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3章 曾老板不要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唐希的攻势停了下来,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我很清楚,他被人下药了,而我也同样被打了针。

    “顾、清……?”唐希的嗓音极其嘶哑,像是声带受损了一般。

    我心狂跳 , 我唤醒了他的意识,“秦老板设计我们,唐希,你不能被他控制。”

    但我感觉唐希身体都在颤抖 , 他这个时候一定是非常的难受,但我不敢靠近他,我怕他意识全无,到那个时候 , 一切就都完了。

    但我并没有好到哪里去,身体越来越滚烫,额头上弥漫了细密的汗珠,我腿脚开始发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

    我看着唐希 , 他应该被折磨了很久,所以才毫无意识的对我发出攻击。

    唐希渐渐蹲了下去 , 他有些懊恼的开口,“抱歉……”

    “没事。”我摇头 , 看着唐希痛苦隐忍的样子 , 我的呼吸也越来越重。

    我清楚的知道 , 秦老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定是想我和唐希发生些什么,再将视频传给曾煜,到那个时候 , 他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

    只是我不知道,秦老板如此大费周章的挑拨我和曾煜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身体越来越难受,我知道,我和唐希能清醒一时 , 却不能一直清醒 , 到那个时候,岂不是让秦老板如意了?

    我拍打着门,又去拉窗户 , 我的心一点一点的下沉 , 秦老板事先就做好了准备。

    我听到唐希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我下意识的想靠近他询问他的状况 , 唐希却抬起头冰冷的看着我 , 眼里全是惧怕 , “别靠近我,我不想伤害你。”

    这种声音从唐希口中出来,我胸口很疼。

    唐希一直都是那种如沐春风又仿佛在云端之上让人无法靠近,而此刻的他,被药物折磨得不成样子。

    我停在了原地不再靠近,唐希的变化越来越强烈,他的脸变得通红甚至发紫,他思绪被要务控制的时候,就用力掐着自己的身体。

    我看到他双手上占满了鲜血 , 却不肯对我有半点的伤害,我呼吸很重,不能这样,再这样下去,唐希一定会死的。

    而我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体被一波一波的热力冲刺着 , 我不敢想曾煜,只要一想到他,意识就会被药力控制去一大半。

    我学着唐希,为了控制住身体里的欲望 , 掐坏了自己的手臂,疼痛使我意识清晰。

    我用余力去打门,“开门!放我们出去,我要见秦老板!”

    “秦老板说了,等你的药力过去了 , 就带你去见他。”门外有人回答。

    “卑鄙!”

    绝望的时候,我才明白,永远不要试图和这些亡命徒讲道理,他们的世界观里,他们就是道理。

    身体越来越软 , 我无法正常站立,软倒在地上 , 靠着墙壁。

    曾煜……

    我好想他 , 想念他的唇 , 以及他的每一片肌肤,想要他……

    “曾煜……”我下意识的低吟出来。

    随后我听到脚步声 , 我意识几乎扩散开来,我忘了自己是被秦老板‘请’过来的,我以为我现在在家里,是曾煜回来了 , 我抬眼去看。

    男人站在我的面前十分高大,那张本来是唐希的脸在我的瞳孔里慢慢交织成了曾煜的模样。

    我用尽全身力气站了起来,勾住了他的脖子,控诉的问他,“怎么才回来……我好想你……曾煜……”

    我只感觉到我眼前的男人身体微微一僵 , 我不管不顾的去问他 , 但他偏过头,我的唇落在他的脸上。

    “顾清,别想他!”

    我意识浑浊 , 十分想要的时候 , 我听到男人清冷嘶哑的声音。

    顾清?

    不是曾煜,曾煜不会这样喊我 , 我推开他 , 看到是唐希 , 我才从梦中清醒过来,我还被困在这间屋子里,我心里除了欲望就是害怕。

    我害怕的退开唐希,我靠在墙壁上,痛苦的呢喃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看不到唐希脸上的神色,只感觉到他在隐忍,他没有比我好,反而更严重。

    我不想做对不起曾煜的事,也不想自己这么痛苦 , 唯一的办法,在秦老板没有糟蹋我之前,我自行解决。

    “曾煜……对不起……”我仰头看着天花板。

    此刻我的心中全是对秦老板的恨意,我从来没有这么厌恶过一个人,我只是想知道自己从哪儿来,是不是庄家人 , 和曾煜到底有着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

    只有清楚了这一切,我才可以真真正正的和曾煜在一起,就那么难吗?

    曾煜一定是知道我的身世……只是他不肯说,我铤而走险,我想过自己会死在对方手中……

    什么都想过的,只是唯一没想到 , 唐希会在,秦老板会那么卑鄙。

    我忽然就冷静了下来,呼吸也变得均匀了起来,一下一下的 , 我想起了上午曾煜在我面前说的话,他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

    眼泪顺着我的脸颊落下,我仿佛看到曾煜站在我面前,满是宠溺的笑容,开口像我求婚。

    “对不起……曾煜 , 如果有来生,我再嫁给你……”

    我像是对曾煜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 最后 , 用尽全身的力气 , 往墙上一撞。

    我宁可死 , 也不要这样遭人陷害失神,也不能让唐希名节不保。

    “顾清!”唐希没想到我会这样,他拉住我。

    我头部流血了,顺着我的眼眶落了下来 , 温热鲜红的血让我陷入半昏迷,我咬牙,用最后的力气说,“唐希 , 我如果没有死,你也不会死……”

    我记得半醒时 , 听到秦老板说有人要他,那个‘他’就是唐希 , 所以 , 秦老板一定不会让唐希就这么被药力折磨死掉。

    就在这时候,门被人推开 , 我昏迷前听到秦老板咬牙切齿的声音 , “够犟!好样的。”

    我知道我成功了 , 我以死来保住清白,也算是保住了唐希,意识越来越模糊,渐渐的,我昏睡了过去。

    ……

    我朦朦胧胧醒了过来,身上那种痛苦已经消散了,我动了动身子只觉得额头阵阵发痛,又是一个陌生的房间,只是结束了之前的噩梦。

    也不知道唐希怎么样了 , 我慢慢的坐了起来,有些眩晕。

    这个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我立即提高了警惕,满是敌意的看向门口。

    进来的不是秦老板,竟然是在西藏认识的苏珍。

    “苏珍,你怎么在这?”我惊讶 , 没想到会在上海遇到苏珍。

    她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脸上全是警惕和害怕,来到我的床前,“快跟我走。”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方便问她 , 我起来直接跟在她的身后。

    一路上苏珍没有说话,带着我从院子里的小道绕着走,走到另一间房的时候,苏珍敲了敲门 , “唐警官。”

    唐希推开门走了出来,苏珍没给我们互相询问身体的机会,急忙的叮嘱,“你们绕着这个走廊一直往外是一个后门,别回头 , 别回来。”

    我看着苏珍,很感谢她 , “我们走了 , 肯定会连累你 , 苏珍,你和我们一起走吧?”

    苏珍摇了摇头 , 冷冷的说:“别以为我是想救你,我只是把之前在西藏欠下的人情还了。”

    她不跟我们走,我也不好多说,告别之后和唐希快速离开。

    遇到苏珍 , 是我没想到的,她救我们的方式太简单了,我和唐希的门前肯定都有人守着,但是却一个人都没有 , 是苏珍把他们引开了。

    我想不到苏珍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 我和唐希来到了后门,一刻也没有停留。

    我走出了门外 , 回过头看唐希 , 他眼里有几分和我诀别的意味,我心里有些乱 , 喊他 , “唐希 , 快出来,在他们没发现之前,我们先离开这里。”

    唐希看着我,眸色一瞬不瞬,他问,“顾晚,你是怎么知道秦老板不会要我和你的命?”

    我想到了昏迷前,我对他说的话,我愕然的看着他,就听他徐徐开口 , “秦老板身后还有一个人,他要我的命,是吗?”

    我心惊唐希的睿智,他竟然能从我的一句话里知道这个重要的讯息,我看着他的身后,心里害怕极了,“唐希 , 你先出来,之后再查。”

    “我要见那个人。”他眸色清冷,声音非常坚定。

    我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此刻我的脸色是有多苍白,但唐希执意不走 , 某个讯息从我的脑海里冒了出来,我一把抓住他的手,“真正要我的人,也不是秦老板,另有其人是不是?”

    见唐希不说话 , 我的心又开始下沉,我抬头看着他,“秦老板背后的人才知道我的身世是吗?”

    如果是这样,我再等一等,是不是就不算白走这一趟了?

    但唐希不愿意我涉险,他拂开我的手,准备关门 , 我用身体去挡住门缝,“唐希 , 我想知道我的身世 , 也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顾晚 , 有些事情 , 不要强求。”

    所以我就应该一辈子活得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的 身世吗?

    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唐希关在了门外,我不敢喊,怕惊动了秦老板的人 , 心在一点一点的下沉。

    外面很黑,有些暗黄的路灯照在路上,我远离这一栋大院子,不到十几分钟的时候 , 就听到一阵脚步声,秦老板的人追出来了?

    我的心在徘徊着 , 我想再被抓进去,我离我的身世只有一步之遥 , 但等待我的也可能是对方的言而无信 , 而我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之后,又拿什么去继续爱曾煜。

    想到和曾煜分开这么久 , 我加快脚步跑了起来 , 身后的人发现我了 , 紧追不舍。

    “再跑我就开枪了!”

    果然一声枪响,却是朝着我的脚边打的,我尖叫着,身体一软,吓得蹲在了地上,我的心仿佛在悬崖上一般,提到了嗓子眼。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闭上眼睛,等待被重新抓回去 , 而就在这时候,迎面而来几个人。

    我缓缓睁开了眼,就看到一双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男士皮鞋。

    曾煜!

    是曾煜!

    我抬眼,真的是他,像是暗夜的领导者站在我的面前,即使四周再黑 , 我也能清晰的看到他棱角分明的俊脸,只是他的眼神里是我从来没见到过的陌生。

    曾煜一把将我从地上捞了起来,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味道 , 我眼眶一红,眼泪就落了下来。

    我勾住曾煜的脖子,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我以为他会愤怒 , 会对我大吼,但他没有,只是冷漠的将我推开。

    我看着他,这比任何反应都让我感觉到害怕,就好像是陌生人一般 , 我嘴角颤抖着,却说不出来一个字。

    他生气了 , 我知道 , 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严重。

    “曾煜对不起。”

    他漆黑的瞳孔里全是冰寒的光 , “你不需要给我道歉。”

    一句话 , 直接将我打入了地狱,“把顾小姐送去安全的酒店。”

    我的心仿佛是被人撕碎了一般的痛,他说的是‘顾小姐’,这和‘洛小姐’没有任何区别。

    不是去公寓 , 不是浅水湾,而是去酒店,冰冷瞬间侵蚀着我的身体,从脚再蔓延到身体的各处 , 我无法思考 , 无法动弹,窒息的感觉非常强烈 , 曾煜的五官在我的眼前越来越模糊。

    眼泪如同泉涌一般 , 我伸手拉他,手颤抖到抓不住他的衣袖 , 我的声音都是颤抖着的 , “不是你想的那样 , 我和唐希什么也没发生,曾煜,别这样对我……”

    “带走。”

    他冷声命令,我从他那双眼睛里看到了黑暗和嫌恶,他嫌弃我……

    就像当年洛雪和杜恒搞在一起,他以为我背叛他了吗?所以,我和他,从此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是不是?

    艾伦来拉我,“顾小姐。”

    我一把推开他,抬头看着曾煜,“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是清白的?”

    “这一次是清白,下一次呢?我拿什么相信你?”曾煜的声线十分的淡漠 , 像是嘲讽一般。

    我刚想开口,又听他满是嘲弄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床上能让我满意的不止你一个,顾晚,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这句话如同五雷轰顶一般,让我所有的理智和意识都不再了,可我看着他的眉眼 , 仍然是我最爱的曾煜,我仰着头,抹去了眼泪,声音小得只有我和他两个人能听到 , “曾煜,你是在生我气才这样说的对不对?”

    “艾伦,还愣着做什么?”曾煜似乎不愿意多看我一眼,声音冷到了极点。

    艾伦上前,我立马后退一步 , 我看着曾煜,似乎要将他看穿,好半天,我才把心中最想知道的问题问出来,“曾煜……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问出这句话 , 我几乎用尽了全部的情感和力气,我不敢流泪 , 也不顾身后秦老板已经追过来了 , 我就这么看着他 , 不想放过他眼中的任何一点神色。

    没有 , 除了冷漠,还是冷漠,我几乎感觉自己要晕厥过去,我又问了他同样的话 , 问他是不是不要我了。

    曾煜低头看着我,他那双漆黑的瞳孔里像是积累了世界最冰寒的冷,开口却是十分清脆,“是。”

    我只觉得所有的氧气都被抽空了 , 我不是不敢相信 , 而是不愿意相信曾煜会不要我了,他回答的那么肯定 , 那么决绝 , 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明明早上还好好的……我脑海里有许多的记忆袭上心头,全是和曾煜在一起发生过的点点滴滴。

    视线越来越模糊 , 呼吸越来越困难 , 终于 , 整个人晕了过去,晕倒前,我听到秦老板满是玩味的声音响起,“曾老板不要的女人,何不给我玩玩?”

    下一更,七点之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