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8章 曾煜,我是不是要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无论去哪里都好,千万不要去上海……

    这句话在我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我看着外婆的脸越来越模糊,但她的声音落在我的耳朵里却十分的响亮。

    千万不要去上海……

    我猛地的睁开双眼,胸口还是那种莫名的疑惑,外婆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回荡在我的耳边。

    这不是梦,这是以前发生过的一件事。

    我眯了眯眼 , 再去回忆,但回忆里却是一片模糊,只记住了外婆说的这句话。

    为什么外婆不要我来上海呢?

    我想不明白,是因为 , 外婆一直觉得上海这个城市太过繁华,一个女人,在这里根本站不稳脚跟吗?

    我想,外婆的确是这个意思。

    而我来上海的这些年,也的确是过得很辛苦 , 走到了这个城市的最底层,一直都无法翻身。

    我忽然觉得有些累,或许是做梦的原因,有些精疲力尽的感觉。

    “醒了?”

    曾煜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带着早晨的温暖 , 磁性得让人心动。

    我侧过头就看到他那张轮廓深邃的俊颜,我抿了抿唇 , 刚刚才醒来时的那种疑惑已经消散了 , 换成了一种甜蜜。

    曾经 , 我一直幻想着 , 第二天清晨起来,我睁开眼就能看到的那个人是谁。

    当他现在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才觉得,无法再容纳第二个人。

    “你什么时候醒的?”我问曾煜。

    “在你醒之前。”曾煜抿唇。

    我又回想到了那个梦 , 如果是这样,我有没有说什么梦话?

    曾煜见我沉默着,将我抱在怀里,下巴抵在我的额头上,我能感觉到属于他的气息将我包围 , 慢慢的 , 一颗心变得平静起来。

    似乎,在这个世界上 , 只有曾煜和我。

    “是想以前的家吗?”

    忽然 , 曾煜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微微怔了怔 , 咬唇,“你听到了?”

    “嗯 , 听你再喊你‘外婆’”曾煜点头。

    他的嗓音非常的醇厚 , 像是小溪流水一般,又能轻易的抚平我那颗不安的心。

    我的确很久没见过外婆了,我很想她,自从来到上海,我就很少去见外婆,这或许和我的自尊心在做斗争着。

    外婆历来安安静静的,就是年轻的时候,我都能想象到外婆是一个很温柔的家庭主妇,她一直以来都看不起卖身求荣的人。

    而我 , 在上海经历了那么多,也成了外婆讨厌的人。

    我不敢去见她,不是我不想念她,而是,没脸去见他,怕她老人家在天之灵知道了心里会难受。

    “想回去吗?”曾煜又问我 , 同时握住了我的手,让我感觉十分的温暖。

    我心微微一动,抬眼看他,“可以吗?”

    我和曾煜对视着,从他那双漆黑的瞳孔里看出点点宠溺的笑容 , 随后就又听他说,“之前问过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那时候我没想到外婆,但现在做了这个梦 , 我是想回去看看,于是点头,“那我想回去杭州。”

    “我让艾伦买票。”

    我立即扑进了曾煜的怀里,在我扑进他怀里的时候,曾煜还在担心我的手 , 轻轻托着我的手。

    因为这些细节,我心里全是感动 , 我一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 这一生才能遇到曾煜这么好的男人 , 爱我 , 宠我,疼我……

    “谢谢你,曾煜。”我发自内心的感谢。

    我看不清曾煜的神色,但我大概能想到他微微勾起唇的样子。

    好一会儿,曾煜才轻轻的将我从他怀里推开 , “好了,起来吃早餐。”

    我立即点头,“嗯。”

    因为左手不能动,穿衣服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就非常的困难 , 我看向曾煜 , 或许以前当兵的原因,他已经迅速的穿好 , 白色的衬衣将他那张脸衬托得更加丰神俊朗 , 薄而有力的唇轻抿成一条直线。

    曾煜就是往那一站,没有任何动作和表情 , 也能让我心跳加速 , 我大概没有见过比曾煜还妖艳又高贵的男人。

    曾煜看向我 , 见我拿着衣服还没动静,他向我靠近,接过我手中的衣服。

    我有些羞涩,但曾煜似乎非常享受给我穿衣服的过程,他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划过我的肌肤,我身体都会不受控制的颤粟着。

    我发誓,如果我没有受伤,一定不让他给我穿衣服。

    那哪里是在给我穿衣服,分明就是在调情 , 摩擦着我的腰,再到后背,扣上内衣的时候,他的手还来到了我的事业线,性感的唇微勾,“好像长大了些。”

    简直羞得无地自容 , 红着脸一句话也不敢说,直到曾煜给我穿好所有衣服。

    我下床,逃也似得去了洗手间洗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 脸颊像是煮红了的虾子一般,呼吸也有些急促。

    闭上眼睛,脑海里还是曾煜抚摸我身体的画面,羞耻又兴奋着 , 我对曾煜,似乎越来越没有自控力。

    等我出来后,曾煜已经收拾好一切,连早餐都在桌子上了。

    “你是什么时候起来准备早餐的?”我有些疑惑。

    “是艾伦买来的。”曾煜如是回答,又补充 , “都是大酒店买来的,先把燕窝喝了。”

    我乖乖的坐了下来 , 按照他的吩咐将燕窝喝了下去 , 据说这是很好的补品。

    吃饭的时候 , 曾煜一下又一下的给我夹菜 , 还说我身体不好,这一次又流失了那么多的鲜血,需要多吃点,才能补回来。

    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甜蜜 , 被人照顾的感觉,竟然是这么的美妙。

    饭后,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忽然小腹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 额头上溢出了细密的汗珠。

    “晚儿?”曾煜在厨房叫我 , 好像在给我说什么。

    我一个字都听不到,那种痛几乎是要了我的命 , 缓缓的 , 我感觉双腿之间有些湿润。

    “晚儿?”曾煜又叫我。

    我痛到不能说话,我怕弄脏的沙发 , 刚站起来 , 因为疼痛无法正常的站立 , 猛地一下摔倒在地上。

    曾煜终于发现不对劲,从厨房出来就见我倒在地上身体发抖。

    “晚儿,你怎么了?”

    我捂着肚子,“洗手间……曾煜,带我去洗手间……”

    曾煜一把将我打横抱了起来,小腹的疼痛几乎让我感觉差点昏迷过去。

    来到洗手间,我就蹲了下来,如果不是曾煜拉着我,我可能会一屁股坐下去。

    曾煜见我痛苦得不成人形,他立即打通周良第的电话,狂躁的吼道 , “顾晚她肚子痛,赶紧给我滚过来。”

    挂断电话之后,曾煜询问我情况。

    我低头,被吓了一跳,是血崩了吗?全是鲜血,不停的往外放 , 这和来姨妈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前面几次,我来月经也把曾煜吓坏了,但之前只是痛,没有今天这么严重,这完全不能说是普通大姨妈……

    “说话 , 回答我。”曾煜也吓蒙了。

    我虚弱的抬头,“曾煜,我是不是……要死了……”流血到死……

    这种情况已经完全无法在家了,曾煜一把将我打横抱起,不管那肮脏的鲜血落在他身上各处。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昏沉了 , 像是处于晕血的状态,但每次姨妈来了,我都不会有那么强大的反应……难道,这不是姨妈?

    我到底怎么了?

    心里无数个问号,最后,在曾煜启动车子的时候 , 我完全没有了任何力气。

    曾煜侧过头就见我上下眼皮在打架,他有些慌乱 , 那种慌乱似乎是我在西藏替他挡子弹的时候才有的 , 那是第一次 , 这是第二次。

    “顾晚不准睡。”

    我听得到他的声音 , 但我没办法控制自己,太痛了,那种痛从小腹开始蔓延到全身,几乎是凌迟一般。

    “晚儿听话 , 不要睡。”曾煜又在我旁边诱哄着我。

    我呼吸越来越虚弱,泪水也落了下来,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忽然就痛了起来 , 那么夸张的流血。

    “晚儿 , 别睡。”曾煜又喊我。

    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来 , 感觉车停了 , 曾煜再一把将我抱起来,我动了动眼皮 , 看到周边的人见我们都是异样目光。

    “晚儿 , 到医院了 , 马上就好了,别睡。”曾煜又喊我。

    “曾煜……”我喊他,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或许是太过虚弱,我说不出来一个字。

    “别说话,晚儿,别睡过去,听到吗?”曾煜的声音急躁又带着温和 , 他怕吓到我。

    我点头,一直多灾多难,但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我想这一次也能够平平安安,但是,我又怕 , 我怕万一我得了什么大病,我怕我昏迷过去,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曾煜。

    所以我想把他的眉眼都记在心里。我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要睡,睡着后就见不到曾煜了 , 只是,我的意识根本无法和身体虚弱的程度作斗争。

    渐渐的,我只看到曾煜的嘴唇在动,听不到他说什么 , 身体也越来越轻飘。

    当曾煜将我送到别人的手上,那一瞬间,我终于没办法再控制自己的神经,眼皮越来越沉,我听到曾煜和医生们的声音在耳边嗡嗡作响 , 却听不到他们说的什么。

    两行泪从我的双眼落下,曾煜 , 我爱你 , 三生太长 , 可这一生,又太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