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2章 抱着我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问完之后,我的心在快速的跳动着,我勾住他的脖子也很用力,等待着他回答。

    “一生一世一顾晚,晚儿,听明白了吗?”曾煜低着嗓音问我。

    我重重的点头 , 视线渐渐的模糊起来,我看不清曾煜的五官,我立即腾出一只手抹了一把眼泪,才又将他看得真真切切。

    他又吻了我的额头 , 摩擦着没有立即离开,热气喷洒在我的额头上,我的呼吸也变得更轻柔,又听他说 , “怎么总是那么爱哭,别哭,晚儿。”

    “嗯,不哭了,没有哭 , 我只是很开心。”我破涕而笑,声音全是喜悦。

    曾煜将我放在床上 , 握住我的手 , 他大手指的指腹轻轻摩擦着我的手背 , “晚儿 , 我对你的感情不允许你有任何质疑,就像我一直相信你对我的心,明白吗?”

    我点头,即使之前有很多的害怕和卑微,但这一刻 , 心情已经变得开朗起来,有些放松。

    “曾煜,你知道吗,像我们做这行的 , 一旦踏入 , 就没想过有一天会找到一个自己爱也爱自己的男人过一生,我很多时候 , 都觉得我与你相遇 , 只是一个美好的梦,终有一天 , 会醒来。”

    或许是这一刻 , 我对曾煜的感情又上升了一个程度 , 我嗓音里透着许多的惆怅,像是喝醉了一般找一个人诉说心里话。

    曾煜就坐在我的身边,他没有说话,就只是当一个倾听者。

    我第一次觉得,我和曾煜的相处可以有更多温馨的时刻,我又说,“因为吴磊,导致我在爱情里一直都是一个卑微的人,以前我对你的质疑 , 并不是我不够爱你,只是我怕被抛弃,曾煜,你应该懂我的。”

    曾煜点头,伸出手擦了擦我眼角的泪水,“想说什么 , 就都说出来。”

    我握住他的手,声音微微颤抖着,“我不怕伤害,但我怕突然的离开 , 今天你在车上问我的问题,我一直都堵在心里,曾煜,你爱我正如我爱你 , 能不能不要把任何心事都装在心里,我是你的女人,我有权利替你分担。”

    曾煜像是料到我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炙热的眸子里有些许无奈,“我做的 , 和你想的,看的都不一样 , 顾晚 , 不要胡思乱想。”

    我看着曾煜 , 我总觉得 , 我应该相信他的,但是一想到在车上他看我的眼神,我心里就有些发慌。

    我不追问这件事,我知道只要曾煜不愿意开口 , 我就是用刀逼着他,他也不会多说一个字,我握住他的手,“那你也答应我 , 别无缘无故的丢下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和他说 , 但这个时候,思绪似乎不再是我自己的 , 就这么说出来了。

    “好。”曾煜点头。

    看着曾煜那深邃清俊的五官 , 我的心安稳了许多,那种患得患失的害怕渐渐消散了 , 我握住曾煜的手 , 有些撒娇的味道 , “抱着我睡,曾煜。”

    曾煜替我盖好被子,他弄干了头发就过来,让我先睡,一个吻又落在我的额头上。

    我点头,看着曾煜的后背,一颗心都在荡漾着,被曾煜捧在手掌心上呵护着,我想 , 我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曾煜过来抱着我的时候,属于他的气息将我掩盖着,我安心了许多。

    “晚儿。”曾煜喊我。

    “嗯。”我轻轻应了他一声。

    随后,我听他说,“票已经买好了,明天陪你回去看外婆。”

    我点头 , 笑了起来,“嗯。”

    随后曾煜没了声音,就这么抱着我,或许是太累了 , 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足够让他疲惫。

    为了以一个很好的状态去见外婆,我也闭上眼,希望能快点到明天。

    这个晚上,或许是和曾煜说了许多的心里话 , 没有了之前那么压抑,我睡得很安稳,也没再梦到一些让我难受的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懒懒的撑了个懒腰,小腹仍旧是痛着的 , 但已经和正常通经没什么区别。

    曾煜已经不在身边,他每天似乎都比我要起得早很多。

    我洗簌之后开门就看到坐在客厅的曾煜 , 似乎在处理一些公事 , 电话是打给叶连硕的。

    挂断之后才看向我 , “过来。”

    他的声音明明很正常 , 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格外的蛊惑,我向他走了过去,曾煜拉着我让我坐在他的身边,“吃了早饭就出发。”

    我点头 , 昨晚我忘记问今天去的时间了,我必须得回去天上人间拿一样东西去见外婆。

    “我要去一趟天上人间拿东西再走,时间来得及吗?”我问曾煜。

    曾煜眯了眯眸看着我,“什么东西一定要现在去拿?”

    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说,于是换了个方式 , “是我外婆留给我的 , 我这么多年没回去看她,现在去 , 就想把她给我留下的东西带回去。”

    曾煜看着我 , 一瞬不瞬,我一味他会怀疑我说的话 , 没想到他点头答应了。

    饭后 , 曾煜就送我去天上人间 , 这里是我以前工作的地方,对我来说,既亲近,又陌生着。

    亲近,是因为这里对我来说是我的家,有白芹,有燕姐,而陌生,陌生是那个体贴又对我很好的燕姐 , 她其实就是七年前把我和白芹推向深渊的女人。

    犹豫了很久,我走了进去,麻雀儿一眼就看到我了,笑着朝我走过来,“晚晚姐,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 白芹姐刚好也在,你们是约定好了的吗?”

    听到白芹这个名字,我下意识的蹙了蹙眉,不是我不待见她,而是 , 我不知道要怎么和她相处。

    “我回来拿个东西就走。”我对麻雀儿说。

    麻雀儿有些疑惑的看着我,“白芹姐看上去有心事,怎么晚晚姐也是愁眉苦脸的?”

    我笑着摇头,“我没事。”

    东西放在燕姐那里,一直以来 , 那被烧到一半的黑手套交给燕姐保管是最好的。

    我刚转角走过去就看到燕姐了,她脸色很苍白,看上去像是没什么精神,我咬了咬唇,还是喊了她一声 , “燕姐。”

    “真好,你们都回来了。”燕姐苦涩的笑了笑 , 说话的时候也有些迷茫。http://m.zhuishubang.com/

    这时候白芹也走了出来 , 看到我 , 她除了歉疚就是尴尬 , 这个时候,我的心哪怕是破涛汹涌,面上也非常的平静,“燕姐,还记得我之前让你替我保管的东西吗?”

    燕姐似乎想到我是来拿属于我的东西 , 她笑得很牵强,“你等一下,我这就去拿。”

    燕姐看了一眼麻雀儿,“东西放得有点高 , 我一把老骨头不好爬楼梯 , 麻雀儿你随我一起过来。”

    麻雀儿也感觉到了不对,她点头就跟着燕姐离开。

    瞬间 , 屋子里就剩下我和白芹二人 , 我沉默着不知道怎么说第一句话,是白芹先开口 , 她笑得有些勉强,“晚晚也回来拿东西吗?”

    我点了点头 , 听话听重点 , 我注意到她说的‘也’字,我看向她,“你是回来拿东西的吗?”

    白芹点头,又环顾了一下这金碧辉煌的装饰,随后苦涩的笑了笑,“以后,可能不会再来这里了。”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很难过,想想以前,我和白芹还有燕姐,就像是一家人一样。

    但七年前的事故 , 让我们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也只是点点头,似乎是同意白芹的说法,又似乎是把白芹那句话当成我自己所说的话。

    “杜恒没和你一起来吗?”看着白芹的肚子,我终究是做不到不闻不问。

    “他在外面 , 曾煜呢?”白芹也同样问我,但再也不是随口一句‘大外甥’了。

    我抿了抿唇回答,“他也在外面等我。”

    气氛瞬间就变得尴尬起来,我和白芹都没有再说话 , 我看着白芹手里抱着的箱子,如果我没有来,她应该就已经离开了。

    我知道,她站在这里 , 也只是想多和我说一两句话。

    这时候,燕姐拿着我的盒子走了过来,一边用袖子擦,一边笑着说,“好久没上楼去检查 , 上面都有灰层了。”

    我点头,看着燕姐这个动作 , 心里分外的难过 , 似乎每次她给我什么东西 , 有灰层她都会先用自己的袖子去擦干净。

    接过盒子后 , 我怕我忍不住流泪,“那我先走了。”

    说着我就转身,这时候白芹也补上一句,“我也走了。”

    我和白芹几乎是并肩往外走 , 我听到抽泣的声音,心里很难过,我知道,燕姐哭了。

    就在我们走了不到五步的时候 , 就听到‘砰’的一声 , 燕姐又哭着喊我们,“白芹 , 晚晚。”

    我和白芹同时顿住了脚步 , 我没有回头,白芹也没有回头。

    “七年前的事 , 我欠你们一句对不起……我知道我说这些都弥补不了对你们的伤害……”说到后面 , 燕姐泣不成声。

    我终于是没忍住落下了眼泪 , 白芹亦是,若说重感情,白芹比起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这个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燕姐。

    “是我对不起你们,我没脸见你们,但这些年,你们对我却情深意重,你们不再认我也是应该的……”

    更新完毕!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