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9章 所以,我是庄家人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迟迟没听到他回答,我的心依旧是悬在半空中,终于,曾煜朝着我点头,“安全了。”

    眼泪顺着脸颊落下,我呼吸都变得轻柔起来 , 终于安全了。

    “为什么?”我呢喃着问他。

    曾煜不回答我,我的心更加的慌乱,我抓住他的手臂,又问 , “为什么,对方是谁?”

    我总感觉曾煜是知道的,他一定知道对方是谁。

    “别想。”曾煜见我害怕得脸色也是苍白的,他将我扣在他的怀里。

    “曾煜,你知道的对不对?知道对方是谁是吗?”我有些语无伦次 , 像是在问曾煜,也像是在问我自己。

    “我不知道,但我会保护你。”曾煜回答我。

    我没有再继续问他,渐渐的,心神安定了下来。

    因为腿脚发软的关系 , 离开墓园的时候都是曾煜将我抱着离开的,我回过头看着外婆的坟墓 , 离我越来越远。

    我有一种很明显的感觉 , 对方一定是因为我的身世才一直穷追不舍 , 对我下手不是一次两次。

    而曾煜阻拦 , 所以,也没打算放过曾煜。

    我将头埋在曾煜的胸口,感受到属于他的气息,我不愿意曾煜因为我被拉入危险之中 , 我可能要再去一趟庄家,我总觉得,我和庄家应该有着一些联系。

    平复了许久,我才看向曾煜 , “我想回上海了。”

    曾煜没问为什么 , 只是点头,“好。”

    下午 , 我和曾煜就回到了上海 , 曾煜将我送回家,他就和艾伦离开 , 说是有事晚点回来。

    琴妈这个点不会在家里做饭 , 偌大的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悄悄的来到曾煜的书房 , 想寻找一些关于我的资料,我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毕竟,在我的身世上面曾煜一直防着我。

    电脑不可能再打开,如果被曾煜知道我又动他的电脑私自查自己的身世,他的怒气,我是无法接受的。

    书房里除了一些生意上的资料,就是秦老板最近的活动。

    曾煜平时看上去似乎对这些事情漠不关心,其实他私下都在留意着 , 我不知道这一次对我开枪的是谁,我相信曾煜说的,会护我周全,只是,这并不代表我能忘记这一切。

    我找寻了一遍,没有任何的收获 , 我有些失落的要往外走。

    就在转身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书桌上的台灯,随后有柜子转动的声音,我不可思议的回过头 , 书柜竟然从中间断开移向两边,而中间位置放着一个文件袋。

    我只是想找一些有关我自己的东西,我虽然知道谨慎如曾煜,一定不会留下任何关于我的纸质文件在书房。

    但完全没想到这里有暗格 , 我犹豫着要不要去拿文件,心底深处告诉我不能去,但越是被曾煜保管得如此好,我越是好奇。

    像是某一种磁场在吸引着我,我慢慢靠近 , 拿到了文件。

    我不敢关书房的门,我怕曾煜忽然就回来了 , 我蹲在书房的门口 , 打开了文件袋。

    “袁娇”一个女人的名字撞进了我的瞳孔。

    曾煜藏着一个女人的资料在自己的书房里 , 这一点让我心里很不愉快 , 但翻开资料后,我瞬间就震惊了。

    她就是天上人间死去的那个小姐妹儿,‘小菲’,她的真实名字叫袁娇 , 上海本地人。

    曾煜竟然会留有这个女人的资料,并且保管得十分完好,这是为什么?

    我翻开第二页,整个人都震惊了,那是袁娇的照片 , 之前 , 我在曾煜的手机里看过,只是当时曾煜忽然醒了 , 我没来得及看清楚。

    这张照片是在一个车里拍的 , 看上去还是她很小的时候拍的,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

    我忽然想到了艾伦发给曾煜的短信 , 唐希在他们之前找到了这张照片 , 后来没有多想 , 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确是有很多的巧合。

    曾煜和唐希同时去了天上人间,再之后,袁娇死了,最后唐希被指定为杀人凶手。

    唐希和曾煜似乎都在找这个袁娇,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来,就好像是曾煜和唐希一起去救袁娇,但有人赶在了他们之前。

    有什么事情,能把唐希和曾煜都牵扯在一起?

    我的心一下一下的跳着,我忽然不敢往后翻 , 总觉得,再继续往后,我就会陷入无限轮回的深渊之中。

    可是,已经了解到这里,我不可能放弃,为什么是一张十七八岁的照片,这意味着什么?

    我仔细的看照片的背景 , 我竟然看到一个和曾煜长得十分相似的男人,皮革大衣,从大门里走出来,那双眼睛里似乎还带着肃杀。

    那是谁……不可能是曾煜,那只能是——曾贤!

    我连忙往下翻 , “唐家灭门案”这五个字印在我的瞳孔上,我全身都抖了一下,有种真相似乎已经蔓延开来。

    资料上写着当年唐家灭门惨案,现场除了唐家人的指纹 , 没有任何嫌疑人的指纹,没有任何证据,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未解破案件中的一大案件,与当年庄家人惨遭灭门一模一样 , 疑似同一人下手,但找不到任何有关嫌疑人的线索。

    看完资料上的介绍 , 我的呼吸像是瞬间被抽空 , 我软坐在门口。

    唐家八年前惨遭灭门……唐希……

    所以,唐希是唐家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吗?

    我的记忆回到了当年唐希离开学校的时候 , 他的背影那么的落寞和孤寂 , 明明在那之前他还亲吻过我,我以为,我成功走到他的心里,我以为 , 他也喜欢上了我。

    可后来,他走得决然,那个时候,是不是唐希的家就惨遭灭门了?

    所以他才急着回去?

    我的呼吸越来越重,从这张照片看来 , 虽然上面没有时间 , 但能清晰的看到曾贤还年轻的五官,如果这张照片被警察看到 , 肯定会找到袁娇 , 再问她这张照片拍摄的时间。

    那么,嫌疑人一定会锁定曾贤 , 我忽然想到叶连硕给我说的 , 曾贤做事 , 从来不留下任何对他不利的证据,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

    所以,他在曾煜和唐希之前看到这张照片,又在曾煜和唐希之前找到了袁娇,结束了这个他无意间留下的‘证据’?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把资料放回了原处,也不知道这中途我做了什么,当我回到房间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害怕。

    前所未有的不安和害怕在我的心里蔓延着,我感觉手脚都是冰凉的 , 心脏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的疼痛。

    记忆中的曾贤,狠辣、嚣张、黑暗、冷漠得甚至毫无人情味,那是在南山路三十三号初见曾煜。

    我脑海里那几个字非常的清晰,‘唐家灭门惨案如同之前的庄家灭门惨案,怀疑凶手是一个人,只是没有任何线索锁定嫌疑人’。

    眼泪顺着我的脸颊落了下来 , 我仔细回想着那天曾贤对我说过的话,当时我情绪很激动,下意识以为自己是庄家人,我问曾煜 , 为什么曾贤要把我约在庄家。

    他说:

    “因为我们上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

    “你打算一直欺骗她到何时?”

    “然后回答你第二个问题,不止我见过你,你也见过我,只不过你见我的时候 , 只有一岁。”

    “第三个问题应该不用我回答了吧。”

    记忆越来越深刻,曾贤那味扬的语调,毫不在乎的随意,从容的动作,一切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

    所以,我是庄家人吗?

    那时候我只有一岁……我立马打开手机去翻关于庄家灭门惨案 , 但出来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任何有关当年庄家被灭门的资料 , 就连过去多少年也没有人知道。

    我现在二十五岁 , 曾贤说 , 见我的时候我只有一岁 , 那张全家福上有九个人,其中有一个看上去只有一岁的小女孩儿。

    我感觉头都要炸裂了,那是我吗?

    当时我就怀疑着,但曾煜和我发了好大的一通火,他说 , 我姓顾,我不姓庄。

    即使有疑惑,但我相信曾煜,相信着他 , 以至于这么久以来 , 我都没有把自己和庄家人联系到一起去。

    如果我真的姓庄……如果曾煜骗了我……如果白芹口中被曾贤灭门的不止是一家人……

    那么我和曾煜……我不敢想,我痛苦着 , 眼泪无法控制的落下 , 如果可以,我宁愿我没有好奇心 , 我宁愿没收到过曾贤的那一条短信。

    只是 , 一切已经开始了。

    问曾煜 , 他不可能告诉我,而且,我也不能让曾煜知道我在调查我的身世。

    唐希!

    脑海里冒出了这个名字,他既然在找袁娇的那张照片,那么,他一定知道唐家当年灭门是曾贤做的,如果是这样,唐希作为警察,他一定知道 , 庄家遭遇灭门是在几年前发生的。

    我重新拿起手机,颤抖着翻出一个许久没联系的联系人,我下定决心给他打了过去。

    那边响了几声,那边接通了电话。

    “是我,顾晚。”

    “有事吗?”唐希声音仍旧冰冰凉凉的。

    “唐希,你在上海吗?”

    “嗯。”

    “你现在方便吗,我想见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