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9章 我的命是唐希救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这一觉睡得有点久 , 身体总觉得有些不舒服,辨不出是腹部还是胃部 , 始终有种淡淡的可以忽略不计的疼。

    有些口渴 , 我想去抓床头柜上的水杯 , 听见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对话声。

    “她的身子本来就很弱,又长时间浸泡在冷水里 , 落下些病根是不可避免的。”周良第的声音。

    “你所说的病根是指哪些方面?”白芹的声音。

    “……”周良第的声音太含糊了 , 我没听清。

    “她不是一直在吃中药吗?应该能调理好吧?”白芹问道。

    “调理只能起到一个改善的作用,事实上,身体底子太差的情况下这些调理也不过起个心理安慰的作用。”周良第的声音很沉,像是刻意压低了声音。

    白芹不解,“你的意思是治不好了?”

    周良第无奈的开口,“我尽力吧。”

    “曾煜知道吗?”白芹的声音微乎其微。

    “还没 , 都瞒着呢。”

    水杯滑落在地发出清脆的爆裂声 , 病房门被第一时间推开,我低头看着一地的狼藉 , 面部表情变得有些僵硬。

    “晚晚 , 你醒了?”白芹弱弱的开口 , 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旁边的周良第。

    “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的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了吗?”心里不是不紧张的 , 但还是表现的风平浪静。

    白芹粉唇微张 , 周良第先她一步开口,“也没什么大问题,可能会有些宫寒。”

    “宫寒?”

    “嗯,”周良第走到窗前 , 蹲下身子将地上的玻璃碎片一片片捡了起来 , 丢进了垃圾桶 , “以后来月经的时候 , 可能都会像上次那么痛。”

    “啊。”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那为什么要瞒着我和曾煜?”

    白芹挠了挠额头 , 周良第抽过纸巾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沾湿的手指 , “你还不知道那佛爷的脾气?上次你只是月经提前 , 他就跟要杀人似的,哎 , 我估计啊 , 以后你的经期不仅是你的受难日 , 也会是我的受难日。”

    事实证明他说的话一点也没错,之后的几次月经 , 尤其是出院之后的第一次 , 曾煜几乎是用枪指着他的脑袋 , 甚至还用他全家人的生命威胁他将我治好。曾煜急起来有些不讲道理,他劝不过,只能无奈的摊手,“这女人痛经,你就算杀了我,我也没办法啊,要不然你一枪崩了她,崩完她就不痛了。”

    “神经病!”然后,曾煜就消停了。

    我深知曾煜的脾气 , 所以周良第这么解释的时候,我并没有丝毫的怀疑。

    护士送了个干净的杯子进来 , 周良第替我重新倒了一杯水,我问他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 他说再等等 , 观察一段时间 , 到时候和曾煜一起出院。

    周良第将水递给我,我接过 , 说了声谢谢。

    窗外的天色渐渐阴暗了下来 , 周良第走后,白芹在我床边坐了下来,她抓起我的手,“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我听到杜恒说你们出了车祸,连人带车坠河了 , 吓得我差点早产了。”

    我忍不住笑了笑 , 视线垂落至她的腹部,“才几个月就早产 , 别乱说话 , 他会听见的。”

    “听见就听见呗 , 还怕他出来打我不成。”

    “到时候多踢你几脚,疼不死你。”我吓唬她。

    她完全不受威胁 , “他踢我 , 我就踢他爹,大不了互相伤害嘛。”

    我:“……”

    “决定了?”我问她。

    她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剩下一点虚浮的笑,她点了点头 , “嗯 , 本来没有决定,但是你和曾煜的事儿……”

    “刺激你了?”我笑着问。

    “嗯。”她握紧了我的手 , 想说什么 , 最终还是用笑容略过了。

    白芹留下来陪我一起吃完晚饭才走的 , 聊了一些 , 话题有轻松也有沉重 , 她走之后,我顾自下了床 , 打开房门 , 走了出去。

    护士劝我不要在外面站太久 , 走廊上有风,她要替我拉上窗户 , 我制止了 , 从这个窗户 , 可以看到对面的ICU病房,最角落的那一间就是曾煜的。

    护士顺着我的视线朝对面瞥了一眼,“那个是你男朋友?”

    男朋友,这样的字眼还是能轻易的拨动我的心。

    我点头,“嗯。”

    “他来看过你,下午你睡着的时候。”护士的声音清清凉凉的,“不过他没进去,只是在门口看了你一会儿。我问他为什么不进,他说他怕把你吵醒。”

    末了,还补充了一句 , “你男朋友真帅。”

    “谢谢。”目光在曾煜的病房门前流连,我看见周良第挂着听诊器开门进去了 , 便问护士,“他的情况很严重吗?”

    护士也朝对面看过去,“前几天挺严重的 , 不过还是醒过来了 , 醒过来就好 , 现在除了行动不便以外,也就一些外伤和轻微的脑震荡。”

    “脑震荡?”我心下一悬。

    “嗯 , 后脑受了创伤 , 应该是车祸的时候在哪里碰撞了,不过没什么大碍,他身体底子够硬,休息休息就好。”

    “你说的行动不便是指?”

    护士笑着说,“他下午来看你 , 是坐着轮椅的。”

    我的心仿佛坠了下去。

    对面 , 周良第开门出来,抬头就看见这边的我 , 站在门口朝里面说了几句什么 , 最后笑着离开。

    “他的腿也受伤了吗?”我回头问护士。

    想起曾煜抱着我的身体一脚一脚踹着挡风玻璃时的情形 , 脚下的步子情不自禁的往对面的ICU病房走去,护士最后一句话在我耳边回响着 , 她说 , “右腿肌肉拉伤。”

    站在曾煜的病房门外,我犹豫了许久,刚抬起手准备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的他的声音 , “进来。”

    我愣了一秒 , 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将手里的报纸折了两道 , 丢在一边 , 偏头看着我 , 幽深的视线在我脸上逡巡。

    关上门 , 走到他床前 , 一眼就看见他暴露在外面的被固定的右腿,早上他用一条腿绞着我 , 另一条腿始终没动 , 只感觉到他的动作不灵活 , 完全没注意到他腿受伤的细节。

    “你的腿,”我顿了一秒,“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吗?”

    他顺势瞥了一眼 , 掀开被子遮盖住 , 风轻云淡的回答 , “不,是为了救艾伦。”

    又是别有意味的揶揄,言下之意我明知故问。

    我抿了抿唇,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忽然伸手,将我他到他床边坐下,不再有什么越轨的举动,就只是将我的手握在手心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

    突如其来的温柔,无声胜有声 , 我低下头,迟疑的开口 , “还是不能告诉我,跨年夜那晚,你为什么会和洛雪在一起吗?”

    他手里的动作片刻的停顿后继续 , 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为什么?”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 一定要将我救活 , 有什么事是不能告诉我,到这个时候还要隐瞒到底的?

    “你怕我知道了会离开你对不对?我不会的,曾煜 , 我的命是你救的 , 不管是什么样的恩怨纠葛,我都不会离开你,你相信我,告诉我好不好?”我反握住他的手,他的手背凉凉的 , 一如他的表情。

    我不知道他隐瞒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 但我大概能猜到是关于哪一方面。

    曾煜眸光略沉,抽回了他的手 , 沉静了片刻 , 微微启唇 , “我只能说我和她什么都没做。”

    有一种心被撕裂的感觉,“既然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你们之间到底有多少秘密?”

    “我和她没有秘密!”曾煜不耐烦的回答。

    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是滋味儿 , 我缓了一口气 , 尽量让自己足够的冷静,“所以,如果我还想继续跟你在一起,就只能是我妥协吗?永远是我妥协吗?”

    他没说话,耳边静悄悄地 , 连他的呼吸都微不可闻。

    “如果我选择跟你一样坚持呢?”我声音很轻 , 但每一个字都足够清晰。

    “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每次都是我在退让 , 你想不动就可以不动 , 想进一步就可以进一步 , 曾煜 , 这样对我很不公平 , 时间久了,我也会累。”我动之以情 , 晓之以理 , 其实我说的并不复杂 , 一段感情里,总有一方强势 , 一方弱势 , 才能维持一定的平衡。我可以做弱势的那一方 , 但这所谓的弱势并不是无休止的妥协和无止境的退让。

    “你还是想分手?”我没说出的那两个字从他的嘴里说了出来,原本矛盾的心里忽然变得明朗了许多,好像悬久了的心终于放下了一样。

    分手从来不是我的目的,我很生气,为什么平时他一眼就可以猜透我的心思,关键时刻他却看不透我的心?!

    “曾煜,我……”我决绝的开口,可是话还没说完,他直接来了一句,“想都别想!需要我提醒你一句吗?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 , 所以你没有资格跟我提分手。”

    我不假思索的一句话脱口而出,“我的命是唐希救的!”

    说完我就后悔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 他眼底氤氲的怒气一点点爬上他的脸,“你把你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