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9章 三十岁的男人走下坡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又梦见外婆了,这一次,外婆仍然是满目慈祥的看着我。

    我听班上同学说她们的外婆都会在每个晚上吃过晚饭和外公去散步,可我的外婆这一生都只守着我。

    所以,那天放学,同样在大树下 , 我拉着外婆的手问她,“外婆,为什么我没有外公呢?”

    外婆说,她年轻的时候,就没有遇到让她想嫁的男人 , 更何况现在已经老了,也就没有那个心思,有我就够了。

    “那以后我当别人外婆了,那另一个我是不是也可以不用有外公?”我歪着头问外婆。

    外婆笑着说我 , “傻姑娘,如果你没有另一半,将来又怎么会有女儿?没有女儿,怎么能当成外婆呢?”

    我歪着头想了半天,我才明白过来外婆的意思,羞红了小脸 , 但羞羞之后,又反应过来一件事 , “那我没有外公,我是从哪里来的呢?”

    外婆看了我良久 , 拿出一颗柠檬糖给我 , 我笑着笑着 , 就忘记了。

    那时候太小,不明白外婆的意思,现在才明白过来,外婆不愿意让年纪很小的我知道 , 她不是我亲外婆。

    我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外婆朝着我微笑的样子,我很想念外婆。

    我呢喃着,“外婆,是你接我了吗?”

    “晚儿。”

    忽然,我又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 低低的 , 沉沉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里。

    我是顾晚 , 我在上海生活着 , 我爱的是曾煜。

    无数个和曾煜相处的画面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想去抓 , 却无法动弹。

    我看到曾煜对着我笑 , 对着我发怒 , 一颗心忽然变得疼痛起来。

    “晚儿。”

    眼皮越来越重,我想抓住外婆,也想抓住曾煜。

    渐渐的,外婆慈祥的容貌在我脑海里越来越模糊,而曾煜那喜怒无常的俊脸越来越清晰。

    “曾煜……”我呢喃着喊曾煜的名字。

    “她醒了,良第。”

    是曾煜的声音,慢慢的,我睁开了双眼,意识清醒过来 , 第一个感觉就是痛,全身上下都痛,我蹙起了眉,鼻息之间全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曾煜。”我感觉非常的无助,我只能喊曾煜的名字。

    曾煜握住我的手,放在他的唇边 , 我清晰的感觉到他薄唇吐出来的热气,那么的炙热,炙热到我惊喜的发现,我没有死。

    “曾煜。”我又喊他 , 声音带着些哭腔。

    “我在。”曾煜亲吻了我的指尖,又补充道,“晚儿别怕,我在。”

    眼泪瞬间决堤了 , 心中有一团气,在身体的各处穿梭着,最后来到心脏,像是中毒了一样,胸口生疼 , 喉咙像是被人扼住,呼吸都困难 , 我哭了起来 , 惶恐不安的说 , “我梦见外婆了 , 曾煜,我以为我要死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曾煜……”

    “外婆一定是要你好好活下去。”曾煜亲吻着我的手背,轻声安抚着我。

    我真的很害怕,想念和痛苦的滋味传递我身体的四肢百骸 , 我想拥抱曾煜,却没有任何力气。

    “别担心,已经没事了。”这时候,周良第也微微叹息了。

    这一句没事了 , 对我来说 , 似乎也是良药,我停止了哭 , 尽量去忍痛。

    “那她为什么还痛?”曾煜似乎是从我发白的脸色看出来我还痛着。

    周良第解释 , “因为在西藏流产导致顾晚子宫内膜厚,上一次来月经只是很痛 , 中间没有好好保养 , 这一次才造成经期血崩 , 不痛还不正常了。”

    周良第见曾煜脸色很不好,又说,“之前就给你说过,之后经期会痛,是不是又不节制了?”

    本来还痛着的我,因为周良第的质问,都感觉脸颊在发烫。

    听周良第这么说,和上一次流产有关系,而我和曾煜在这方面似乎没怎么节制。

    见我和曾煜都沉默着不说话,周良第又凉凉的说道 , “三十岁满了吧,男人三十岁后基本就走下坡路,不节制些,别到时候不举,晚晚就得守活寡了。”

    我听着,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 曾煜脸色也不太好看。

    他看向周良第,良久才又开口问他,“是这方面造成的吗?”

    周良第点头,一副‘好自为之,自己看着办’ 的表情 , 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次经期大出血,避免晚晚得妇科病 , 到下一月的经期完毕,才能同房。”

    我以为曾煜会很不舒服,毕竟之前医生警告他和我都没当一回事。

    “嗯。”曾煜紧紧握住我的手点头,又看向周良第,“需要怎么保养?”

    “辛辣凉寒性食物别吃,会有医生替晚晚开药 , 按照说明书上服用,先调养一个月。”周良第回答。

    曾煜沉默着 , 我知道他把周良第说的都记在了心里。

    “那我先去看看药开好了没。”周良第说。

    我目送着周良第离开 , 见曾煜疲惫的面容 , 心里很不是滋味 , 我反握住他的手,“我没事。”

    曾煜看着我,“是我一意孤行让你受苦,还痛吗?”

    我本来是痛着的,但看到曾煜疲惫又自责 , 我哪里敢点头,我摇了摇头,笑着说,“不痛了 , 连周良第都说我 没事了 , 你不用担心。”

    曾煜却还是很心疼我,“刚刚如果一直止不住你的血 , 可能……没事就好。”

    他说到一半又停止了 , 随后给我一个温暖的笑容。

    但我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刚才 , 差一点我就死了 , 我没想到会对我自己有那么大的伤害。

    看着曾煜不开心的样子 , 我也很难过,这也更坚持了我的想法,暂时不能要孩子。

    周良第不说明,但我隐隐约约能察觉,我现在的身体也不能要孩子。

    经期大出血,我虽然以前没有过,但是都听说过,那身体是有多差,只是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这么想着 , 我就越来越怀念之前那个阴差阳错被流掉的孩子,是真的很可惜。

    我下意识的将手放在小腹上轻轻摩擦着,我真的很期待这里面孕育一条小生命,但这对我来说,似乎又是那么的遥遥无期。

    曾煜以为我还很痛,他将手覆盖在我的小腹上,“还痛是不是?”

    “没之前那么痛了。”我摇头 , 心里很温暖,这样,就好像小腹里真的有一个小生命,曾煜也在感受。

    我忽然勾唇笑了 , 曾煜看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笑,但他似乎也因为我这个笑容心情变得愉悦了很多。

    周良第再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包药,“这些药要按时吃 , 一个月经期完毕之后再来医院看看。”

    “嗯。”曾煜点头。

    感觉这一次又麻烦周良第了,我还记得周良第的妻子还在生病中,又为了我的事情忙前忙后。

    “良第,嫂子身体怎么样了?”我开口问。

    曾煜也看向我,周良第笑了笑 , “没事,不严重。”

    我心中微微疼了一下 , 想到周良第妻子的双腿……微微伤神 , “本来说等我出院了就来看嫂子 , 只是没想到又发生这样的事情。”

    “没关系 , 你现在也需要静静的修养,身体最重要,你也需要好好修养。”

    曾煜起身,拍了拍周良第的肩 , “你先回去,一会儿我带着顾晚出院。”

    “好。”

    我知道,曾煜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心中对周良第也有感激 , 一切竟在不言中。

    周良第走后 , 曾煜才说,“再睡一会儿吗?不那么痛了 , 我再带你回家。”

    我的确是没办法起身走路 , 实在太痛了,点了点头 , 但又不想一个人 , 我牵了牵曾煜的袖子 , “曾煜,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

    曾煜低眸看着我,“我怕压着你。”

    我摇了摇头,抱着他的手撒娇道,“可是我想你抱着我睡嘛,我一个人冷,暖一暖,就不会那么痛了。”

    曾煜听我这么说,脱了鞋子就上床了 , 轻轻将我抱在怀里,又将手放在我的小腹上来回摩擦着,“晚儿。”

    “嗯?”我回答他,忽然觉得他这一声称呼非常深情。

    “知道会对你身体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我宁愿一年都不碰你。”曾煜嗓音低低,声音满是磁性。

    我知道 , 曾煜是心疼我,但是,床第欢爱之事都是你情我愿,我也没有从中愉快过 , 如果因为我的身体,让我和曾煜每次在做爱的时候都有心理阴影,那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不幸福。

    我回抱着他 , 头在他的脖颈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柔和,“曾煜,这只是暂时的,我身体会好 , 你别自责,再说 , 每一次的欢爱 , 我并不觉得痛苦。”

    我说的是真实话 , 但曾煜的身体却有了变化 , 我清晰感觉到他身体的某一处硬了起来,我脸颊一烫。

    可能是我想多了,曾煜那方面永远和别人不一样,越做越勇 , 哪里会有什么心理阴影。

    “不是痛苦,那是什么?”他轻咬我的耳垂,低声。

    我只觉得身体一阵颤粟,似乎没有那么疼痛了 , 我将头埋得更深,“舒服……”

    “晚儿 , 那我等你一个月。”曾煜又低声开口,嗓音十分暗哑。

    瞬间 , 我的心就炸开了 , 我似乎忽略了面前这个男人,他可是曾煜啊!

    更新完毕,身体不舒服 , 写得慢,晚了一会儿见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