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0章 曾煜,我们分手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电话里,唐希并不想见我 , 因为我和曾煜的关系,他并不想和我牵扯太多。

    我说 , 有一样东西要给他 , 关于唐家的 , 他才同意见我。

    我和唐希约在了家附近的咖啡店,我刚到没多久唐希就到了。

    有些风尘仆仆的感觉 , 他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 我的心情仍旧无法平复。

    “说吧,既然找我来,一定有别的事。”唐希率先开口,眉目仍旧透着疏离。

    我的手在桌子下面交织着,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问 , 可以说是见到唐希的时候 , 我就开始迷茫了。

    一边是曾煜,一边是我的身世。

    我不确定唐希是否已经得到了那张袁娇的照片 , 但目前 , 我也只有那这个跟他交换。

    这时候服务员走了过来 , 询问我们点什么。

    唐希要了一杯不加糖的咖啡,而我点了一杯白开水。

    太阳快要下山了 , 那金色带着暖意的阳光从窗户外照了进来 , 把本来平静的茶具,承托得波光粼粼,分外的好看。

    我抿唇,抬起头看唐希 , “唐希,你知道庄家的灭门案吗?”

    唐希深深的蹙起了眉 , 似乎没想到我会问他这个 , 但也不震惊 , 又好像是在意料之中。

    “为什么对这个案子那么感兴趣?”唐希问我。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 , 毕竟 , 我对自己的身份也不是很确定 , “我只是想知道,那是几年前发生的。”

    唐希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有着几分审视 , 我不知道他再审视什么 , 我又追着说 , “你是警察,应该了解关于这未破的刑事案件吧?唐希 , 我只能问你。”

    其实我也可以选择问邱浩森 , 但是以邱浩森的性格 , 百分之百不可能告诉我。

    我和他对视了良久,我看到他审视的眸色渐渐变得平静,他问我,“我能叫你顾清吗?”

    因为这句话,我紧张的情绪缓和了不少,我点头,“嗯。”

    “这些事情,你知道了对你也没有好处。”唐希缓缓说道。

    每个人都说,我应该被蒙在鼓里,我应该就这么赖活着 , 不去想从前的事,每个人都说为我好。的

    但是 , 如果你是个人,你能忍受没有任何记忆 , 没有任何身世的自己吗?明明有机会知道一切 , 却选择不闻不问 , 苟且偷生。

    我试问我自己,我做不到。

    我看着唐希 , 非常认真的说 , “即使对我没有好处,可能是无止境的痛苦,唐希,我也想知道关于我想知道的事,那关系着我的现在以及未来。”

    顾清看着我 , 好一瞬 , 他才说,“二十四年前。”

    二十四年前……

    如同晴天霹雳 , 我明明做了最坏的打算 , 但当得知这个真相的时候 , 我完全没办法接受。

    二十四年前,庄家被灭门 , 那时候的我只有一岁。

    而曾贤所说 , 在庄家第一次见我,我也见过他,这都是真的。

    “顾清?”

    “唐希。”我控制住眼眶里滚烫的泪水,我定定的看着唐希 , “那你告诉我 , 二十四年前的庄家,和八年前的唐家……都是一个人做的吗?”

    唐希没有说话 , 但他即使不点头 , 我仍然知道。

    那一家九口死在了曾贤的手中 , 曾煜默认了 , 只是他唯一否定的 , 是我本是庄家的人。

    是曾煜骗了我,我的心脏如同被撕裂了一般的痛着 , 这打击不是突如其来的 , 却仍然让我受不了。

    我好离谱 , 我甚至恨过抛弃我的家人,可我从没想过 , 他们是被一个可怕的人结束了生命 , 而我 , 竟然如此相信曾煜,还和仇人的儿子谈情说爱……

    “唐希,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知道我是庄家的人?”我问唐希。

    唐希抿唇,“也刚知道不久。”

    “是在南山路三十三号的时候吗?”我问唐希。

    唐希点头,“我看到了那张照片,照片里的小女孩儿是你,很小的时候,我抱过你。”

    “抱过?”我看着唐希,我忽然发现,前面这二十五年我都是活在一个虚假的世界里 , 真实的世界被人隐藏了起来。

    “唐家和庄家是世交。”

    我看到唐希说这句话的时候眸色里的沉痛,他喉头上下滚动 , 似乎也不想去回忆过去。

    终于,眼泪落了下来 , 我被人蒙在鼓里二十四年 , 我忽然明白过来 , 为什么外婆不让我来上海,不是因为她不喜欢上海 , 而是因为 , 外婆知道我的身世。

    那么,外婆的死,又和我的身世有牵扯吗?

    先是外婆,再是我,曾贤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放过所有的庄家人,如果不是之前邱浩森保护我 , 或许我也死无葬身之地 , 如果不是后来的曾煜保护着我,我可能这一辈子都不知道我的身世。

    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恨 , 什么是痛 , 比起以往的每一次和曾煜吵架 , 这一次更让我痛不欲生。

    我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眼前的唐希越来越模糊 , 我只觉得大脑缺氧 , 差一点,就差一点我就昏了过去。

    唐希快步来到我的身边,他让我靠在他的肩上,又喂我喝了白开水 , 我才慢慢缓了过来。

    我一边流泪 , 一边拿出手机 , 翻开相册 , 翻出袁娇的照片 , “这张照片,是不是有可能证明当年杀害你全家的人是曾贤?”

    唐希接过手机 , 立即从我的手机传了过去 , 好半天,他才冷声 , “只能当面问曾贤。”

    “这不是证据吗?为什么不抓他?袁娇也是他弄死的对不对?”我质问唐希 , 我的心情一片混乱 , 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害死了那么多人之后还能逍遥法外 , 还继续害人。

    “没用 , 袁娇死了 , 没有最好的时间证人。”

    唐希的话让我陷入了绝望,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多没用,二十四年了,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是其一,后来竟然毫无救药的爱上了曾煜,曾贤的儿子。

    这是有多讽刺?!

    我握住手机,手背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我,我擦干眼泪 , 我发誓,我一定要让曾贤为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忽然如风一般的走了过来 , 他抓起唐希,唐希远离了我的身边 , 曾煜站在我的面前 , 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 声音里全是愤怒,“顾晚,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我抬眼,是曾煜!

    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去面对他 , 或者 , 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我和他的孽缘,他就站在了我的面前,满目怒气,只是,该怒的不该是我吗?!

    “为什么骗我?”我问曾煜,一字一句。

    曾煜有些震惊 , 似乎是没料到我会这么问他。

    我想笑 , 因为在曾煜心里,他觉得,我和唐希在约会吗?偷情吗?

    我笑了 , 眼泪顺着眼眶终于落了下来 , 我抬着头 , 一瞬不瞬的看着曾煜,“曾煜 , 你扪心问你自己,你信过我吗?”

    曾煜从来没看过这样的我 , 他有些慌乱,但因为眼前我和唐希看上去亲密,并没有意识到有些事情已经起了变化,他握起我的手 , “跟我回家。”

    “我不要!”我用力甩开他 , 曾煜回过头看我 , 脸上全是不可置信。

    我在曾煜的面前永远都是柔柔弱弱的 , 从来都是温柔的 , 不会那么高声和他嘶吼。

    这个时候 , 我已经不想去管曾煜会怎么样 , 会不会因此离开我,我的手指着他的心脏位置 , “曾煜 , 你从来就不信我 , 你是不是觉得,我顾晚只是天上人间的一个坐台小姐 , 我爱钱如命,我可以随时跟更有钱的男人上床……”

    砰——!

    是吗……那两个字被曾煜的举动扼杀在喉咙里。

    曾煜一拳打在桌子上 ,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出声 , “顾晚,我宠着你,你他妈就让我看到你就是一狼心狗肺吗?!”

    我被他的举动吓蒙了,我清晰的看见他右手骨节全是鲜血,桌子上的玻璃都被他砸碎了,我能想象着他有多痛,我能感应到他的难过。

    我甚至想服软,像是以前一样抱着他,给他说我错了,我乱说话……

    只是不一样了,都变了,都不一样了……

    “不是吗?”我学着曾煜之前嘲讽的口吻 , 又笑着说,“我如此的相信你 , 可你呢,曾煜,你骗了我多少?”

    曾煜双手握成拳头 , 他那双炙热的瞳孔似乎要将我看穿 , 我怕,我怕他一下看穿我的心虚和不舍……

    “顾晚 , 我只问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曾煜一个字一个字 , 几乎是咬牙切齿。

    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风轻云淡 , 回他,“二十五年,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清晰。”

    曾煜不说话,等着我继续说下去,我不敢动 , 我怕我一动就让曾煜看出来我的颤抖 , 我又继续,“曾煜 , 在我记忆越来越清晰之后 , 唐希就离我的心越来越近 , 昨天在学校外的老刘汤粉相遇,我才明白 , 我最爱的 , 忘不了的,依然是唐希。”

    我看向唐希,唐希蹙眉,似乎要阻止我 , 我在唐希说话之前先他一步制止他 , “所以曾煜,我们分手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 我感觉我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 , 我虚弱得要晕倒 , 可我不能。

    “顾晚 , 别和我闹 , 现在跟我回家,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曾煜仍旧低着眸 , 他眸色里全是深邃。

    我呼吸很沉重 , 我似乎感觉到曾煜嗓音的一丝颤抖 , 只有那么一瞬。

    “你觉得我在和你闹吗?曾煜,你太自负了。”我说到后面 , 弯唇笑了 , 我看向他的双眸 , 勾唇问他,“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吗?”

    曾煜没有说话,我看到他额头上的青筋直跳,我口是心非的一字一句,“因为我潜意识,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几分唐希的影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