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6章 代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什么事?”我的心都提了起来,有些莫名的心慌。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忽然怕曾煜要我答应他,放弃为家人报仇,我绝对做不到,那就意味着,这几天,只是昙花一现。

    我身体的僵硬曾煜也感觉得到,但他并没有生气,他大手轻轻拍打在我的后背,安抚着我。

    见我情绪有所缓和,他才轻声说 , “别和唐希走太近。”

    刚刚镇定下来的我,听到曾煜的这句话吓了一跳 , 难道,他知道我早上去找唐希了?

    虽然曾煜一直不喜欢唐希,毕竟 , 对他来说 , 唐希就是一个情敌,但曾煜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这是第一次。

    “为什么?”

    只要报仇 , 我就没有选择,只有我和唐希一起 , 才有可能找到曾贤。

    曾煜蹙眉看着我 , 那种霸道只有我才看得懂,他在不爽 , 我虽然没有直接拒绝 , 但这和决绝没有什么区别。

    “顾晚,答应我别和唐希走太近,很难?”曾煜微微眯起了眸,嗓音听起来满是不悦却又透着几许温和。

    我摇头 , 心里觉得委屈,是不是,曾煜还是觉得我和唐希发生过男女之事?

    “我只是不明白,曾煜 , 我和唐希之间清清白白,为什么你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这不是在质疑我对你的感情吗?”

    “你只需要答应我。”曾煜并不告诉我原因 , 他坚持着。

    我呼吸有些窒息 , 我真的不明白 , 曾煜的确一直以来都很霸道,对我更是容不得一点沙子。

    只是 , 唐希不可以。

    我知道曾煜会生气 , 我的心也在颤抖着 , 但我依然摇头,“曾煜,你应该明白唐希对我的意义,有太多的事情没有解决,我怎么可能和他划清界限?我不答应你并不是我不爱你,只是我没办法答应。”

    我尽量让声音听起来很柔软亲切,希望曾煜明白。

    但我眼前的曾煜却并没有明白,或者更多的是我看不清。

    “原来真的这么难。”曾煜看着我,声音透着几分低嘲 , 像是嘲讽我,又像是在自嘲。

    我最受不了曾煜这种情绪,我从他怀里退了出来,站在他的面前。

    即使是这样,曾煜也没有禁锢着我不让我逃离,我心里有些慌乱,是不是正如我所想,曾煜根本不相信我和唐希是清白的?

    “我和唐希真的没什么,曾煜,你难道不相信我吗?”我有些着急,反问曾煜。

    曾煜也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 那双眸子里透着我看不懂的深沉,他明明是笑着 , 却让我觉得很冷,“我不会勉强你 , 但晚儿 , 别后悔。”

    别后悔是什么意思?

    我心一跳,下意识拉住了曾煜的手,“什么意思?曾煜,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说清楚?”

    见我慌乱的样子 , 曾煜像是不忍心,他微微抿唇 , 连那冰冷的弧度都带着几许安抚 , 他声音柔和了许多,却又很平静 , “晚儿 , 我让你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是有道理的,以后,你会明白。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看着曾煜 , 心里感觉空落落的,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每一个决定都有道理吗?

    我像是抓住了什么 , 但它瞬间从我脑海里跳走,我找不到一点痕迹 , 这让我越来越看不懂曾煜。

    但关于唐希的这个话题 , 似乎是到了结尾 , 曾煜没再多说,没有逼我。

    我呼吸微重 , “曾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下定了决心一般问曾煜 , 我总觉得 , 曾煜是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肯定是的。

    “没有。”曾煜摇头,“你想多了。”

    越是这样,我越觉得有问题,我抓住他的手臂,“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曾煜,你能告诉我吗?”

    “我不知道。”曾煜那双眸子里全是冰冷。

    我不相信,有些失控,直接口无遮拦的质问,“你是不是知道关于唐家和庄家灭门的真相?曾煜 , 你能告诉我吗?你一定是知道的,对不对?”

    我看着曾煜,眼都不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任何能看出端倪的情绪。

    但是,此刻的曾煜除了平静就是冷漠。

    以前我从来没把曾煜往这边想,我以为,曾煜只知道庄家灭门的原因,可看他现在的情绪,以及刚刚说的话,我隐隐约约觉得,他也知道唐家为什么被灭门,而且 , 和庄家可能是有联系的。

    我的心在一点一点的下沉,如果真的是这样……

    我低着头,非常的沮丧 , 我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失望和难受,“曾煜 , 你知道的 , 为什么不告诉我?仅仅是因为曾贤是你的父亲,不管他害了再多人,杀了再多的人,你也要替他掩盖一切罪证吗?”

    “你说什么?”

    然而 , 说完我就后悔了,曾煜冰冷的声音传来 , 我吓了一跳 , 抬起头看他,他轮廓分明的五官上染真一层怒意 , 却又被他掩盖着 , 那和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一模一样。

    “再说一遍,晚儿。”他声音很轻,却透着让我无法呼吸的窒息。

    那双凌厉的眸子落在我的脸上,我只觉得脸颊都是疼痛的 , 我摇头,“不是的,曾煜 , 我说错了。”

    说完,我才意识到这句话有些离谱了 , 毕竟 , 曾煜也一直在查当年的案子。

    曾煜忽然向我靠近 , 他伸出手握住我的双肩,眸子里的温柔像是带着毒药一般 , 我不敢动 , 只是怔怔的看着他。

    “顾晚 , 在你的眼里,是不是我和曾贤是同一种人?”曾煜问我,声音很轻,但低哑的嗓音足以让我颤抖。

    不是的,没有……

    曾煜怎么可能和曾贤一样呢?

    我摇头,眼眶一片湿热,我只能拼命的摇头,“不是的曾煜,不是的,你不是。”

    “不是什么?”曾煜又问我 , 嗓音依旧低哑,却又很平静。

    我很害怕,我害怕这样的曾煜,就好像是站在悬崖边上一般,我摇头,“和他不一样,曾煜,不一样,你是你,他是他,不是一样的。”

    我说得有些语无伦次 , 我只是想曾煜相信,他和曾贤不一样。

    他还是看着我 , 似乎要把我看穿一般,我主动挣脱开曾煜的双手 , 扑进他的怀里 , 勾住他的脖子,我尽量保持声音的平衡,不颤抖。

    “曾煜 , 在我心里,你是善良的 , 温和的 , 你和他不一样,我错了 , 我刚刚说错了 , 我给你道歉,你别记着好不好?”

    我真的害怕,在曾煜脸上出现这样的情绪,不是这一次,但这也只是第二次。

    第一次 , 我说,他和曾贤本质上没有区别,而现在 , 我似乎说他包庇曾贤。

    他的确是包庇过曾贤,但对曾贤的恨意也不假。

    我不了解曾煜的心思 , 不应该妄自下定论 , 曾煜很讨厌甚至愤怒别人把他和他父亲相提并论。

    慢慢的 , 他紧绷着的身体温软了下来,那一份冰冷也慢慢消散。

    曾煜直接按住我 , 像是要把我揉进骨子里一般 , 手掌炙热的温度隔着衣服 , 我都觉得在后背发烫。

    “曾贤欠你的,我会让他还回来,晚儿,有些代价,不一定是你能承受住的。”

    忽然,曾煜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温和的,却带着浓浓的无奈。

    代价,不是我能承受住的吗?

    什么代价?

    我能想到的,就是报仇之后 , 曾煜会和我分开,这是代价,我承受不住。

    我的确是承受不住,我闭上眼,眼泪落在曾煜的胸膛上,这个时候,什么话也不想说,和曾煜重新在一起的时光,就好像是我们两人偷来的。

    “到那一天,你会明白。”

    曾煜又说,我已经完全无法理解他的意思 , 但我知道,那句话不会有假 , 代价,一定是我承受不住的。

    “我困了。”我对曾煜说。

    曾煜直接将我打横抱了起来 , 往卧室去。

    他的动作还是那么轻柔 , 就好像,刚刚我和他濒临崩溃的争吵根本没有发生。

    我回抱着曾煜,像是很缺乏安全感一样 , 很用力的抱着他。

    直到曾煜把我放到床上,又用热毛巾替我擦脸 , 我才慢慢从刚才的难过中喘过气来。

    我见曾煜似乎要走 , 我连忙拉住了他的手,“能不能陪我一起睡。”

    曾煜拒绝不了我的请求 , 以前是 , 现在也是。

    他点头,随后上床将我抱在了怀里。

    刚毅的下巴抵在我的额头上,声线透着我很喜欢的温柔,“睡 , 我陪你。”

    “嗯。”我闭上眼,尽量不去想那些烦恼。

    感受着曾煜宽阔的胸膛以及他独有的气息,慢慢的 , 我睡着了。

    昨晚因为那个噩梦,我睡得并不好 , 这一觉 , 睡得很舒服 , 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我竟然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琴妈叫我 , 我才醒来。

    “晚小姐 , 你昨天晚上没吃饭 , 我给你熬了点养胃的粥,起来喝一些。”

    我看着琴妈,还有些睡眼惺忪,下意识伸手摸旁边,温度已经冰凉了,说不出的失落在胸口蔓延着,“曾煜呢?”

    “曾老板一早就出去了,吩咐我别吵醒你。”琴妈回答我。

    出去了,他出去是做什么呢?

    不知道曾煜的行踪,我的心情也变得很失落。

    “晚小姐,你先起来吃点东西吧 , 曾老板走之前就吩咐我,一定要你吃早餐。”琴妈又说。

    我点头,“嗯,我知道了琴妈。”

    洗簌后,我就去了客厅,琴妈看着我,笑着说,“晚小姐,我看你气色好了不少。”

    的确是这样,之前身体太差了,现在慢慢好转。

    “我多给你煲点汤养养身体才好。”琴妈又说。

    我看着她 , 笑了笑,“我没事的 , 现在已经好了不少。”

    “晚小姐,你有没有考虑过 , 给曾老板生个孩子?我觉得曾老板应该很想要小孩 , 今早吃早餐的时候,我见他看着电视里的孩子都有些失神。”

    听琴妈这么说,我脑补了一下画面 , 又想到曾煜之前说,长胖点替他生个大胖儿子。

    只是 , 曾煜应该比我更清楚 , 现在我和他都不适合要孩子。

    “琴妈是过来人了,听我一句劝 , 有个孩子 , 一切的矛盾就迎刃而解了。”琴妈苦口婆心的对我说。

    我知道琴妈是对我好,我也想过要给曾煜生孩子,但不是现在,“谢谢你琴妈 , 你说的,我都会考虑。”

    “那就好。”琴妈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 “曾老板虽然说你是去旅游了,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 前段时间 , 曾老板经常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 一坐就是一整夜,要不然就是喝得烂醉如泥才回来 , 有一次还胃出血去了医院 , 晚小姐 , 我看得出来,曾老板对你是情深意重。”

    没想到,我难受的那段时间,曾煜过得一点都不好。

    我心情忽然变得很复杂,我想,如果没有曾贤,没有外婆,没有庄家,我和曾煜一定会很幸福吧 , 只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

    “我也很爱他,也只有曾煜,真心待我。”我说着,心里一阵动容。

    虽然,邱浩森也真心对我,但我和他才在一起的时候,他完全只是把我当一个情妇来看,曾煜不一样,从我和他在一起那一天,他就把整颗心都放在了我的身上。

    “那就好 , 我也不唠唠叨叨的了,年轻人啊 , 要想好好在一起,要学会沟通和理解。”

    我看着琴妈往厨房走的背影 , 我心情很迷乱 , 琴妈说的对,需要沟通。

    我不知道曾煜到底知不知道唐家和庄家有什么联系才一起被灭门,他如果知道 , 和我说说,或许心境又不一样了 , 而现在 , 我感觉自己在一团迷雾丛林里走不出去。

    曾煜到底知道多少?昨天在书房说的那些话,又寓意何在 , 我一概不知。

    就在这时候 ,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下意识以为是曾煜打来的,拿起手机才发现手机屏幕上是一串陌生的电话,很有可能就是曾贤,我立即接通了电话。

    “喂。”

    “没想到你这么快接通电话。”

    是曾贤的声音 , 没有用软件变音,我心一跳,还没回答就听他说。

    “最好别有什么心思 , 也不要引起身边人的怀疑,我有一些话要和你说。”

    曾贤,有话给我说?

    更新完毕,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