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8章 他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的病号服上生起很多褶皱,领口和下摆都稍稍敞开 , 麦色的肌肤若隐若现。他手腕上还插着吊针,翻身压我的时候 , 牵动了输液管 , 悬挂的吊瓶剧烈的晃动了一阵。

    他的一条腿将我的下半身绞的死死的 , 双手配合着禁锢着我的上半身,一簇风的功夫 , 我就已经被他压在身上 , 抵在床笫间。

    走廊上隐隐有人走动的声音,我下意识的挣扎,推了推他的肩膀,他不仅没有退开,反而将胸口压的更低。有一种呼吸被掠夺 , 随时都要窒息的感觉。

    “曾……”他低头 , 一个气息绵长的吻封住了我的嘴,我的呼吸跟随着身体一点点软了下来 , 双手软绵绵的搭在他的肩膀上 , 脑海中浮现的全都是冰冷幽暗的水底 , 那个不顾一切决绝而又疯狂的吻。

    起初,他的吻只是对想念的诉说 , 对重逢的珍惜以及对我的怜爱 , 情欲未抵战场,他的吻或深或浅,手臂也只是圈抱着我的肩膀和腰肢,然而几分钟过后 , 他呼吸的节奏开始发生细微的变化 , 舌头卷过我唇舌之后开始往其他地方攻击。

    细细麻麻的吻沿着他最爱的那条轨迹一路往下 , 略过锁骨 , 抵达胸口。他的手也跟着摸了过来 , 将病号服拉下一只肩膀 , 露出半边身子 , 被褥外钻进来一股冷风,我的身体随之颤动 , 攀着他肩膀的手下意识的垂落至他的后腰。

    他刚低头擒住我的柔软 , 指腹划过他的后背 , 他猝不及防的一声闷哼让我条件反射的收回了手。

    他动作停顿了一瞬,我也反应了一瞬 , 在他的动作重新恢复之前 , 我伸手扒开了他的病号服 , 看见的不是他赤裸的胸膛和贲张的肌肉,而是一圈又一圈白得刺目的纱布和绷带。几乎从他的胸口一直裹到肚脐眼位置。

    刚刚在我病房的时候,周良第一脸凝重的提醒我,曾煜现在的状态并不好,让我做好心理准备,我以为他跟前面一样只不过故弄玄虚给我营造心理上的落差而已,没想到是真的。

    “你受伤了!”我惊呼出声,发现自己的声音也沾染上了他的沙哑。

    “不影响的,让我继续。”他捉住我伸向他纱布的手 , 压在身侧,再次低头攫住我胸口的敏感。

    “别……曾煜!别闹……”精神在抵触 , 身体却因为他的挑逗止不住的颤栗。

    他的吻转移到我耳边,吮吸着我的耳垂柔情万分的开口 ,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

    轻暗的嗓音 , 像热而细的巧克力丝划过我心口最敏感的位置 , 身体无意识的紧绷,双腿僵硬的伸直 , 任由他绞着 , 烫热的身体连同温烈的呼吸如江底的水域彻底将我吞没。

    差一点就连我的意识和理智也一并摧毁。

    之所以差了一点,是因为我看见白色的纱布上渗出血的颜色。

    “你别动!”我挣脱了他的手,低斥道。

    他漫不经心的笑了,“你来动?”

    “……”我无视他脸上流氓式的笑,胳膊肘抵着他的压过来的肩膀,“你的伤口好像流血了。”

    他丝毫不在意 , 继续朝我压过来 , 我的力量虽然抵不过他,但因为瘦 , 胳膊肘的骨头很突出 , 抵着他的肩膀 , 他一用力就会硌的皱眉。

    “你的背是不是被玻璃割伤了,让我看看。”

    我想推开他 , 可他固执的不肯放我 , 抓着我的手带向他的唇,声音低哑,夹杂着浅浅的笑,“我伤的重的不是背。”

    “哪儿?让我看看。”我紧张的抽回手 , 他却紧紧地抓着不放。

    手被他握着带向他腹下 , 轻暗的嗓音道 , “这儿。”

    触摸到那敏感的部位 , 我的手指触电般的弯曲 , 想要躲 , 却被他扣紧了手腕 , 他俯首再次亲吻我的耳垂,“别挣 , 你越挣 , 我的伤口会裂的越狠。”

    “……”居然用他的身体威胁我!

    偏偏我还很受他威胁 , 当真是一动也没动,放任他的吻逐渐加深 , 逐渐肆意。

    手机铃声从床头柜上突兀的响起 , 他像是没听见似的 , 继续向下。

    “电话。”我忍耐着,提醒他。

    “不管!”他的鼻息全部喷洒在我的腹部,我控制着呼吸,腹部不停地收缩。

    手机依然在响,不依不挠。

    “曾煜!”我再一次提醒。

    他握着我的腰,刚抬起头要说什么,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几乎是光透进来的那一瞬间,曾煜扯了被子将我和他全部裹了严实。

    惊愕的视线齐齐的向门口看去 , 曾煜的眼神俨然一副‘谁在找死’的架势,然而看到门口站着的是洛雪的时候 , 他眼中的戾气收敛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排斥和抵触,“谁准你不敲门就进来的?出去!”

    洛雪僵持在门口 , 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打量着我们 , 并没有做任何的反应。

    我当即拉下我衣服的下摆 , 推开他的身体,翻身下床。

    潜意识的反应是想逃 , 但我想起了周良第和我讲的那个道理 , 现在那所谓一百英尺的‘独木桥’就横在我面前,我当然可以想以前一样逃避,可那样的逃避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会带来无休止的误会和争吵。

    如果跨年夜的那个晚上,我没有因为自己的胆怯和自卑迟迟不肯联系曾煜 , 如果在我听到洛雪说完那番话之后第一时间打给曾煜 , 或许就不存在之后的车祸和溺水,我和他也不用遭受着无妄之灾。

    我心疼曾煜 , 也心疼自己 , 于是我迈出的步子 , 重新收了回来。

    洛雪关上门,走了进来 , 在床尾站定 , 视线从曾煜的脸上扫过,落在我脸上时眼底的情绪收敛了一些,“看来网上的报道都是假的。”

    轻微的嘲讽,言下之意 , 我们的情况并没有新闻报道的那么严重。

    周良第快步追了过来 , 大概是想要阻止却没能来得及。原本我是没打算离开的 , 因为不想再给曾煜和洛雪任何独处的空间 , 可是周良第却借口带我去例行检查将我强行支开 , 无奈之下 , 只好跟着他出门。

    “为什么?”走开了一段距离 , 我回头问周良第。

    周良第抿了抿唇,意味深长的开口 , “让他自己处理吧 , 你应该相信他,毕竟他是个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却一定要救你的人!”

    我问他什么意思。

    他只是挑了挑眉。

    我记得在江底的时候 , 我放弃了,就在我的身体沉入深渊的时候 , 有人拉住了我的手。

    “我的命是他救回来的,对吗?”

    周良第偏了偏头 , “不完全对 , 你是唐希救回来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当时的情况,理应先救曾煜,但是曾煜放弃了,用最后的力气把你交给了唐希,具体的细节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为了你,放弃了第一时间被救的机会。”

    “并且,”周良第继续道,“在你昏迷的期间 , 他其实已经被医院宣布死亡了,心率骤停。就在昨天 , 你醒过来的时候。”

    “昨天?”

    “嗯。”

    原来,昨天我醒来之后 , 他被护士叫走 , 是因为曾煜生命垂危 , 他表现的那么冷静,即使今天早上 , 曾煜死里逃生 , 他也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照常跟我开着玩笑。

    “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眼前氤氲着水雾,我努力使视线变得清晰,嘴角扬起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微笑。

    周良第淡然一笑,无奈的摊手,“真告诉了你 , 可能他醒不过来。”

    我不解的看着他。

    他笑着说 , “知道你还活着,他可能会放弃挣扎。”

    见我眼底晃动着波光 , 他换了一种轻松的口吻道 , “所以 , 你觉得你现在计较的那些,有意义吗?”

    他指的是洛雪的事情。

    忽然有种惭愧的感觉涌了上来,我垂下了头 ,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死亡面前 , 所有的事情都微不足道,可是脱离了死亡,那些被放下的细节还是得重新抓起来不是吗。

    可能是我太偏执,也可能是我太固执 , 犹豫再三 , 我做了一个折中的决定。

    我相信他 , 也可以给他时间让他自己去处理 , 但是在他处理的这段时间 , 我希望能给我一个冷静的思考的过程。

    周良第叹了一口气 , “你还是执着于他跨年夜没回来的事儿。”

    我没解释 , 就算是吧。

    周良第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 , 我打断道 , “我有点累了。”

    他点头 , “行,我送你回病房。”

    “不用 , 我自己走回去就行。”

    周良第没再说话 , 站在原地 , 目送我离开。

    回到病房,我安静的躺下,护士给我打了一针,没多久我就睡着了。

    一些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层起彼伏,依稀看到了那个穿着礼服的小男孩,冷冷的丢掉了那个精致的弹弓,两手插着兜,朝着巷子的最深处走去。

    我跟随着他的脚步,却眼睁睁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远 , 我急了,用力的喊着他的名字 , “唐希,唐希……”

    他的脚步忽然停止,一秒过后 , 他蓦然转头 , 我的身子一下子怔在了原地。

    因为他根本不是唐希 , 他稚嫩的脸上刻画出的却是曾煜的轮廓,冷硬 , 刚毅 , 连眼神都是致命的冷漠。

    那样的冷漠,让我窒息,却让我沉迷。

    下一更六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