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1章 我爱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愣了愣,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仍然弥漫在我的鼻息之间,但曾经那种软软无力,呼吸困难的感觉似乎消失了。「^追^书^帮^首~发」

    这对我来说,是好事,也是一件不好的事。

    我一直晕血 , 但和曾煜在一起,就时常见到鲜血,再到现在,流血似乎已经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

    “好像是……”

    白芹心疼的看着我 , “真是遭罪,晚晚。”

    她比任何人都懂我的情况,我摇了摇头,比起流血流泪 , 和曾煜的现状,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遭罪。

    “坐吧,应该要过一会儿,才有结果。”我侧过头看着燕姐,声音温柔了许多。

    燕姐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 但最后仍然是坐在一旁静静的守候着。

    “天上人间发生了太多的事,一个接着一个的出事……”燕姐很疲惫的说 , 又很无奈的开口 , “是不是我又得罪了什么人。”

    我和唐希是知情的 , 但这种时候 , 肯定不能说为什么。

    “可能每个人都有个劫,过了就没事了。”我安慰着,像是对燕姐说,又像是在对我自己说。

    燕姐点了点头 , 我们谁也没有说话,都在静静的等待着。

    又过了一个小时,终于,手术室的灯被关了 , 大门被打开。

    我们一拥而上 , 燕姐作为长辈,她应该是最担心麻雀儿的安慰,“她怎么样了?”

    “脱离生命危险。”医生有些如释重负的说道。

    就在我们集体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 又听医生很严肃的说道:“但她的脑部受到重创 , 需要留院观察。”

    脑部重创?

    我微微怔了怔,毕竟 , 在我见到麻雀儿的时候 , 她没有伤 , 只是被曾贤绑架了。

    后来,曾贤当着我的面给了麻雀儿两抢。

    唐希看我,我摇了摇头,示意我并不知道。

    麻雀儿被推了出来,我看着瘦弱苍白的她,非常的心疼,不管她是怎么受伤的,起码,没有了生命危险 , 这比任何事都值得高兴。

    麻雀儿去了重病房,唐希去办理入院手续,白芹和燕姐在一旁守着她。

    见麻雀儿没事了,我的心又牵挂起曾煜来,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在哪一间病房。

    心事很重 , 我在病房呆不下去,来到走廊上坐了下来,脑海里全是近日来发生的一切。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突然怀念我对身世一无所知的时候,我就躲在曾煜的身后 , 享受着她给我的所有疼爱。

    而现在……

    真的是世事无常。

    “晚晚。”

    忽然,我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微微一怔,侧过头去看,“叶连硕?”

    他也在医院 , 那就说明,我的直觉没有错,曾煜也在医院,是叶连硕过来守着他。

    “我不管你和曾煜之间发生了什么,现在 , 你随我过来看看他。”叶连硕拉着我的手就走。

    我身子往后,摇头 , “你抓疼我了 , 放开我。”

    叶连硕这才回过头看着我 , 他眉宇之间全是对我的陌生,“为什么忽然对曾煜这么冷血?”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 叶连硕好像知道我和曾煜的所有恩怨,又好像不知道,我没有说话,但我现在 , 不可能跟他去见曾煜。

    一切,已经开始了,唯有抓住曾贤,才是真正的结束 , 而那之后 , 我和曾煜更不可能了。

    “晚晚,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 呼吸也变得沉重 , 是啊,我也知道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 , 曾煜对我来说 , 就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 我只想呆在他的身边,做他的小女人,而现在……

    我摇了摇头,“我不想见他。”

    叶连硕果然放开了我,他冷冷的看着我,第一次,我从叶连硕那张温和的脸上看到了怒气,他说,“这一次,你如果不见他 , 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我怔了怔,没明白叶连硕的意思,但我下意识想到了曾煜也受伤了,所以,我终究无法冷血下来,我问他,“怎么了?”

    “你不去见他 , 他可能就死了。”叶连硕说,异常的严肃。

    我被叶连硕的话吓了一跳,我脸色瞬间苍白起来,血液似乎全部凝固在身体里变得冰冷 ,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连硕,“你,你说什么?”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昏迷在一个巷子里,后背全是鲜血 , 失血过多,还身受重伤……”

    听到叶连硕这么说,我的心像是痉挛一般的痛了起来。

    那个时候,我问他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医院,他说不需要,他仍然高大威武得像是我心中的他。

    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伤得那么严重 , 想到他唇角的鲜血,我就应该想到的 , 应该想到的。

    “去见见他 , 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 , 如果他这一次没有挺过来 , 顾晚,你问问你自己,就不会痛苦吗?”

    叶连硕的声音像是一道光打开了我紧闭着的心房,我点头,眼泪落下 , “带我去。”

    我随着叶连硕走得很快。

    叶连硕一边走一边说,“我带着他来医院的时候,中途他醒过来了,似乎是感应到你也在 , 看了你一瞬 , 又昏迷了。”

    难怪我感觉到了一个目光,但没有很炙热 , 原来 , 是很虚弱的曾煜。

    心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的疼痛,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 像是缺氧一般 , 让我窒息。

    终于 , 我和叶连硕来到了曾煜的病房,他安静的睡在房间里,就好像只是睡着了。

    我摸着门锁走了进去,仪器传来滴滴的声音,我的心也跟着仪器的声音,一下一下的跳动着。

    曾煜的脸色很苍白,一看就知道是受了重伤。

    我抹了一般眼泪,好像,自从和曾煜在一起 , 我们就成了医院的常客,不管是他还是我。

    就好像,当初才在一起的时候,老天爷就反对我们的爱情。

    明明只有十米远的距离靠近他,我却走了好久好久,终于 , 在曾煜的身边坐了下来。

    “曾煜。”

    我小心翼翼的喊他的名字,他没有回答我,只是静静的呼吸着。

    还能听到他的呼吸声,我都感觉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幸运。

    我和曾煜 , 从最开始的我排斥,到吸引,再到相爱。

    他问过我不止一次,会不会离开他 , 我的答案都是一如既往的不离开,但是,现在我才知道,我和他隔着千山万水,只是一个身世 , 就把我们拉开了。

    我伸手去握他的手,那熟悉的温度让我心跳加速。

    “对不起 , 曾煜。”我们都是受害者 , 但我不知道 , 除了这样 , 还有其他的什么选择。

    回应我的,仍旧是曾煜均匀的呼吸声,那么的安静,这让我更加的心疼。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曾煜 , 我发现,我越来越恨曾贤,第一次那么讨厌那么恨一个人。

    到底,曾贤的心是什么做的 , 他才可以做到这般 , 让曾煜受伤,躺在这里。

    眼泪终于是无法控制 , 一点一点的涌了出来 , 我轻轻的趴在曾煜的胸膛上,似乎除了哭还是哭。

    我恨我自己的懦弱 , 也讨厌自己的眼泪 , 可就是控制不住。

    不知哭了多久 , 双眼感觉疲惫了,但我的心却仍旧的痛着,甚至比才进入病房的那一刻更痛,更难受。

    “曾煜,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好好的活着。”我开口。

    我学着他曾经亲吻我的样子,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再转辗到他高挺的鼻梁上,最后 , 来到他凉薄的唇。

    真的没有温度,当我印在他的唇上时,我多想这一刻就静止在这里。

    我贪婪的咬住他的唇,恨不得将他吞进去,那熟悉的味道和触感,心动 , 情动。

    我太想念曾煜了,透过生命直达灵魂的想念。

    吻了很久,我才慢慢放开他,将头枕在他的颈窝里 , 虽然病房里有着消毒水的味道,但曾煜的气息仍旧包围着我。

    我的眼泪落在了他的颈窝里而不自知,我轻声说,“曾煜 , 你一定要活下来,好好的活着,要比我活得更好,过得更好,好不好?”

    他没有回应我,但我总觉得 , 他能听到。

    可矛盾的我,又不希望他听到 , 我怕他醒来 , 会嫌恶。

    因为和他的触碰 , 我终究是贪念的 , 想念一发不可收拾,“曾煜,你知道吗,比起我自己死 , 我更害怕你受伤,我那么爱你,却爱而不能,这些日子 , 我过得很痛苦 , 睁开眼,闭上眼都是你……”

    “我想抱着你,给你说我的舍不得 , 诉说我的苦衷 , 可我没办法这样做,我那么了解你 , 我知道你会痛 , 虽然你从来都是一个痛而不言的男人。”

    “曾煜 , 我好懦弱,我只有在你昏迷的时候才敢真正的抱着你……诉说着我的思念。”

    “不管怎么样,我求求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活下来,等到我让曾贤该得到他应得的惩罚时,你若恨,再一枪蹦了我,我没有任何怨言。”

    我其实很害怕曾煜醒来 , 将我抓个现行,我想,他今天在面对我时的冷漠,也是伪装吧?

    就好像,我在欺骗着他一样。

    最后,我亲吻了我最喜欢的地方,他微微凸起的喉头 , 舌尖轻轻一舔,又深深的印上一个吻,低声,“我爱你 , 曾煜。”

    更新完毕!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