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9章 我不会仇恨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并不是我随便问。「^追^书^帮^首~发」

    邱浩森都能看出来我和唐希之间没有爱情,更何况那么了解我的曾煜呢?

    就连周良第都说,我能离开曾煜,只有一个原因,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所以,曾煜是不是一直都知道的?

    他只是默不作声,他什么都知道。

    我忽然想到,昨天那场对我来说生不如死的欢爱 , 当时曾煜问我有没有什么想要和他说的,那之前还各种言语刺激我。

    无疑,曾煜是最了解我的,我不想被人冤枉 , 尤其是我很爱他,而我会因为他的侮辱全盘托出。

    所以,后来他那样问我,而我回答仍旧是没有。

    这很有可能,一定是这样……

    曾煜一定知道 , 毕竟,他和周良第联系那么密切,周良第能想到,他为什么想不到?

    “看来,你还是聪明的。”周良第说道,难得露出了一个笑容。

    呼吸越来越窒息 , 果然,曾煜什么都知道 , 就是不说。

    他好像是在尊重我 , 但是 , 尊重的同时 , 他又很难受,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伤害?

    我的一颗心,简直是痛到麻木了,我看着周良第,“你来 , 除了是他叫来看看我的病,是不是也是他让你给我说当年的事?”

    然而,他的回答让我很意外。

    “他并不知道,是我自作主张,顾晚 , 你也不要告诉他 , 我今天和你所有的谈话内容,他并不希望是这样。”周良第叮嘱我 , 随后 , 他又补充,“曾煜只知道 , 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 但是 , 对于当年杀戮的原因,他不知道你知道多少。”

    我愣了愣,说不出来心中什么感觉,曾煜是不是会觉得我知道身世后,恨曾贤,也恨他,所以才在这件事上选择默不作声。

    如果有一天,曾贤出现了,并且我能制服他 , 曾煜也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选吗?

    我不知道,只觉得脑子里很乱,一片混乱。

    “曾煜对你的感情,你自己掂量着吧,那毕竟是上一辈的事情,即使再大的仇恨 , 我也不希望你迁怒到曾煜身上,他什么都没做过,也一直在保护你,一方面觉得他曾家亏欠你 , 另一方面,他对你的感情,相信你比我们这些人更清楚。”

    周良第又说了一大串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像是落在我的心尖上。

    我难受极了 , 我当然知道曾煜对我的感情有多深,一开始因为七年前瓦斯爆炸他强奸了我而亏欠,而后我救了他的命,再到我是庄家的遗孤,曾贤对我一直都很好。免-费-首-发→【追】【书】【帮】

    但这并不是弥补 , 他对我的感情,我能清清楚楚的体会到 , 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着。

    可是……

    “可现在的我 , 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 没有解决曾贤之前 , 我都不想和曾煜有什么牵扯,至少,在那一天到来,我们都不会那么痛苦。”我停止了哭泣 , 嗓音很沙哑。

    周良第看着我,眸光很复杂,“所以,在那之前,就承受分离的痛苦吗?”

    我被他问住了 , 我也不想 , 我想像是从前那样,扑在曾煜的怀里什么也不管 , 只做他的小女人。

    可那已经不是从前了 , 事情发展到现在,什么都变了。

    我和唐希 , 因为两件命案 , 成了遗孤 , 迫使我们走到一起,而现在,我要做的,还是不放过曾贤。

    他必须为我其他无辜的亲人偿命,那是他本身就该有的惩罚。

    而我似乎想到了那个画面,等我完成这一切,曾煜也不会和我继续在一起了吧,我们两个,终究是站在命运两侧的人。

    “良第 ,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放心,我不会把对曾贤的恨放在曾煜身上,不管是什么时候。”我告诉周良第我的真心。

    我想,他此次来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不想我迁怒曾煜。

    毕竟 , 在之前发生的事情当中,他以为我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我还是个能分清楚是非的人。

    我和曾煜,只能说看之后的造化了。

    “那就好 , 你先休息,我奔波过来也有些累。”周良第很欣慰我的态度。

    似乎,只要我不恨曾煜,我们之间就还有可能 , 这是周良第给我的感觉,所以他来照看我是一方面,也是为了来确认。

    我躺在床上,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入睡。

    脑海里仍然是周良第给我说的这些。

    我痛苦的卷缩在一起,我不知道为什么 , 我亲人其中的一个会去强奸杜月萍。

    我想到了照片上那个看上去十分严谨却意气风发的男人,他就在母亲的旁边 , 我在想,是他吗?

    是我的父亲做的吗?

    如果是他 , 才给我们庄家带来了这么大的灾难 , 我一定会难受 , 会恨他,不管曾贤做得有多过分,但实属不该去强奸别人啊。

    而唐希的家人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也会死。

    还有我的外婆 , 这些疑问像是一个巨大的石头压在我的胸口上让我没办法正常喘息。

    我只能重重的呼吸着,来减轻这样的痛苦,实在是太难受了……

    我一直没有睡着,直到晚上,唐希办完事回来。

    他看到我有些红肿的双眼 , 似乎是意识到我哭了很久 , 他打了一盆洗脸水过来,把毛巾拧干再递给我。

    我洗了脸之后 , 他才慢悠悠的问我 , “如果知道我打了曾煜,你会这么痛苦 , 我不会那样做。”

    我看着唐希 , 他神色复杂 , 他以为我在难过他揍了曾煜。

    我的确难过,唐希在边防当兵,还是个队长,他的力度自然不是常人能承受的,曾煜也被打得断了肋骨和琵琶骨。

    只是,对唐希,我根本讨厌不起来,先不说初恋萌芽的情怀,他也是因为我 , 才会动手。

    “不是的。”我摇头,随后说,“我见到周良第了。”

    唐希并不吃惊,这工地上来了多少人,走了多少人,他是最清楚的。

    我看着唐希 , 我很想知道,唐希对庄家命案到底知道多少,周良第今天给我说的那些,他又知不知道。

    “嗯。”唐希点头 , 似乎是等着我说下去。

    “我知道,为什么我们庄家会惨遭灭门了。”我直接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唐希拧起了眉,那张本来毫无波澜的脸上有着非常疑惑的神色。

    这说明了,他只知道曾贤灭了庄家 , 并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

    于是,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平衡心态,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唐希英俊的长眉拧得更深,“这是曾贤的作风。”

    他和周良第的总结是一样,这让我心中觉得悲戚 , 一个人犯错,全家人都得死,这就是曾贤做人的原则吗?

    这样 , 我就更疑惑,曾贤为什么会放过我?

    据我说知 , 唐家还有个年轻的男孩儿 , 那是唐希的哥哥 , 唐毅。

    他会放了我,为什么没有放过唐毅?

    “二十四年前灭门庄家因为我的亲人玷污了他的妻子,那么,为什么八年前,曾贤会灭了整个唐家呢?如果按照前面庄家灭门来看 , 是因为他的妻子,所以,足以证明,曾贤很爱杜月萍 , 但据我所知 , 那一段时间,杜月萍病魔缠身 , 你们唐家应该没有做伤害她的事吧?”我看向唐希 , 分析道。

    我清晰的感觉到唐希的愤怒,他修长骨骼分明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那手背上的青筋告诉我唐希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 他这一拳头砸下来 , 估计肋骨要断一两根。

    “这背后的真相只有曾贤知道 , 我们能做的,就是找到他,问出真相,我查过,当年曾贤的身边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在这种情况下,他却屠杀了我的亲人。”

    这种事情,不管是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悲愤的吧。

    而且 , 一家子那么多人,偏偏就留下了一个,来承受死了全家的痛苦,曾贤真狠。

    “我或许是因为去了杭州,所以幸免。”唐希又说。

    我想到了自己,那时候我只有一岁 , 没有任何关于当年庄家灭门的记忆。

    而我的记忆,只有善良慈祥的外婆,她说,她年轻的时候是老师 , 后来退休了。

    我忽然想到上次在巷子里,曾贤让我杀了麻雀儿之前,他喊了我外婆一句‘余老师’

    余佳丽,这是我外婆的名字,他这么喊我外婆 , 只能说明他是认识并且尊重外婆的,而且很有可能,当初我的父母和曾贤是外婆的学生。

    那这么说起来,曾贤没有理由杀我外婆。

    即使要杀,当年外婆带我走的时候就把我给杀了。

    “我的命 , 应该是外婆救回来的,而且 , 我外婆 , 或许真的不是曾贤所杀。”我迷迷糊糊中说了这样一句话。

    唐希其实一直也觉得外婆死于其他人之手 , 因为曾贤做任何事都不会留下证据。

    就连麻雀儿 , 都伤成了那样,在她的衣服上却找不到任何曾贤的手指印,他很谨慎,就是一个无情的杀神。

    这样的曾贤,又怎么会留下一副手套呢?

    我把曾贤认识外婆的事实告诉了唐希。

    果然 , 唐希和我想的一样,“这么说来,你外婆是你父母以及曾贤的老师。”

    我点头,“目前只有这种可能。”

    “等你身体好一点 , 我们回上海 , 调查一下你外婆当那年教书的学校,或许也能找到唐家灭门的原因。”

    我点头 , “好。”

    然而 ,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 我和唐希同时看过去 , 我浑身一震 , 是曾煜打来的。

    更新完毕,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