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7章 只有一个可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昨天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曾煜像是一个恶魔一样,对我做了那么可怕的事情。免-费-首-发→【追】【书】【帮】

    不光是做,他言语上也彻底伤害到我。

    只是,怎么也没想到,那么高高在上的他 , 竟然可以容忍唐希对他拳脚相向,并且还被打成了那样。

    我的一颗心都在徘徊着。

    本来我应该继续绝情下去,可我始终是爱着曾煜的,这种爱 , 比我爱自己还要深刻。

    所以,我给曾煜打电话了,我几乎是屏住呼吸。

    那边很快就接通电话了,我怔了怔 , 显然没想到那么快。

    是不是,曾煜也在等我的电话呢?

    这么想着,心里竟然会升起丝丝的甜蜜,然而,对方一开口,我就回到了现实。

    “晚晚?”是叶连硕的声音。

    虽然有些失落 , 但叶连硕接到电话,并不是一件坏事 , 如果是曾煜接到电话 , 我反而会不知道怎么说。

    “你们现在在哪里?”我问。

    “市里的医院。”叶连硕回答我。

    我听到那边的声音一片嘈杂 , 我似乎通过电话看到了叶连硕那忙碌的身影。

    “曾煜 , 他现在怎么样了?”咬了咬唇,我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第二次手术中。”叶连硕回答我。

    我听得蹙起了眉,说不出的担忧在心中弥漫着,我又问叶连硕,“那第一次是不成功还是怎么样?”

    “骨头陷进了肉里 , 本来曾煜就受伤了,第一次手术差点要了他的命,不能一次性将所有断裂的骨头都复位。”叶连硕满是凝重的给我说。

    我完全被他吓到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 即使没在现场 , 我几乎都能感觉到曾煜的痛苦。★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会顺利吗?”我问,声音已经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叶连硕叹了叹气 , “唉 , 也不知道你们俩到底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这么互相折磨着。”

    我没有说话 , 心里很难受。

    “好了 , 你也别太担心 , 这边我会守着他,你也需要休息。”叶连硕安抚着我。

    “他平安了,能给我一个电话吗?”我问。

    “好。”

    “另外,删除手机的通话记录,我不想他看到。”我又提出请求。

    叶连硕只是叹气,我也知道他是答应了。

    挂断电话后,我脑海里只有叶连硕的那一句话,“第一次手术差点要了他的命。”

    这件事,我也不怪唐希 , 当时那种情况下,唐希也是太愤怒了。

    毕竟,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和可恶的强奸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我的精神还是不是很好,迷迷糊糊中,我又睡过去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 , 是萧清把我叫醒的,要吃药,还要喝点清粥,不然我也恢复不了很快。

    “你有没有觉得好一点?”萧清问我。

    现在 , 我感觉头昏眼花,浑身都无力,这一次不管是身体上没能消受曾煜的侵犯,还是自身生病的原因 , 都让我无法站立。

    “身体有些发软,估计明天能起来。”

    我和萧清正一句一句的聊着,这个时候,有人在外面敲门。

    “进来。”

    我看过去,竟然一眼看到风尘仆仆的周良第 , 这让我很震惊,“良第,怎么是你?”

    周良第走了进来 , 看到我的状况 , 他拧起了眉头。

    “良第哥 , 你怎么会来?”萧清也很惊讶。

    “叶连硕说你的身体虚弱 , 镇上的医生可能医治不好,就让我过来看看。”周良第说,声音温润,也带着几分无奈。

    我看着周良第 , 他不像是叶连硕能喊得动的人,我忽然想到了曾煜,他应该是曾煜喊来的吧。

    想到这里,我鼻尖一酸 , 心里各种滋味都聚集在了一起。

    “去安排一下我的行礼和房间 , 小清。”周良第看向萧清。

    萧清点头,想来周良第应该是有什么话要给我说。

    周良第在我的身旁坐了下来 , 只是看了一眼我的气色就无奈的说 , “本来就需要好好调理身体,你现在又大病一场。”

    我咬了咬唇 , 不知道怎么回应他 , 最后 , 只说了三个字,“我没事。”

    “是曾煜叫你来的吗?”我还是想知道,于是我忐忑不安的问。

    周良第点头,“嗯。”

    说不出来心中什么滋味,我还沉浸在曾煜手术的紧张中。

    “其实,曾煜对你,从来都没有差过。”周良第的声音很温和,说出来,又有些苦口婆心的感觉。

    我点头 , 我知道,从来都没有差过,甚至把我宠在手掌心上,即使分开了,言行举止对我冷漠到极点,但他还是会关心我 , 比如,让萧清来陪我,又比如,找来了周良第。

    “曾煜说 , 你经期延后了,还没来?”周良第蹙着眉问我。

    “……嗯。”虽然我已经是二十五岁的女人,但是在周良第赤裸裸问我这个问题,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小腹偶尔会痛吗?”周良第又问我。

    我蹙起了眉头 , 点头,“有时候会。”

    尤其是曾煜强迫我之后,小腹阵阵绞痛,我还以为月经要来了。

    “如果这个星期还不来,我会带你回上海检查。”周良第又说。

    我点头 , 不管怎么样,我不能拿自己的 身体开玩笑 , 而且 , 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就算你们分手了 , 他还是关心你。”周良第用陈述的口吻对我说。

    是啊 , 周良第是医生,他让周良第来,无非是想让我早点好起来,我叹了叹气 , “我知道,只是发生了一些事,或许,那样做 , 对他最好。”

    一直以来 , 我都觉得,周良第他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 , 而我 , 站在他面前,也愿意和他分享我的心事 , 因为他总能让我心情好一些 , 或者说 , 换个角度让我想通一些事。

    我或许,把周良第当成我的心理医生了。

    周良第拧了拧眉,那张俊帅的脸上有些无可奈何,“事情并非你单方面所想。”

    我怔了怔,以为周良第会问我发生了什么,没想到他好像知道一般,我蹙眉看着他,“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周良第看着我,眸色一瞬不瞬,“以你对曾煜爱的程度 , 不可能会移情别恋,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你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我震惊的看着周良第,他也知道我的身世,而且 , 他知道的,好像比我知道的更多。

    “你都知道些什么?”我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把抓住他的手,很心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