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7章别太激烈,量力而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7章别太激烈,量力而行

    作者:白芹 更新时I旬:2017>09-22 17:55:17

    我侧了侧脸,偏头看向唐希,窗外的光线照在他身上,他的脸掩匿在一片阴影里,看不清表情,只看见他低下了

    头。

    一种恐惧的感觉在心头蔓延,扩敝至全身,我再次童复,“他呢?”

    周良第沉默了数秒,换了一种轻松地语气,回答遒,“他没寧儿,好的很,这会儿不知道在做什么春梦呢。” 做梦?

    “他也昏迷了?”

    周良第的手从我发丝间收了回去,不自觉的»了觫自己的眉心,还是点了头。

    “他还没酵?”我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波动,我没想过他会死,我也不担心他会死,我的表情平静的仿佛他真的只 是睡着了 一样。

    “願清◊”唐希从旁喊我的名字。

    我没看他,用哏神追问着周良第〇 周良第为难的点头〇

    睫毛稍稍的抖动了一下,“他在哪?我去看他•”

    我想起身,挣扎了一下又重新跌了回去,意识刚刚苏B ,身体的机能还没完全恢复,我只好向唐希求助,“ 唐希,你可以扶我一下吗”

    唐希依然低着头,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恳求道,“麻烦你<•,,

    “顾晚,你先冷静一点……”周良第忍不住劝遒,他不说这句话我还是冷静的,可他这句话_说出口,我真的

    没办法淡定了。

    我抬手去拔手腕上的吊针,周良第见状,及时抓住我的手,制止了我的动作,“护士!! ”

    外面慌慌忙忙跑进来一名护士,端着医药盘,周良第沉声命令,“给她打一针!”

    护士连忙点头,“好的,周医生。”

    静默了许久的唐希,终于抬起步子,他绕了过来,二话没说夺了护士手里的针,“我来吧。”

    “别打,我不闹,真的,我就只想去看他一眼。”我将恳求的目光转移到唐希脸上,“唐希,别给我打,我真的 不闹,我只想看他一眼,即使他一直昏迷,我也不会闹,相倌我。”

    唐希没有看我,也不忍看我,他捏着针管,在周良第的帮助下,将半管镇定剂全部推进输液管里。

    周良第回头对护士说了句什么,唐希凑近我耳边,淸浅的声音微不可闻,“乖,再睡会儿,我在这儿陪你◊”

    他刚说完,周良第回身,将我的手交给唐希,“等她睡着了,你也回去睡吧,这些天你都没怎么体息过,我先 离会儿,护直符这儿的,你也别太担心.”

    周良第拍了拍唐希的肩膀,看了我一眼,才转身离开◊

    我的情绪谦箱安定下来,身上最后一丝气力也被抽走了,我安安静静的躺着,望着白茫茫的天花板。

    鮮并没棘开,重新在獅碰下,极说话•就只是握着我的手,好像比我还要安静。

    镇定剂带来一波睡意,我闭了闭眼,又重新睁开,哏前霎的,什么也看不清,我主动开口,用说话来维持 離,鮮,我想起来7〇,,

    “……”病房里静悄悄地,只能听见我微弱的呼吸◊

    “原来我以前那么軎欢你……”我眨了眨眼,静静地诉说,“竞然比我所想的还要多,我一直以为十几岁的 孩子所谓的感情根本经不起任何时间的考验,可你知道吗?我足足等了你三年。”

    唐希幽深的目光始终在我脸上逡巡,我闭上眼,笑了,“如果没有经历那场燭炸,应该会更久吧,五年,七年? “对不起。”终于听到唐希开□,声音暗哑,隐约能听出一丝疲惫。

    “你不用跟我道歉,你从来没有要求过我什么,等你是我自己倚愿。”我转脸看他,却只看到他模糊的影子, “就算道歉,也应该是我,因为我把你忘了 • ”

    唐希很沉默,他的话一如既往地少,听到某些觖动他的话时,他会忍不住开口,“忘了我你会开心很多,我一 点儿也不希望你记起◊”

    我揺了揺头,“你错了,唐希,軎欢你的那段时间才是我最开心的时候,那种纯粹的感情带来的纯粹的幸福和 满足是现在乃至以后都无法替代的,我不后悔啊。”

    我说,唐希,喜欢你,我不后悔。

    对唐希的喜欢和对曾煜的爱完全是两种不同性质的情感,如果说对曾煜的爱是绝无仅有的唯一,那么对唐希的 喜欢就是无法剔除的回忆,它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从深到浅,从有到无,不可推翻,不能亵读。

    唐希静默无声,看了我许久,忽然起身,放下我手的同时捭起我的脸,突如其来的亲吻让我蓦然一怔,温温凉 凉的嘴唇仅仅是贴着我的唇角,并没有过多侵犯的意思。

    没有任何情欲的,他的吻浅尝辄止,停留在适当的位置,卷来满满的回忆恶,耳边仿佛刮起了一阵风,我听 到他清浅磁性的声音,“我也不后悔。”

    呼吸都静止了,我愣愣的看着他,并没有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他的‘也’字难免让人想入我下意识 65理解成,喜欢你,我极后悔、

    他的气&从我面前退开,我再也}开哏,汹涌的睡囂席卷而来,葙谦地,我又跌入了梦境。

    再次酵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庸希已经走了,护士帮我更换着点滴瓶,我问她今天几号了,她回答五

    号。

    五号,我昏迷了整整四天。

    我问她知不知道曾煜的情况,她说她不认识,她只负贵我。

    我看见了她眼底的闪烁,我知道,她不是不认识,只是不能说。

    周良第一定下了死命令,不让任何人回答关于曾煜的倚况。

    我动了动身子,似乎比昨天要灵活了一些,忽然想到了什么,我又问她,“我有受伤吗?皮外伤?有吗?”

    “没有啊,你只是溺水,哪里来的外伤◊”护士答。

    果然,我没有外伤,那么,在我昏迷前,那片红色的水域,全都是曾煜的血。

    受伤的是他。

    在我们坠入水中,挡风玻璃炸裂的那一瞬间,曾煜将我抱进了怀里,他的那个动作很显然是用他的身体为我 挡去了飞过来玻璃碎片,而他也是在那个时候,身体,应该是后背,被玻璃碎片割出了伤口,鲜血才会从他的身后 蔓延开来。

    “你可以帮我叫一下周医生吗?”安静的病房里,我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

    护士刚要开口,病房门被推开了,我顺势看去,周良第穿着白大褂,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这么想见我,我 有点受宠若惊◊”

    护士给周良第让开位置,带上门出去了。

    周良第伸手胜了觖我額头,确定我体温正常又收回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里,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怎么样 ,有没有哪里不舒*的地方?”

    “有。”

    “咏里? ”他限底闪过一丝紧张。

    “心脏。”

    “心脏? ”他思忖着,笑了笑,“是不是心脏疼?只有让你去见曾煜才能好是不是?”

    “嗯。”

    “你还真是……”他顿了一秒,接着说,“用曾煜的话说,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我无视他的话,直接问,“他在哪?”

    这一次,他没回避我的问题,“放心吧,他已经度过了危险期,等你的身体好点儿了,我再带你去见他,不然 他到你这幅病容,又要扬言拆了我这医院了。”

    “他酲了?”我难得的露出喜色。

    “这倒没有,估摸着今天晚上或者明天白天吧,会醒的,我保证。”他笑着补充了一句,“用我的医院发誓。

    他的话很治愈,我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停顿了一秒,*新间道,“有吃的吗?”

    “饿了?”他眼底的笑意渐深。

    “已经让护士去买了。”他帮我把病床揺起来,拿了枕头垫在我后背,然后端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杯’“先喝点水 吧,别喝太多,先抿一口润润嗓子。”

    “谢谢◊”我伸手去接玻璃杯,他没松,“我*着吧。”

    喝完水,护士买的早餐刚好到了,面单的吃了几口 •感觉元气恢复了很多,我又闷声开口,“带我去见他吧 周良第无奈的叹了口气,“行吧。”

    我欣喜的笑了出来,他拧眉补充道,“不过有句话我要拫II在先,他现在的情况还有糕,你看到不要太难

    过。”

    "»〇,,

    周良第点头,“先暍了 •”

    还是那个中药,这一次,竞没有感觉到苦。

    喝完药,我直接掀开被子下床,脚尖刚点地,周良第暍了一声,“别动。”

    我情然抬头,他解释,“你现在还走不了路,我抱你过去吧◊”

    “呃……”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经将我打横抱了起来。

    抱起的那一瞬,他还嘀咕了一句,“居然比我家那位还要轻。”

    虽然他是医生,但还是不习偾陌生男人的怀抱,一路上都低着头。

    走廊的尽头,看到病房上的icu三个宇母,心猛地抽动。

    因为抱着我,没有手,他只好用脚踢了踢门。

    “进来! ”熟悉的声音,比平时略微低哑。

    我推了推周良第的胳膊,想从他怀里挣脱下来,他没放我,艰难的打开了门,一抬头就看见曾煜靠在病床上, 穿着和我一样的病号服,看见我,他眼底闪过一丝明亮,嘴角瞬间勾起一抹笑,然而看到周良第抱着我时,嘴角又

    微微下沉。

    “我让你把她带过来,没让你把她抱过来。”他声音透着明显的不悦。

    周良第停下脚步,作势神头走,“那我把她送回去,让她自己走过来。”

    “别! ”曽煜收敛了脾气,“抱过来吧。”

    周良第嗤道,“什么德性!”

    周良第将我放在床前的椅子上,朝他说了句谢谢,就听见首煜躉不客气的说了句,“你可以滚了。”

    周良第将椅子往后拉了一寸,冷声拫酵,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曽煜当即笑了开,“麻烦我们德艺双鼕的周医生出去的时候帮我把门带上,谢谢您!”

    “这还差不多。”周良第睨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众 曽煜呵斥道,“等等◊”

    “又怎么? ”周良第不耐烦的回头。

    “把椅子给我挪回来! ”

    “麻烦精!”周良第弯腰,连人带椅子拎了起来,挨着曾煜的病床,“可以了吗?我亲爱的病人?”

    “可以了,快滚。”曾S满意的勾唇办

    周良第懒得跟他计较,白了他一眼,善意的提醒,“别太瀲烈,*力而行。”

    我尴尬的低下了头。

    咔哒一声,门被关上,病房内陡然沉静。我还没来得及抬头,他抓着我的手腕,猛然用力,下一秒,我就被他 压在了病床上,鞋子掉落在地,他的脚从被裤里伸了出来,将我的腿一并卷了进去。

    我惊愕的看着他,心脏狂跳不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