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6章上了她(七年前经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6章上了她(七年前经过)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22 14:54:37

    脑海中的片段被水花飞溅的声音打断,接着就听见救护车的声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脱离了茫茫水域,灵魂也因 此飞升而上。手里似乎握着什么东西,冰冰凉凉的,手指跳动了一下,我想睁开哏去看,可眼皮似乎也承受着巨大 的压力,怎么都无法睁开。

    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顾清……”

    脑海中的画面暂停了片刻,又继续回放起来。

    十五岁的女孩儿只身一人来到上海,当时的她并不知道这座城市是她一生的开始,她迫不及待去找那个叫唐希 的男孩,可是回应她的,却是他已经有了女朋友。

    她独自漂泊,独自过活,她给了生活一个微笑,生活却回以她一记耳光,她没有放弃,打听了很久才找到唐希 在上海的地址,和睦小区。

    十六岁生日,她去敲门,没有人应。

    十七岁生日,她去敲门,没有动静。

    十八岁生日,她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那段时间上海的天气特别诡异,从四月中下旬开始便是绵绵不绝的风 雨,天气比以往几年要凉很多。

    站在单元楼下,她看见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疾步而来,从她面前走过的时候,带起一阵薄凉的风。

    楼下徘徊了许久,她终于乘着电梯上楼。

    可是那天的电梯莫名出了间题,她摁不动她想摁的楼层,她几乎将每个数字都摁了个遍,发现只有那一个楼层 可以到达,她想了想,往下走两层也未尝不可。

    然而当电梯到达,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的身体腾空而起,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时间。她被两个身材髙大的男人 带进一扇门,她看见华丽的水晶吊灯下,站着那个黑色风衣的男人。

    男人看见她,没有任何的表情,哏神从她脸上划过,甚至没有逗留,仿佛没看见她似的,两手插兜,逆光而立, 声音低沉又淡漠,“她成年了吗?霍老板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他口中的霍老板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锃亮的皮鞋一下一下的点着,“不,不是我不放过,是你 不放过。”

    男人声音更沉,“你想玩什么?”

    霍老板起身,往男人面前走了两步,笑着说,“谁都知道你和你爹是两个极端,一个流连花丛,一个不近女色 ,想讨好你爹需要费尽心思,想讨好你却很简单,成年不成年,对你来说,应该没那么重要吧?”

    男人没有立刻应声,目光再次瞥向那个女孩,幽冷的开口,“难道,这你霍老板为我准备的?”

    “当然,六位数的初夜,我自己可都没玩儿过几次◊”霍老板笑眯眯的接过保镖递过来的两杯茶,精致的白瓷 杯,一杯留给自己,一杯递给了对面的男人。

    男人似乎有些排斥,接过茶杯后声音沉了许多,“你该知道我今天来的目的。”

    “知道,当然知道。”霍老板悠闲地喝了一口茶,朝女孩的方向投过去一个眼神,抓着女孩的男人直接将女孩 丢向了沙发,原本安安静静的女孩意识到危险,脸色刷白,下意识的想逃。

    然而她刚挣扎起身,就看见霍老板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枪,慢悠悠的装起了子弹,她瞬间停止了所有的动 作,木楞的站在沙发前,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们之间谈什么目的,你想知道的,我自然会告诉你。”手枪上膛的咔嚓声在安静的空间里格外的清晰,霍 老板慢慢的笑了起来,“不过在那之前,你得证明你不会出卖我,否则我将真相全部告诉了你,你跑去找对方麻 烦,我会被杀人灭口的。”

    男人转动着手里的白瓷杯,思考着什么,霍老板说完,他才不动声色的开口,“怎么证明?”

    霍老板下巴指了指沙发前的女孩,“上了她,我就告诉你,你母亲死亡的真相。”

    白瓷杯停止了转动,男人微微蹙眉,“你又想玩儿什么把戏?”

    “没什么,只不过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万一你到时候要出卖我,我可以告你强奸未成年少女不是? ”霍老板笑的 阴险,回到另一侧的沙发上坐下,笑眯眯的等着风衣男子的决定。

    男人沉默了一瞬,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动作性感又魅惑,“霍老板就是霍老板,威胁人的手段都跟别 人不一样。”

    霍老板淡淡的点头,“过奖◊”

    “如果我说不呢? ”男人抬手,浅尝了一口茶。

    霍老板耐心的开口,“你是曾贤的儿子,我不能拿你怎么样,但你想知道的,也恕我不能告知。”

    “呵呵。”男人忽然低头,发出清浅的笑声,似是嘲讽,也似无奈,片刻后,“好,怎么玩儿?”

    “上了她。”霍老板眯了眯眼,“射进去,只要在她体内留下你的精液就可以。”

    女孩吓得两腿发软,微凉的手臂起了一层密密的鸡皮疙瘩,大门开着一条缝,她想逃,可她刚提起步子,就看 见霍老板举枪瞄准了她,“你再动一下,我现在就一枪毙了你◊”

    说完,他将视线转移到男人脸上,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奸尸是不是罪加一等?”

    男人没有任何动静,脸上的表情髙深莫测,仅仅是一瞬,他立即笑了开来,“霍老板还是把枪收起来吧,吓 到她可是会影响我的体验的。”

    霍老板笑着说好,收回了枪柄,但并没有脱手,抽了张纸巾一下下的擦拭。

    男人的视线落在女孩的脸上刹那柔和,女孩的脸因恐惧而泛白,没有一丝的血色,他看着她,提起步子朝她走 过去,女孩后退了一步,跌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他。

    男人走到他面前站定,看了她几秒忽然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脑袋,偏头问道,“这么好的姑娘,哪里搞来的?”

    “曾老板要是喜欢,以后多送你几个。”

    “不用,我对没有任何经验的女人没有兴趣,奉劝霍老板少玩儿几个,处女血沾多了,可是会短命的。”男人厉 声厉色,嘴角却噙着意味不明的笑。

    霍老板不为所怒,只是抬了抬下巴,提酲男人做该做的事。

    男人不悦的瞥了一眼身后的几名保镖,“在这儿?”

    “怎么,你怕啊?”霍老板晃动了手里的枪柄,枪口有意无意的从男人身上划过。

    “我有什么可怕的?”男人似是不以为意,目光淡淡的瞥向女孩,“该怕的应该是她。”

    “你可不是会顾忌女人感受的人◊”霍老板如是道。

    “也是。”男人的手伸向女孩的身体,吓得女孩本能的躲闪,枪膛的声音,无声的警告,女孩大气不敢出,浑 身颤抖不已。

    男人将她放倒在沙发上,她听到皮带的声音,他低头,吻了她的唇,用只有她才能听得到的声音间道,“第一 次?”

    女孩魔怔了似的点头回应。

    男人倏地勾唇,在她耳边轻轻地开口,“我会轻点。”

    裙摆被撩起,男人的风衣遮住了女孩的身体,她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的脸,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男人,在 他轻轻地用力的时候,他会不由得咬住自己的下唇,他的唇很薄,很性感,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视线没办法从一个 强奸犯的脸上移开。

    撕裂般的痛感,刺激的女孩不受控制闭了闭眼,男人低下头,轻吻着她的唇,浅浅的声线萦绕在她耳际,她 听到他的声音,“乖女孩,告诉我,你的名字。”

    莫名的没了害怕的感觉,但是她的声音依旧颤抖,“顾,清。”

    他抿唇,眼底沾染了安抚的笑意,“清儿别怕,很快就好。”

    他伸手,覆盖了她的双眼,动作逐渐加深。

    霍老板的声音平地而起,“曾煜,5见在还敢说,你跟你爹不_样?”

    “对不起……”他的声音夹杂着他的呼吸在她耳旁回荡。

    ……(后面发生的事参考前文第xi,我也忘了 ==)

    有时候,命运就像沼泽,越是想要挣脱,就陷得越深。

    于是,我放弃了挣扎。

    我随波逐流,漂往我该去的地方。

    一个空灵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喊着我的名字,“顾清,顾清……”

    这个声音一直贯穿我全部的回忆,跟随我来到生与死的边界。

    我以为是曾煜在喊我,回头却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真好,他没有来,就意味着他没有死。

    我这么认为着,直到我睁开哏,发现自己身处的不是白茫茫的地狱,而是白茫茫的医院。

    有人握着我的手,我想偏头去看他的脸,可我根本动不了,身体完全麻木了,没有一点知觉。

    “顾清,你酲了◊”

    这个声音……

    唐希?

    “医生!医生!”

    确实是唐希。

    “回星了吗?”周良第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欣喜,他俯身,五官在我哏前变得清晰,他抚摸着我的脑袋,欣喜 的开口,“好样儿的,我就知道你能酲过来。”

    意识谳渐苏II,我闭了闭哏,脑海中闪过昏迷之前在水底的画面,蠕动着嘴唇,艰难的吐出两个字,“他呢? “他……”周良第忽然沉默,脸色变得凝重,下意识的瞥了一哏旁边的唐希,两人静默无声的交换了哏神。

    下一更六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