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7章 他是清白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挽着他的手臂,半撒娇半认真的开口,“你现在有伤在身,我不放心你一个人,你就让陪着你,好不好?”

    我对他撒娇不止一次两次,但这一次却是在这种事情上撒娇 , 我见他额头上的青筋直跳,说实话,我心里是很害怕的,但是,我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呢?

    “我来门。”

    曾煜握住我的手 , 低眸看着我,那眼眶里的光焰一闪一闪,我吞了吞口水,突然有点想逃之夭夭。

    “乖乖在外面等我。”他好脾气的对我说。

    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 , 我岂能错过?马上摇头,眼巴巴的望着他,“我是真的很担心你呀。”

    他怎么会看不出来我这点小心思,有些恼怒,但是 , 人这三急忽然一急到来,我都能感觉到他心中很不是滋味。

    我已经不管不顾的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 然后回过身拉他 , “曾煜 , 快点。”

    曾煜阴沉沉的看着我 , 我这时候就在想,以他这恐怖森森的神色,如果他没受伤,可能我已经死了一万次了。

    然而 , 这件事后,曾煜让我深刻的认识了这段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那之后被他折腾得唯一升出了后悔的念头 , 那就是今天逼着替他小解。

    “我帮你脱裤子。”我笑呵呵的说。

    曾煜十分不悦 , 懊恼到了极点,他说 , “最好不要后悔。”

    我心里乐开了花 , 哪里会后悔,柔软的勾起了唇 , 软软的说 , “曾煜 , 我是在服侍你呢。”

    他没有说话,像是默许,又像是其他。

    我弯着腰,想想虽然要帮他小解,但是还是要替他脱裤子,脸颊瞬间就红了起来,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曾煜也慢条斯理的看着我,一瞬不瞬。

    我手一抖 , 就触碰到了那一坨硬物,脸红到了脖子处,曾煜身体的欲火竟然还没有褪下来。

    当看到他的庞大,我心跳很快,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但还是对他的巨大感觉到羞涩。

    “怎么?不是要帮我吗?”曾煜挑眉 , 锋唇勾勒出几分似笑非笑的弧度。

    此刻我脸红得像是煮熟的虾子,我转念一想,到底是他吃亏,还是我吃亏?

    真的到了这种时候,曾煜反而不别扭了 , 自然而然,结果好像是我被要挟着做了不开心的事。

    扶着曾煜回到床上,他电话就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 , 是艾伦打来的。

    那边说了几句话,我听得不是很清楚,但听到了一个让我特别敏感的名字‘唐希’,我绷紧了神经,想听听说的什么 , 但是无用。

    曾煜看了我一眼,才问 , “好 , 交代给你的事,有结果了吗?”

    艾伦回他后 , 我见他拢了拢眉心 , 却也藏住了喜怒,“好。”

    电话挂断之后,我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是唐希的案子有结果了吗?”

    我知道曾煜会不高兴,但唐希与我而言 , 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一直查他的案子没查出什么结果,但我知道曾煜也在查,我隐隐约约觉得唐希没事了 , 但是还是忍不住的确定。

    “顾晚,你很紧张他?”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 说不紧张是不可能,他把我的沉默当成了默认 , 冷着声音,“想知道他的情况是吗?”

    “嗯。”我点头 , 的确是想知道,但我怕他误会 , 又立即说 , “曾煜 , 他前后救过我几次,但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些。”

    “哪些?”

    我被他的质问弄得心情烦乱,可是又能明白他对唐希这个人的隔阂,就像我对洛雪一样,曾经的我是真的很爱唐希,没有七年前的瓦斯爆炸,我可能会等他一年、七年甚至十年更长……

    但没有过错,只有错过,错过的情感,那对我来说是一种无法磨灭的回忆 , 我也更不想唐希遭人陷害。

    曾煜见我眼里噙着泪水,他喉头上下动了动,拉过我,将我按在他的胸口,“好了,我信你。”

    我身体微颤 , 一颗心变得甜甜的,这大概是第一次和他谈论唐希时他对我服软,只要他信我,就够了 , 我回抱着他,轻柔的喊他的名字,“曾煜。”

    “嗯。”

    “我爱你,你比任何人都懂我 , 能不能以后别质疑我,好吗?”我的声音很轻,也带着一点乞求。

    他不知道,他每一次的质疑都能让我的心好痛好痛。

    “好。”

    我听到他的声音响起,他刚毅的下巴摩擦着我的额头 , 来回一下一下的,那一刻 , 我多想时间永远定格在这里。

    “唐希的案子结束了 , 如你所说 , 唐希是清白的。”曾煜缓缓开口。

    我或许比任何人都知道邱浩森的明擦秋毫 , 我相信他一定查清楚了,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是犇哥手下的人做的。

    他为什么要陷害唐希,唐希刚才边防回上海 , 不管是黑还是在白,他都不会妨碍犇哥。

    我想不明白,但这都不重要了,我相信唐希是清白的 , 只是还有一点我不明白 , 唐希为什么会去天上人间,我不相信他是去寻花问柳 , 那么 , 只有一个原因,他是去秘密查案。

    至于查什么 , 我没有深想 , 毕竟 , 我不是警察,只要他没事就好。

    “答应我,以后步摇独自冒险去做一些无意义的事。”

    这一次,我清楚的知道我自己错了,如果不是我贸然行事,也不会有后面的绑架,更不会有阿六事件。

    “晚儿。”见我紧锁着眉头不说话,曾煜喊我,我抬起头看他 , 又听他说:“这件事不要再想了,也不要去深究嗯?”

    我有些疲惫,点头,“嗯。”

    只要唐希没事就行,其他的,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神经蹦了一整天,尘埃落定的时候 , 我只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在曾煜的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味道,安心得如同安神香 , 渐渐的,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身上的衣服也被人换过。

    曾煜没在我的身旁 , 瞬间清醒了过来,我推开卧室门走了出去,琴妈刚把饭菜端上桌,见我醒了,笑着说:“晚小姐 , 你醒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 趁热吃。”

    我有些迷迷糊糊的 , 只记得在曾煜的怀里睡着了 , 具体什么时候回来的 , 我没有印象,“琴妈,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的吗?”

    “昨天夜里,是叶先生带你回来的。”琴妈如是回答。

    我点了点头,的确是太累了 , 就这样睡着了,只是醒来没看到曾煜,我的心里一阵空落落的。

    吃过饭我就给曾煜打过去电话,他很快就接听了 , 低沉充满蛊惑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想我了?”

    我有些不高兴 , “为什么让叶连硕把我带回来,我想陪着你呀。”

    “昨天你太累了 , 身上的衣服也需要换。”

    我这才记得 , 我还是一身血衣,“你身体感觉好点了吗?吃过早餐了吗?”

    “吃了。”

    听到他的声音,我呼吸都甜甜的 , 我发现 , 他今天心情很好。

    “不过还是没吃饱。”他不急不缓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我是担心他 , 脱口而出,“那我给你带吃的来。”

    “我想吃你。”

    瞬间,我的脸红到了耳根后,每次和曾煜能正常交流几句,他就开始没个正行,而我偏偏很受用,脸红之际,心跳也非常的快。

    他声音太过魅惑,还透着点撒娇的意味 , 总让我想到他在我身上时那粗重的呼吸声以及时不时流氓的问话。

    手机有电话进来,我看是白芹的,连忙说,“我先接个电话,是白芹打来的。”

    “嗯。”

    挂断电话后,就接到白芹的电话 , 那边一阵哭诉,“晚晚,杜恒他要谋杀我,我被他打残了 , 他太残忍了。”

    我大概猜到原因,是因为白芹和我一起去天上人间,想到之前被打得失禁,这还没好又被打了 , 不由得为她感到疼惜,“好啦,这次的确是我们鲁莽了,不会再有下次就好了。”

    “下次?还能有下次,哎哟我的屁股。”白芹刚开口就又疼得尖叫。

    “好啦 , 你在家静修一段时间就好了。”

    “你呢,你和曾煜没事吧?”

    这才是白芹打来电话的重点,她始终关心着我 , 我心里感动 , 点头 , “没事。”

    “那就好,一会儿有空吗?能不能陪我去逛逛商场?”

    我惊讶了,“你都这样了还逛商场?”

    “我这不是有急事要买个东西嘛。”

    “行吧。”

    后来接到白芹才知道 , 原来杜恒的生日要到了,白芹忍着痛让我陪她逛商场,就是想好好的为和杜恒在一起第一个生日挑礼物。

    我的心微微动了动,想到曾煜三十岁的生日 , 因为黑子和饭菜有毒的事弄得乌烟瘴气,还去警察局走了一遭,心中有些失落,我只能希望 , 下一个生日能好好的给他过。

    “晚晚 , 可是我还没想好,我该给他买什么 , 他什么都有 , 我的一切也都是他的,还真不知道买什么好。”

    这事要放在我身上 , 也是一样的惆怅 , “先逛逛吧。”

    我们在商场逛了一会儿也没找到合适杜恒的礼物 , 就在我准备出商场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微微顿住,他刚好也看了过来。

    明明没有多久没见,却好像是隔了很久。

    他穿着干净的西裤,那张俊朗的脸上透着异于常人的疏离,像是冰山上无法融化的雪莲,曾经的记忆全部涌入脑海。

    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