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6章 继续刚才的事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感觉自己的胸口很安静,我几乎能听到我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我在等,等曾煜说话。

    既然这个镯子对曾煜和他母亲来说那么重要,他能给洛雪……

    我想到曾煜之前给我说的他对洛雪的感觉,与其说爱她,不如说是把她当成了他自己的母亲。洛雪身上有他母亲的影子 , 我忽然很想深究,他送这个镯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态。

    洛雪见曾煜不说话,也以为是说进了他的心里 , 她擦了擦泪,来到了曾煜的旁边,直接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也是来看看你的身体,曾煜 , 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不好多说,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别太相信某些人,到头来 , 受伤的是你自己。”

    听到洛雪苦口婆心的话,我发现 , 我从未如此的反感过她 , 我知道她口中的“某些人” , 指的是我。

    “说完了?”

    我还沉浸在洛雪这句话中时 , 就听到曾煜的声音响了起来,平静中透着几分不耐烦。

    洛雪有些咋舌,她可能是没想到我都对着曾煜开了一枪,他忍了这么久 , 在洛雪对我进行语言攻击的时候会那么不爽,“我……”

    “没其他事了吧?”曾煜的口吻透着浓浓的不悦,像是在问她,实则是在下逐客令。

    我看不到洛雪的脸色,但也知道她此刻的脸色一定很不好。

    “谢谢洛小姐替我保管 , 镯子留下就离开。”曾煜毫不留情的开口。

    我知道 , 曾煜那句‘洛小姐’刺激到了她,果然就听到洛雪非常不悦的声音 , “曾煜?你是不是被她下了什么迷魂药 , 她都这样对你了,你还……”

    “那是我的事,你有什么资格在这指指点点?不要忘了 , 现在的你 , 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言下之意 , 连小舅妈都不是了,洛雪怎么听不出来?

    洛雪一向自视清高,被自己爱的男人言语重伤,忍住眼泪,将镯子还给曾煜转身就走。

    啪嗒!

    洛雪走到门口就僵住了,就是我也没想到曾煜会这样做,那可是他母亲的遗物,那么重要,他竟然直接摔了。

    洛雪回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曾煜,她眼眶里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 却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急步离开了。

    我看着那地上成了两半的镯子,心跟着咯噔了一下,曾煜一直都是喜怒无常,他直接摔了他母亲的遗物,洛雪给了他那么大的刺激吗?

    还是说,他这么做,只是想断了洛雪的念想 , 过去的始终是过去,所以摔碎了那个镯子。

    我心里乱成了一团,我看向曾煜,他眼中有着些许沉痛 , 不管他是什么心理,此刻我还是起身把破碎的镯子捡了起来。

    “晚儿。”

    我心一跳,抬眼看他,就听到他绵长的声音传来 , “今后,看到她,你还会不开心吗?”

    我一怔,他是……做给我看的?

    见我有些受宠若惊的模样,曾煜不由得失笑,他对着我开口,“过来。”

    我还在木讷的状态 , 慢悠悠的走了过去,手中的镯子已经坏了 , 我心中有些愧疚 , 是因为我的话 , 亲手毁坏母亲的遗物,他心里也很难受吧?

    “过来 , 晚儿。”

    我这才朝他走过去,还没走近,他就拉着我的手,因为惯性我坐在了他的怀里 , 吓得脸都红了,“你别这样,万一把你伤口碰到了怎么办?”

    曾煜没有回答我,从我手中拿过了镯子,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 我心跳加快 , 即使被我捡了起来,他还是扔了。

    “我看看 , 伤着手没。”

    他很认真的把我的手检查了一遍 , 看没有伤口这才放心。

    但我心中有种罪恶感,我勾住曾煜的脖子 , 认真的看着他完美无瑕的脸 , 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唇角 , 这才开口,“那毕竟是你母亲的遗物,就算是为了让洛雪死心,也不用毁了。”

    我只是打心里有些开心,轻轻啄了他一口,哪知道他勾唇邪笑了起来,“继续刚才的事嗯?”

    我脸瞬间就红了,滚烫无比,他还想着那事呢,我轻轻推了推他 , 他哪里明白我心里的负罪感,“曾煜,你有没有听我在说。”

    “对我来说,那已经是她的东西,没必要再留着。”曾煜微微眯眸, 那张雕刻般的脸上没有怒气 , 就只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过来,曾煜只是和我的想法不同而已,他觉得送出去的东西,就不再有原来的意义 , 而我始终觉得,那是他母亲的遗物。

    一颗心,渐渐释怀了,既然如此 , 那我真的不必有负罪感,心中反而升起了许多的甜蜜。

    “想要吗?”

    我在想着他之前说的话,没听到他问我的问题,我点头,“嗯。”

    还没来得及反应 , 曾煜就将我压在了身下,我惊慌失措的看着他 , “曾煜,你干什么?”

    “看不出来吗?干你!”他美艳的脸上透着几分邪笑 , 给人感觉十分的魅惑 , 引人遐想。

    “我……”

    剩下的话都被曾煜堵在了喉咙里 , 这个吻不同于刚才,比起刚才更霸道,更强势,因为刚才的事情 , 我心里都是甜甜的,此刻这个吻让我心花怒放。

    “别……有人会进来……”我是真的害怕,外面走廊上来来回回的人。

    万一周良第进来了,我脸颊通红 , 他吻住我的脖子 , 低哑着嗓音,“晚儿 , 你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吻了一会儿便低头埋进我的胸口 , 肆柔肆虐的滚舔,我敏感的身体根本经不住这样的刺激 , 不由得娇喘出声。

    我有些忘情 , 伸手去回抱他 , 摸到一阵湿热,我吓得立马清醒了过来,“曾煜。”

    他似乎也感觉到疼痛停了下来,低着头看我,四目相对,我们两个人的眸光里都是火焰,但此时我很着急,因为他的伤口流血了。

    他捂住我的双眼,诱哄 , “乖,晚儿,别看。”

    我一直以来都晕血,周良第有在给我调理,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但同样还是会不舒服 , 听到曾煜的声音,我安心了许多。

    “我去叫医生。”我从他怀里钻了出来,来不敢拿他的生命开玩笑。

    医生进来时,检查曾煜的伤口 , 看了一眼凌乱的床单,“年轻人,悠着点。”

    曾煜无所谓的样子,我却是红了脸 , 医生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醒来后不该和我在床上造作,牵动了伤口才导致流血。

    “医生,他的情况严重吗?”我忐忑不安的问医生。

    “醒过来就没事了,但还是需要静修 , 不可做剧烈运动。”医生叮嘱着。

    我连连点头,而这个时候 , 曾煜很不爽的来了一句,“多久才可以剧烈运动?”

    说后面四个字的时候还故意看了一下我 , 这个时候 , 我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医生也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不病人 , “多则半月,少则一月。”

    这可让曾煜不高兴了,但是,后来他也没听医生的 , 照样把我折磨得半死不活,甚至感觉精力比以前更好。

    医生走后,我立马与曾煜拉开了距离,他很不高兴的看着我 , “过来。”

    我往前一步 , 他又说,“靠近点 , 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无奈 , 只得走近他,看着他脸色还有些苍白 , 心里一阵阵发疼 , “先养好身体 , 曾煜。”

    “暂时放过你。”曾煜却是浅浅的勾唇,弄得我心跳再次加速。

    只是我看他似乎有些不对劲,脸色苍白就苍白,怎么感觉像是在和谁做斗争呢?我非常担心,“你怎么了?身体还是不舒服吗?”

    “没事。”

    “明明就有,曾煜,你别吓我,我胆子小,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心慌乱极了 , 脸色都吓白了。

    然而,这时候,我从曾煜的脸上看到了我从未见过的神色,像是……尴尬?

    见我担心成这样,曾煜才开口,“想上洗手间。”

    我听了后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又莫名的想笑 , 还有让曾煜尴尬的事啊,不过他伤口是真的很严重,即使没有伤到腿,这时候扯开伤口也没多大力气。

    “我扶你。”

    曾煜下地之后 , 我站在他的旁边,我一米六六的身高,曾煜比我高出十几公分,这样距离一直以来都是非常有安全感 , 但此刻看到有些虚弱的他,我心里一阵抽疼。

    再强大的男人,也会有受伤的时候,我想一辈子照顾他,以前 , 只是把他当成邱浩森一样的金主,但情妇一旦对金主动了情 , 就不再那么简单。

    事情发展到现在 , 我想一辈子呆在他的身边 , 在他需要的时候照顾着他。

    到了门口 , 曾煜放开了我,我见他脸色有些苍白不太放心,“我跟你一起进去?”

    本来一向高大的他此刻病弱就觉得不爽,我突然这么说,他冷着脸 , “不用。你在外面等我。”

    我本来已经想点头了,但看他臭臭的脸色忽然想到之前他托着我小解,不顾我的害羞和尴尬,心中忽然升起一计,我是不是可以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了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