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2章 为爱杀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拉萨的那一次,我在车里,虎哥在车外,死亡离我很近,却又始终隔着距离。

    可这一次,阿六就倒在我脚边 , 仅仅一步之遥,我低头就可以看到他死不瞑目的惨状。

    人在接近死亡的时候,有一个短暂的反射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 , 所有的恐惧与挣扎都会被放大,这也是曾煜要来抓我的手,我却躲掉的原因。

    邱浩森表情凝重,瞳孔不断收缩 , 面对这样的杀戮,他表现的比我要镇定的多。

    或许,我和邱浩森对于这件事的态度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而这区别区分于我们对曾煜不同的认知和理解,在他的观念里 , 曾煜本就是这种无情又残酷的杀伐之人,所以面对曾煜一枪取一条命他没有太多浮动的情绪 , 最多只觉得不可思议 , 不可思议于这毫无隐瞒毫无避讳的赤裸裸的一枪。

    可是在我的观念里 , 曾煜不是那种人 , 一个连对三爷都会枪下留情的男人是不会随随便便取一个不相干的人的性命。他从来就不是那种视人生命如草芥的人。

    他站在我对面,脸色越加的阴沉,盯了我良久,耐着性子最后一次朝我伸手,“跟我回家!”

    “……”我没应 , 但后退的步子已经是回答。

    他眸光骤沉,如冰锥一般射向我的脸。

    短暂的反应过后,邱浩森快步上前,随着一道光闪过 , 银白的手铐靠近了曾煜的停留在半空的手腕。

    他的意思很明朗 , 曾煜开枪杀人,他跟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结果 , 他势必不会放过眼前这个让曾煜落网的机会。

    然而他的手铐还没碰触到曾煜的手腕 , 曾煜挥起拳头,快如闪电的打在邱浩森脸上 , 邱浩森吃了一拳却不急不躁 , 吐了一口血 , 沉声道,“七年了,曾煜,你终究还是落在了我手上。”

    曾煜对他的话充耳不闻,目光依旧在我脸上落定,一字一句的开口,“我再问你一遍,你跟不跟我回家?”

    邱浩森接过他的话,“怕是你以后都没办法回家了。”

    没有等到我的回答,曾煜的眼底闪过一抹阴鸷 , 他视线转移到邱浩森脸上的同时,短枪的枪口也跟着指了过去。

    我吓疯了,此时的他眼底嗜血,随时都有再开一枪的可能,当他的枪指向邱浩森的那一瞬,我以最快的速度扑了过去。

    他并没有开枪 , 我抓住了他的手臂,将他的枪口压了下去,他低头看我,嘴角竟噙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 “我以为你不会过来了。”

    他的话乍一听轻描淡写,稍微咀嚼便是满满的酸楚和无奈。

    “曾……”我抬起头,正要开口,邱浩森抓着我的胳膊将我拉开 , 并且还给了曾煜一拳,曾煜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我脸上,压根没有防备,身体失去了平衡,刚好摔倒在阿六的尸体前 , 手掌撑在地上沾了一手的血。

    短枪,从他手里脱落 , 刚好掉在了我脚下。

    曾煜将全部的怒火转化为戾气 , 当即起身与邱浩森扭打起来 , 他发了狠 , 邱浩森更是,这样的场景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所知道的,起码就三次了吧。

    不想去看 , 也不想去听,目光垂落,略过阿六的尸体,眉心的那一个刺目的黑点像是有流不尽的血。

    当时我的大脑很混乱 , 不仅仅是充斥着恐惧 , 还有紧张,担忧 , 犹豫和彷徨。

    有一点我很清楚 , 邱浩森不会放过曾煜,法律也不会放过曾煜。远方传来警车的声音 , 明显是有人报警了。

    我原地站了很久 , 久到我的双手都开始麻木 , 久到呼吸都变得急促,我慢慢蹲下了身子,捡起了那把‘凶器’。

    曾煜瞪大了眼睛朝我看过来,注意力分散的同时,左眼吃了一记狠得,他当即捂着眼后退了两步,然后眯着眼,艰难的看着我。

    我低头打量着那把短枪,那是一把与曾煜以往的普通手枪都不一样的枪 , 枪柄比普通手枪要长,分量也更沉,我两只手握着,泛白的手指一点点摩挲着,指尖所到之处依稀还能感受到曾煜掌心残留的温度。

    我闭了闭眼,鼓起勇气,朝着阿六心脏的位置用力的开了一枪!

    又是一记闷响。

    两个男人的动作戛然而止,皆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顾晚 , 你干什么?你疯了吗?!”邱浩森虽然没有看见我的动作,但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也很清楚。

    曾煜眉头紧拧,黢黑的眼眸散着沉湛的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的脸 , 眼底风云变幻。

    警车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形势也越来越紧张。

    我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艰难的扬了扬嘴角,“我也开枪了。”

    我的意思很明了 , 杀阿六也有我的一份,邱浩森要抓,就连我一起抓。

    并没有足够的时间给我后悔,也没有足够的时间给邱浩森考虑。

    几乎是一瞬的时间,邱浩森当即下令,“带她走!”

    曾煜眼中闪过意外 , 但转瞬即逝,很快便恢复默然 , 他睨了邱浩森一眼 , 推开他 , 几步上前抓住我的手作势就要离开 , 刚出两步,邱浩森喊住了他,“曾煜!”

    他蹙眉,回头。

    只见邱浩森丢过来一串车钥匙,乍一听毫不客气 , 实则留了很大的余地,“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曾煜迟疑了片刻,难得的回了两个字,“谢谢。”

    曾煜将我带上车 , 第一时间离开了事故现场 , 路口的时候刚好与警车擦肩而过。

    我恍惚了一路,车子停在曾氏集团地下车库 , 我才回过神。

    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 导致曾煜伸手过来拉我下车的时候,我触电般的缩回了手。

    即使我没说一个‘不’字 , 还是看见了曾煜的眼神 , 冷漠 , 绝望,痛彻,薄凉。

    像是幻觉,瞬间就消失,如水月镜花的光影,叫我以为我看错了眼。

    他还是他,平静的看着我,眼底一片漆黑,墨色的瞳仁里倒映着全是我 , 温柔的不像话。

    “为什么?”我蠕动着唇瓣,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暴力?极端?”

    他忽然笑了下,刹那柔软,“跟我上去。”

    他强行抓住了我的手,我随意的挣扎了两下,“先回答我啊。”

    “我们彼此彼此。”他如是开口 , 眼神从我脸上一掠而过,抓着我带进了电梯。

    电梯到达总裁办的楼层,女秘恭敬的走了上来,“曾先生,洛小姐已经等……”

    目光所及之处 , 瞥见洛雪坐在等候厅的沙发上,看见我们出来,她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曾煜没看她一眼,也没看女秘一眼 , 冷漠的回应,“让她滚!今天所有的行程全部取消!”

    女秘有些诧异,“千人视讯大会也取消?”

    曾煜脚步慢了下来,“我的话很难理解?”

    “我知道了!”女秘低头,疾步离开。

    被曾煜拉进办公室之前,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洛雪,她将手里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拍,咬牙瞪着我。

    门被关上的同时百叶帘自动落下。

    曾煜将我拉到沙发上坐下 , 短枪被放在茶几上,他单膝跪在我面前 , 握着我的手 , 抬眸看着我 , 眼底没了之前的凌厉与阴鸷 , 满是绵绵的温柔,“你呢?又为什么那样极端?”

    他指的是我朝阿六的尸体追加一枪的事儿。

    我看着他的眼睛,光线从百叶帘的缝隙里透进来,在他身上洒下一道道光影,他的脸倾城艳丽 , “你的问题我不需要回答,因为你懂;但是我的问题,请你不要逃避,因为我猜不透。”

    我猜不透他 , 这一点从我最初与他相识就已经笃定。

    他没说话 , 依然用一种深沉的目光锁着我。

    “为什么要杀人?你想阻止他伤害我,可是那一枪明明可以打在其他部位 , 腿 , 肩膀,假肢 , 只要你想 , 甚至可以是阿六手里的那把刀锋 , 你瞄准的位置,从来不会有偏差,为什么?”

    掉了一滴泪,刚好落在他的手背上,他视线垂落,看了一眼,再次抬起时,眼底却是放荡不羁的笑,随心所欲,“晚儿对我的枪法那么有信心?”

    “是!”我毫不犹豫的回答,他曾经是狙击手 , 他可以瞄准常人所无法瞄准的细枝末节,当时的情况,他打在阿六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起到制止作用而不伤人性命,可他偏偏正中眉心,一枪索命。

    他抬手抹去我眼角的泪,声音柔和 , “是我让你失望了。”

    我抓着他的手垂下去,不轻不重的开口,“我知道你是行走在刀尖上的男人,有你自己的处事手段和行为作风 , 网络上对你的评价我都看了,包括你身边的朋友,也都多多少少跟了说了一些你,可我还是不相信 , 你对我那么好,那么温柔,几乎是把我捧在手心里,这样宠的疼我的男人怎么会当着我的面杀人呢?”

    “晚儿……”他微微起身,捧起我的脸在我唇瓣上落下安抚性的吻,“怪我,是我不对……”

    他的气息萦绕在我鼻翼间 , 我的声音随着我的心慢慢下沉,“或许 , 霍老板的那句话是对的。”

    他眸色微敛,“哪句?”

    “本质上 , 你和曾贤没什么区别。”

    为爱杀戮。

    ————

    作者说:因为app用户看不到作者说 , 所以直接放到这里。由于网站域名解析错误导致网站运营出现一些问题 , 从今天开始的一周内,网站所有的书全部免费开放,大家可以尽情的阅读,连载的vip作品很多都停止更新 , 但怕大家等的急,这本书还是会一更的‘龟速’保持更新,网站恢复之后所有的更新也会恢复,特殊情况,希望大家谅解!

    补充 , 昨晚就写好了 , 定时发布的,所以才说准时 , 结果没出来,汗汗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