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8 曾贤的作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周良第没有料到我会这么激动,他安抚着拍了拍我的手。http://m.zhuishubang.com/

    可我根本没办法冷静下来,只要想到庄家死了那么多人,我就很痛苦,那些都是我的亲人啊。

    他们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被曾贤这个杀人恶魔看上 , 一个个的都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还有唐家,曾贤为什么会杀了庄家,隔了这么多年又把唐家灭门了?

    这一系列的问题在我的脑海里回荡着,我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我不知道曾贤到底是为什么杀了他们。

    而我,也想知道 , 为什么外婆又会死于非命。

    到底是什么恩怨,才会这么恶毒。

    “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世,那你是不是也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问他,现在的一颗心几乎都系在了他的身上。

    周良第给我倒了一杯水 , 我握在手心里,心里安稳了许多。

    随后,周良第才慢慢说来,“庄家灭门的时候,我还很小 , 但那个案子是轰动了整个上海市,之前 , 我并不知道 , 曾贤就是凶手 , 也是后来 , 曾煜要我去查关于当年的案子,我才知道。”

    “也就是说,其实曾煜也是后来去查才知道的?”我看着周良第,怔了怔 , 毕竟,我以为,曾煜一开始就知道他父亲的恶行。

    周良第点头,“那时候 , 曾贤还‘活着’ , 曾煜发现了曾贤手机上有一个陌生女人的照片,于是才找到我一起去查。”

    原来是这样 , 看来 , 曾煜并不是一开始就瞒着我的。

    他能和周良第去查这件事,那个时候的曾煜已经是青年了吧 , 才会有这个能力。

    “那后来呢?”从曾贤对杜月萍的态度 , 我不认为是曾贤变心。

    周良第看着我 , 慢慢的,他才说,“那是庄家的死去的女主人,也就是你的母亲,也是后来我们才知道。”

    我的心一怔,母亲……

    这个词语在我的脑海里可以说是非常的生疏,但我依稀记得庄家一家九口照片上的女人,她很漂亮,长相也非常的温婉,看上去给人感觉非常的舒服 , 一眼,就知道她一定是一个温柔又体贴的女人。

    “曾贤,为什么会有我母亲的照片?”我非常的不解。

    于是周良第开口说,“他们以前是同学,包括你的父亲。”

    我怔了怔,我没想到 , 我的父母竟然和这个杀人恶魔是同学。★首★发★追★书★帮★

    “这和杀了我全家有什么联系?”我现在脑海里有一万个为什么,我就想一下搞清楚当年的事情。

    周良第微微叹气,“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仿佛线索中断了 , 我只知道,曾贤曾经是我父母亲的同学,而之后的,就被砍断了。

    我很沮丧 , 谁知道,下一个问题,周良第把我问住了,“你知道杜月萍的母亲,在还没有怀上曾煜的时候被强奸过吗?”

    我一怔,我知道这件事 , 白芹给我说过,对于这件事 , 我一直耿耿于怀。

    只是 , 我没想到周良第也知道 , 而且还来问我。

    白芹知道是因为杜恒 , 杜恒是杜月萍的弟弟,他自然知道,但那件事,被曾贤封死了 , 只有杜恒知道。

    我以为,就连曾煜都不知道。

    “看你的神情,是知道的吧。”周良第眯了眯眸。

    我点头,有种不详的预感 , 那这么说来 , 很有可能,我们庄家的某个人就是当年强奸杜月萍的人?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周良第又说,“因为查到了庄家 , 曾煜也知道了这件事 , 后来,所有强奸的线索在庄家就断了 , 也就是说 , 顾晚 , 你死去的亲人当中,有可能有一个人强奸了杜月萍。”

    我震惊的看着周良第,我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所以,曾贤一怒之下,就把庄家的人都杀了?”我痛苦万分的看着他。

    周良第也拧起了眉头,“从我们调查的情况看来,是这样。”

    那么,现在理清楚了 , 因为死去的亲人,我不知道是谁,但他们其中一个强奸了杜月萍,所以曾煜才会杀了庄家,一个也没有放过。

    我闭上眼,脑海里浮现出照片上的老人 , 那是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我的母亲,还有我无法推测出来和我是什么关系的亲人。

    我的心脏在剧烈的疼痛着 , 我呢喃着,“因为其中一个人作孽,曾贤就杀了我全家吗?警察呢?如果我们庄家有错在先,为什么不直接抓住这个强奸犯?”

    说道最后,我抬起头凝视着周良第 , 我真的不明白,我不理解,为什么一个人犯错,要死全家?

    “那是曾贤的作风。”周良第回答我。

    “可我年迈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我的妈妈有什么错?难道她们能去强奸曾煜的母亲吗?为什么要那么极端的杀了她们所有人?”我说到后面直接崩溃了 , 哭成了一个泪人。

    周良第向我靠近了一分,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 他轻声安抚着我 , “的确不应该 ,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

    我抬头看着周良第 , 眼里全是恨意和痛苦,“所以我就活该认命?曾贤他就应该杀这么多人吗?”

    周良第抿了抿唇没有说话,我又问,“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呢?”

    “我会想办法把曾贤找出来。”周良第说。

    那我的做法也没有错,我以为,我家里的所有人是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 但那只是一个人的过错,他完全可以遭受牢狱之灾,不管那个人是谁,即使是我的亲人 , 我也不会有半分怜悯。

    强奸别人的妻子 , 本来就罪不可赦,可一家九口 , 老人没错啊 , 女人没错,孩子也没错……为什么要那么惨绝人性?

    “最初曾煜对曾贤的恨意,就得知庄家灭门是曾贤干的而产生。”周良第缓了缓又说。

    我想到曾煜 , 真的是撕心裂肺 , 我见过无数个他 , 霸道的,杀戮的,冷漠的,无情的,狡猾的,轻浮的,温柔的,可最后的总结都是个善良的人。

    他做善事,他能分辨对错 , 即使外界传他再过可怕,但我都相信他是一个善良的人。

    而这么善良又温柔的男人,偏偏有个最没有人性的父亲。

    曾煜既然知道这些,那他这些年来面对自己的父亲一直都是痛恨的吧?我认识的曾煜,他虽然偶尔杀戮,但他仍旧是一个三观很正的男人。

    我忽然想到阿六事件 , 那一次,他为什么握住我的手对着自己的心脏开枪。

    本质上,你和曾贤没什么区别。

    我现在才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对他的伤害有多大 , 难怪他会做出那么极端恐怖的事情来。

    同样是杀戮,但曾煜只针对个人,而曾贤,却不管无辜。

    “可我家人中的一个男人 , 仍旧伤害了曾煜的母亲,这是不争的事实,而我,竟然又和曾煜走到了一起。”我呢喃着,似乎是命运将我们又牵扯到了一起。

    想想可不就是 , 我和曾煜的第一次见面,就是被他强奸。

    像是替我的亲人还债 , 可我其他的亲人呢?我善良温婉的母亲 , 我慈祥的爷爷奶奶 , 外公外婆,谁来替她们还债?

    她们就这样 , 惨死了那么多年……而曾贤丝毫不为自己做的事情而感觉到愧疚。

    “周良第,良第。”我忽然像是惊醒了一般,我又握住周良第的手,我问他 , “如果我抓到了曾贤,你能指证他吗?你既然知道当年的事,一定可以指证的对不对?”

    “顾晚,凡是要证据,我没有证据 , 如果有证据 , 不用等到你,曾煜可能都抓他爹进监狱了。”周良第说。

    我怔了怔 , 忽然想到曾煜曾经说过 , 他后悔没有继续当兵,没能亲手抓住曾贤。

    可也是后来 , 我发现曾煜对曾贤即使有仇恨 , 却仍旧在帮助他 , 在西藏销毁证据,后来骗我曾贤已经死了就是最好的证据。

    为了不让他为难,我才做出离开他的选择,毕竟,我要对付的人,是他的父亲,又爱又恨的一种存在。

    “那他一早就知道我的身份吗?”我问周良第。

    周良第摇头,随后回答我,“并不是 , 调查了你的档案,知道了七年前瓦斯爆炸的事情,才慢慢查出来,后来又恢复了部分记忆。”

    “那时候我和曾煜,明明爱得没有很深,可他仍然选择和我在一起 , 我甚至在想,他知道之后会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他是不是也纠结了很久,矛盾了很久,最终选择了和我继续在一起?”

    这让我不由得想到了之前曾煜毫不留情的和我分手 , 再到后面莫名其妙的和好。

    我想,或许那个时候,他调查了事情的全部,可他知道 , 接下来,只要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我和他一定就是仇人,可他还是宠着我,爱着我。

    “算吧 , 毕竟,曾煜的母亲一直没有忘记被强奸的事 , 她痛苦着 , 自然曾煜也痛苦 , 曾煜很恨那个强奸了他母亲的人 , 但他也没想到,代价是全家人的性命。”周良第微微叹气,似乎是在感叹着世事无常。

    “我现在该怎么办?曾贤不出现,我完全被动 , 曾煜又受伤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事情?”我捂着自己的脸,泪水向在伤口上撒盐,让我脸颊生疼。

    周良第似乎等着我发泄出来 , 他并没有阻止我哭泣 , 他的声线很温和,“顾晚 , 你试试往好的方面想 , 别什么事都没做,先自己痛死了。”

    听到周良第这么说 , 我呼吸有些窒息 , 他似乎一直在教我 , 凡是往好的地方想。

    朦朦胧胧中,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曾煜是不是知道,我和唐希根本就是在做戏,为了引出曾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