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7章 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麻雀儿身体都在发抖,看得我心里一阵心疼。

    被犇哥糟蹋之后 , 麻雀儿不再像是之前那么活泼可爱,变得小心翼翼 , 虽说是天上人间里的小姐妹儿 , 但做的也是你情我愿的事 , 被强奸了,还是那种粗暴的方式 ,  任是谁也会心性大变。

    “晚晚姐 , 犇哥没有打算放过我,他一直在我身边出现,我很害怕……”

    说着麻雀儿就哭了起来,白芹在一旁拍着她的后背,“别哭了,我们在这里 , 犇哥就是再厉害 , 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来。”

    是犇哥对麻雀儿还阴魂不散,我心中一跳 , 下意识想到犇哥是秦老板的人 , 我拉着她的手 , “在我这里,别怕 , 这里很安全。”

    麻雀儿点头 , 但她还是时不时的看向门边,像是惊弓之鸟一般。

    她反握住我的手,“晚晚姐,被骚扰本来没关系的 , 我做这一行的 , 最多就是陪一个我讨厌的客人 , 可是犇哥不一样 , 我只要想到那个死去的小姐妹儿是他的手下杀死的 , 又没有证据说是犇哥指使 , 我心里就害怕。”

    我明白 , 看到麻雀儿苍白的脸,我忽然就想到了之前的我 , 那时候只是为了能够活下去 , 所以性情非常安静 , 做一个不争不抢的人,麻雀儿也只是想活下去。

    只是 , 那个死的小姐妹儿,真的只是得罪了犇哥所以才被杀了吗?

    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想明白 , 虽然曾煜给我解释过了 , 但我总觉得有漏洞,我下意识的开口,“麻雀儿,你放心,那犇哥即使再过可恶,但也不会随随便便的要人命。”

    麻雀儿苍白的脸上有了几许安慰,她问我,“真的是这样吗?”

    我说完,心里其实就不确定了,像犇哥这些人 , 草菅人命,死一个人对他来说 , 就像是死一头猪那么简单。

    “本来我和麻雀儿觉得这事过了就过了,但是犇哥却一直跟踪着 , 晚晚 , 你要不把这件事给曾煜说说 , 他肯定有办法让麻雀儿拜托犇哥。”白芹也很担心。

    这件事,真的只有曾煜才有办法 , 我根本没办法帮麻雀儿 , 要不然就是唐希,但是我记得曾煜说过,唐希在抓捕秦老板老窝的时候受了伤,何况,我也没有什么资格去找唐希帮忙。

    犇哥的案子结了 , 即使我给邱浩森说麻雀儿的情况 , 他也是要看证据才出面,我点头 , “等曾煜晚上过来 , 我跟他说一下 , 我会让他帮麻雀儿的。”

    麻雀儿那张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笑容,白芹也握住麻雀儿的手 , 笑着说 , “好了,现在你就别这么害怕了。”

    麻雀儿连连点头,用力抓紧我的手,有些喜极而泣 , “晚晚姐 , 真的是谢谢你了 , 没有你 ,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摇头 , 我的心里也不想麻雀儿会变成那个小姐妹儿那样。

    “对了 , 你要的东西。”白芹把药递给我。

    我立即合着水吃了下去 , 这才放心,白芹在一旁有些滋味莫名 , “要是曾煜知道我给你送这种东西 , 可能我是活不过明天了。”

    我笑了笑 , “你不是曾煜的舅妈嘛,怎么会?”

    “别说这个,就说你 , 明明有机会怀上曾煜的孩子 , 为什么要吃事后药?”白芹问我。

    麻雀儿也很迷茫 , “是啊,晚晚姐,我听燕姐说,女人如果真的想要上位,一个孩子就能解决一切,你怎么会不找机会要曾煜的孩子呢?”

    我何尝不想要呢?看着白芹已经微微蓬起的小肚子,我眼神都变得柔软了好多,抿唇,“我体寒,现在不适合要孩子 , 就算有了,对孩子对我也是危险 , 我不想让曾煜为我担心。”

    我还记得上次在医院里,周良第和叶连硕见我欲言又止的样子 , 我想 , 我可能真的还不是到要孩子的时候。

    白芹听了觉得很可惜 , 但她也非常乐观,鼓励我 , “放心 , 等你养好身体,来年给曾煜生个大胖小子。”

    “那为什么不能是妹妹?”麻雀儿歪着头问。

    我和白芹都笑了起来,麻雀儿有时候就是老打老实的一个人,给人感觉又很可爱,“看缘分吧。”

    然后我又看向白芹的肚子 , 问她,“你呢?现在感觉怎么样?”

    问出这句话后来的几分钟我就后悔了 , 永远不要试图去问一个刚怀孕的女人,她会把她难受的症状说得天花乱坠 , 导致我都有些不敢怀孕了。

    说是又吐又晕又难受 , 吃不下的睡不好。

    一个下午就听白芹抱怨杜恒要她那早怀孕的事 , 但看得出来,她也是很幸福的 , 白芹 , 的确是天上人间出身的女人中,最幸福的一个,她遇到了杜恒。

    而我,何尝又不是那个幸运的呢?

    白芹带着麻雀儿走后,我回忆着麻雀儿的事 , 这件事不能耽搁 , 关系到麻雀儿的生命安全。

    没多久 , 曾煜就回来了 , 抱着我先是一记长长的拥吻 , 像是许久不见想念到了骨子里一般 , 那吻 , 恨不得将我吞入腹中。

    待我气喘呼呼的时候,他才渐渐放开我 , 眸色里染上了一丝浓浓的情欲 , 我心里不得不感叹 , 曾煜在这方面就没有弱过,我到现在还腰酸背痛的 , 他就又从展雄风。

    不对!是一直都是那么威武。

    我推了推他的胸膛 , 柔声说 , “曾煜,我饿了。”

    曾煜听岔了,以为我是想要了,二话不说抱着我就往床上走,低眸勾唇,“晚儿变得饥渴起来了。”

    那肯定的言语让我脸颊都红了起来,我无辜的指着肚子,“我真的饿了。”

    曾煜伸手放在我的小腹上轻轻揉了揉,这一瞬间 , 我的心柔软到有些难受,他这个动作 , 就好像是在摸小腹里的孩子一样,原来 , 我是那么的想要一个孩子。

    我快速敛去神色 , 勾唇笑着说 , “带我出去吃饭嘛。”

    听着我有些撒娇的声线,我清晰的看到曾煜喉头上下滚了一下 , 低头 , 吻我的唇,唇舌相交,空气像是被烧着的火焰,卷起我的软舌,简简单单的就攻破了城池。

    我身体有些发软 , 只能勾着他的脖子 , 曾煜的吻总是那么热情,我的身体起了变化 , 胸口里像是一层棉花 , 软成了水。

    好半天 , 曾煜放开了我,舔了舔我的嘴唇,“想吃什么?”

    看来 , 曾煜还是心疼我的肚子 , 我勾着他,笑着说,“海鲜。”

    “馋猫。”曾煜宠溺的刮了刮我的鼻尖。

    我弯唇笑了起来,换好衣服 , 曾煜就带着我出门了 , 我应该是在这个房间呆了三天 , 的确是闷到不行 , 这出来后 , 感觉好了许多。

    曾煜带着我来到一家非常高级的餐厅 , 一看就是海鲜特新鲜。

    我跟着曾煜到了包间 , 没想到,叶连硕和周良第也在。

    “晚晚 , 好久不见。”周良第笑着跟我招呼。

    叶连硕看向周良第 , “这是有了自己的爱巢 , 是不爱抛头露面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曾煜拉着我坐了下来 , 周良第就将菜单递给我 , “随便点 , 曾煜请客,有的是钱,不用替他节约。”

    我不是要给曾煜节约,我只点了我爱吃的,见叶连硕之前有点一些,也就够了。

    “晚晚,你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我点头,“没事,额头上的伤口也好了。”

    “对了,今晚曾煜只能看着我们吃。”叶连硕笑着说。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曾煜 , 才又听叶连硕说,“曾煜他对海鲜过敏。”

    我微微一怔 , 那还来吃海鲜,“那你总不可能不吃东西吧?”

    “你多吃点,替我吃 , 你吃饱了 , 我才有吃的。”曾煜低着头 , 在我耳边轻轻说着。

    那低哑的声线暧昧极了,我瞬间就脸红了 , 推了曾煜一把。

    “这哪里是吃饭 , 这简直是虐狗。”叶连硕不乐意的说着,但声音里全是高兴。

    “海鲜大餐还封不住你的嘴吗?”曾煜慢条斯理的看向叶连硕。

    叶连硕摆摆手,“看来,你今晚得大废血本了。”

    周良第也点了点头,冷不丁的来一句 , “能打包吗?我妻子也喜欢吃海鲜。”

    “当然。”

    看来 , 这两人今晚是铁了心的要宰曾煜,不过也只是开玩笑说说 , 曾煜那么有钱的人 , 根本不在乎。

    “对了 , 那天那个合同,王法务带回去了吗?”看到叶连硕我想到了这件事。

    叶连硕点头 , “我去收回来的 , 晚晚,你下一次可别再做这样的事,你不知道,你一出事 , 我小命差点就没了。”

    我大概想得到曾煜对叶连硕的情况 , 有些抱歉的笑了笑 , “以后不会了。”

    “过了就好了 , 这件事翻篇。”周良第开口。

    我点头 , 下意识的看向曾煜 , 即使这件事过了 , 突然提起,曾煜还是很不开心 , 好在这时候食物被服务员端了上来。

    我先喝了点海鲜粥 , 忽然想念琴妈做海鲜的味道 , 我=看向曾煜,抿了抿唇 , 问他 , “曾煜,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话落 , 叶连硕和周良第都看向曾煜。

    我又开口,有些可怜兮兮的说,“我想家了。”

    媳妇们,等我身体好了就恢复时间更新,稍安勿躁,第二更尽量在十一点三十,实在对不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