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2章 我想要曾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真的很爱你。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曾煜,我的这一辈子,如果不是你,只能一人过余生。

    我不会再爱别人。

    眼泪划过脸颊,滋味非常难受。

    或许这种感觉只有失恋的人才懂,我努力的控制住自己 , 呼吸也变得轻柔了许多。

    慢慢的,我坐正了身子,看到他那张精致的脸,眸光迷离到了极点。

    他就这样 , 印进了我的心脏,随着我的心跳循环着。

    若不爱,除非心跳停止。

    我还想陪着他,但我担心他会醒来 , 等他看到我,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付入东流。

    眸光恋恋不舍的从他的脸上收回来,我擦了擦眼泪,起身就往外面走,没有过多的停留。

    如果曾煜没能挺过去 , 我也不会独活在这世上。

    这是我最后做的决定。

    但是,在那之前 , 我还是应该将我该做的事 , 终结。

    那个时候我走得太快 , 因为心里有恨 , 对曾贤的恨意,所以没来得及回头多看曾煜一眼,若回头,我一定能看到他轻微颤抖的睫毛。

    关上并病房的门 , 我没再多看曾煜一眼,我怕再多一眼,我就舍不得离开。

    但现在,我不能这么做 , 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

    叶连硕见我的情绪不是很好 , 他走到我的身边,低声询问,“他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情况会怎么样 , 连硕 , 麻烦你,替我好好照顾他。”我握住叶连硕的手 , 声音全是乞求。

    叶连硕要照顾七月 , 他不照顾曾煜那是本分 , 照顾曾煜那是情分,但我希望叶连硕能在曾煜的身边。

    “即使是这样,你还是要选择第二次离开他吗?”叶连硕的声音有些冷,似乎没有想到我会那么的冷血。

    我抿了抿唇,“还有些事没做完,等一切都到了终点,我会再回来。”

    “顾晚,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曾煜并不想你这么做?”叶连硕非常冷静的问我。

    我微微怔了怔 , 这大概是叶连硕第一次全名带姓的喊我名字,那么的认真。

    只是我没有理解过来,我以为叶连硕的意思,曾煜不想我离开。

    我没有说话,沉默了许久才说,“我先走了。”

    像是逃离现场一般 , 我始终是个躲避者,我没有那么勇敢坚强。免-费-首-发→【追】【书】【帮】

    不管叶连硕的回答,我转身就往麻雀儿的病房走。

    忽然,叶连硕握住了我的手。

    我微微一怔 , 回过头看着他,没有说哈,只是他那双眸子里似乎蕴藏着千言万语。

    我在等着,等着他说话。

    然而 , 叶连硕只是微微叹息,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声安好,“好好照顾自己。”

    说着,他睨了一眼我的手臂,那是第一次和曾贤交手时落下的伤 , 现在已经结茧了,但看上去十分的不好看。

    “我会的。”

    “别再让自己受伤。”叶连硕又说。

    叶连硕对我的柔情 , 让我有些迷茫 , 毕竟 , 我从来不会想到叶连硕他对我有情。

    但他似乎又好像是站在曾煜的角度对我说这些话。

    他放开了我的手 , 又补充了一句,“你受伤,他会心疼,会狂躁。”

    我愣了愣,叶连硕是在说曾煜吗?

    说不出来心中是什么滋味 , 非常的难受,也非常的痛苦,我匆忙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没有回头 , 没有再和叶连硕多说一句话。

    转角处的时候 , 我靠在墙边,心脏上下起伏着 , 情绪也非常的低落。

    好像 , 我这一走,又离曾煜越来越远了……

    “顾晚?”

    眼神迷离的时候,我看不到人 , 只听到唐希的声音 , 他在喊我。

    当他走到我面前的时候 , 我才渐渐回过神来,我望着他,“唐希。”

    唐希见我哭了,从他的表情里,我都看出来,他知道我去了哪里,并且见了什么人。

    “还好吗?”他还是温和的问候,疏离冷淡的声音透着点柔情。

    我缓了好久,才点头 , “没事了。”

    唐希不放心的看着我,我抿了抿唇,擦干了眼泪,“我没事,只是一时想不开。”

    唐希点了点头,“没特殊的事 , 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在没找到我的时候,唐希可能以为我被曾贤带走了,但看到我失控哭泣的模样,他明白了过来 , 我见曾煜了。

    “麻雀儿那怎么样了?”我咬了咬唇,尽量让思绪淡然下来。

    唐希点头,“白芹守着,一切都好。”

    他看了一眼我衣服上的鲜血和污垢 , 抿唇,“有白芹在,顾晚,你需要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我点了点头,跟着唐希离开了医院。

    回到唐希的家里 , 洗过澡后,我随便换上了一套衣服 , 坐在客厅的沙发里 , 满脑子都是曾煜躺在病床上的样子。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醒过来 ,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一颗心 , 变得十分的担心,但我又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牵肠挂肚。

    唐希拿了两罐啤酒过来,递给我一罐,“需要吗?”

    我接过了啤酒 , 这个时候,真的想多喝点,忘记这一切。

    打开之后,和唐希碰杯后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 有些呛鼻 , 但味道我还是能忍受。

    都没有说话,唐希就陪着我喝酒 , 他似乎就是给我找了一个发泄点 , 我一口接着一口的喝。

    到后来,我有些醉意 , 意识也变得非常的模糊。

    我侧过头看着唐希 , 他仍旧是我刚认识他时候穿着白衬衣 , 面色虽然有些冷漠,但眉宇间却总透着些许只有我看得懂的温和。

    “唐希。”我开始说酒话。

    唐希点头,轻轻应了我一声,“我在。”

    我眼眶忽然就变得湿热起来,“当初,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问他,并不是怨念他那个时候没有和我在一起,只是像是朋友一样,将压在心底的往事拿出来说一说。

    唐希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他没有说哈 , 只是喝了一口酒。

    我仰靠在沙发上,抿着唇,“算一算时间,唐家也差不多在那个时间遭遇了灭门。”

    我笑了笑,“这就是命运。”

    像是嘲讽一般,那个时候 , 明明唐希亲吻了我,我以为,我已经和他在一起了,但他离开的时候却是那么的狠心。

    那个时候不知道 , 只是觉得难过,却也没想过要放弃。

    而现在想起来,家仇未报,又怎么谈儿女情长?

    唐希就好像故意给我酒,我变得话多起来 , 又说,“如果不是你,我不会来上海,也不会在和睦小区遇到曾煜。”

    提到曾煜的时候,我很伤心。

    “顾晚 , 一直想问你一件事。”唐希一直都是一个倾听者,这一次 , 他开口问我问题。

    我点头 , “你问。”

    “你是因为去找我 , 所以才被卷进霍老板和曾煜之间?”唐希问我。

    与其说是在问我 , 倒不如说他只是确定一下当年发生的事情。

    喝多了,也就没有了任何想法,也没有防备,我笑呵呵的点头 , “十八岁生日,我告诉自己,是最后一次找你,或许这就是命运 , 我没找到你 , 却找到了曾煜。”

    唐希没有说话,我看到他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 , 那双眸子里有着几分难以察觉的痛楚。

    其实 ,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等唐希 , 哪怕 , 我为了唐希付出了那么多 , 差点付出生命,可我恢复记忆之后,我并不恨他,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之前从来不会说到这上面来,而现在喝醉了,就没有意识替自己遮掩,我忽略了唐希知道会自责,会难过。

    虽然与他无关 , 但也间接性的伤害到我。

    如果那个人不是曾煜,我或许会觉得这是一种伤害,但不是,他是曾煜,这对我来说,就好像又看到了另外一个春天。

    “抱歉 , 你出事的时候,我在新疆当兵。”

    我和唐希沉默了好半天,都在想着自己的事,忽然 , 我听唐希这么说。

    或许,这真的就是情深缘浅。

    那时候的我,把唐希当作我的全世界,奈何情深缘浅 , 我遇到了曾煜。

    只是,我想到曾煜也觉得十分难过,我和曾煜的现状,又何尝不是当年的我和唐希呢?

    我摇了摇头,“不用抱歉,谁也没有一定要对谁负责。”

    又是一罐啤酒喝下 , 我彻底的晕了起来,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念曾煜 , 想念他的笑容 , 他的霸道 , 他的温柔 , 甚至他的怒气,我都是十分想念的。

    到最后,我哭了起来,没哭多久又感觉自己很累 , 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

    和曾煜分开后,我的精神状态都处于崩裂中,也很紧张。

    今天喝了酒,我的情绪得到了很大的缓和 , 人也变得轻松起来 , 以至于,我做春梦了。

    我又梦见曾煜他压在我的身上 , 手指挑逗着我身体的每一处敏感。

    “晚儿。”

    我听到他的声音 , 这对我来说,是最致命的春药 , 我呼吸也燥热起来 , 我很想念曾煜。

    哪怕这是一个梦 , 我也不愿意新过来,就这样回抱着曾煜。

    我感受到他的薄唇在我的脸上转辗反侧,吻遍我的脸颊,最后封住了我的唇,灵巧的软舌长驱直入,牵扯着我的呼吸。

    大手隔着衣衫揉捏着我胸前的柔软。

    身体的每一处都炙热了起来,想要,我想要曾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