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4章 曾贤已经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唐希抬起头看着我,他思绪了一瞬,点头,“有这个可能。免-费-首-发→【追】【书】【帮】”

    听他这么说,我也越来越确定,庄家和唐家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 不然也不会先是庄家被灭门,再是唐家。

    而且,我和唐希之前也查过,曾贤却是做了很多恶毒的事 , 那都是极个别的残忍杀害,却从来没有杀了全家。

    而庄家和唐家是被他灭了全家的。

    那么,只有这种可能可以解释,庄家和唐家是有着某种关联 , 而且还很密切。

    “外婆还在就好了,她一定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我有些沮丧。

    见此,唐希安慰我,“会查到的,别难过。”

    我点了点头 , 同时也觉得非常的疲惫,如果 , 外婆不是曾贤害死的 , 那又是谁,会对外婆下手呢?

    我真的想不到 , 毕竟 , 我以为,只有曾贤会那么做。

    ……

    之后的几天,我都在家里休息着,因为月经来了 , 这一次,除了剧痛之外,没有血崩,这大概是暗示着我的身体已经好转。

    唐希给我倒了开水之后 , 见我苍白的脸,“要不然去医院看看?”

    我摇了摇头 , “之前周良第说了,等经期完再去医院。”

    也是 , 目前这样 , 可能也检查不出来什么状况。

    随后,唐希给我拿了一个热水袋 , 让我放在小腹上 ,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 , 我感觉没有了之前那么疼痛。

    唐希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而我因为疼痛也迟迟无法入睡。

    忽然就想到上一个月,那时候经期来的时候,曾煜急急忙忙把我带去医院。

    我和曾煜,竟然分开一个月了……

    从来没有分开过那么久,而现在,不管是什么原因,陪在他身边的,是洛雪。

    难受,我突然好想念曾煜 , 想他抱着我,一遍一遍的安抚着我。

    只是,那已经是一种奢侈了。

    来月经这几天,我完全没有任何能力做事,直到经期完毕,小腹还是会隐隐作痛。

    唐希带着我来到了周良第所在的医院 , 有周良第在,很快就给我安排了医生进行复查。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最后是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好。

    我躺在病床上,周良第走了进来 , 他看着我,“还痛?”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追^书^帮^首~发」

    周良第抿唇,“痛是自然的,给你开了一些药,每天按时服用就会恢复 , 但你还是没法吃辛辣冷硬的食物。”

    “谢谢。”我点头,想了想,曾煜似乎也是在这家医院,想到这里,我就直接开口问了,“曾煜是不是也在这里?”

    “是。”周良第点头。

    我的心微微一动 , 自从他强迫我之后,就一直没有再见到他 , 前几天还差点被曾贤算计得死无全尸。

    而现在 , 我是真的想见他 , 哪怕只是远远的一眼。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 , 周良第微微勾唇,“既然想念,就去见,我给你安排。”

    我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他。

    毕竟 , 从前我以为我和曾煜是真的断干净了,而现在,我才知道,曾煜一直在背后保护着我 , 似乎是尊重我 , 又像是无可奈何。

    “见见吧。”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周良第又说。

    我看向周良第 , 半响 , 点头。

    我很想见他,在点头之后 , 就迫不及待了。

    这时候 , 唐希取药回来了 , 他询问我的状况,“刚刚打了一针,还疼吗?”

    “好多了。”我对唐希说。

    就在我沉吟着怎么和他说要去见一见曾煜的时候,唐希又淡淡的说道,“曾煜也在这里,我应该去看看他,你要一起吗?”

    我怔了怔,看着唐希那清俊的眉眼,我忽然在想,他是知道我想念曾煜,所以给了我这个机会 , 还是,顺口一说?

    “好。”我也不想矫情,点头。

    或许,我和唐希一起去见曾煜,这样,我更能控制住自己。

    周良第在前面带路,我和唐希并排走在身后 , 快要到曾煜的病房时,我见到了一个我最不想见到的人。

    洛雪!

    洛雪见到我的时候,她本来看上去柔软的脸,瞬间变得冷硬 , 冷冷的看着周良第,“你带她来做什么?”

    仍然是一副女主人的口吻,听了就叫人难受。

    “这好像和你没有关系。”周良第似乎也很不喜欢这样的洛雪,他冷着声音,听起来就好像很讨厌洛雪。

    洛雪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欠佳 , 她声音稍微柔和了一些,看了一眼病房,又看向我和唐希,才对着周良第说,“难道你不知道曾煜已经被这个女人害成什么样了吗?”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疼 , 的确有些自责。

    虽然他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强迫我了,让我感觉自己和低贱的小姐没有任何区别 , 但他现在身体成了这样 , 完全是我害的。

    “洛小姐 , 你现在还不是曾煜的女友 , 没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周良第的声音更冷了。

    我怔了怔,说实话,我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周良第,原来 , 大暖又绅士的男人,也有这样冰冷的一面。

    洛雪被周良第一句话堵在那里,脸色看上去非常不好。

    随后,周良第又冷着声音说 , “别怪我没提醒你 , 杜豪现在正在高烧,作为母亲 , 不陪在身边 , 会留下很大的创伤。”

    听周良第这么说,我似乎是明白了过来。

    洛雪并不是专门来陪伴曾煜照顾曾煜的 , 而是因为自己的孩子也病了。

    我忽然瞧不起洛雪 , 这个女人 , 当时不珍惜,之后却死缠烂打,连孩子都不敢不顾了。

    周良第绕过洛雪,我也绕过她往里走。

    洛雪看着我的双眸充满敌意,但我毫不在乎。

    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我的心就快速的跳动了起来。

    唐希就在我的身边,他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透着几分安抚的光芒,随后 , 我们走了进去。

    叶连硕正和唐希交谈着,见我们来了,他有些意外。

    曾煜也看了过来,他那双深邃的瞳孔里透着几分平淡,缓缓的,他收回了眸光 , 淡漠的就好像见到了一群陌生人。

    而我的心尖一疼,因为身体的缘故,曾煜看上去瘦了不少。

    但这并不影响他那与生俱来的高贵,五官精致无暇 , 凉薄的唇抿成了一条冰冷的直线。

    如同一个沉睡的杀神,妖艳得让人移不开眼,即使是瘦了,但曾煜仍旧像是最闪耀的光 , 抓不住,却美得让人心动。

    “唐队有空来看曾某,还真是三生有幸。”曾煜先开口了,那微微上翘的唇透着几分痞雅,却又有着异于常人的疏离。

    曾煜在我面前 , 向来都是稳重霸道的,偶尔痞 , 也是在床第之间。

    现在的他 , 让我感觉非常的陌生 , 就好像是才认识他那个时候一样 , 痞痞的,却让人不敢小瞧。

    唐希抿唇,声音平淡却也透着几许抱歉的意味,“那天 , 是我太冲动了,趁陪顾晚来看病,唐某应该给曾老板配个不是。”

    听起来像是道歉,但语度之间不卑不亢 , 这是唐希一贯的样子。

    我看着唐希 , 眸光没有动,他忽然向我看了过来 , 四目相撞 , 他那双淡漠的瞳孔里仍旧一片漆黑,但也只是一瞬间 , 就避开了。

    说来 , 唐希这句话也让曾煜有些难堪 , 毕竟,名义上我是唐希的女人,然而,曾煜却对我用强,现在还来医院看病。

    多多少少,我都感觉到曾煜浑身的不再在。

    但很快,两人越过这个话题,唐希看着曾煜,眸光变得严肃起来 , “曾老板,曾贤还活着,关于他的死亡证明,你是不是该销毁了?”

    闻言,我看向了唐希,这才明白唐希来的用意。

    如果销毁曾贤的死亡证明,那么 , 曾贤就是活生生的一个人,要想调查他,直接出动警力,而曾贤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站在暗处 , 随时对我和唐希动手。

    我下意识的看向曾煜,我竟然迫切的想知道他会怎么做。

    吊销死亡证明,让曾贤在公安系统内还活着,还是拒绝?

    我的心情非常复杂,唐希此举 , 无疑是在让曾煜做一个选择,迈出第一步,把自己老爸交出来。

    我屏住了呼吸,看着曾煜,眼都不眨一下。

    缓了缓 , 曾煜像是听到了一个大笑话一般,他摊手 , 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 “曾贤已经死了。”

    死了?

    那一刻 , 虽然答案在我的意料之中 , 但曾煜毫不犹豫的选择曾贤,而让我和唐希继续处于危险之中,我的心还是猛地疼了一下。

    我这才觉得,离开曾煜的这个抉择 , 我是做得有多好。

    “你比我更清楚,他还活着。”唐希眯了眯眸,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嗓音也变得低沉。

    曾煜看向我们 , 漆黑的瞳孔仍然是之前的神色 , 微微勾起唇,“我没见过他 , 最后一次见他 , 他死在了我的抢下。”

    他说得很轻巧,然而我的一颗心都跳了出来。

    曾煜撒谎 , 并且是狂妄的掩盖曾贤还活着的事实 , 明明 , 之前第一次在南山路三十三号见到的就是曾贤。

    曾煜为什么会这样……一直以来,他都在掩护曾贤,到现在,他还是要掩护吗?

    一边掩护曾贤,又一边保护我,难道曾煜不明白,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