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4章 窒息的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我不回答,曾煜一瞬不瞬的看着我,似乎我不回答,他就不会放开我。★首★发★追★书★帮★

    慢慢的,我点头,“嗯。”

    曾煜撩起了唇 , 眸光里的温度不见得有多高。

    我受不了他这样的注视,我挣扎着,却没开口说话。

    曾煜双手像是焊铁将我焊住一般,根本就没办法动弹。

    不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还是有那么大的力气?

    我受不了这样的对视 , 我不想在曾煜面前展示我最脆弱的一面,我怕,再过一会儿就功亏于溃,我第一次 , 冷着声音对曾煜说,“放开我!”

    果然,话落,我就察觉到曾煜浑身的气息变得严寒起来。

    “放开?放你去唐希身边,还是邱浩森,嗯?”曾煜冷冷勾唇 , 嗓音更是十分冰凉。

    我怔了怔,我和唐希本来就是‘男女朋友关系’,但他干嘛把邱浩森牵扯出来?

    “不说话?”曾煜再次眯起了眼眸 , 我似乎都能从他那双眸子里看出慢慢燃起的火焰。

    “要我说什么?曾煜 , 你应该尊重我的 , 我和你见面 , 对唐希来说都是不公平的。”我试图去唤醒他,告诉他,我和他已经分开了。

    我故意拿出唐希来说。

    曾煜腾出一只手,勾起了我的下巴 , 让我直视他,“在邱浩森面前,怎么不这么和他说?”

    我怔了怔,忽然就想起来早上给邱浩森送水果被曾煜看到了,我就知道他误会了。

    “我和邱浩森没什么。”我拧着眉 , 很无奈 , 也很忧伤。

    我可以对曾煜说,我和邱浩森是清白的 , 什么都没有 , 但我却不能说,我和唐希没什么……

    这种感觉在我的心头实在是太过压抑了。

    “是不是突然发现,三年了 , 对邱浩森已经有根深蒂固的情感?别人都比不上,嗯?”

    但我发现 , 我说的都是空话 , 曾煜根本不会听,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认为我要去勾搭邱浩森。

    “曾煜,我和你已经分开了,我和你没有关系了,不管我和谁,有着怎样的牵扯,那都是我个人的事,和你真的没关系 , 你还不明白吗?”我蹙着眉,放弃了挣扎,看着他的眸光也变得柔软了一分。

    我希望他明白,至少,在我没有说出更难听的话前,希望他和我继续保持着原来的关系。★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陌生人 , 或者比陌生人还不如。

    虽然我会痛苦,但这比任何选择都对。

    曾煜愣了一刻,他烦躁的捏紧我的下巴,大手指摩擦着 , 我能感觉他指腹的粗糙和炙热。

    “所以,我以亲怎么没看出来,你是一个这么无情无义,水性杨花的女人。”曾煜冷笑着 , 像是吸血鬼一般,深邃的轮廓上染上一层完全无法形容的愤怒。

    我被他捏得生疼,但我记住了他说的八个字‘无情无义,水性杨花’。

    我觉得痛,觉得很难受 , 任何人都可以这么说我,唯独曾煜不可以。

    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 , 我很害怕现在的曾煜 , 我总觉得 , 只要我继续忤逆他 , 他一定会把我挫骨扬灰。

    可我没办法控制,我看着他,一字一句的回答,“现在 , 你重新认识我也不迟。”

    “委屈?”曾煜看到我眼里的泪水,他蹙眉,问得轻浮。

    我不说话,死死咬住唇 , 我不委屈 , 我哪里有资格委屈,我全家都被人杀死了 , 我也没资格委屈呀 , 那是我的命,可不是吗?

    我看着曾煜,将眼泪憋了回去 , 但我从曾煜的那双瞳孔里看出了不一样的情绪 , 和我之前看到的都不一样 , 他的唇,抿成了一条冰冷的直线。

    我不回答,他也不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缓缓勾起唇角,像是嘲讽自己,又像是嘲讽我,“勾搭了唐希不够,又继续勾引邱浩森,顾晚 , 是不是邱浩森离婚了,你就更动心了,想当局长夫人?”

    即使我知道,我和曾煜的情况,我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他是仇人的儿子,我和他父亲还欠着一笔血债 , 继续纠缠只会让他和我一起痛苦。

    但是,我就是受不了他这么说我,我对他的感情,别人不清楚 , 别人可以怀疑,难道他也要视为粪土吗?

    我终于开口了,我问他,“你一定要这么想我吗?曾煜。”

    我直直的注视着他的双眼,希望从里面看到其他的情绪 , 没有,什么都没有。

    如同一个深潭一般,漆黑到没有底。

    他修长的手指渐渐放开了我,从我的脖子一路落到锁骨上,到我的胸前时 , 画了一个圈,冷笑着 , “难道不是吗?顾晚 , 以前和邱浩森在一起的时候 , 不是渴望着名分吗?现在他给你了。”

    是 , 曾经我是幻想过,邱浩森对我越来越好,我想过做他的妻子,和他过一辈子。

    可在香港去遇到他的夫人 , 那可笑的幻想就没有了,我和邱浩森,只能是金主和情妇。

    但我和曾煜,却是顾晚和曾煜。

    我把这辈子所有的情和恋都用在了曾煜的身上,可他为什么非要把我和邱浩森想到一块儿去?

    既然这样 , 那我就如他所愿 , 这样,或许 , 分得更干净一些。

    我仰起下巴看着曾煜 , 眸光十分的认真,我笑了笑 , “比起当唐夫人 , 我的确更想当局长夫人 , 邱浩森为了我离婚,何况我和他睡了三年,我又怎么会不动心呢?”

    我明显感觉到曾煜落在我胸前的手颤抖了一下,锋利的长眉拧起了一个非常不悦的姿势。

    我又说,“你也知道,遇见你就是个意外,你扼杀了我尽早成为局长夫人的资格,曾煜,其实我该恨你的,不过现在机会好像来了 , 我想把握,我和你已经分手了。”

    曾煜,你这么逼着我,难道这些就是你想听的吗?

    如果是,那我说给你听。

    今后,就是连仇人都做不了吧?!

    我的笑容有着几分悲戚,悲戚我自己,在这样的命运中和曾煜错过,悲戚我的命运……

    我以为曾煜也彻底讨厌这样的我了 , 所以我试图伸出手去推他,谁知,他纹丝不动。

    我拧起了眉,我现在真的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 没有曾煜的地方。

    曾煜的手按进了我的胸口,我感觉到胸口很痛,来自他的挤压,来自本身的疼痛。

    “顾晚 , 是不是怎么说,都挽救不了你的狼心狗肺?”曾煜一字一句的问我,他那张脸上的怒容是我从来没见过的。

    不是之前那种杀戮般的神,而是来自地狱的使者,浑身上下都是冰寒的 , 又像是来自西方的吸血鬼,恨不得咬死我 , 喝干我的血。

    狼心狗肺 , 这个词语真是用得好。

    “知道我狼心狗肺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 明天我就回上海了 , 眼不见为净,你不用愤怒我和谁在一起了。”我尽量说得轻描淡写,但谁知道我的心在滴血?

    “是吗?”曾煜怒极反笑,随后又像主人宣布一般的嚣张,“我不要的女人 , 邱浩森也没资格要。”

    我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曾煜的唇直接压了下来。

    像是惩罚,撕咬一般我的吻住我的唇。

    只是触碰 , 我都能感觉这支吸血鬼的牙齿有多锋利。

    我痛 , 我挣扎着,呼吸也开始窒息 , 我张口咬他的唇瓣 , 然而,却给了他伺机而动的机会。

    他将我压在门上 , 长舌直驱 , 卷起我的软舌翻滚着 , 不顾我的挣扎,吸食着我口里的芬芳。

    我难受,我不想这样,我不想和曾煜再有牵扯,说那么多,还一定要来侮辱我吗?

    我狠下心,一口咬在他的软舌上,血腥瞬间在口腔里弥漫,然而,曾煜却没有放开我 , 更肆意的吻我,吞没我仅存的一点点呼吸。

    我伸出手去推打,告诉他我的窒息了,窒息了。

    然而,曾煜根本就不管,似乎是用行动向我证明 , 就算是他不要的女人,他想上,照样上。

    他双手突然来到我的后背,托起我的翘臀 , 将我抵在门板上。

    这是板房而不是砖房,我时时刻刻担心他直接和我把门扑坏了,然后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眼泪顺着我的脸颊落下,到唇边的时候 , 因为接吻的缝隙,落入口中,味道苦涩,我的胸口也越来越痛。

    曾煜一个用力,我被他抱了起来 , 那失重的感觉只能迫使我双腿夹着他的腰,这更给了他机会疯狂的侵略。

    我想去咬他 , 让他放开我 , 可我舍不得 , 我隐隐约约感觉 , 曾煜即使撕咬我,都不会让我真的受伤,而刚刚的那一下,已经让他的舌头受伤了。

    这样的攻势不会太久 , 曾煜太熟悉我的身体了,甚至比我自己的熟悉。

    拖着我屁股的大手非常不安分的摩擦,不似调情,完全就是疯狂 , 粗暴的让我身体起了变化。

    终于 , 他放开了我的唇,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 喘息着 , 我求他,“别这样,放开我好吗?”

    曾煜怎么样都可以 , 可我受不了这样的侮辱 , 这和强奸没有任何区别。

    “不爽吗?”曾煜眸色迷离 , 声线嘶哑极了,但仍旧是愤怒的。

    我一个劲的摇头,眼泪不停的落下,“别,不要,求你了。”

    “顾晚,身体的契合才是最城实的。”他的手来到了我的下体,随后,他看着我 , 冷冷的笑容一点一点变得蛊惑起来。

    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