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9章 补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个女人和曾煜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唐希也要找她 , 又为什么唐希去找那个女孩儿的时候,她就死了?

    这是巧合吗?这一刻我的心一阵狂跳。

    虽然邱浩森已经查明了是犇哥手下的人做的,但突然曾煜也牵扯其中。

    “曾煜 , 你为什么会有‘天上人间’那个女孩儿的照片?”我直接问了出来。

    曾煜看着我 , 我从他清俊的脸上看到几许冷漠 , 他将手机放在一边,这才说道:“晚儿 ,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 也不需要再问。”

    过去了?那可是死了一个人,唐希瞒着我,曾煜也瞒着我,我不知道,那个女人和他们酒精有着怎么样的千丝万缕 , 甚至和我有没有关系。

    “曾煜 , 她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你会找艾伦要她的照片?”

    “你都看到了?”他脸色越发的冰冷。

    我咬唇,忽然觉得曾煜很陌生 , 他有太多的事情瞒着我 , 不让我知道 , 越是这样,我就越想要探究 , 想知道究竟有什么样的秘密,“你告诉我好不好?”

    “我再说一次 ,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和你也没有任何关系,不要再过问。”曾煜的声音冷了几分,似乎很不愿意提起。

    我的心一点一点的在下沉 , 我握住他的手 , 眸光带着些许期盼 , “曾煜 , 我们说好的坦诚相待 , 你告诉我 , 为什么你会去查她?你搪塞我的我都懂 , 我为什么那么想知道,你也明白 , 我不想你骗我。”

    他已经骗过我一次 , 在西藏的时候 , 我察觉到那个人就是曾贤,他的父亲并没有死 , 而他却一口咬定曾贤已经死了。

    曾煜忽然扣住我的腰 , 我们之间靠得很近很近 , 鼻息交缠,那明明温热的气息打在我的脸上却让我感觉十分的冰冷,半响,我才听到他有些妥协的开口,“晚儿,我只说一次,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去查,只是想知道唐希为什么在找她 , 唐希出事后,也是你让我帮他 , 而我想查清楚,也只是为了保护你 , 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 , 就不用再追究。”

    他的声音很沉 , 我看着他那双黑色的眸子,仿佛聚集了世界嘴纯粹的黑 , 黑到深谷 , 我的心慢慢的平息了下来。

    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因为我步入了唐希的案子,才有了犇哥和后来的绑架,他或许只是保护我,缓缓的 , 我点头 , 拥住他,将头靠在他的胸口 , 轻声说 , “曾煜 , 不管事情大小,一定不要瞒着我 , 我想和你一起分担 , 不想你一个人承担着一切。”的

    我感觉到曾煜的手掌抚慰着我的后背,一下一下的摩擦着,又听到他低沉又蛊惑的声音开口,“不要胡思乱想。”

    “嗯。”我点头 , 所有的疑惑化作了一个甜甜的笑。

    出院是在第三天 , 周良第过来安排了一切 , 曾煜身子骨很好 , 比常人出院的时间要早很多 , 我还记得医生叮嘱他 , 不可做重活 , 不能做剧烈运动。

    曾煜点头说好,但我总觉得从他那双深邃的眼眸里看出了别样的味道。

    “那医生挺有意思的。”周良第打趣道。

    我看曾煜不说话 , 但眼里的笑容似乎在说 , 要再说一次那样的话 , 医生就不要当了。

    “连硕呢?”曾煜问。

    周良第无奈的摇头,“七月的身体不太好 , 他忙着照顾她。”

    我还记得前几天看到七月 , 她脸色的确是不太好 , 也操心的问了一句,“那是什么问题?”

    周良第回我,“之前受过伤,着床不稳,再加上害喜害得厉害,不过,过了这三个月,也就没事了。”

    点了点头,“只要母子平安就好。”

    话落,我明显感觉到曾煜递过来带着几分探究的神色 , 我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我想到了在西藏流产的那个孩子 , 心里有一阵的失落感,也不知道曾煜有没有看见 , 我怕他担忧 , 埋着头不说话。

    周良第把我们送回去后 , 让他进来坐坐也不肯,说是周夫人想吃葡萄 , 他要急着买回去。

    我在心里感叹 , 周良第不仅是情商高智商高,对自己的妻子也是好得没话说。

    刚到家,我还没站稳,只觉得一阵翻天覆地,我就被曾煜压在了沙发上 , 一颗心怦怦乱跳 , 他霸道的吻就落在了我的唇上。

    “唔……医生说了,你不能剧烈运动 , 你……”后面的话直接被曾煜毫不留情封住了。

    狂热的吸吮着我的软舌 , 掠夺的 , 激情的,恨不得将我吞掉 , 他的吻永远都是那么磨人 , 让人沉沦,我的身体软得不成样子。

    是真的很想他,也很想要他,唇齿间溢出了我嗯嗯啊啊的呻吟声。

    好半天他才放开我的唇 , 我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 锋利的薄唇上粘着点点晶莹 , 是我的 , 也是他的。

    尤其是他那双眸子里染上的情欲 , 简直让我的心跳加速,“琴妈一会儿在……”

    “我已经吩咐过她了 , 让她这几天都不用来。”

    “……”我脸颊通红 , 曾煜一定是提前就算好了,他故意的。

    “想吗?”他的手摩擦着我的锁骨 , 魅惑的声音传出来 , 我羞得无地自容 , 偏偏身体在他酥酥麻麻的抚摸中变得越来越软。

    “回答我,晚儿。”

    他的手慢慢向下 , 落在了我的胸上 , 浑身如同点击一般 , 颤抖了一下,那种快感蔓延在我的四肢百骸,我点头,“想。”

    “想什么?”

    他的唇勾勒出非常性感的弧度,那张脸美艳得让人移不开眼,动情的曾煜,身上似乎有种魔力,我推不开他,也不愿意推开他 , “想你吻我。”

    “还有呢?”他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调教我,问着我露骨的话。

    我舔了舔有些干渴的唇 , “要我。”

    “小妖精。”

    他像是低咒一声,再也控制不住 , 一口咬住我的唇 , 我耳边还是他说小妖精时的声音 , 那么蛊惑,又那么宠溺 , 他之前动情的时候会时不时喊我一声小东西 , 这一声小妖精直接让我身体敏感到了极点。

    他吻了一会儿我的唇,扯开我的衣服,寻着那一片柔软开始掠夺,舌尖故意打转,刺激着我的每一条神经 , 我控制不住的哼吟出声。

    我十指戳在他柔软又有力的头发里 , 因为动情用了几分力,似乎刺激到他 , 唇齿加速 , 似柔似虐的啃噬 , 搅拌。

    他的手指来到我的下面,动了一下我舒服的喊了出来 , 他抬起头看着已经无法自控的我 , 勾唇魅笑,“晚儿真骚。”

    这更刺激了我的耳膜,我伸出手胡乱的扯他的衣服,因为天气转凉穿得多了 , 半天摸不到他的胸膛 , 我有些气结的用了蛮力。

    “比我还心急。”

    我红着脸不敢多说话 , 我是心急 , 但都是他撩出来的。

    他脱开衣服 , 我即使动情也绕开他的伤口 , 我做了一个之前都不曾做过的事 , 从他的身下坐了起来,一口咬住他的喉结 , 像是吸血鬼一样贪婪的舔舐着 , 一路向下 , 学着他亲我胸尖一样去挑逗他,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 , 我的心跳加速。

    手没有因此停下 , 熟练的解开了他的皮带 , 当炙热的庞大触碰到我的手时,我的心神荡漾。

    他握住我的手,让我去触碰他的庞大,蛊惑着我,“晚儿,去摸。”

    滚烫在我的掌心里炸开,我呼吸越来越急促,这是我最主动也最大胆的一次,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 就是想让他和我一样也愉悦着。

    我从他的呼吸声中感觉到他和我一样,想要 , 但他就是不进来,我红着脸看他 , 他也抬眼看我 , 刚毅的轮廓 , 深邃的眉眼,妖艳得让我痴迷 , 我叫他的名字,“曾煜……”

    “叫煜。”

    “煜……啊!”

    在我刚开口时 , 他忽然抱起我的身体,直接撞了进去,那毫无征兆的闯入快感升到了顶点,我只觉得四肢百骸都在发软。

    他竟然将整个都没入了……我感觉自己被填得满满的,偏偏他又不动了 , 那种想要又要不到的感觉在我身体里迅速蔓延 , 我扭动了身体,那种要人命的快感再次传来。

    “动 , 曾煜……动一动……”我叫他。

    曾煜勾唇 , 非常满意我的表现 , 握住我的腰用力,进进出出 , 那深度简直让我无法自控。

    “叫出来。”

    我不管不顾的叫了起来 , 每一次的呻吟,他都会更快速的推进,退出,我伏在他的胸口 , 软得不成样 , 咿咿呀呀的声音从我的嘴里溢出。

    曾煜抱着我 , 将我放在了身下 , 吻住我的唇 , 将我的呻吟声全部吞了进去 , 同时下身贯穿到底 , 一下深一下浅的撞击着我,我只觉得灵魂都感受到这种愉悦。

    “晚儿 , 叫我。”

    “煜……”

    “再叫。”

    我一遍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 , 他扣住我的肩 , 更快速的冲刺,他原本冷艳绝美的脸上此刻透着数不尽的深情 , 无论是从哪一个角度去看他 , 都透着不一样的 , 只有他才有的性感和倾城。

    我沉浸在和他身体与心的欢愉中,已经忘记了医生叮嘱过的话,不知过了多久,我泄了不止一次,整个人都软倒在他的身上,他托着我一遍一遍的进入,从沙发上,到走廊,再到床上 , 每一个动作都深入到底,最后一次 , 他亲吻我的鼻尖,低魅着嗓音 , “一起。”

    我用力回抱着他 , 他直进直出十几下 , 全部倾泄在我的身体里,那股暖暖的热流烫得我止不住的痉挛……

    终于,我控制不住疲惫 , 渐渐的闭上眼 , 那之前,我还能感觉到他在处理我的下面,轻柔的动作像是打在我的心房中,我呢喃着,“曾煜,我爱你……”

    后面他有没有回答我 , 我也听不到了 , 直接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感觉身体很清爽 , 我侧过身体 , 他还没有醒过来 , 我虽然腿酸腿麻,但还是要起来给他准备早餐。

    轻手轻脚的关上门 , 来到厨房熬粥的时候 , 心里一直都是甜甜的,我和曾煜,大概是提前过了夫妻生活,往日的点点滴滴浮上心头 , 我多想 , 我和曾煜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熬好了粥 ,  我刚要去叫他起来用餐 , 他已经下楼了 , 穿着他一贯喜欢的白衬衣 , 黑色的西裤将他那双腿包裹得十分修长 , 冷峻的,杀肃的曾煜我看过 , 所以 , 当他对着我露出浅浅的笑容 , 这样的温润简直拉着我永生不得翻身,我想 , 我是中了曾煜的毒 , 而他 , 是唯一的解药。

    “看傻了?”他抿唇,声线宠溺。

    我脸颊微烫,不好意思的埋下头,算是默认,曾煜的确长得十分好看。

    他揽着我在一旁坐了下来,低眸就看到我有些发红的手,洗菜的时候冻的,当即我就见他脸色黑了起来,握住我的手来回的搓揉 , 沉着声音,“我让你跟着我可不是做这些的 , 也不需要你为我做这些。”

    我知道他是心疼我,我曾经从来没想过要为某个男人做一顿饭 , 之前给邱浩森当情妇的时候 , 不是没想过 , 只是不切实际,而现在 , 我和一个完完全全的曾煜在一起 , 这些事情,总想替他做一下。

    我摇头浅笑,“没事的,尝尝。”

    双手在他的搓揉下也变暖了,暖到我的心头。

    我给他盛好饭 , 又在一旁为自己做的早餐做翻译 , “是海鲜粥,补气血的。”

    他从碗里舀起一个黑色的东西 , 挑眉看着我,“海生?”

    “这个营养很好 , 煮粥也很鲜美 , 味道……”说到后面我就止住了,我似乎忘记了 , 海生对于肾虚的男人来说 , 是极好的补品,我连忙讪讪的笑着说,“主要是我喜欢。”

    “晚儿,是不是觉得我床上功夫有待改进?”他问我 , 问得十分认真。

    改进……不要了吧 , 我红着脸 , 还没说话 , 就听他自顾自的说 , “一会儿继续训练。”

    顿时 , 我的脸红到了脖子处 , 曾煜不会是来真的吧,我一句话也不敢说 , 埋着头吃粥 , 心里却像是小鹿乱撞一样。

    曾煜吃早餐的时候会看报 , 我腿还是酸疼的,实在是不宜继续 , 我加快吃了之后就拿起包包就说 , “我先去公司了。”

    “站住!”

    他开口 , 我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还没反应过来就听他说,“陪我去个地方。”

    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