 就有第二次,有第二次 , 自然还会有第三次。

    没有说出那两个字 , 是我最后的软弱与理智。

    我重新抓起唐希的衣袖 , 听见曾煜在我身后冷冷的开口,“合不合适不是你说了算!你给我回来!”

    这一次,我脚下的步子未停 , 一路扶着唐希走出了小区 , 曾煜不紧不慢的跟在我们身后,想要上前又不敢上前,始终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招了辆出租,将唐希扶上车 , 我也跟着坐了进去 , 车子启动之前 , 偏头看了曾煜一眼 , 对上他的视线 , 比夜晚的空气还要凉三分。

    车子驶入一段距离 , 我悄悄地缓了一口气 , “对不起,他……”

    唐希打断我,“你不用替他道歉 , 一 , 你代表不了他 , 二,我不需要。”

    迟疑了片刻 , 我还是重复了一遍 , “对不起。”

    “你不怕吗?”他声音比平时略微要高一些 , 听起来还有些不稳。

    “怕什么?”

    “他可能真的不会再给你机会。”唐希一字一句的提醒。

    我抿了抿唇,淡笑道,“如果真的是那样,怕也没用,只能说明,我和他的感情禁不起任何的考验。”

    唐希沉默了片刻,沉声道,“你很爱他。”

    我轻笑着,将视线转移到窗外 , 看着倏然倒退的树影,冷不丁开口 , “曾经,我也很爱你吧?”

    逼仄的车厢内静悄悄地,只能听到出风口呼呼的暖风声。

    我笑着说 , “你应该听过一句话吧 , 最薄凉不过人心 , 这就是感情。”

    圣经说,感情是世界上最为脆弱的东西。(我胡扯的)

    我相信 , 曾经我很爱唐希 , 可是那样的感情最后却因为一场爆炸,彻彻底底的被我忘却,即使现在记忆找了回来,曾经的感情也已经不复存在。

    唐希没有说话,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在我侧脸上逡巡了片刻最终也移向了窗外。

    刚到医院 , 白芹的电话打了过来 , 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

    唐希往前走了几步,给我接电话的时间和空间。

    白芹的声音咋咋呼呼的传来,“你们俩什么情况啊?”

    “怎么了?”我心下一紧。

    “他一回来二话不说就将我们全部轰了出来 , 那眼神红的 , 不知道的 , 还以为他刚杀完人回来。”

    我哑口无言。

    白芹惊道,“他不会真的……”

    我连忙打断她,“对不起啊 , 连累你们了 , 你帮我跟周良第他们道个歉,有机会再向你们赔罪。”

    白芹问什么叫有机会再赔罪,她问我和曾煜怎么了,是不是吵架了 , 看曾煜的样子好像挺严重。

    我只说了句以后再向她解释 , 便挂了电话。

    走到唐希面前 , 我笑了笑 , “进去吧。”

    唐希脚下的步子没动 , 他静默的看了我一瞬 , 眼神透着惯常的疏离 , “不用了,你回去吧 , 我自己可以。”

    “可是……”我能听出他的声音不对 , 大概是耳朵受伤了 , 可能他自己意识不到他说话的音调比平时要高出了很多。

    他怕我不放心,特意补充解释 , “你忘了 , 我好歹也算半个医生。”

    “我陪你诊断完再回去吧 , 都已经到这儿了。”我坚持道。

    “不用。”他声音略微沉了一些。

    我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又重复了一遍,语调比刚才更高,“说了不用!”

    他最后看了我一眼,转身快步走进了医院。

    我看着他的背影,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似乎让我想起了十年前,他从车站离开时的场景。

    门外站了一会儿,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大厅的角落 , 还是回过神,追了进去。

    急诊室外 , 唐希走了几步,忽然扶住了墙 , 他低着头 , 摇晃了脑袋。

    “唐希!”我连忙冲了上去。

    唐希愕然回头 , 在他扭头的时候,我看见他的右耳蜗里有血渗了出来。

    在我的坚持下 , 陪他做完了相应的检查 , 医生说是鼓膜损伤,耳鸣和眩晕的情况只是短暂的,服用一些抗生素预防感染就可以,紧绷的神经这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出了诊室,唐希忽然喊住了我。

    我愕然的看着他 , 他冷不丁开口 , “你还是跟原来一样。”

    “啊?”

    他轻吐了两个字,“执拗。”

    我忽然很好奇,“以前的我是怎样的?”

    他微微蹙眉 , “除了话比现在多很多之外 , 也没什么变化。”

    我忍不住笑道,“我以前话很多吗?”

    唐希不置可否的点头 , 表情略微有些无奈,嘴角却又不自觉的噙起一丝微笑 , 似乎他对以前的我印象还不错。

    我也跟着点了头 , “好像在我的记忆里,确实我的话比你要多很多,呵呵。”

    我们保持一致的步伐走出了医院,既然他没事 , 我也就安心了。我转身朝他挥手 , 看到他刚好张嘴 , 大概是有什么话要说 , 见我挥手 , 他只好也举了举手掌 , 叮嘱我路上小心。

    路边有刚下客的出租 , 我并没有去坐,而是沿着马路漫无目的的走。

    夜 , 越来越凉 , 我下意识的裹紧了大衣。走了很长一段才察觉到一束车灯一直跟着我 , 我回头看过去,远光灯被调成了近光 , 熟悉的迈巴赫 , 熟悉的车牌 , 以及驾驶座里熟悉的一张脸。

    我当即回头,加快脚步往前走,迈巴赫陡然加速,打转方向直接冲上了行走道,毫不客气的横在了我面前,堵截了我的去路。

    “上车!”车内人沉声命令,声调却没有之前那么冷,明显是留了足够的余地。

    我漠然的睨了他一眼,转身就要走 , 听到他近乎刻薄的口吻威胁道,“我没什么耐心,别逼我对你动手!”

    我没应 , 假装没听见似的继续往回走。

    听到利落的开关门的声音,接着就看见地上投过来长长的影子 , 我还没来得及作反应 , 整个身子就已经腾空而起 , 我当即吓得叫出声,“你干嘛,放我下来!”

    “不放!”不容置疑的口吻!

    “曾煜!你别胡搅蛮缠!”意识到音调高了点儿 , 我又只好压低了声音,“这里是大街上!”

    他扛着我 , 往车里走,冷笑道,“大街上怎么,我还没对你怎样嗯。你那些精力,还是留着回家再叫吧!”

    三更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