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5章 死亡尽头的记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车头扎进江水,溅起巨大的水花 , 剧烈的冲击力压爆了挡风玻璃,刹那间 , 曾煜的手猛的用力 , 将我的身体拉进了他的怀里 , 背负着安全带的力量。

    玻璃扎爆了喷薄而出的安全气囊,大片的江水汹涌的卷进了车内 , 瞬间淹没了我们的身体。

    “曾煜,我……”

    ‘不会游泳’四个字还没能说出口 , 我的口和鼻都被曾煜完全封了住。

    他手捏着我的鼻子,吻着我的嘴,及时的替我挡去了江水凶猛的攻击。

    一时间,天旋地转,我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 我感觉不到痛 , 也感觉不到冷,更感觉不到紧张和恐惧。迷迷糊糊之间 , 我听到他短促的提醒,“安全带!”

    短暂的反应过后 , 我伸手解开了安全带 , 没了安全带的牵引和捆绑,我的身体顿时脱离了座位往上窜浮 , 他抱紧了我的身子 , 试着去推车门,可是水底的压力太大,从里面根本就没办法将门打开。

    他始终吻着我的嘴,给我呼吸的同时 , 也会有冰冷的江水渗入我口中 , 依稀尝到了血腥味儿 , 我陡然睁大了眼睛 , 他身后的那一片水域早已变得鲜红 , 如鬼魅一般将我们一点点吞噬。

    我伸手去抱他的身子 , 想要去摸他的后背 , 却被他捉住了手,挂上他的脖子卡在他肩膀的位置。

    明显感受到车身持续性的往下沉 , 死亡就在我触手可及的位置 , 那一刻 , 江水淹没了我所有的思绪,也掠夺了我全部的理智 , 我什么都不去想 , 什么都不畏惧 , 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用全部的力气去回应他的吻。

    我想过,如果真的命数已尽,能死在他怀里,我并不遗憾。

    我畏惧死亡,但是当死亡真的来临的时候,我反而变得坦然。

    我放弃了挣扎,一味的沉浸在他的怀抱和他的吻里。

    但是他没有放弃,我们的身体在水中漂浮 , 车头朝下车位朝上,他一手圈紧我的身子 , 一手牢牢地抓着车窗上的扶手,然后抬起腿 , 一脚一脚的踢掉剩余的挡风玻璃。但这除了带来更汹涌的水波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 , 因为水压影响 , 车头在往下沉的同时,我们根本爬不出去。

    他再次将攻击位置转向车门上的玻璃 , 用力踹了两脚 , 连闷响都听不见。

    我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弱,身体浸泡在冰冷的江水中,冷到几乎没了知觉,手脚都开始麻木。

    我想喊他的名字,可是还没张口 , 江水冲进口腔 , 连带着鼻腔都呛的生疼。

    血腥味越来越浓,整个车厢内的水域都被染红 , 我感觉不到身上有任何的痛感 , 所以我固执的认为那些血全都是他的。我忽然开始恐惧 , 比起自己面对死亡,我更害怕他与死神的较量。

    一波又一波的水势将我的身体冲离了他的怀抱 , 他艰难的圈着我的腰身 , 如若顾及我,他就顾及不了其他,如若要顾及其他,他就顾及不了我。两难的情况下 , 他低头深吻着我 , 将我口腔内的水全部卷进他的口中吞进覆里。

    我庆幸曾经在浴缸里 , 他教过我如何在水底呼吸 , 如果没有那一次 , 我可能撑不过五分钟。

    深吻过后 , 他抓着我的手带向另一侧车门上的扶手 , 示意我自己抓紧,我照做 , 他松开我身体的那一刻 , 我才真正觉得自己离死亡的距离远远比他要近得多。

    我没有多少的力气 , 也没有足够的呼吸,坚持不到一分钟 , 我的视线就变得迷离 , 他的身体在我眼里变成了一团模糊的影子。我听不到他的动作 , 只能感受到一波波的水花将我淹没。

    冷,特别的冷。

    我慢慢的闭上了眼,连他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鼻翼间缠绕着血腥和潮水的味道,身上最后一丝气力被卷走,我松开了门扶手,任由自己的身体随波逐流。

    身体在时空的漩涡里打转,茫茫然没有方向,在失去全部的意识之前,有人拉住了我悬浮在水中的手。

    有人说 , 人在死亡的时候,生前所经历的一切都会在脑子里全部回放一遍。

    我站在灵魂的尽头 , 俯瞰着那些曾经的记忆。

    我看见了外婆,她比我记忆中要年轻许多 , 她扎着低马尾 , 怀里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 慌慌张张的穿梭在老上海的街头。

    似乎是有人在追她,她被逼到了巷子深处无路可逃。

    一双带着黑手套的手 , 举起了一支黑色的手枪 , 以无情又残酷的姿势朝向了外婆,不,准确来说是朝向她怀中的婴儿。

    外婆跪在了地上,大概是哀求,但她磕破了脑袋也没换来那把枪的主人一丝的怜悯。

    枪口下压 , 子弹蓄势待发。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 , 一枚石子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飞了出来,刚好击中了那枚黑色的枪柄 , 子弹冲膛而出 , 却射偏了 , 打在外婆身后的墙壁上,发出夺命的声响。

    外婆惊然转脸 , 一个五六岁穿着礼服的小男孩从另一条巷子缓慢的走了出来 , 他手里拿着一枚精致的弹弓,弹弓上的金属片折射出一道光,刚好照亮了襁褓中婴儿的脸。

    是个女孩儿,白皙的脸安静祥和 , 仿佛外界的纷争全都与她无关 , 她舔舐着自己的嘴唇 ,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不知看向了何处。

    枪口倏然转移 , 指向了巷子口的男孩 , 男孩的脸上纯净无暇 , 即便年幼 , 也能看出五官和轮廓,有一种天妒英才的俊俏。面对枪口 , 他表现的非常人一般的镇定 , 甚至冷漠。

    他不怕 , 一点儿也不。

    画面定格了几秒,小男孩说了一句话 , 黑手套的主人便离开了。

    外婆看了小男孩一眼 , 慌忙从另一边出口逃生。

    女孩儿一天天长大 , 六岁的时候,她扎了两个小辫儿,终于学会了写字之后,她写的第一个字是‘顾’,第二个字是‘清’。她拿去给外婆看,外婆笑着抚摸了她的头,大概是夸她写的好。

    八岁的时候,家里来了几个陌生的男人,其中一个将那女孩儿抱去了院子 , 她听见了外婆的尖叫和挣扎,由清晰到模糊 , 最后消失不见。

    那天之后,外婆就像变了一个人 , 很长的一段时间 , 听到敲门声 , 她的身体会不受控制的颤抖。

    十岁的时候,女孩儿从电视上看见了那个穿着礼服的小男孩 , 只是他已经从小男孩长成了大男孩 , 女孩觉得穿礼服的男孩子很耀眼,可以轻易的夺走她全部的目光。

    于是十二岁,当她看见另一个穿着礼服的男孩时,她的视线再也没有从他身上移开。

    然而让她失落的是,那天之后 , 那个男孩再也没有穿过礼服 , 直到他从那座城市消失。

    十四岁,初潮过后的女孩儿出落的更加亭亭玉立 , 俨然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她依旧扎着马尾 , 悄无声息的跟在那个男孩身后 , 这一跟,就跟了整整一年。

    十五岁生日那天 , 她鼓起勇气走到那个男孩面前。

    “唐希 , 你好,我叫顾清,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男孩连眼都没抬,“不喜欢。”

    “可是 , 今天是我生日。”女孩垂下了脑袋。

    “那又怎样?”男孩收拾书包 , 从图书馆离开。

    女孩追了出去 , “你就说句喜欢 , 就当是给我的生日礼物 , 我不当真。”

    男孩停下脚步 , 视线终于落在她脸上 , 她笑靥如花,男孩到了嘴边的话忽然迟疑了 , 良久 , 他还是淡薄的说了两个字 , “不喜欢。”

    女孩叹了一口气,男孩转头就走 , 紧接着就听见女孩的声音 , “没关系 , 我喜欢你就行了。”

    男孩抬手看了一眼手腕的表,上面的日期显示,5月20日。

    520,真是一个好日子。

    男孩嘴角微勾,加快了步伐离开。

    女孩一如既往的跟在男孩身后,他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丝毫没有因为他的拒绝而受挫而放弃。男孩渐渐地发现,他没那么讨厌她了 , 似乎被她跟着,他觉得很安心。

    午后 , 和煦的风,飘拂的叶。

    他靠在树下看书 , 女孩儿悄悄的坐在了他身边 , 及时她动作刻意放轻 , 他还是感受到了她的存在。

    他没说话,安静的看着书本 , 阳光洒在扉页 , 他竟发现他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书页上浮现的是女孩笑靥如花的脸。

    正是那一瞬的恍然,女孩儿的小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他竟然没有拒绝。莫名的,他觉得很舒服 , 心跳陡然加快 , 他竟然贪婪女孩儿身上的清香以及午后阳光的味道。

    可是他不能,因为他很清楚 , 他会离开。

    这儿从来就不属于他。

    当他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时 , 他感觉全世界都崩塌了。他最爱的哥哥去世了!

    他终究还是要离开 , 带着决绝的心和冷漠的情。

    想起那个女孩儿,他忽然很庆幸 , 从一开始就没给过她希望 , 所以即使他离开了,她也不会有多难过。

    走的那天,他在车站站了许久,不知道是在等车 , 还是在等人。然而车子过去了几辆 , 他连看都没看一眼 , 直到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唐希!”

    他一直觉得 , 他的名字 , 从她的口中喊出来 , 有一种不一样的味道 , 特别的好听,特别的治愈。

    “唐希,你要回上海了吗?为什么不跟我说?”

    他第一次感觉到一种不一样的心疼 , 与亲人离世完全是两个感受。他很想好好地与她道别 , 但是他怕自己心软 , 也怕自己给她希望,于是他的声音足够的沉 , 也足够的无情,“为什么要跟你说?”

    “为什么?”女孩感觉到自己的心被一点点撕碎,“我们不是已经……”

    ‘在一起’三个字 , 她始终没能说出口。

    “你想多了。”男孩头也不回的离开。

    “唐希 , 别走,你走了,我会很想你。”那不是女孩第一次失去,却是最痛的一次失去。

    “我不会想你。”

    男孩离开的那天,女孩彻夜未归,她在那棵树下,男孩坐过的位置坐了一整夜,第二天她回家的时候,外婆没了。

    一场大火摧毁了她的所有 , 夺走了她的一切。

    她在火灾现场,发现了一双焚烧了一半的黑手套。

    她发誓 , 有朝一日,那些被夺走的东西 , 她一定会全部讨回来。

    两更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