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0章 我给你暖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邱浩森和曾煜在客厅里面一直谈到大半夜。

    走的时候,邱浩森脸色很难看 , 眼神阴郁,一向挺拔的身材 , 兴许沾染了倦意 , 似乎不那么硬朗 , 他反复的追问着曾煜同一句话。

    曾煜嘴角微微勾起,脸上的神情不咸不淡 , 挺拔健美的身姿愈发显得邱浩森逊色了不少。

    看着这两个男人站在一起 , 还算是心平气和的在谈公事,我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当然,对于邱浩森,我早已经没有了什么感情,或者说 , 从一开始我们就仅仅是情妇和金主的关系。时至今日 , 说出这样的话,并没有任何的亏欠 , 虽然按照燕姐的意思邱浩森对我已经算是好的没话说了 , 但是那也仅仅是站在金主和情妇这种关系的天平之上去衡量的。

    曾煜送走了邱浩森之后 , 眼神凌冽的朝着卧室的方向扫了过来。

    我微微有些吃惊,垫着脚小心的蹭到床上 , 闭上眼睛 , 想到之前曾煜说过他连我睡着和没睡着的姿势都知道,就故意的将身子蜷缩起来。

    偷听毕竟是一件很心虚的事情。

    安静的房间里面只剩下曾煜逐渐靠近的脚步声,靠近床边的时候,却又突然的安静下来。

    入夜 , 微凉 , 一片沉寂。

    身旁仍旧没有动静 , 我忍了好久 , 终究还是好奇的睁开眼睛。

    一双墨色深眸 , 赫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 我惊了一下 , 嘴唇微张想要叫出声音,下一刻却已经被满满的堵住。

    灵活的舌头 , 掠过我的齿缝慢慢深入。

    吻的愈深 , 我有些窒息了 , 双手抵住男人坚实的胸膛,男人却更加的深入 , 带着惩罚般的霸道。

    一吻过后 , 我浑身酥软 , 娇喘着瘫在床上。

    男人如夜色般深沉的声音缓缓流出,“晚儿,你现在可是偷听上瘾啊?”

    听到他说偷听,我这才止住了娇喘的声音,果然什么都逃不过这个男人的眼睛,“哪有!我只是好奇,邱浩森半夜来找你会有什么事情?“

    曾煜脸上的神情看不出喜怒,他勾起我的下巴,看着我的眼睛,“是好奇,还是关心?“

    他的眼神勾魂摄魄,把我心底的心思看的透彻 , 我索性坦言,“唐希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是吗?邱浩森是来找你帮忙的?”

    邱浩森是警察局局长,不管怎么样 , 唐希作为警队队长,他以这样的罪名被抓入狱 , 如果被外面有心的记者去大肆报道 , 自然是对警察局的声誉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警察局的声誉不好 , 最受影响的自然是作为一局之长的邱浩森。

    曾煜脸上的神色冷冷的,他向来不喜欢我去关心和揣测这些事情,“那你是希望我帮还是不帮呢?”

    我仍旧直视着他,“你会听我的吗?”

    “这件事情上 , 不会!”他的声音冷的不带有任何的温度。

    “那你还问我。”他的回答虽然在意料之内 , 但难免还是有点失望。

    他的手略过我的发丝,落在我耳边,有意无意的摩挲,“但你的想法会影响我对这件事的态度。”

    “我没什么想法。”即使有,也不可能会在他面前表现出来 , 不过表不表现应该都躲不过他的眼。

    “那样最好” , 他轻启薄唇,声音冷的如同寒凉的夜 , “睡吧。”

    说罢 , 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卧室 , 我想他大概是去书房了,心底微微的叹息 , 在这件事情上 , 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最终都会是一样的结局。

    我不懂曾煜,但是了解还是有的,这件事情 , 从一开始他发现我在偷听 , 他就已经埋下了心思。

    在他的意识里面 , 从那个时候 , 我就已经错了 , 所以在刚才的那番对峙里面 , 不管我说什么 , 都是错的。

    卧室门被打开,客厅里面的灯光照了进来 , 打在曾煜的身上 , 将身影拉的极长 , 一直延伸到床头,我看到他的背影有一丝莫名的落寞。

    心底莫名的一动 , 扰起一番情愫 , 我突然掀开毯子从床上走下来 , 赤着脚,踩在他映在地上的身影上,朝着他小跑过去,然后悄无声息的从背后揽住了他的腰。

    他的腰,紧实有力,我穿过他的衣角,将手伸进去,一点一点的描摹着他腹部的每一块腹肌,轻声呢喃 , “你不在,我睡不着。”

    高大的男人 , 身体微微一僵,他转过身来 , 眉角仍旧有一抹尚未褪去的郁色 , 看了我许久 , 弯腰,将我整个的抱起 , 轻轻放到床榻上 , 跟着他也上了床,从我的背后将我抱住,脑袋扎进我的颈窝,温热的气息扫过我的耳廓,耳畔传来他的轻语 , “睡吧。”

    我知道身后的男人 , 仍旧有些不悦,或者说是心结 , 我清楚自己的内心 , 只是有的时候 , 却并不知道要如何向他展开心扉。

    不论如何,有他在我的背后紧紧的抱着 , 我已安然。

    一夜安睡。

    第二天 , 我是被曾煜强行拉起来的,他说我现在身体不好,要按时吃饭吃药,但是 , 这几天的确是嗜睡的厉害。

    我扯开曾煜的胳膊 , “唔 , 我还想再睡会儿。”

    声音带着疲累和沙哑 , 床前许久没有动静 , 我以为他已经离开了 , 下一刻才知道 , 他已经拿了衣服,然后将我拎起来 , 在我还昏睡着的情况下 , 给我穿上了衣服 , “懒死你。”

    然后又抱着我到了洗手间,温凉的水洒在我的脸上的时候 , 我才一下子惊醒过来。

    “好凉!”我惊叫了一声。

    趁着我张嘴的空隙 , 他的舌头顺势钻了进来 , “我给你暖暖。”

    “别呀,我还没刷牙。”我往后躲。

    “我帮你刷。”

    用他的舌头?

    我:“……!!!”

    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无解了,我一边不满的嘟囔着,一边洗了漱。

    在饭桌上,他强迫我喝了药,吃过早餐。

    好在他还有点良心,告诉我今天可以正常去上班了,不用继续在家里面憋着,留给我一把路虎的钥匙 , 就离开了。

    我这才提了点精神。

    回到公司的时候,发现叶连硕和周良第正在会议室里面说着什么 , 我一进去,两人就住了口。

    我拿眼睛打量着两人 , 然后在两人的身后来来回回的走了两圈。

    叶连硕有些沉不住气了 , “顾晚 , 别转圈了,我们是在聊男人之间的话题 , 跟你没关系。”

    跟我没关系?

    看他们两个人讳莫如深的样子 ,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跟我有关系。

    而且,从曾煜今天允许我出门的情况来看,肯定是有些他担心的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

    “哦,”我点点头,“那我就去告诉曾煜 , 你们两个人在我面前聊男人之间的话题。”

    两人一听 , 脸色未变,交换了一下眼神 , 叶连硕就开口了 , “跟你说了也无妨。”

    接下来 , 他们两个人告诉我,是关于的唐希的案子 , 从现在他们掌握的事情来看 , 唐希的确是被陷害的,不过,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陷害唐希,为什么陷害唐希。而且还有一件事情比较蹊跷 , 那就是唐希去天上人间并非是在执行公务。

    据当时的目击人称 , 唐希去天上人间的时候 , 穿的是便装 , 没有带枪 , 没有带任何跟警察有关的证件 , 甚至还为了避免别人认出他来 , 特意带了一顶棒球帽和墨镜。

    听到两人的话,我心中微微有些吃惊 , 不是执行公务,唐希为什么会出现在天上人间呢?

    随即想到了什么又接着问 , “那曾煜在唐希出事之前,为什么会出现在天上人间?”

    周良第听到我的话 , 微微有些诧异,“你怀疑唐希的事情跟曾煜有关系?”

    被周良第,这么一问 , 我微微有些发怔 , 我张了张嘴巴 , 没有说出话来。

    周良第已经了然,“这事儿不可能跟曾煜有关系,暂且不说,他会不会去对付唐希,就算是他要对付唐希,你觉得他能让你看到他跟这件事情有任何的关系?”

    我被周良第的这句反问,问的哑口无言。

    周良第和叶连硕没有多说,而是直接从会议室里面离开,把我自己留在里面。

    在唐希这件事情上,从一开始我就有些偏执了。

    我自以为是因为曾煜不信任我跟唐希之间的关系 , 所以才会对唐希动手,进而以为曾煜会设计陷害唐希。

    但是 , 我忘了一点,曾煜始终都是曾煜 , 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 , 我可以逐渐的了解他 , 但是却永远不会完全的读懂他,读不懂他的心思 , 读不懂处在像他那样一个睥睨众生的位置上 , 他是如何做事情和处理事情的。

    而对于我,曾煜却可以完全看透,甚至比我自己看的都透。

    虽然,我对唐希不再有那种感情,但是在我心中却始终存在着一种执念。与其说是这种执念是关乎唐希 , 倒不如说是对我失去记忆的过往的一种执念。

    在遇到曾煜之前 , 我对过往没有任何的记忆,所以我对那种没有记忆的生活甘之如饴或者说是认命 , 但是自从那些记忆开始一点一点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 开始敲打着我的心灵的时候 , 我就已经开始有那种执念了。

    中午的时候,叶连硕和周良第说是有事情 , 让我自己去下面的餐厅吃午饭。

    忙活完了手上的审计报表 , 我这才慢吞吞的下楼,其实并没有食欲,只不过是因为某人已经给明令规定了,一日三餐必须得按时吃才行。

    刚坐下 , 准备的点餐的时候 , 一个带着眼睛 , 高高瘦瘦的服务生走上前来 , “美女 , 那边有一位先生 , 想要请你过去吃个饭。”

    先生?

    顺着他指的方向 , 我看过去,被椅子的靠背当着 , 我只看到了那人的一个头顶 , 看不出是谁。

    不过 , 既然是在公共场合,至少不会有什么不轨的图谋。

    下一更六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