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7章 要你帮我洗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一怔,呼吸也变得轻柔起来,我没想到曾煜会这么说,脸颊也慢慢的烫了起来,我还没憧憬过我和曾煜修成正果的那一天。

    有想过,但是又害怕去想 , 因为期待有多大,到最后失落就会有多大。

    我对曾煜的感情,深并卑微着,我不敢奢求。

    但曾煜似乎不是故意的一句话 , 却让我这一刻平静的心,起了一层一层的涟漪。

    “手疼吗?”曾煜问我,嗓音仍旧低哑着,十分的好听。

    我摇头 , “没有痛。”

    其实手臂还是疼着的,更因为这种疼痛,才让我深刻的感觉到,这一刻是真实的。

    但又好像只是我的幻听,或者 , 曾煜也只是那么随口的一说。

    “之后尽量不出去,有什么想吃的 , 我给你买回来。”曾煜这才又叮嘱我。

    我怔了怔看他,“为什么?”

    但隐隐约约感觉到 , 应该是和这一次的袭击有关系 , 是曾贤,还是秦老板?

    应该都不是 , 毕竟,对方是对着白芹开枪。

    我神色一紧,我之前不敢问曾煜,但现在,如果真的是对着白芹开枪……

    “曾煜 , 你知道是谁和杜恒有仇吗?”我第一个想到的可能是杜恒的仇家,毕竟,能对着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开枪,只能说 , 那个人对杜恒是有多大的仇恨。

    曾煜低着头看我 , 薄唇抿成一条刚毅的直线,半响 , 才动唇,“为什么不会以为是白芹的仇家?”

    我怔了怔 , 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不会是白芹 , 她在‘天上人间’坐台的时候 , 的确是得罪过一些人 , 但都不至于是要她性命的大仇,我只能想到是杜恒的关系。”

    但是杜恒的社会关系其实很简单,除了曾煜这个人没有太多人知道的侄子之外,都是金融界的一些朋友,实在想不到,谁和他有仇。

    等等……

    如果说,是白芹的仇人,那会不会是洛雪?

    她带着孩子来到杜恒的生日宴会上,这是其一,而现在回想起来 , 子弹过来的方向,真的是洛雪那一方。

    我的心忽然有种从未有过的震撼,真的会是洛雪吗?

    但洛雪更仇恨的应该是我吧,毕竟,她那么深爱着曾煜。

    曾煜见我蹙着眉头想来想去的,他又像是刚才那样把我按在他的怀里,声线温和 , 安抚着我,“别想了,这和我们没有关心。”

    我感受到曾煜粗厚的大掌,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擦着我的后背 , 但我的心因为刚才的想法无法平静下来。

    “曾煜,你真的不知道,会是谁对着白芹开枪吗?”我心里很不安,却又带着试探性的口吻去问曾煜。

    “不知道。”他回答 , 声音冷了一下,似乎是因为我的较真而不高兴。

    我没有说话了,但心情却有些郁闷,我不知道是不是洛雪,但总感觉曾煜是知道谁对着白芹开枪 , 而他不告诉我,不知道是不想让我卷入没必要的纠纷里 , 还是他有意袒护开枪者。

    会是洛雪吗?

    【最新完整版】  

    ↘免费↙     

    ↘首发↙      

    ↘追↙

    ↘书↙

    ↘帮↙

    我的心越来越不安。

    其实 , 我怀疑洛雪 , 不是没有理由 , 她虽然深爱曾煜,对杜恒没有一点的感情。

    但是,女人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不愿意成为被抛弃的那一方。

    这些年来 , 洛雪和杜恒各自在外面玩自己的,却还是把孩子带大了,而现在,因为白芹的出现 , 洛雪那么高傲的女人却成了被抛弃的那一方。

    所以……她因为自尊心而选择刺杀白芹 , 所以才会在杜恒的生日宴会上,这样以来 , 杜恒这一辈子才会痛苦。

    只是,失手了……

    这般想着 , 我的心一点一点的下沉,如果真的是洛雪 , 那她这个人的心机就太深了。

    对杜恒虽然是不争不抢 , 即使我们一起在外面旅游遇到洛雪 , 她都是很从容的对自己‘男朋友’介绍杜恒和白芹,但她实则是一个霸道专横的女人,不允许自己的男人被别人染指,即使不爱。

    “到了,老板。”艾伦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

    我这才发现,曾煜闭着眼像是睡着了,艾伦喊他的时候,他才睁开眼。

    我还能清晰的看到曾煜眼眶里的血丝,有些心疼的喊他 , “一会儿回去就休息吧。”

    曾煜点头,先下车,又绕过车尾来到我的旁边,一把将我打横抱起来。

    我心疼他,立即开口,“放我下来 , 我自己能走。”

    “我喜欢抱着你,何况你的脚还没好。”曾煜无比霸道的勾唇。

    他将我抱起来的时候,我的心又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我想到之前的想法 , 但愿是我想多了,对白芹下手的那个人不会是洛雪。

    毕竟,都是女人,我不想把对方想得那么坏。

    到家之后 , 曾煜直接带着我来到了浴室,我脸瞬间红了起来,“那个……我可以自己洗。”

    “你脚有伤,手有伤,确定自己洗吗?”曾煜勾唇 , 眼底的光芒非常炙热,故意反问我。

    脚其实我觉得没多大关系 , 只是手……毕竟还用绷带吊着的 , 实在是不好动。

    见我不说话 , 曾煜站了起来,“既然不用我……”

    “要……要你帮我洗澡。”我立即打断他 , 有些心慌。

    这个男人,攻于心计,每一次不逼着我,都能让我就范 , 而我偏偏又无法拒绝他。

    曾煜微微勾唇,似乎是满意我的表现。

    暖色的灯光下,我抬头望着他,就看到了他勾唇的瞬间 , 像是一朵正在绽放的烟花 , 美而艳丽,虽然只是一瞬间 , 却让我记得很久很久。

    那心中的暖意 , 久久都挥之不去。

    我想到叶连硕评价的他,‘他就是往那一站 , 定然是万丈光芒。’

    一颗心猛然的动了起来 , 叶连硕说得不错 , 曾煜站在我的面前,只是一个勾唇,就夺走了我半个魂魄。

    “看够了吗?”

    曾煜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我立即收回视线,被抓包之后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曾煜只是一笑,并没有继续逗弄我,他将浴缸里放满水,让我摸了一下温度合适,这才小心翼翼的替我脱裙子。

    虽然我和曾煜已经坦诚相待了无数次 , 但是,当我裸着身体在衣冠整洁的他面前,还是羞红了脸。

    我轻轻抬眼看他,感觉他炙热的目光也在我的身体上游走,脸颊越老越烫,看到他性感的喉头上下动了动时 , 我身体起了丝丝的变化。

    曾煜将我抱起来放在浴缸里,把我受伤的双腿托起放在不沾水的地方的时候,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小心。

    和曾煜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就越来越觉得他很贴心。

    当他修长的手指落在我的身体上 , 我忍不住的一个颤粟,红着脸说,“其实我右手是可以动的。”

    “不喜欢,嗯?”他低着眉眼 , 嗓音像是从喉咙里溢出,性感得魅惑。

    只是,这个问题我怎么回答……

    见我不说话,曾煜没有继续逗我。

    曾煜每次给我洗澡,都很正经,不会对我有其他想法 , 慢慢的,我也放松了起来。

    我忽然明白 , 为什么在古代 , 达官贵人沐浴的时候都有人伺候着 , 其实 , 躺在浴缸里,有人替自己洗,这种感觉真的蛮舒服的。

    当曾煜将我从浴缸里抱起来,我还有些意犹未尽。

    “先睡。”曾煜将我放在床上 , 又替我盖好被子。

    我脸颊微红,看向他,眸光非常大胆,“那你呢?”

    “洗了澡就过来。”曾煜回答我,见我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模样 , 他捏了捏我的脸 , “晚儿越来越粘我。”

    有吗?

    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在我额头上印上一个吻就去往浴室。

    没有曾煜在身边 , 我感觉很缺乏安全感 , 不得不说,我越来越习惯两个人的生活 , 这也就意味着 , 我越来越离不开曾煜。

    闭上眼睛 , 又鬼使神差的想起曾煜在车上将我搂进怀里说的那句话。

    女主人是等于曾夫人的意思吗?

    一颗心,再一次像是小鹿乱撞一般,那种期待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可能是身体有些虚弱的原因,眼皮越来越沉,脑袋昏昏沉沉的进入半睡眠状态。

    没多久,我感觉床微微塌陷,随后,有人将我抱进了他的怀里,将我整个人都圈了起来。

    那熟悉的味道在我鼻息之间来回晃漾着 , 缓缓的,我睡得很沉,很沉。

    我进入了梦乡,我梦见了慈祥的外婆。

    在我们以前家外面的大树下,外婆仰坐在靠椅上,正在晒太阳 , 每天,她都是如此等我放学。

    我每天会给外婆端一杯茶,陪她在大树下坐很久。

    “外婆,我喜欢上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孩。”

    外婆笑着说 , 小孩子的爱,都是过家家。

    再后来,我又陪着外婆坐着聊天,只是外婆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 她说起话来,也很虚弱。

    外婆摸着我的头,满是慈祥的问我,“清儿,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家人。”

    “外婆就是我的家人 , 我只要外婆。”

    “清儿,人都会生老病死 , 外婆也会在某一天离开。”

    我哭着说外婆会陪着我一辈子 , 后来 , 外婆又问我 , “外婆如果不在了,你想去哪儿?”

    “上海,但我也要带着外婆一起去上海。”我哭着摇头,又有些胡搅蛮缠的拉着外婆说。

    外婆听了之后并没有高兴,反而是剧烈的咳了起来 , 我怎么抚摸她的胸口她都停不下来。

    之后我听她说,“无论去哪里都好,清儿,千万不要去上海。”

    更新完毕,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