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0章 杀你根本不需要浪费子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既然说已经说出口,我也不打算收回 , 那个时候的固执没有逻辑也没有道理,我只是想要一个解释 , 哪怕没那么合理 , 我也会说服自己去接受。可他偏偏什么都不说 , 连一句谎言都不愿给我。

    饶是曾煜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淡色的病号服布满了折痕 , 却丝毫遮挡不住他浑身的戾气 , 英气逼人的脸上此刻氤氲着一层黑雾,细碎的头发荡在眉前,掩不去的锋芒从他鹰隼般的利眼中直直的射出来。

    这一眼让我有些畏缩,但想到下午洛雪的出现,即使他表现出足够的冷漠和排斥 , 但最后都默许了她的靠近和打扰。

    “你不要断章取义 , 避重就轻,我想表达的不是那个意思。”

    对于我这句解释 , 他充耳不闻。脸上的浓郁越加的厚重 , 眼神里透出的冰冷的光足以使周遭的空气凝结成冰 , 他掀开被子,不顾自己的腿伤 , 蓦地从床上起身 , 直直的站在我面前。

    我的心在收缩,他的瞳孔在扩散,我想伸手去扶他,犹豫了一瞬 , 微微抬起的手还是垂下了。他没看到我这个动作 , 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眉眼间 , 眼也不眨的锁住我的视线 , 凝视了几秒 , 他抬手 , 以一倍慢速掐住了我的下巴 , 我被迫迎合他锋利的视线,他唇角勾起一抹冷淡至极的嘲讽,“唐希是吗?”

    他的声音阴冷的仿佛冰封冷冻了我的心脏。

    我的脑袋被迫后仰 , 脚下的步子也被逼的后退了一步 , 如果现在我和他道歉 , 告诉他我说的那些全部都是我无病呻吟和无事生非,我们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 , 回归短暂的和谐与安宁。可这其实是一个无限期的循环 , 这一次我妥协了 , 还会有下一次,现在的场景还是会重复上演。

    我的固执,我的偏执,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曾煜,我们之间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唐希,关键点也不在于洛雪,我们从始至终都没有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你永远都站在居高的位置来牵制我掌控我 , 你的喜怒哀乐可以毫无顾忌的在我面前表现出来,影响甚至控制着我所有的情绪。”

    “跟你在一起这么久 , 有些问题我重复问了你很多遍,你一直都是避重就轻模棱两可 , 既然你不想回答不能回答 , 那么 , 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问了,曾煜 , 我们……分开吧 , 我累了。”

    ‘分手’两个字我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这些年的生活经历,让我习惯了去讨好去顺从一个男人,时间久了,我变得快要失去自己的主心骨,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坠河时间让我找回了记忆 , 我都不知道曾经的我 , 在爱情面前有那样破釜沉舟的勇气和毅力。

    曾经的我尚且可以,现在的我又何须畏惧。

    曾煜的嘴唇微微有些泛白 , 多少还有些病容 ,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 更多的是愤怒,以及其他复杂的情绪 , “分开?就为了一个唐希,你现在要否定甚至放弃我们的感情?是这样吗?嗯?”

    他的声音 , 冷漠而深沉,每一个字都像利刃一样扎在我心里最脆弱的位置。

    与其说偏执的是我,倒不如说是他。

    周良第说,我们的性格是两个极端 , 一刚一柔 , 大多时候都是个互补的状态 , 但我们不是没有共同点的 , 执拗就是我们唯一相似的地方。可是不同方向的执拗 , 就只会带来更多的误解和矛盾。

    “曾煜 , 我……”我想说我没有放弃我们的感情 , 如果真的放弃,我会直接说分手 , 不犹豫不回头。但我说的只是分开 , 我留了余地 , 因为我不舍,我爱他 , 我放不下他。

    可我的话还没说出口 , 他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 屏幕上不合时宜的出现两个字,“洛雪”。

    他烦躁的瞥了一眼,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当即拿起手机狠狠地砸在地上,嘭的一声手机爆裂的脆响惊的我心里一阵颤抖。

    平复了几秒,我点头,“对,为了唐希。”

    终结谎言最好的东西是谎言本身。

    “我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的记忆全部找回来了 , 你应该知道,曾经的我对唐希一往情深。”

    他捏着我的下巴陡然用力 , 一字一句的咀嚼,眼底满是威胁的警告,“一、往、情、深?”

    下颚骨的疼痛使我的表情变得狰狞扭曲 , 但我依然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与镇定。

    “顾晚。”他咬着牙 , 额头的青筋凸显无疑,“我是不是对你太仁慈了?”

    我迎着他的视线 , “你可以残忍一点。”

    “残忍一点?”他眯眼,“我怕你承受不起!”

    “上次,你说 , 如果要离开你 , 得问你的枪同不同意,如果这段感情,我没有选择开始的权利,也没有选择结束的权利,对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心沉入谷底 , 眼底波澜壮阔 , “你开枪吧。”

    我在赌,但是赌注是什么 , 我自己都不清楚。

    他的手因为不断地收力 , 骨骼发出咯咯的声响 , 感觉下一秒我的下颚骨就会被粉碎,强烈的痛楚让我忍不住的皱眉 , 眼泪淤积在眼底始终不肯掉下来。

    如果他宁愿朝我开枪 , 都不愿意向我交待他和洛雪的事情,我认了。

    就在眼泪抵达眼眶的时候,我被他狠狠地丢在了病床上,他的右手从我的下巴转移到我的脖子 , 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我本能的挣扎 , 双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杀你根本不需要浪费我的子弹!”他阴沉的脸 , 凌厉的视线 , 如刀子一样凌迟着我的身体 ,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狼心狗肺,我直接让你沉入海底!”

    身体的痛可以喊出来 , 但是心里的痛却没办法喊出口。

    他毫不犹豫的掐住我的脖子 , 五指间集中了他全部的力量,指甲嵌进了我的皮肉 , 我的脸慢慢涨的通红 , 眼里淤积的泪水越来越多 , 直到模糊了我的视线。

    “顾晚,我一直不想承认 , 可偏偏这是事实。”他说 , “最无情的,是你!”

    眼泪终于还是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 他的手有短暂的松动,让我以为他犹豫了,可是很快,我的气息和意识就被他的手从我的身体里一点点的抽走。

    我的手从他的手腕脱离,无力的垂在了身侧,我动了动嘴唇,‘曾煜’两个字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有一个冷漠的口型。

    然而,下一秒 , 扼住我脖子的力气瞬间消失,他的身体轰然倒塌 , 全部的重量尽数压在了我身上,他的脸埋进了我的颈窝 , 唇齿磕碰到我的肩头 , 前一刻还粗重的呼吸 , 这一刻变得微弱。

    我一边呛咳,一边含糊不清的喊他的名字 , 我抱着他的身子 , 眼泪汹涌而落,“曾煜。”

    怎么会这样,我来之前特意询问了曾煜的情况,护士明明说他只有外伤并没有大碍。

    为什么会昏迷?

    我伸手去摸他的脸,他的额头 , 虽然有些发烫 , 但并不是发烧,是他正常的体温。

    “医生!医生!周良第!”

    病房门被推开 , 周良第急忙冲了进来 , 看见我和曾煜的姿势 , 眉间一挑。

    不过他什么都没说,直接上前抓过曾煜的肩膀 , 想要将他从我身上拉开 , 可他用了些力气,纹丝不动。

    周良第从文,身体在他们几个当中算单薄的,但体格并不弱。一只手不行 , 他皱了皱眉 , 改用两只手。

    好不容易将曾煜托起来了一些 , 后续的力气没跟上 , 曾煜又重新压上了我的身体 , 我没受住闷哼了一下 , 跟着蹙眉。

    “咳咳!那个……”周良第收回手,“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轻声回答 , “吵架了。”

    “啊,吵架啊。”周良第神色凝重起来 , “忘了告诉你 , 他现在情况还没稳定 , 不能受刺激。”

    “什么?可是……”我瞠目结舌,护士明明跟我说……

    周良第眸中闪过一丝异样,改笑道 , “不过没关系 , 有我在 , 他不会有事。”

    他再次上前,托起曾煜的身体,这一次,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脱离了我的身体。

    我被周良第赶了出来,说要采取急救措施,我想守在曾煜身边,可他不同意,他说我在场会影响他的发挥,也会影响曾煜的恢复。

    我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在病房门口急的团团转 , 病房里面却是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很后悔 , 特别后悔,因为护士的一句话就麻痹大意 , 不顾他的身体还受着伤 , 对他说出那样决绝的话 , 我很自责,也很愧疚。

    短短的十几分钟 , 我却像等了几个小时 , 护士先出来,我问曾煜的情况,护士的脸色怪怪的,有种欲语还休的感觉,吓得我以为是噩耗 , 推开门就要冲进去 , 刚好周良第从里面出来,我和他直直的撞了个满怀。

    “他怎么样?醒了吗?刚才还好好地 , 怎么突然……”我揪着他的衣服 , 着急的问。

    周良第抓着我得手 , 将我拉了出来,带上门 , “放心吧 , 他没事,不过他现在需要休息,你暂时先别进去了,时间也不早了 , 你先回去休息吧 , 等他情况稳定了我再通知你。”

    下一更六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