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7章 不该死的,不该死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在说什么?”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曾煜。

    曾煜没有说话,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我,眸子里的光芒分明透着浓烈的温怒。

    “曾煜,你随随便便就可以质疑我,我到底在你心里算什么?”我真的是也很气愤,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话落 , 我就感觉到曾煜身上那股低沉的愤怒,像是海啸一般铺天盖地的向我袭来,他低声,“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我看着他 , 似乎又安静了下来,我握住了他的手,声音放柔了很多,“曾煜 , 和你想象的不一样,我只是……只是觉得不够关心你……我连你的兴趣爱好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我眼眶已经湿润了起来,视线也有些模糊,我其实没想把事情弄得这么糟糕的。

    曾煜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是因为这个原因。

    毕竟 , 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一件小事 , 他不会放在心上 , 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在意。

    忽然身体往前倾斜 , 曾煜将我按进了他的怀里 , 他低着头,下巴摩擦在我的额头上,我的眼泪瞬间就决堤了。

    他的大掌安抚着我的后背,像是在给诉说着无声的抱歉 , 随后,我听他低哑的声音响起,“晚儿,那些都不重要 , 我的兴趣爱好都是你。”

    兴趣爱好都是我……

    这一句话让我哭成了泪人 , 曾煜从来都不在乎自己的兴趣和爱好,他其实过得蛮粗糙的 , 只是在任何事情上都追求很好的品质。

    他越是这样 , 我越是歉疚,从头到尾 , 似乎都是曾煜为我做事 , 为我伤痕累累 , 而我,却从来没有照顾过他的身心。

    “不要胡思乱想,我喜欢原本的样子。”曾煜又说,吻了我的额头。

    我点了点头,“那下次,如果你不喜欢,记得给我说不,你可以因为我而迁就我,我同样也可以迁就你 , 曾煜。”

    我看得很清楚,曾煜其实不喜欢吃羊肉汤粉,我喜欢的,他不一定都喜欢。

    他吃得很少,碗里的羊肉一片都没有动,我看得出来 , 可每次我问他味道怎么样,因为我喜欢,他总是点着头。

    但现在我觉得这对他不公平。

    “我只是不太喜欢羊肉的味道,太骚。”曾煜一边擦拭我的眼泪 , 一边解释。

    原来是这样,的确很多人都受不了那味道,但我却很喜欢。

    “不过我喜欢你骚起来的样子。”曾煜低笑着,嗓音里透着十分的性感和挑逗。

    我脸颊一红 , 瞬间就忘了哭泣,低着头不敢看他,曾煜说话,永远都是那么赤裸裸的,没有任何的变化。

    “好了 , 去参观你的学校。”曾煜再次将我揽进他的怀里。

    我点了点头,心里莫名其妙的情绪全部消散了 , 剩下的都是曾煜给我的甜 , 我抬头看着他 , 坚毅的下颌线非常完美 , 其实,我和曾煜的感情,更多的时候像是糖果一样,很甜 , 并且回味无穷。

    到了学校里面,真的和我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了,变化实在是太大,我几乎都认不出来。

    我指着正前方 , “曾煜 , 那一栋教学楼就是我的学校。”

    曾煜也顺着我的眸光看了过去,我笑了起来 , 仿佛回到了十四五岁年少的时光 , 学校里来来回回的学生,有谈恋爱的在逛操场 , 有人躺在大树下看书 , 一切就好像是回到了七年前。

    我的心情非常好 , 曾煜自然也很好,“你很喜欢这里?”

    “嗯。”我点头,又补充道,“学校的气氛都是积极向上的,我当然喜欢。”

    但我也明白,曾煜几乎没有童年,他从记事以来,就沉浸在父母之间的悲痛中,他去当兵,经历过别人没有的痛苦和煎熬 , 再后来,母亲死了,唯一一个可以让他快乐的洛雪,也背叛了他,即使是遭人设计,但对曾煜来说 , 那就是背叛。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我比曾煜幸运许多,我从小就过得很开心,外婆很爱我 , 我就是家里的小公主,我很爱笑,时时刻刻都弯着唇,总觉得明天会比今天更好。

    虽说‘意外’外婆去世之后痛苦了很久 , 失去了一段记忆,但我的童年从来都是幸福的。

    “但更喜欢和你在一起。”我握住曾煜的手,笑着说。

    曾煜回过头看我,不知道是路灯的灯光太过温馨,还是此刻我们都心系着对方 , 昏黄的灯光将将我们的影子拉得很长,曾煜低下头 , 亲吻我的唇瓣。

    周边路过的学生们看着我们都露出了笑容 , 更有人拍手祝福我们幸福一辈子。

    我将这一刻的幸福记在了心中 , 并且是一辈子最美好的回忆。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 我和曾煜洗漱之后就躺了下来。

    逛了很久其实很累,当抱在一起窝在床上的时候,心里又有着一些小幸福。

    “睡觉,明天还有事要做。”曾煜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好。”我点头。

    想到明天要带曾煜去见外婆 , 心情很激动,但同样的,我也很痛苦。

    这么多年来,我找不到任何和那双烧到一半的黑手套相关的资料 , 外婆去世的时候 , 我把为外婆报仇当成了活下去唯一的理由。

    而现在,七年了 , 我什么也没做 , 什么也做不好,外婆受屈死去那么多年,她对我会有怨念吗?

    迷迷糊糊中 , 我睡着了。

    我又梦见了小时候 , 外婆将我抱在怀里对着我笑的样子 , 满目的慈爱,因为外婆总是对着我笑,所以,那时候的我,也很喜欢笑。

    只是,画风一转,满屋子烟雾缭绕,橙红色的大火烧了我和外婆的家。

    外婆在里面,外婆还在里面。

    我挣扎着 , 我想救外婆,但却无能为力。

    大火之后,剩下的都是死亡一般的寂静,外婆离开我了,警方告诉我说是一场意外失火。

    可这怎么会是意外呢?

    我找到被烧坏了一半的黑色手套,不管是材质还是颜色都不会是外婆用的 , 更何况,那种布料我根本没见过,手套的主人一定和我们不是同等阶层的人。

    那一定就是凶手。

    外婆,你好好的走 , 清儿一定会为你报仇,我一定会找到手套的主人,一定。

    那场大火在我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我痛苦着 , 喊着,终于一下睁开了双眼,整个人都坐了起来,额头上有着细密的汗水。

    曾煜一边拍着我的背,“好了 , 都只是梦。”

    我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外婆死去的那一天,我扑倒在曾煜的怀里痛苦得哭了起来 , “外婆她不该死的,不该死的……”

    “别哭 , 都过去了。”曾煜抚慰着我 , 尽力压低声音安抚着我的情绪。

    可是我脑海里全是那一场大火,烧焦的尸体……

    我颤抖着 , “曾煜,外婆本来不会死的……”

    “好了,都过去了,外婆在天之灵也不会愿意看到你因为她的事情受折磨。”曾煜亲吻我的额头,又一直安抚着我的情绪。

    我没有说话了 , 曾煜不是我,他没有经历过,他不会明白外婆的惨死,我只能自己默默的哭着。

    脑海里全是外婆的笑容 , 我几乎可以感应到 , 在大火之中外婆的绝望。

    明明门窗上是没有锁的,外婆可以很轻易的逃出来 , 可没有 , 她葬身火海了,有人故意要她死。

    一种决心在我的胸口蔓延着 , 我咬唇 , 我发誓 , 我一定要找到放火的人,不管是第一个七年,还是第二个七年,只要我没死,我就不会放弃。

    慢慢的,我情绪稳定了下来,这些事情我不能和曾煜说,他相不相信我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 ,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想把曾煜也卷进来。

    “起来吃早饭?”曾煜也感觉我平复了下来。

    我点头,我从曾煜的怀里起来,擦了擦眼泪,“嗯,饿了。”

    曾煜也替我擦眼泪 , “先去洗脸。”

    “嗯。”我点头,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鞋子往浴室的方向走。

    “顾晚。”

    忽然,曾煜的声音在我的后面响起 , 叫住了我。

    我回过头看他,“怎么了?”

    曾煜看着我,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有着我看不懂的情绪,他低声问我,“为什么说,外婆本来不会死?”

    我一怔 , 没想到曾煜会记住我醒来失控的这句话,我不能告诉曾煜,但眼泪忍不住的落下,我撒谎了,“如果那天我在家 , 我能带着外婆出来,外婆就不会活活的被烧死……”

    这也是事实,我一直都在自责着。

    曾煜心疼我 , 他起身向我这边走来 , 将我拥进了怀里 , “任何事都有意外 , 外婆不会想你这么自责,都过去了。”

    曾煜身上的气息让我感觉十分的安心,我缓缓点头,“嗯。”

    “洗漱吧 , 我在外面等你。”

    “好。”

    洗漱的时候,我都有些心不在焉,曾煜为什么会那么问我?是因为他好奇,还是别的原因?

    我想不明白,出来的时候 , 我找到了我的行礼 , 将从燕姐那拿回来的盒子拿了出来。

    双手握住盒子开始发白,眼泪滴落在手指上让我感觉发烫 , 我慢慢打开了盒子 , 看着那被烧了一半的黑色手套,我知道此刻的我被恨意和愤怒填满。

    我立即关上盒子 , 将它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背包里。

    “你在做什么?”

    忽然曾煜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