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4章 她是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还没来得及多想,唐希已经将我带到了现场。免-费-首-发→【追】【书】【帮】

    看样子是才开工 , 挖土机也正在工作,有很多的警察在维持持续。

    只是 , 我没有看到我想要见到的那个人。

    “这段时间 , 我们都要在这里吗?”我问唐希。

    唐希点头 , 不可置否,“直到这边工程顺利 , 才转移到下一个地方。”

    那应该是一个漫长的时间 , 如果唐希会一直在这里,那么,曾煜呢?他也会吗?

    这么说来,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会和曾煜碰面。

    脑海里仍旧是叶连硕早上的那个电话。

    我的心又变得沉重疼痛起来。

    我和曾煜没有在一起了,如果还是天天见面 , 这对我来说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 没有之一。

    就在我想问我们晚上住哪的时候,我看到曾煜和邱浩森从我对面的方向走过来。

    并不是向我走过来 , 而是正在商讨着什么事情。

    难得看到邱浩森和曾煜如此和谐的一面 , 我的心中再次有了波澜 , 果然,事情的变化已经不在我的认知之内。

    邱浩森和曾煜路过我身边的时候 , 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曾煜。

    毕竟 , 昨天他还受伤躺在医院里,说起来,又是为了我受伤。

    我想知道他的真实情况怎么样,但也只能忘却止步 , 我和他 , 已经比陌生人还不如。

    可即使是这样 , 我仍旧是在担心着他的身体。

    邱浩森向我看了过来 , 他微微锁着眉头 , 低声关心,“身体好些了吗?”

    下一刻 , 我感觉曾煜也朝我看了过来 , 我没有看向他,眸光一直停留在邱浩森的身上 , 点头 , “我没事了。”

    感觉有些丢人 , 我晕倒的事情,似乎大家都知道了。

    我大概知道为什么都会知道 , 唐希因为我昏迷 , 无法出席 , 所以,也就有了现在的对话。

    邱浩森看了一眼唐希,那双眸子里仍旧透着对我炙热的关心,“身体实在不舒服,可以回去休息。”

    我心中微微动了动,说不出来的滋味。

    和邱浩森一样是分手了,但他对我,和从前没有区别,仍然是无时无刻的关心着,而我和曾煜……

    我没有多想 , 我点头,“谢谢挂心 , 真的不用。”

    我也显得很客气,说完之后 , 我就看到邱浩森拧起了眉 , 没有多说话。

    我忽然升起一个意识 , 邱浩森也许会误认为唐希在我身边,所以我不接受其他男人的好意?

    想到这里,我的眸光终于是看向曾煜。★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他仍旧是我喜欢的样子 , 俊帅得毫无瑕疵 , 那张脸没有了温柔,多了一种冷,但却不失男人该有的魅力。

    我可以很确定的事,他并没有和邱浩森有同样的想法。

    也可以换个方式来说,他根本不在意。

    我眯了眯眼 , 快速收回视线 , 我看向唐希,“我可以去参观一下吗?”

    “我带你去。”唐希似乎感觉到我不想在这两个人男人面前多呆。

    他做了一个保护我的动作,将整个我都搂进了怀里。

    当唐希身上啊那股淡淡香薰传来 , 我怔了怔 , 不是排斥 , 而是,曾煜还在。

    我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唐希 , 然而 , 唐希的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我好像看到曾贤了。”

    一句话,让我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我没有挣扎,就依偎在唐希的怀里 , 看上去像是弱不经风 , 又好像是很依赖唐希。

    不管会给曾煜和邱浩森什么感觉 , 我都不能在意了。

    如果曾贤在观察 , 那么 , 我和唐希一定要做得百分之百的没有疏漏。

    走了一会儿 , 我和唐希往一个转角处走 , 我离开曾煜和邱浩森很远了,这才侧过头看唐希,“他那么快就出现了吗?”

    唐希点头 , 我顺着他的眸光看过去 , 那里却什么都没有。

    “不要离开我的视线。”唐希拧着眉冷声说道。

    我点头 , “嗯。”

    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就是不能让唐希过于担心以至于分心。

    只是想到和唐希的亲密举动,心里又有着难以言喻的滋味。

    曾煜看到了 , 但是 , 他或许已经毫无感觉了。

    毕竟 , 叶连硕说过,昨天我去看曾煜的时候,我一走他就醒了过来,他并不知道曾煜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我觉得很疲惫,很难受,却只能将这样的难受遮掩起来。

    “唐希。”我喊唐希。

    唐希侧过头看我,“怎么了?”

    “我想回去住处休息一下。”我说。

    唐希闻言,点头,“我们暂时只能住在工地的板房内。”

    我点了点头,“好。”

    有地方住就行了 , 我从来不是一个很挑剔的人。

    往前面走,是在工程检修之前就修好了的板房 , 我们住在第二层,唐希走在前面 , 我跟在他的身后。

    这时候 , 白芹打来电话。

    我太久没接到白芹的电话 , 有些木讷的看着手机,很多事情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连我和白芹也成了无法再交心却依然牵挂着对方的普通关系。

    “喂。”

    “麻雀儿醒了。”

    我听到白芹这么说 , 这大概是我今天唯一的好心情,“医生怎么说?”

    “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白芹说。

    我听到了白芹的哭腔 , 感觉事情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怎么了?”我又问。

    “麻雀儿的智商和三四岁儿童差不多,她头部受到创伤,无法再像是正常人一样生活……她可能残疾了,智障了。”白芹哭泣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电话那边传来。

    我眼眶一热,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能好吗?”

    “医生说 , 暂时找不到救治的方法 , 我找杜恒问了其他的医生,大致意思……无药可医……麻雀儿可能这一辈子都这样了。”白芹说到后面崩溃了。

    面临她的崩溃 , 我的心更痛。

    一个好好的人 , 就变成了这样。

    “麻雀儿醒了 , 我先挂了,你如果能早些回来 , 就来看看她吧。”白芹说。

    “好……”我动了动唇 , 说了一个字。

    唐希见我接了电话就不走了,他回过头看着我,就见我在流眼泪。

    他蹙眉向我走近,“发生什么了?”

    我抬头看着唐希,那一刻 , 我觉得我和唐希面对的敌人如同一个邪恶的神 , 斗不过 , 躲不过 , 只能硬生生的扛下来。

    “怎么了?”唐希尽量放柔声音。

    我重重的呼吸了一瞬 , 才说 , “麻雀儿脑部重创,智商停留在三四岁……”

    唐希听了 , 面色也不太好,他拧着眉 , 似乎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情况。

    见我崩溃 , 他不能跟着我崩溃 , 他安慰,“只要人还活着就好。”

    我却觉得十分的哀伤 , 一个好好的人 , 就这样变成了智障,要怎么去面对今后的生活?

    何况 , 麻雀儿的家境本来就很不好。

    我难过的也不止是这一个,似乎,只要我和唐希接着去查曾贤,那么,和事情有关的人,都会一个接着一个的出事。

    麻雀儿这一次是万幸,但曾贤留了后手,让麻雀儿这一辈子也无法说出在天上人间听到犇哥和袁娇的谈话了。

    并且,她也无法当目击证人 , 证明犇哥和他的手下都是受命于曾贤来杀害袁娇。

    我呼吸重了重,眼泪无法止住 , 我总感觉,是我害了麻雀儿。

    唐希似乎洞察了我的想法 , 他双手掌在我的肩上 , 一字一句的对我说 , “这件事和你无关,在很久前 , 犇哥死了 , 就证明,曾贤已经在争对麻雀儿,这是迟早的事。”

    我看着唐希,眉眼十分的迷茫,真的是这样吗?

    “麻雀儿她很可爱的……”我动了动唇,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唐希也知道 , 我是难过疯了才这样。

    “刚好我们查过去了 , 限制曾贤了,才救起了麻雀儿 , 只要她还活着 , 就有希望 , 是不是?”唐希看着我,眸光很真诚。

    我渐渐的被他这种真诚所打动。

    他说的没错 , 人只要还活着 , 就有希望,就有奇迹。

    而死了的,却永远长埋地下,没办法再做想做的事。

    好半天 , 我才点了点头。

    “不是累了吗?前面就是我们的房间。”唐希说着 , 他拉着我的手往前走。

    这个时候我几乎没有思考的能力 , 我跟着他往前走 , 我站在唐希的身后 , 还沉浸在麻雀儿无法恢复正常人的痛苦中。

    这时候 , 唐希把门打开了 , 我和他正要往里走的时候,好巧不巧的隔壁门开了。

    我下意识听到声音看过去 , 微微一怔 , 是叶连硕 , 而他身边跟着一个看上去十分俏皮又性感的女孩儿,年纪大概在二十左右 , 应该还是个学生。

    我本来心情不好 , 这一看 , 叶连硕居然还背着七月偷腥,脸色很不好。

    “唐队,晚晚。”叶连硕笑着喊我们。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七月怀着孩子本来够辛苦,叶连硕平时人模人样的,这个时候居然会偷腥,又或许是麻雀儿的事给我打击太大。

    我当下大脑一片空白,直接指着他身边的女人,问他的口吻满是敌意 , “她是谁?叶连硕。”

    我连名带姓的喊他,叶连硕怔了怔 , 他看向身后的女人。

    那女孩儿仅仅是愣了一秒,随即笑着打趣道 , “老哥 , 这位该不会是你瞒着七月姐在外面找的女人吧 , 可别误会我。”

    下一更八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