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1章 他们都该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上午,我们一同回去上海。★首★发★追★书★帮★

    唐希坐在副驾驶,我和萧清以及周良第坐在后座上。

    周良第是不愿意上警车的,毕竟,这看起来像是抓了几个犯人,只是 , 曾煜要他保护我,所以,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跟着我上了车。

    到上海大概是晚上了 , 萧清先被送到了叶连硕的家里,随后,警车才把我,唐希和周良第三人送到医院。

    我不是来看病的 , 而是来探望麻雀儿。

    从电话里,我得知麻雀儿现在的状况并不好,具体的,说当面再说,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

    来到病房 ,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麻雀儿并没有睡下 , 她抱着手机 , 似乎很好奇那亮光 , 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 随后又抬起头对着白芹摇手机,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玩具。

    当麻雀儿看到有三个陌生人的时候,她吓得立即往后退,退到床脚才满是可怜的说 , “怕怕,怕怕,呜呜……”

    她害怕陌生人,可我不是啊,我是顾晚啊。

    我心里难过 , 也有些激动 , 立即靠近她,“麻雀儿 , 我是你晚晚姐啊,你不记得了吗?是我啊!”

    谁知 , 麻雀儿并没有因此而缓解,她反而更加癫狂 , 看到我像是看到女鬼一样 , 她尖叫着 , “怕怕,怕……”

    白芹见此,上床抱着了麻雀儿,轻轻安抚她说,“麻雀儿别怕,她们都是我的朋友,是特地来看你的,她们很友好,不会伤害你。”

    麻雀儿犹豫了很久,才从白芹的怀里探出一个脑袋 , 看了我们三个一眼又缩进去了。

    见此,我很难过,听白芹说是一回事,但真正的看到了麻雀儿这个状态,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感觉到十分的难受,“她现在很怕生人吗?”

    不得不承认 , 我也成了麻雀儿眼中的生人。

    白芹点头,“她醒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了我和燕姐,她现在,只认我们 , 医生护士,她都怕。”

    听白芹这么说,我看向周良第,问他 , “良第,你觉得,麻雀儿现在的情况,什么时候能好?”

    周良第微微叹气,“我看过麻雀儿的病例,她的情况目前来说短时间内不会好 , 也可能一辈子都是这样,她因为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 更多的是她本身不愿意恢复。”

    听到周良第这么说 , 我的心基本已经死了,这能怎么办?

    病人都没有想好起来的心 , 再好的医生站在她的面前又有什么用。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看向唐希 , “所以,这一条线索,完全断裂了。”

    唐希也拧起了眉,同时 , 曾贤又害了一个人。

    白芹哄着麻雀儿,麻雀儿慢慢睡着了,白芹才和我们走了出来。

    看得出来,白芹因为麻雀儿的事情很疲惫 , 即使她以前对我有过伤害 , 那都是曾经了,而后来的白芹 , 一直都是个善良大大咧咧的人。

    我终于是没忍住关心她 , “你也是个孕妇,照顾麻雀儿的同时 , 也要照顾你自己 , 肚子里的宝宝也很重要。”

    我羡慕她 , 毕竟,我唯一一次当母亲的机会,却丧失了。

    白芹没想到我会关心她,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她很激动,她点头,“我没事的,只是麻雀儿麻烦了。”

    之后,我听白芹说了,麻雀儿之所以出来做小姐其实也是逼不得已 , 家里有两个弟弟,又是农村的,没什么钱,她的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太重。

    对于无法再给家里寄钱的麻雀儿,何况又已经成了痴傻女,她的父母非常果断的选择了放弃麻雀儿。

    听完之后 , 我心里更心疼麻雀儿。

    无缘无故,麻雀儿就卷入了袁娇事件里,她虽然保住了一条命,却什么也没有了。

    这是不是也是曾贤想告诉我的 , 和他做对,下场不是庄家就是唐家,更有可能成为麻雀儿。

    “麻雀儿现在的亲人只有我们了,我已经认了她做妹妹 , 我不会放弃她的。”白芹说着,她很沮丧,对于麻雀儿的事,她很难过。

    我点头,“麻雀儿我也会管的 , 毕竟你要生孩子,没那么多的时间 , 等麻雀儿身体恢复了 , 我们一起凑钱给她买个房子 , 到时候 , 我再想办法找个靠谱的阿姨去照顾她。”

    这是最好的选择,毕竟,白芹也马上要做妈妈了,她必须要有更多的经历放在孩子身上。

    “好。”白芹点了点头 , 而因为麻雀儿的事情,无疑,

    达成协议后,我们三人才离开医院。

    周良第把我和唐希送回家之后他才离开,走之前 , 我让他暂时别告诉曾煜我回来了。

    周良第看着我的眸色深了深 , 他靠近我,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说 , “离开曾煜的范围 , 你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吗,还有 , 我不说 , 不代表他就不知道。”

    听周良第这么说 , 我才恍惚认知到,对啊,对面可是曾煜,他如果真的想知道我的行踪,光是周良第,瞒不住的。

    “早点休息。”我像是默认了。

    周良第离开之后,唐希也没有问我都说了什么。

    直到回到房间,唐希才说,“麻雀儿的线索断了 , 现在只能想办法找到曾贤。”

    “可他迟迟不出来。”这是我很忧伤的地方,我想早点结束这一切,再去陪着曾煜,但曾贤就好像是人间蒸发。

    “所以,我们去找他。”唐希看着我,眸光一瞬不瞬 , 带着百分之百的坚定。

    是啊,我们不能再等了。

    我点头,“嗯。”

    “早点睡,明天先陪你去南上路三十三号。”唐希又说。

    我点头 , 看着他离开之后,我才去浴室洗了个澡,看到身上青青紫紫的吻痕,不可置否 , 我又想曾煜了。

    这样漫长的思念,我不知道还要等多久,而我,也不知道再见曾煜,要怎么样面对他。

    等我倒在床上 , 太累了,很快 , 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 , 早餐之后 , 我和唐希就去了南山路。

    “上次就是在南山路见到了曾贤 , 你觉得,他有没有可能又来到了这边,准备伏击我们?”我问唐希。

    唐希点头,“有这种可能 , 跟在我身后。”

    下车之后,唐希给了我一把枪,看着我,“会开吗?”

    我点头,“嗯。”

    虽然距离之前开枪已经很久了 , 但我仍然记得步骤。

    “唐希。”我喊他。

    “嗯?”唐希走在前面 , 我们已经踏进了院子里。

    “如果我们有机会拿下曾贤,就尽量不要对他开枪 , 可以吗?”我问唐希 , 更多的是乞求。

    唐希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

    “他还欠杜月萍一句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他也欠曾煜一声抱歉。”我又说。

    “他除了是你的仇人,也是我的仇人 , 你觉得 ,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唐希微微挑眉 , 五官看上去有些清冷。

    我知道,唐希比我更想杀了曾贤,他没有其他的牵挂,可我不同,“这是我求你。”

    半响,我终于看到唐希点头了,“好。”

    我很感激唐希,但我和他都清楚的知道,这些都是在能抓到曾贤的前提之下 , 而我和唐希都知道,我们面对的人,是一个很强大的人。

    我们都没有说话,这里都很安静,时不时有小鸟的声音。

    还是和我上次看到的一样,只能用惨绝人寰四个字来形容。

    上次我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走进了这里 , 而现在,我是以主人的身份……那种窒息的疼痛比起之前的任何一次都真切。

    桌椅都断裂了,花盆碎了一地,我只要闭上双眼 , 似乎都能想象当时的场景。

    曾贤屠杀这里,而我的亲人们他们很惊慌,只能四处逃散,所以才造成了这样的混乱。

    再次睁开双眼 , 我来到了客厅,四处都是蜘蛛网,而那张我曾经看到的照片就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难以控制的湿了眼眶。

    慈祥的爷爷奶奶,温柔的妈妈,看上去很严谨的父亲 , 还有微微笑着的外公外婆,另外 , 旁边和母亲长得十分相似的女人 , 应该是母亲的姐姐或者妹妹 , 她的身边还有个看上去非常英俊的男人。

    而我 , 就在中间,我看着小时候的自己,只有我活下来了,承受死去亲人的痛苦。

    我伸出手 , 将照片拿了下来,灰尘瞬间袭击了我。

    “我帮你。”唐希说道。

    我点头,毕竟,这张照片挂在客厅 , 有那么大。

    我擦了擦眼泪 , 没有任何的记忆,我非常懊恼的说 , “那个时候 , 我为什么没有一点记忆,哪怕一点 , 我也能做证人啊。”

    “别这么说 , 你才一岁 , 记不住的。”

    我又看着照片上的人,能强暴杜月萍的,只有父亲和那个长相很英俊的男人,我迷茫的问,“到底是你们谁,把灾难带给了全家?”

    “别想了。”

    “只是曾贤为什么?为什么一个都不放过?”我擦了擦眼泪,几乎是咬牙切齿,说不出来的恨意在我胸口蔓延着。

    “因为,他们都该死。”

    一道冷沉又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瞬间提高了警惕 , 我和唐希看过去,带着鬼面的曾贤。

    我恨不得冲上去杀了他,可这个时候,我非常的镇定,我知道,我不能乱来。

    “你出现了。”相比之下 , 唐希的声音很平静。

    “你们等了我那么久,若不出现,是不是辜负你们的心思?”他冷笑着,受损的声带此刻听上去格外慎人。

    我眯了眯眼 , 眼眶的泪水已经干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在仇人面前哭泣,我冷着声音问他 , “我外婆,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