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6章 最想见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芹嘴角一翘,“燕姐虽然不能说 , 但是还可以跟另一个人打听呀。”

    另一个人?

    这个时候,我一下子想到了麻雀儿,“你是说麻雀儿?”

    白芹打了个响指,“没错!”

    她说着就给麻雀儿打了一个电话 , 电话显然是已经接通了 , 但是白芹刚喊了一声麻雀儿的名字 , 就看她已经停住了话头儿,看样子是麻雀儿在电话的另一端说着什么 , 白芹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

    她阴沉着脸挂了电话 , 我看的疑惑,“出什么事儿了?”

    白芹冷呵呵的笑了一声,“麻雀儿被困在酒店里面了,这妮子是越来越大胆了,挣钱不要命,现在快被玩死了。”

    我吃了一惊 , 麻雀儿胆儿其实挺小的。

    但是 , 混这一行的,本身就是冲着钱财来的 , 自然是经受不住钱财的诱惑 , 看样子是对方开了高价。

    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是啥情况 , 不过,麻雀儿在天上人间混的时间也不短了 , 大大小小的场合自然见得不少 , 只要不是太过分的玩法,她应该还是可以接受的额,但是现在她都向白芹求救了,想必对方都不是什么善茬。

    “我们两个人去能行吗?”我有些担心 , 但是另一方面也更加担心麻雀儿的安危。

    打了个车 , 直奔锦江酒店。

    到了麻雀儿所在的房间的时候 , 在门外面 , 我们就听到一声迫过一声的惨叫声从房间里面传来。

    麻雀儿刚才给白芹打电话的时候 , 说自己正躲在卫生间里面 , 看现在的样子是已经被从卫生间里面弄了出来。

    我和白芹对视了一眼。

    这种场景 , 我们在天上人间里面也不是没见过。

    怎么说呢,说白了大家都是花钱出来找乐子的 , 只要是不死人 , 就不为过。

    正等在门口 , 商量着怎么进入房间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 , 端着一托盘的酒水走上前来。

    很显然 , 她也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惨叫声 , 身下微微发抖,脸色吓得惨白。

    白芹淡淡一笑,“妹妹,我帮你送进去吧。”

    那服务生听到有人能帮忙送进去,几乎下意识的就同意了,然后将托盘塞到白芹的手里面,就逃也似的跑了。

    白芹敲了门,喊了一声,“送酒水的。”

    她一边拖着托盘 , 准备进去,一边另一只手 , 一把将我推搡到一边。

    那意思很明显,让我在外面等着。

    还没有来得及抗议 , 就见房间门被打开了一条小缝 , 然后有人伸出一只胳膊 , 一把将白芹给拉了进去,然后门砰的一声 , 又从里面落了锁。

    没看到人脸 , 只看到那人的胳膊上面纹着一条金色的龙。

    看来那人虽然叫的是酒水,但是显然根本就没有打算放服务生出来。

    我情急之下给邱浩森打了电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给邱浩森打电话,可能潜意识里面觉得他是一个警察?

    或许,我最应该找的是曾煜,但是人在很多的时候 , 做出的那个决定 , 却并不一定是内心真的想要的那个决定,这里面掺杂了太多的因素 , 有自私的 , 也有薄情的 , 更多的却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邱浩森正好在我们所在的酒店的附近执行任务,所以接到我的电话之后 , 就带着几个人过来了。

    他带人将酒店的房间撞开的时候 , 虽然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房间里面的一片狼藉的时候,还是不由得咋舌。

    麻雀儿浑身赤裸的瘫在床上,地上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工具 , 刚进来不就的白芹也被绑在了床头 , 周围站着七八个浑身赤裸的糙汉 , 脸上都明显带着一副亢奋的神情 , 但是看到邱浩森还有他手下的人的时候 , 这几个人有些慌张起来。

    白芹的情况还好 , 她才刚进来 , 麻雀儿的情况就惨多了。

    邱浩森,让手下的人 , 将那几个糙汉抓了起来。

    临走的时候 , 我看到那个手上纹着金龙纹身的男人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 , 眼神阴冷的狠狠剜了我一眼,看的我浑身蓦地一紧。

    我和白芹扶着麻雀儿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时候 , 看到邱浩森还在外面站着 , “你们去哪?我送你们过去。”

    我和白芹对视了一眼 , 让麻雀儿报了她住的地方的地址。

    下车的时候,邱浩森扯住了我,我落在了白芹和麻雀儿的后面。

    白芹回头看了一眼我,又看了看邱浩森,没有说什么,扶着麻雀儿径直朝着楼上走去。

    邱浩森穿着一身的警服,身体仍旧挺拔,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一抹倦色氤氲在他的脸上 , 这是在之前的时候,我鲜少看到的。

    不过,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跟他之前说过的一样 , 我跟他之间不过是警察和公民的关系。

    我打的那一通电话,也只是公民跟警察的一番求救。

    邱浩森看着我 , 我扯开他抓着我手腕的手,“邱局长还有别的事儿吗?”

    他听到我的话 , 眼神里面闪过一丝的落寞 , 他似是有很多的话想跟我说,嘴巴嗫嚅着 , 却终究没有说出来一个字儿。

    我没等他再说什么 , 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的话,我就先上去了。”

    说罢,我转过身也朝着楼上走去。

    直到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才听见邱浩森发动汽车的声音。

    回到房间的时候 , 看到麻雀儿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 正斜倚在沙发上面。

    正如我们猜测的,麻雀儿因为看着价钱够高 , 才出台的 , 没想到对方竟然有这么多人 , 而且玩的太大,如果不是我和白芹去的及时 , 麻雀儿说不定真得被玩死在酒店里面了。

    “你们找我什么事?”休息了半天 , 麻雀儿脸上已经恢复了一些血色。

    “你知不知道唐希在天上人间玩死一个姐妹儿的事儿?”我直接开口问道。

    麻雀儿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知道,这是我出台之前发生的事儿 , 你问这个干嘛?燕姐可是交代过 , 谁要是传出去 , 就撕烂谁的嘴。”

    白芹在旁边打着哈哈 , “我们能干嘛?八卦不是每个女人的天性嘛 , 你又不是不知道 , 况且我们可是刚刚救了你的命 , 你不会连个八卦也不跟姐妹分享吧。”

    麻雀儿在白芹的连哄带骗下,说出了她知道的一些事情。

    她知道的时候 , 那姐妹儿已经死了 , 房间里面除了那姐妹儿的确只有那个男人 , 所以唐希就成了唯一的嫌疑。

    后来唐希就被警察给带走了。

    麻雀儿只是一个出台的小姐,知道的并不多。

    “不过 , 我准备离开天上人间的时候 , 好像看到你家那口子了。”麻雀儿对我说道,“不会是背着你来偷腥吧?”

    听到麻雀儿这么说 , 我和白芹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但是,起码在这个时候,我还是相信曾煜的,只要在没有看到确凿的证据之前,我就不会怀疑曾煜。

    “那姐妹儿什么来头儿?”白芹开口问道。

    麻雀儿告诉我们,死的姐妹儿是刚来的,叫小菲,但是不存在说,不会玩儿 , 或者不会伺候客人。因为她比一些干了很长时间的姐妹儿玩的尺度都大,怎么说呢 , 只要玩不死人的,她都敢玩 , 所以虽然来得不久 , 却是有一些固定的客户的。

    其中有一个 , 跟小菲走的最近的客户叫犇哥。

    听到犇哥这个名字的时候,白芹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离开麻雀儿的住所 , 我问白芹是不是知道犇哥这个人。

    白芹只是告诉我 , 犇哥这个人最好不要去招惹。

    跟白芹分开之后,我接到了叶连硕的电话,告诉我公司里面有点事儿,让我回去一趟。

    我心事重重的回了公司,发现叶连硕和周良第都在公司里面 , 却独独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 心底莫名的低落,但脸上的神情仍旧淡淡的。

    这会儿才发现叶连硕和周良第 , 都坐在沙发上面 , 正打量着我的神色。

    周良第看的通透 , 他轻呵呵的笑了一声,“怎么?没有你想看的人,失望了?”

    被他一语说中心思 , 我没有反驳也没有应声。

    “听说 , 你在调查唐希的事情?”周良第又蓦地开口。

    我有些诧异的看向他,不过想想之后,我这一天几乎都在为这件事情忙活了,即便是周良第不知道 , 那个人也应该是知道的。

    看来 , 叶连硕和周良第之所以会让我来这里 , 也是那人交代过的了。

    我没有应声 , 周良第继续开口 , “顾晚 , 我一直觉得 , 你是一个通透的女人,所以很多事情不需要我去点明什么 , 但是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 , 我想你应该知道哪些事情你能做 , 哪些事情你不能做。”

    他这话说的隐晦,我不知道他说的是昨天晚上故意激怒曾煜的事情 , 还是说我今天不应该调查唐希的事情。

    不过 , 现在想想 , 如果按照曾煜的意思的话,这两件事情好像都是我不应该做的。

    我沉沉的站在原地,办公室里面很安静,叶连硕和周良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办公室里面走了出去。

    身后一个紧实有力的臂膀突然将我整个的环住,闻着萦绕在鼻尖的熟悉的气息,我的眼眶突然有些肿胀。

    身后传来一阵似有似无的叹息声。

    下一更十点之前,编辑说段落太长手机看着不方便,就改成短句子了 , 应该舒服一些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