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8章 连曾煜也不放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吓得浑身一抖,我回过头看着曾煜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着,我不知道他出现多久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打开盒子的瞬间。

    就在我想着要怎么和他解释的时候,他拉起了我的手,“饭菜都凉了,怎么洗漱都这么久?东西拿齐了吗?”

    听曾煜这么说 , 我瞬间放心了下来,他什么也没看到,可能是刚刚进来。

    我点头,“嗯 , 这就准备出来了呢。”

    还好,他没有看到,如果他看到了一双男人的手套,肯定会问我是谁的 , 这个时候,如果我不回答,曾煜会多想。

    回答的话,就只能告诉他,当年所发生的事情 , 都不是我想要的。

    早餐之后,文森已经在楼下等我们。

    上车后 , 我明显没有昨天的精神状态好 , 总想着昨晚那个梦 , 那并不是一个虚拟的梦境 , 一切都是存在的。

    我想念外婆,想念曾经的点点滴滴,只是,外婆不在了。

    曾煜看得出来我不开心 , 他只是揽着我的肩陪着我一起沉默着,谁也没有说话。

    大概开了四十分钟,我们到达墓园。

    往日的一切都历历在目,我拿着外婆所有的积蓄替她操办了后事 , 那个时候的我很小 , 并不懂这么多,外婆的丧事也办得很潦草。

    再回来这里 , 已经过了七年了。

    每一年都没有回来扫墓 , 今天的心情是难受的,也是沉重的。

    带着曾煜来到了外婆的坟墓前 , 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 将提前买好的白菊花放在坟墓旁边 , 四周都长满了草。

    我想,外婆不仅仅是怨我,也会讨厌我吧,毕竟,人家坟墓前都是干干净净的。

    我蹲了下来,开始拔草,“对不起外婆,七年了,我才过来看你。”

    曾煜也蹲了下来 , 就在我的身边,他和我一样,替外婆清扫坟墓,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曾煜,“这些事情不用你做。”

    曾煜握住了我微微颤抖着的手,嗓音低着 , “还记得在我母亲的坟前,我们说过的那些话吗?”

    我记得,他向我求婚,还让我叫了一声杜月萍一声妈妈。

    我记得很清晰,点头 , “嗯。”

    “那外婆也是我的外婆,这些事,我应该做。”曾煜说道。

    我心中感动,点头 , 我们大概花了十分钟的时间,把外婆墓旁边的杂草清理干净,这才和曾煜站在外婆的面前。

    外婆在我的记忆从来没有模糊过,那张黑白照片上的她,微微勾唇笑着 , 满目的慈祥,短头发样子让他看起来非常的精干 , 外婆真的很美丽 , 是属于东方女人传统的美。

    我笑了笑 , 仿佛外婆就站在我的面前 , 我勾唇喊他,“外婆,这是曾煜,也是我的……未婚夫。”

    想了半天 , 我用了‘未婚夫’这个称呼。

    我仿佛看到外婆在对着我笑,又对着曾煜微笑。

    “外婆。”曾煜低沉着嗓音,也喊了她一声。

    我尽量让自己的心情保持愉快,“七年没回来看您 , 外婆 , 请您不要生清儿的气,今后 , 清儿会经常回来见你。”

    我说着 , 开始颤抖了起来,曾煜握住了我的手 , 他似乎感觉到我的颤抖和隐忍 , 他抿唇 , “外婆,清儿我会好好照顾,请您放心。”

    这一句话,像是对长辈的承诺,我和曾煜才在一起的时候,我把自己的身份认定为‘情人’,和邱浩森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多大的区别。

    但一旦动了心,许多的心绪都变了,我从来没想过 , 有一天曾煜会陪着我站在外婆的坟前,对外婆说这一番话。

    我看向照片上的外婆,我想,她会喜欢曾煜这个有担当又宠着我的男人。

    即使如此,心里虽然甜蜜,但是我仍然难受。

    我想 , 如果我的外婆是老去,或者是病亡,我可能都不会有这种痛苦,但外婆走得痛苦 , 走得不明不白,站在这里,我都很自责。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曾煜的母亲 , 杜月萍。

    当年她死的时候,并不是因病而死,而是被曾贤注入了安乐死,到死的那一刻,也没听曾贤说过一句爱她。

    我那时候觉得曾贤是残忍的 , 连自己的妻子都可以当成动物安乐死,但回想起白芹的那句话 , 她的看点不一样 , 她反而觉得曾贤很爱杜月萍 , 安乐死 ,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或许是爱她的做法,不想她继续承受这种折磨。

    毕竟,叶连硕也给我说过关于曾煜和曾贤的区别 , 曾贤可以对你笑着,但是,那个得罪了杜月萍的人,都会意外死亡。

    想了想 , 我看向曾煜 , 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想起了他的母亲,眸色染上了一层渲染不开的墨色。

    其实 , 曾煜不应该继续恨曾贤 , 如果曾贤的出发点是一种爱,那曾贤也没有错 , 只是角度不一样 , 立场不一样。

    我握紧了曾煜的手 , 看向外婆,“外婆,则每年关于对我很好,他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我遇到的最好的男人,您不用为我担心。”

    曾煜低眸看着我,反握住我的手。

    “外婆,记得你说过,如果近乎我真的找到那个我生命中很重要的白马王子,我就要敬他 , 爱他,将他放在心上,外婆,我也不会三心二意,我想,下一次站在你面前的 , 还是我和曾煜。”我说着,非常认真。

    我其实不会像曾煜那样,一句话攻进心房,但这也算是当初在他母亲坟前的回应。

    另一方面 , 我也希望外婆能安心,我过得很好。

    我摸了摸我的包,里面的盒子似乎就在我的手掌心里,我没有拿出来 , 但我总感觉外婆能看到。

    我在心里默默的念着:外婆,如果您能看到这个盒子,您在天之灵一定要给我指一条明路,让我早日找到杀害您的凶手,我一定会让他到您的坟前道歉。

    我闭上了双眼 , 对着外婆的坟墓,深深的鞠躬 , 曾煜也如同我一样。

    “曾煜 , 你要不然去车上等我吧 , 我想和外婆单独呆一会儿。”我看向曾煜。

    曾煜像是不放心的环顾了四周 , “我在前面的树下等你。”

    “好。”我点头。

    曾煜走后,我坐在外婆的坟前,直直的望着她的照片,心情有些低沉。

    老人们都说 , 不管是烧纸还是做什么,其实都是烧给我们这些或者的人,心里一个安心。

    都说人死成灰,可我不是这样认为 , 我总觉得外婆她的灵魂会一直陪着我 , 关心着我,又同时在谴责我。

    七年不曾回来 , 又去了外婆讨厌的上海 , 还没有找到杀害外婆的凶手。

    我从包里拿出了盒子,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手套 , 一颗心像是给撕裂开来 , 我将手套拿出来 , 背对着曾煜坐在外婆的面前,将手套握在手掌心里。

    “外婆,我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这手套到底是谁的,我只是可以肯定,这是一个男人的手套。”

    我在脑海里搜寻着当年和外婆还有我有联系的男士,但没有一个人像是能拥有这幅手套的人。

    这个时候,我只能想到我的身世 , 或许,这一切没有解开的谜团都和我的身世有关。

    我一直都想知道我到底是谁家的孩子,我也知道曾煜熟知这一切,但他并不告诉我,甚至是在防备着。

    “外婆,我希望下一次来见你 , 一切都明了。”

    我刚收好手套,就在这时候,我听到曾煜惊慌的大喊,“顾晚,卧倒!”

    曾煜的声音太过激动和恐惧 , 我立即卧倒在外婆的坟前,那白色的菊花都被我压坏了。

    我听到‘嗖’的一声从我的头顶穿过,子弹打在外婆的坟墓上。

    心跳瞬间加速,这是经过消音而打出来的子弹 , 如果不是曾煜喊我,我的头此刻应该被打爆了。

    我刚要站起来往曾煜那跑,曾煜立即喊住我,“别动,顾晚 , 在原地不要动,我过来。”

    我没有再动 , 保持刚才卧倒的姿势 , 恐惧几乎蔓延到我的四肢百骸 , 我眼泪不停的落下 , 很害怕很害怕。

    大脑一片空白的同时,我忽然发现一个规律,最近几次,只要我和曾煜去见死去的长辈 , 都会遭到枪击,为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曾煜已经滚到了我的面前,将整个颤抖的我护在怀中。

    “曾煜……”我颤抖着喊他,这不是第一次了 , 如果不把对我们开枪的人找出来 , 我和曾煜迟早要死在这里。

    曾煜将我圈在他宽大的怀里,我能听到他清晰的心跳声 , 随后 , 他非常镇定的声音在我头顶传来,“顾晚不要慌 , 抱着我,别动!”

    我吞了吞口水 , 一动也不敢动 , 就只是抱着曾煜,我不知道是谁在对我们开枪,毕竟,这样的暗杀不止是一次。

    曾煜抱着我忽然一个翻滚,我又听到了消音子弹打在一旁的树上。

    对方不止是想杀我,是连曾煜也不想放过。

    一切似乎静止了,曾煜抱着我也没有出去,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曾煜,我们安全了吗?”我眼泪不断 , 一边抽泣,一边问他。

    更新完毕!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