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4章 线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怔在了唐希的话语中,那按照他所说,杀害我外婆的就另有其人了?

    “那怎么解释这个手套?”我问唐希。

    唐希也拧起了眉,他将手套放在桌子上,给我分析起来,“从庄家,再到我唐家灭门来看 , 曾贤做事从来不会留下把柄,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为什么又会在杀害你外婆的时候犯那么大的错误?”

    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曾贤做事那么不谨慎小心,他早就被警方抓了起来。

    “那你的意思 , 杀害我外婆的可能不是曾贤,而是其他人?”我问唐希,呼吸一下也收紧了起来。

    唐希仍旧思索着,但他没有给我确定的答案 , “不确定,或许曾贤这一次真的就不小心犯下这个错误。”

    我有些颓败的靠在沙发上,“那这个问题,只有曾贤自己才知道,可我们又去哪里找他。”

    “他自己不出现 , 找也找不到的。”唐希挑眉,神色凝重。

    是啊 , 如果不是曾贤自己出现 , 或许我会一直以为曾贤在六年前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这个时候的我像是走进了一个巨大的迷宫 , 哪里都没有方向。

    “但现在有个线索可以去寻找。”唐希给了我一丝希望。

    我看着他 , 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袁娇当年并不是自己开车去的,也就是说,还有司机,结合这张照片 , 他可以做时间证人。”唐希翻出手机让我看。

    我拧起了眉,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只有一个车门,没有车牌号 , 过了这么多年,还能找到吗?”

    “只有这一条线索 , 如果我没有感应错误,曾显也在找这个司机 , 我们要在他之前 , 先找到司机。”唐希声音凝重了起来,之后 , 他又补充道 , “或许 , 他已经找到了。”

    我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也变得更加的严肃起来,人命关天,毕竟,与唐家灭门有牵连的袁娇都被曾贤残忍杀害,如果他先我们一步找到那个司机,一切,可想而知。

    只希望,曾贤还没找到那个司机。

    “先休息一下 , 下午去一趟袁娇的家。”唐希又说。

    我点头,唐希离开之后,我再次陷入了安静,这样的安静让我觉得害怕,也感觉了前所未有的疲倦。

    曾贤在哪儿,外婆的死究竟和他有没有关系?

    这一系列的问题在我的心里渐渐扩大,很不安。

    除了想这些问题 , 我也想曾煜了,安静下来,就会不经意的想起,他现在怎么样了 , 他在做什么,亦或者,他会不会因为我的‘背叛’而难受。

    我像是被绷紧了的绳子,不能软下来 , 眼泪还是会袭击我。

    “曾煜。”我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心疼到几乎要窒息。

    我又闭上了眼,“对不起。”

    ……

    下午,我和唐希去了袁娇的家。

    袁娇的家人还是没有办法从袁娇的去世中缓过来,唐希一拿出警官证 , 袁娇的母亲就开始抽泣了起来。

    “我女儿虽说不太乖,喜欢混 , 但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 那些人怎么下得了手的……”说道后面 , 袁母就泣不成声。

    见此 , 我也很难过,我知道真正杀害袁娇的凶手是谁,却没办法告诉这么伤心的母亲。

    我和唐希都没有说话,一直到袁母平息了一会儿 , 她才招呼我们,“二位先进来坐。”

    算是普通的家庭,但家里收拾得很干净,唐希开口询问了起来 , “袁娇大概是十七岁或者十八岁的时候有出去旅游 , 大概在金角路徘徊过,我此次来想了解,你知道吗?”

    袁母想了想 , 因为太久远 , 想了好一会儿她才说,“十八岁的时候 , 因为庆祝她的生日 , 就去周边游了。”

    听了之后 , 我立即紧张了起来,我感觉我离线索似乎更近了一步。

    “那你还记得当时是谁开车载袁娇去的吗?”唐希面无表情,问得也非常的官方。

    “是袁娇的二叔,从小,她二叔就最宠爱她了。”袁母说着,眼眶又湿润了起来。

    让一个母亲去回忆自己女儿生前的事,真的很残忍,唐希没有着急着问她,就听她又继续说 , “娇娇从小爸爸就去世了,她二叔待她像亲女儿一样,唉,二叔是个好人。”

    我感觉离着线索越来越近了,只要不是随意找的司机,就很快锁定 , 更何况,那还是袁娇的二叔呢?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那袁娇的二叔现在在哪?”唐希又问。

    袁母沉默着,泪水再次不断,她情绪缓和了一些才说,“她二叔命不好 , 袁娇刚走没几天,就车祸意外身亡了。”

    我一怔,只觉得血液凝固在身体里,慢慢变得冰冷起来。

    袁娇的二叔竟然已经离世了,还是车祸意外身亡?

    最后 , 唐希宽慰了袁母几句话,这才带着我往外走。

    这个时候,我一直都在想着袁母说二叔车祸意外身亡的事,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打击太大了 , 唯一的线索,唯一的时间证人 , 没有了。

    上车后 , 我仰靠在座椅上 , 只觉得很累 , 很无力,“唐希,你相信,袁娇的二叔真的是意外吗?”

    唐希沉默着没有说话,那答案已经很清晰明了。

    我只觉得愤怒和悲戚,曾贤到底有多磨灭人性才会干出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来?

    叶连硕曾经说 , 曾贤可以是笑着面对你,但他的内心世界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看穿,得罪了他的人,在不久后不是意外身亡 , 就是意外残废。

    在曾贤知道有袁娇的存在会威胁到他 , 就先一步杀害了袁娇,然后又凭着照片找到了她二叔 , 再造成车祸意外。

    曾贤这个人 , 太恐怖了。

    “怪我。”唐希沉重的手拍打在方向盘上,嗓音也透着几分难过。

    我看向唐希 , “怎么能怪你呢 , 那个时候 , 你还被关着,还没洗清清白,根本就怪不了你,曾贤这个人,太变态了……”

    “如果不是你给我照片,我不会想到找到司机,比起曾贤,不止是晚了一步。”

    唐希难过,我看得出来,毕竟 , 他除了要为自己的家人报仇之外,他还是一个警察。

    只是我有些疑惑,我记得当初艾伦发消息给曾煜的时候说唐希在他们之前找到了这张照片,“不是说,你在曾煜之前找到这张照片吗?”

    “照片的确是我先发现的,在一个微博上,袁娇发出去 , 我无意间找到便保存了下来,那时候我忽略了曾贤的掌握力,他也看到了这张照片,并且在我之前找到了袁娇 , 而我的手机也被他黑了进来,销毁了照片。”

    再之后,唐希就被关了起来。

    我似乎能感觉到那个时候的唐希有多无力,而我 , 看到了照片,是唯一一个可以帮助唐希,帮助自己找到袁娇二叔的人,可那个时候我被蒙在鼓里,真的以为曾煜在帮唐希找真相 , 所以才有袁娇的资料。

    心一下一下的沉了起来,本来已经见到了希望 , 但这一趟却将所有的希望破灭了。

    “接下来只能等 , 等曾贤出现。”唐希启动了引擎 , 车子往他家的方向而去。

    我看着唐希 , 心里难过又不安,“那怎么知道,他下一次出现是什么时候?”

    我清晰的看到唐希握着方向盘的手在用力,指尖都泛白了,半响 , 我才听他说,“曾贤不会一直不出现,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没做。”

    我疑惑的看着唐希,“什么事?”

    “要我和你的命。”唐希说得非常坚定。

    我的心再次抖了一下,我相信唐希说的话 , 之前的曾贤并不是没有对我下手 , 而是曾煜一直挡在中间。

    现在,我和曾煜分开了 , 和曾贤想对付的唐希走到了一起 , 曾贤定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我有些累了,闭上眼仰靠在皮革座椅上 , 一颗心像是坐过山车一样 , 失去重心后 , 只感受得到极速和不安。

    明明只有两日的时间,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都没办法去消化。

    “有人跟踪我们。”

    忽然,唐希凝重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立即睁开双眼,刚要往后看,又听到唐希说,“不想成为下一个车祸意外身亡的人就别动,系好安全带 , 抓紧了。”

    我立即按照唐希说的去做,大脑很快从唐希的话中判断出来,身后追踪我们的人,是曾贤。

    我没想到,曾贤竟然那么快就出现了,想到了唐希之前的分析 , 这一次他的出现必然不会那么简单,他一定想要有收获,那就是我和唐希的命。

    唐希加快了车速,我很慌乱 , 但我控制住自己不去问唐希,不打乱他的思绪。

    “顾清,相信我吗?”

    忽然唐希侧过头看我,眸光异常的深邃,那一刻 , 我强烈的感应到,我和唐希已经在生与死的边缘之上。

    这个时候,我只能把自己的命交给唐希,我点头,“相信。”

    “解开安全带 , 抓紧把手,一会儿车子转弯后 , 我数到一 , 就跳下去。”唐希非常冷静的和我说。

    我心慌 , 定定的看向他,“那你呢?”

    唐希不回答我 , 我仿佛感应到他已经做了去死的打算,我心里骇然,我想问他,但已经来不及了。

    他对我开口 , “三,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