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5章 让唐希永远消失(已修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车子里面的空间略显逼仄,我浑身燥热的难受。

    毫无章法的撕扯着我身上的衣物 , 衣服扣子却被卡的死死的,我满腹委屈 , 嘟着嘴去寻求男人的帮助 , 他却只是冷眼旁观着。

    我的手毫无意识的抚上自己的身体 , 只想缓和那种憋躁的难受。

    在酒精的刺激下

    ,我的身体愈发敏感 , 哪怕只是指腹的轻轻触摸 , 已经让我呻吟出声。

    顺着欲望的指引,我的手滑过紧致的小腹,缓缓的朝着下方探去,却在这个时候,听到男人隐忍的闷哼声。

    还未反应过来 , 就察觉男人坚实有力的双臂 , 已经紧紧的箍住我瘦削的双肩,力度很大 , 像是要把我整个人给捏碎一般。

    他将真皮座椅放倒 , 使得我整个人平躺在上面。

    宽阔的臂膀正好将我整个身子挡的严严实实的 ,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刚才不是还在激怒我吗?现在又这么迫不及待?”

    我睁开眼睛,看到他正半伏在我的身上 , 温热的鼻息喷洒在我的脸上 , 丝丝绕绕的痒,我不耐的缩了缩脖子,软若无骨的手自然地垂落在他腰间,伸出一根食指勾住了他的皮带 , “我没有。”

    他眸子里的火光跳跃着 , 声音轻暗的有些飘浮 , “没有?我让你别喝酒 , 你偏要喝?我把你的身体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你呢?嗯?”

    他声线冰冷而又柔软 , 带着浓浓的情欲 , 我茫然的瞪大眼睛 , 盯着他一开一合的嘴唇,有种别样的诱惑。

    “嗯……”我没回应 , 嗓子里却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叮咛。

    而下一刻 , 他却蓦地扯掉了我的裤子 , 然后毫无征兆的闯入。

    我疼的叫出声来,却被他凉薄的唇一下子封住了口。

    身子不停的挣扎 , 想要逃离 , 却听见他在我的耳边轻轻浅浅的低语 , “既然你都不在乎,我还在乎什么。”

    他的声音听似无情,眼角却带着一抹缱绻的深意,我迷离的看着他。

    无论清醒与否,这个男人似乎都不是我能够看透的。

    身下的动作突然加快,我的快感逐渐攀升,最终在身体的一阵痉挛中,我搂着曾煜的脖子,身体颤抖到了极致。

    “这就不行了?嗯?”曾煜的声音低沉性感 , 听在我的耳朵里面,却似是遥不可及。

    我昏昏沉沉的 , 蜷在他的怀中,沉沉的睡意袭来。

    他却并未打算放过我。

    停下车子 , 我感觉到他用什么东西将我的身子紧紧的裹住 , 然后保持着身体贴合的姿势 , 抱着我,一步一步的走到房间里面。

    我的身体被扔了下来 , 身下是一片软绵绵的 , 应该是床了,我舒服的翻了身,准备睡去。

    纤长的两条腿,却被粗暴的直拉拉分开。

    “啊……别……”

    我挥手想要将他推开,却被一双大手紧紧箍住 , 一抹冰凉的触觉袭来 , 我心底微颤,颤抖着睁开双眼 , 入眼的是曾煜粗犷的胸膛 , 他的身子漫过我 , 将我的双手固定在床头。

    我听到卡塔的轻响,还有金属撞击的哗哗的声音。

    手铐?

    意识有些清醒起来。

    对这个 , 我是有阴影的 , 身体开始挣扎,“你干嘛,放开我……”

    他低头啃咬住我的耳垂,耳畔传来曾煜带着隐忍的声音,“刚才不是还很主动,现在又想逃?”

    他轻轻抚着我的敏感 , 似是在安抚我躁动的情绪 , 却始终不肯将我禁锢的双手打开。

    身下的动作越来越猛烈 , 我不停的扭动着身体 , 床头的金属手铐随着我身子的扭动 , 哗哗作响。

    “顾晚 , 有些事我有必要给你个提醒 , 无论是对付你还是对付唐希,我都有千百种手段 , 所以不要总试图来激怒我 , 如果再有下次 , 我不介意将你永远的拷在我的床上,做我一辈子的床奴 , 也不介意 , 让唐希在这个世界上 , 永远的消失。”

    低沉的声音突如其来,像是冬季寒风里面的冰渣,一下一下的打在我的心头,一时之间,我不知该作何反应。

    原来他还在计较我的那句‘对唐希一往情深’。

    没等我回应,当然,他也不需要我回应,他的身影笼罩下来,将我纤瘦的身体完全覆盖。

    一直折腾了大半夜 , 我累了,身上的男人也累了。

    他将拷在我手上的锁链打开 , 我头脑不是太清醒,却仍旧知道 , 他是在惩罚我 , 困顿的思绪虽然还没有想明白到底是因为哪一件事情惩罚我 , 却仍旧隐隐有些生气。

    我气闷的嘟起嘴,然后背过身去。

    男人扯过我的手 , 温柔的在我的手腕上面轻轻痒痒的抹着什么 , 清清凉凉的。

    虽然,手腕已经不痛了,却仍旧有一抹委屈萦绕心头。

    我终究沉沉的睡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身体还在隐隐作痛,手腕上轻微的疼感也一阵一阵的袭来。

    抬起手腕 , 昨晚被手铐磨出来的伤口 , 已经被仔细的处理过了,上面仔细的绷着细细薄薄的绷带 , 有淡淡的血迹从里面渗出来。

    出了卧室 , 我看到餐厅的桌子上面放着精心准备的饭菜 , 上面隐隐的冒着热气,看来是有人刚离开不久。

    我的肚子的确有些饿了 , 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有怎么吃东西了 , 我向来不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坐在饭桌上,吃过饭,忽然想到昨天晚上曾煜跟我说过的话,他说他不介意让唐希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他没有直接对我动手 , 却不代表 , 他不会对唐希动手。

    虽然 , 我知道 , 我不该给唐希打电话 , 但是迟疑了片刻之后 , 我还是拨通了唐希的电话。

    第一次打是忙音 , 我猜测他可能在忙。

    过了半个小时,我再次打过去的时候 , 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了。

    按理说 , 我们昨天才刚见过面 , 短短的时间里,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

    不过 , 心底却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甚至 , 我有种感觉 , 这事儿说不定跟曾煜有些关系。

    他昨天盯着唐希的时候,眼神中闪过的那一抹杀机,让我有些不寒而栗。

    拿着手机,正迟疑着,要不要给曾煜去一个电话。

    但是,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如果这事儿跟曾煜没有关系,或者唐希根本就没有出事儿,而我现在打过去电话去质问他关于唐希的事情 , 岂不是很不可理喻。

    正想着的时候,我的手机就响了 , 是白芹打来的。

    白芹在电话里面说的第一句话,就让我的心倏地一下揪了起来。

    因为她在电话里面告诉我 , 唐希出事儿了。

    而且 , 出事儿的地点是在天上人间 , 具体啥情况,她就不知道了。

    再问别的 , 白芹就已经不知道了 , 她只说是在杜恒打电话的时候,听到了这么一句。

    “不会跟你家那口子有关系吧?“白芹跟我见面的第一句话就问道。

    这也是正是我担心的,听她这么一说,我不由得烦躁起来,“先看看什么情况再说吧。“

    我们提前跟燕姐打了招呼 , 所以一进天上人间 , 就被燕姐给拦住了。

    她看了我们两个一眼,“你们想干什么?”

    我有些急躁的想要扯开燕姐,却被燕姐顺手拉到了旁边的一个房间里面 , 她看向我的时候 , 眼神里面微微带着一丝的不满 ,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急躁了。”

    燕姐这话说的我一怔。

    这才蓦地意识到,原来跟邱浩森在一块的时候 , 我听话 , 乖巧,隐忍,在不该我出头的地方,从来不会出头 , 温顺的像是一只家养的猫 , 只要你温柔的帮我顺顺毛 , 我都会乖巧的对你叫上几声。

    其实 , 不是我的性格变了 , 而是在那个时候 , 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 , 不过是金主玩乐的一个附属品,哪里有资格顾忌自己的性子。

    白芹是向来洒脱惯了的 , 她替我问出口 , “燕姐 , 里面到底怎么回事儿。”

    “没什么大事儿,不过是唐希在天上人间的场子里面 , 玩死了一个刚来的姐妹儿 , 本来这事儿是可以私了的 , 但是不知道谁捅到局子那边去了。”

    听到燕姐轻轻巧巧的说出这句话,我却被炸的脑袋嗡的一声短暂的失去了意识。

    唐希是什么样的人,我是最清楚不过了,别说是玩死人了,就是来天上人间找小姐,也绝对不是他那样的人能够干出来的。

    在天上人间被整死个姐妹儿,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事儿,就跟先前那个靠补膜卖膜赚钱的姐妹儿似的,被几个糙汉子直接弄死在床上之后 , 最后不也是不了了之。

    圈子里面的人,自然是心知肚明 , 但是真要上面查下来,那可就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一概不知了。

    但是 , 这事儿放在唐希的身上 , 可就不一样了。

    所以 , 我下意识的就想到,唐希多半是被人给陷害了。

    “可是……”我稍微平静下来之后 , 想要继续说什么。

    却被燕姐的一个眼神给堵了回去 , “可是什么?顾晚,我一直觉得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有些人玩的大了,弄死个姐妹儿,你也不是没见过 , 况且这个姐妹儿是个新来的 , 不会伺候客人,也在情理之中。”

    燕姐混迹天上人间这么久 , 什么样的场合没见过 , 自然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 她这几句话半隐半露,却是充满了警告的意味儿。

    随即 , 燕姐脸上又挂上淡笑 , “好久不来了,找场子玩玩?”

    我和白芹拒绝了燕姐的好意,但是我仍旧有些不甘心,想要再继续问燕姐一些事情,却被白芹给死拉硬拽的出了天上人间。

    出了天上人间的门

    , 我有些生气的甩掉白芹的胳膊,“你做什么?”

    白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 , “燕姐处在这个位置上 , 你就不为她想想,你想让她告诉你什么?”

    “那现在怎么办?”听到白芹的话 , 我惊觉自己这是关心则乱了。

    白芹的眼神里面却是闪过一丝精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