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3章 记忆中的唐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着燕姐的声音,我听出了几分沧桑 , 我不得不承认,曾经年轻妖艳的燕姐已经老了。

    这一生 , 燕姐也过得很坎坷 , 嫁给了一个渣男 , 连自己女儿的初夜都要卖,才有了后来的事。

    我和白芹虽说是受害者 , 但终究只是敌不过命运 , 其实燕姐最对不起的人应该是白芹,只是阴差阳错的把我卷了进来。

    但这些年,若不是燕姐,我或许已经死在上海的某一条街道,我或许活得比当年当情妇更不如意。

    燕姐教会了生存的技巧 , 她怜爱我 , 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先把我交给能够对我好的邱浩森 , 当曾煜出现的时候 , 她又劝我好好呆在曾煜的身边。

    说到底都是命苦的女人 , 我不恨燕姐,我想白芹同样也不恨她 , 只是当记忆全部扩散开来 , 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彼此。

    我没有回头给燕姐说一句话,抬起脚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天上人间。

    耳边是燕姐痛苦的呜咽声,我没有回过头去安慰她,越走越远。

    上车后 , 曾煜看着我手里拿着个盒子 , 他没有问我里面是什么 , 看着我泛红的眼眶 , 伸出手握住了我的手 , “手很冰。”

    我摇头微笑着 , “没事 , 一会儿就暖和了。”

    曾煜点头,这才让艾伦开车离开这里 , 我从后视镜看着天上人间离我越来越远 , 一颗心像是沉到湖底渐渐安静了下来。

    这里是我曾经的家 , 美好的,不好的回忆都在心里交织着。

    而现在 , 我有了另一个家 , 那就是曾煜所在的地方 , 都是我的家。

    我将头靠在曾煜的肩上,感受着来自于他才有的气息,我轻声说着,“想想以前,其实我应该感谢你的。”

    曾煜微微弯唇,似乎知道我说的‘感谢’是什么时候。

    “你前后救过我几次,曾煜,这是不是说明,不管是缘分 , 还是命运,都会让我们这一辈子都分不开?”我仰头看着他。

    曾煜性感的唇撩了起来 , 勾唇轻笑,“嗯 , 分不开。”

    我的心暖暖的 , 在曾煜的胸前蹭了蹭 , 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就这样安安静静的 , 感觉真好。

    “晚儿。”

    曾煜忽然喊我 , 嗓音低沉着十分好听。

    “嗯?”

    “要把你外婆的骨灰迁移到上海来吗?”曾煜问我,他尊重我的想法。

    我怔了怔,从来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曾煜低着眉眼看我,眸光深邃直达人心,“以后你和我住在一起 , 很少回去杭州 , 何况,这一生那么长 , 更让外婆在我们的身边。”

    曾煜的解释让我心神荡漾 , 他考虑的永远都比我周到。

    只是 , 我记得外婆生病的那一段时间问我的问题,如果她离开我了 , 我想去哪里。

    我说来上海 , 带着外婆一起,可外婆坚决反对我去上海,所以说,外婆也是很讨厌上海的,她会愿意跟我一起来上海吗?

    我不知道 , 但我明白 , 曾煜是为了我 , 我柔声说道 , “曾煜 , 其实我也想把外婆的坟墓迁移到上海 , 只是 , 外婆她生前很喜欢杭州,她不喜欢上海 , 也曾让我别来上海。”

    曾煜蹙了蹙眉 , 不知道是不高兴我的委婉拒绝 , 还是我所说的话。

    “她老人家不愿意来上海,我也不会强求。”曾煜又说。

    我点了点头 , 才又补充 , “曾煜 , 那以后我如果想我外婆了,我都能回去看她吗?”

    “嗯。”曾煜点头。

    我勾唇笑了起来,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就不必担心以后不能去看外婆。

    艾伦把我们送到火车站后才离去,我和曾煜上了火车就感觉特别的困,于是我窝在曾煜的怀里眯着眼休息。

    曾煜用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有时候,我感觉曾煜对我的宠溺都像是对女儿的照顾一般,无微不至。

    可能是忽然想到了,于是我直接问曾煜 , “曾煜,你是喜欢女孩儿还是男孩儿?”

    刚问出来,我就后悔了 , 我和曾煜实在不适合讨论这个话题,只是都不小心问出来了 , 我对曾煜的答案还抱着些许期待。

    “女孩儿。”曾煜回答我 , 轻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 , 又补充道,“她一定长得像你。”

    我仰头看着他深邃的眉眼 , 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 痒痒的,酥酥麻麻的打在我的心上,半响我才笑着点头,“嗯。”

    然后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我闭上眼睛准备睡一觉。

    或许是曾煜的怀抱太过温暖 , 没一会儿 , 我就睡着了。

    “晚儿。”

    我听到曾煜喊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看着他 , “曾煜。”

    “到了。”

    到了杭州站 , 我的睡意几乎是瞬间就消失不见 , “下车了。”

    曾煜的声音很轻,也可能是我刚睡醒的原因 , 听上去十分的温和。

    带着我下车 , 立马引来了许多的回头率,我心里在笑着,几乎每一次都是这样,曾煜实在是长得太过出众 , 以至于走到哪里都能引起一片目光。

    但曾煜的目光 , 永远都只在我的身上。

    出站之后 , 我以为我和曾煜会打车去先找个酒店 , 没想到有人已经在车站等候多时。

    “曾老板 , 顾小姐。”来人非常恭敬的颔首。

    我看向曾煜 , 曾煜这才解释 , “这边公司的秘书文森。”

    我微微一怔,不由得感叹曾煜的生意似乎做得够宽广。

    上车后 , 文森恭敬的问 , “曾老板,是先去酒店还是?”

    “先去酒店。”曾煜回答。

    “是。”

    我和曾煜坐在后座 , 透过车窗看向杭州的外景,比起几年前我离开的时候更加的焕然一新。

    “我记得 , 离开的时候 , 这道路两边还在修建。”我勾唇笑着说 , 心里的亲切渲染到四肢百骸,有一种回到故乡的感觉。

    曾煜如同以往一样握住我的手,“都在变化。”

    听到曾煜这一句话,我沉思着,是啊,都有变化,七年了,那么久的时光,一座城市足够焕然一新。

    我又想到了七年前的外婆 , 唐希,那深刻的记忆在我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尤其是外婆叮嘱我不要去上海 , 这一句话似乎比任何话都来得清晰。

    而唐希曾经年轻的五官在我的脑海里也越来越清晰,他像是风 , 又像是云 , 没有具体的形象 , 甚至像是秋风,总是凉凉的疏离 , 但那个时候 , 我爱得炙热。

    “唐希也来杭州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