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4章 曾煜,你太自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放我下来,我要叫人了!”整个脑袋都倒挂在他身后 , 我双手抓紧了他后背的衬衫,生怕自己掉下去。

    “随便叫。”他对我的挣扎丝毫不放在心上。

    “混蛋 , 你放我下来!”眼泪都被他颠出来了 , 风吹过来 , 乱了节奏,依稀能闻到他身上不知名的香味儿。

    一种恶心的感觉席涌而来。

    “放我下来 , 我要吐了!”我用力捶他的后背。

    他冷声警告 , “有种你就吐我身上。”

    我蹬着腿挣扎了两下,有路过的行人上前制止他粗暴的行为,他直接一记冷眼给人家怼回去了,“我老婆背着我跟别的男人鬼混,抓回家收拾你有意见?”

    路人吓得连忙摆手,说没意见没意见。

    左右都挣脱不了 , 我干脆闭了嘴 , 任由他将我塞进副驾驶,替我绑好了安全带。

    调转车头 , 一个漂移 , 车子扎进了主干道 , 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速度之快即使绑着安全带,我整个身子都在车门上连连撞了几下狠的。

    曾煜瞥了我一眼 , 我没吭声 , 痛也忍着,一个字儿都不说,安静的看着窗外。车速稍稍慢下一些,听到他低沉的声音,“痛吗?”

    我咬着下唇 , 不给他任何回应。

    他等了几秒 , 还是失了耐心 , 车速陡然提升 , 前面就是CBD商圈了 , 即使是夜晚 , 依然有很大的车流 , 尤其今天是跨年夜,路上的行人还特别多 , 时不时有三五成群过马路的行人 , 他更是油门不减 , 横冲直撞。

    “你疯了?!能不能开慢点?!”知道他车技好,可这样实在是太危险 , 我忍不住呵斥道。

    他毫不客气的吐了两个字:“不能!”

    “停车!”我伸手去抠车门,“我要下车!”

    可是车门被他上了锁 , 我怎么抠都打不开。

    气急败坏之下 , 一拳头打在车门上,门没打开,倒是把我拳头砸痛了,下意识的闷哼出声,喊了一句‘好痛’,车子陡然打转方向,一个急刹车靠边停了下来。

    曾煜强行抓过我的手,将我的拳头握在掌心捏揉了几下,沉声道 , “跟我较劲就算了,跟车门较什么劲?”

    他一句话就让我委屈的要死,本来心里就不好受 , 加上拳头是真的痛,眼泪顿时飚出了两滴。

    看到我的眼泪 , 他眉头当即拧了起来 , 声音也跟着柔和了几分:“我们都冷静一点 , 今天晚上的事儿我们好好谈谈,行吗?”

    我毫不犹豫的开口,“我想我们没什么可谈的。”

    “顾晚!可不可以别那么拗?”他手里的动作停了一瞬 , 说完这句话 , 又继续帮我揉着被砸痛的骨头。

    我缩了缩手,他不肯松,反而攥的更紧,我便随他去,冷冷的说道 , “我没拗 , 你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清楚,但你不清楚!”他眉头更蹙 , “如果你清楚 , 你就不会以这样的姿态来指责我。”

    “那你说啊。”我抬头 , 直视他的眼睛。

    他眼里暗流翻滚,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不能说是不是?”我皱眉 , 心脏不停地收紧 , “又是我不能知道的秘密是不是?曾煜,你每次都用这样的理由,我信,我说过 , 你说什么 , 我就信什么。”

    他以为我真的信了 , 脸上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些。

    我继续道 , “我信你们有很多秘密 , 这一次你们会因为这个秘密见面 , 下一次你们还会因为另外一个秘密见面 , 这一次是跨年夜,下一次说不定就是除夕夜。”

    他脸上的表情 , 再一次阴云密布。

    “周良第说 , 你喜欢挑战 , 喜欢冒险,喜欢一切有难度的东西 , 可我不是 , 我刚好相反 , 我简单,单调,甚至一成不变。”我看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看着他眼底的情绪一点点的浓缩,看着他眸中的黑暗一点点沉淀。

    他问我想表达什么,我说,“我喜欢简单的生活,简单的感情 , 或许你有你的言不由衷,也有你的身不由己 , 可有一点你不能否认,那就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他又重复了一遍在小区门口所说的话,“我们合不合适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 沉默了片刻 , 抬眸问他,“为什么是我?”

    他似是没明白 , 眉头更蹙。

    “你身边那么多女人,比我有意思的太多,为什么偏偏选了我?”

    他看着我 , 没有说话。

    “我会懦弱 , 会执拗,会不解风情,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女人,也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曾煜 , 跟我在一起 , 你的生活可能会失去很多惊喜和挑战,我没有能力 , 给不了你帮助 , 反而会给你增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 无论是生活还是感情,我都只会是你的累赘。”

    他双眸微眯 , 声音冷入骨髓,“你就这么想要离开我?不惜全盘否定自己?”

    “我没有因为想要离开你而刻意否定自己 , 我说的是事实,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发生这么多事,我说的是真与否 , 你比我更清楚。”这一刻 , 我很理智 , 也足够平静 ,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经过慎重的思考 , 我知道这些话说出来意味着什么 , 唐希问我怕不怕 , 说实话,我是怕的。

    我怕他就此妥协 , 说一句 , 好 , 我尊重你的决定。

    我也在赌,赌我们之间的感情 , 经得起外界的干扰和时间的推敲。

    “如果不是为了离开我 , 你说这些意义何在?”他的拇指有意无意的摩挲着我的手背 , 眼神变得越来越深,仿佛要透过我的眼看进我的心,“即便你所说的都是事实,那又怎样?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以及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都不是别人三言两语能够决定的,别人无意间的话你深信不疑,顾晚,你在顾忌什么?在怕什么?”

    我低下头,静谧的空间里听着彼此的呼吸 , “我怕被你否定。我怕早晚有一天,你会来否定我 , 所以在那之前,我先否定自己 , 这样 , 即使有那么一天 , 我也不会太失落太难过。”

    他的手指伸入我的掌心,掰开了我的拳头 , 与我十指相扣。

    看着他的动作 , 视线渐渐变得模糊。

    “我不会否定你,永远都不会。”他沉声开口,一字一句,“你是我选的,在决定跟你在一起之前 , 我就已经设想了无数种可能 , 你说的我承认,你不是我最初想要的那种女人 , 也像你说的 , 可能你也给不了我想要的那种生活 , 但是顾晚,每一个选择都有舍有得 , 失去那些所谓的新鲜和刺激 , 换来一个平淡无奇的你,我不想用亏和赚来形容我的感情以及我的你,但我找不到更加简洁明了的词。所以顾晚,你觉得我亏了 , 但我一直认为我是赚的。”

    最后一句话像一只无形的手 , 拮取着我的心。

    “周良第难道没有跟你说 , 但凡我认定了的 , 就是一辈子的 , 只要我不放手 , 谁都拿不走。你想逃 , 得问我同不同意,我的枪同不同意!”他的语气陡然转沉 , 让我的心也跟着沉了几分。

    “如果我一定要走呢?”

    你会对我开枪吗?这一句我终是没有勇气问出口。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他握紧了我的手 , 力道不断地收紧 , 仿佛要将我的手骨捏碎。

    他的意思是,上一次从南山路回来 , 他给过我一次机会 , 那是唯一一次我可以主动选择离开他的机会 , 我放弃了,因此,我现在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可如果我真的要离开,机会与否并不是他说了算。

    “你想怎样?”

    “你逃不走的,死了这条心吧!”

    “……”

    “不要试图跟我讲道理,你知道的,‘道理’这个词在我和你之间,从来就不存在!”他单手去掌控方向盘,重新启动油门,车子迅速驶入正轨。右手还紧紧地与我相扣 , 我用了挣了挣,依旧是纹丝不动。

    我彻底放弃了 , 身子沉沉的往后靠,平静的看着前方的车流与霓虹 , “你跟洛雪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吗?所以她才会说你幼稚、不成熟?”

    车身忽然摇晃了一下 , 他通过后视镜睨了我一眼,“你又想说什么?”

    “我不想说什么 , 对于你们俩,我已经没什么可说了。曾煜 , 你有势力 , 我想逃出你的掌心确实很难,但你禁锢的只是我的身体,你掌控不了我的心。”我字字坚定的开口。

    可是,下了很大决心说出的话,仅仅被他轻描淡写的两个字 , 就彻彻底底的反驳了。

    他说,“是吗?”

    “是!”我的回答很重 , 但我的心很虚。

    他看着后视镜里我的眼,风轻云淡的笑了 , 那笑容从容自信 , 有一种莫名的笃定。

    他笃定 , 我的心跟我的身体一样,逃脱不了他的掌控。

    我偏头看着他 , 一字一顿 , “曾煜,你太自负。”

    他的视线从后视镜移向我的脸,薄唇微张,刚要开口 , 几乎是一瞬间 , 余光瞥见了什么 , 他猛然打转方向盘 , 轮胎在地面刮擦出一道长长的刺耳的声音 , 紧接着便是惊天动地的碰撞声 , 我们的车冲破护栏,以决绝的姿态坠入深不见底的江水!

    那一刻 , 曾煜离我很近,他的手依然与我十指相缠 , 但是死亡离我更近 , 耳边是呼啸的风和我自己的声音:曾煜 , 你太自负。

    下一更六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