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7章 我可没说要做你妻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怔住了,坐在那一动不动,我点头,“好。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的家人是怎么死的吗?”曾贤嘶哑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恐怖。

    我大概知道是因为家里有个人强奸了杜月萍,所以,曾贤为了妻子,直接灭门。

    “因为一个人的错误,你责怪到全家,我已经知道了。”我小声说,尽量不让琴妈听见。

    那边轻叹一声,隔着电话 , 我似乎都能听到曾贤那可惜的模样,把我当成小鸡一般来捉弄。

    随后 , 我听他冷笑着说,“庄家 , 我只杀了一个人。”

    我浑身一怔,曾贤只杀了一个人?

    简直是不可置信 , 毕竟,当时曾煜也默认了庄家所有人都是曾贤做的。

    “不可能。”我不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不是想知道真相吗?”曾贤似乎是低低的笑了,那嘶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鬼魅一般。

    “我要真相 , 不要假相。”我有些着急。

    曾贤的下一句话,直接将我打入了地狱。

    “这就是真相 , 真正杀了你全家的那个人 , 是你无比信任的唐希父亲。”

    一颗心像是炸开了一般,“你,你说什么?”

    “你从一开始就报复错了人 , 唐希 , 才是你的仇人。”曾贤冷笑着说。

    这怎么可能……

    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像是凝固了起来,身体因此变得僵硬,我满脑子都是曾贤说的话,我的仇人 , 是唐希,并不是曾贤。

    怎么会这样?

    “你骗我!”我有些歇斯底里的向电话那边吼过去。

    “我从不骗人,真正杀了你全家的 , 是唐忠。”曾贤又再次重复,随后透着几分玩味 , “可惜 , 唐忠不在人世了,这仇往哪儿报呢?”

    曾贤像是在蛊惑着我一般 , 一步一步的朝着他的思绪去,我的状态濒临崩溃 , 我完全不相信这就是真相 , 可听曾贤的口吻 , 他不像是说谎。

    “那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抓住了这个问题。

    如果不是因为要灭掉整个庄家,又怎么会想杀我?

    “看来,你很愚昧。”曾贤冷笑,随后又说,“我的态度还不明显吗?我不喜欢你,自然不愿意你和曾煜在一起,只要你不离开他,我都会用我自己的方式。「^追^书^帮^首~发」”

    太过分了,曾贤不仅是个恶魔,就连三观也很极品。

    “所以 , 你就杀了我,这样以来,一了百了?”我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

    因为不喜欢我和曾煜交往,所以直接要我的命!

    这个理由,我还能说什么?

    那边不说话了,我意识到他要挂断电话,我有着急,喊他,“我外婆呢?我外婆为什么死?”

    既然曾贤当初就放过了外婆和我,那他也不可能再杀我外婆,所以,杀害外婆的又是谁?

    “想为余老师报仇?”曾贤挑眉,嗓音十分寒冷。

    “是。”

    那时候,外婆去世,我所有活下去的动力就是替外婆报仇 , 找唐希。

    现在,我也没想过要放弃。

    “杀了唐希 , 我自然会告诉你。”曾贤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的深不可测。

    我还想问他,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 不愿意多和我说一句话。

    琴妈出来的时候见我在发呆 , 她有些担心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摇头,说睡一会儿就好了。

    回到房间里,我整个人都软塌在床上 , 思绪一片混乱,所有的线索在我脑海里来回打转 , 我不知道应该相信谁。

    明明一开始 , 所有的线索都是曾贤杀了庄家所有人,而现在 , 他依然承认 , 但他说,他只杀了一个人,那个人,应该就是强奸了杜月萍的男人。

    那么,其他人都是唐忠所为吗?

    从曾贤的口吻中听出来 , 唐希对于这些事情并不知情。

    只是曾贤为什么要杀了唐希全家呢?

    这绝对不是假的,毕竟,袁娇和麻雀儿都被牵扯进去 , 他不会留下任何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相信了曾贤说的话 , 我想到他在电话里说他只杀了一个人的时候很愤怒 , 证明那个人是真的让他痛苦。

    其他的人 , 他没必要杀的。

    可如果真的是唐家做的,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对庄家下手?

    我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绑在半空中,想爬上去却总有人把我推下去 , 下去后又无法平安落入陆地。

    这种感觉几乎要把我碾碎。

    如果曾贤没有骗我 , 那么 , 唐希一家人就是我的仇人,我应该对他下手吗?

    唐希很信任我,并且,他也不知道当年的真实真相,他最不会防备的人就是我,只要我动手,唐希必死无疑。

    曾贤说,只要我杀了唐希,那么他会告诉我关于外婆的死。

    可我应该那么做吗?

    即使唐忠杀了我的全家,可唐希也是无辜的 , 他并没有做伤害我的事,他也是无知的,至少,他一直都在保护我,上次踩到曾贤安置的炸弹,他宁愿和我一起死也不独活。

    他和曾煜一样,他们都只是后代,他们都没有错。

    我又怎么能怪罪与他们呢?

    就在我陷入谜题的时候,唐希打来了电话。

    我立即接通电话,“唐希。”

    “顾晚,之前袭击你和曾贤的子弹我查了一下 , 是秦老板专用的。”唐希非常冷静的告诉我。

    我怔了怔,“不是曾贤吗?”

    “曾贤打出的子弹目前找不到,没办法对比 , 但我可以确定,你给我的那两颗子弹都是秦老板的。”

    我愣住了 , 我差点都忘记了秦老板这个人。

    难怪之前有几次我和曾煜受到伏击 , 有的是直接对我开枪,有的是连曾煜都不放过。

    之前我特意收藏了子弹壳,就是为了查凶手 , 没想到,秦老板竟然一直在上海没有离去 , 和曾煜闹翻之后 , 一心想着怎么下手。

    “秦老板的踪迹呢?”我问。

    “找不到。”

    我有些失落,那么 , 现在对我的危险不止是曾贤 , 还有秦老板。

    “暂时呆在家里,不要离开曾贤的视线。”唐希吩咐我。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唐希是发自内心的关心我,我心情忽然变得沉重 , 试探性的去问他,“唐希,你找到唐家灭门的真相了吗?”

    “没有。”

    那边的回答,一如既往。

    我不知道 , 我该不该把曾贤告诉我说给唐希听。

    “唐希,你觉得 , 你父亲和我父亲的感情很好吗?”我又问 , 声线明显有些颤抖。

    唐希立即就察觉到了问题,“为什么这么问?”

    “我只是奇怪,为什么曾贤杀这两家要时隔这么多年?”

    “我也想不明白 , 我会查清楚的,别担心。”唐希以为我只是太在乎了 , 因此变得神神叨叨的 , 他安抚着我。

    我鼻尖一酸 , 这样的唐希,我怎么下得去手呢?

    “好。”

    挂断电话之后,我看着之前的那个陌生电话,呼吸越来越沉重。

    为什么,曾贤那么恨唐家,唐家都被灭门了,仍然揪着唯一的独苗唐希不放过,还怂恿我去杀他。

    他怎么不想想,我不会怪罪曾煜,又怎么会怪唐希呢?

    他们并没有参与到灭门案里面,一切都是长辈作孽。

    但我仍然觉得很痛苦 , 为什么,我在乎的人,都和我有着这种关系?

    就在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曾煜回来了。

    有些风尘仆仆,来到卧室,直接将我抱在了怀里,当我靠在曾煜的肩膀上,那颗漂浮不安的心才得到了缓解。

    “吃早饭了吗?”曾煜宽大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

    我点头,“吃过了。”

    曾煜轻轻吻了我的额头。

    这样的甜蜜将我包裹着,但我的心情并没有变好,反而患得患失的,我想到了秦老板 , 也就是说,曾煜的生命随时都被人偷窥着。

    我回抱着他 , “曾煜。”

    “嗯?”他好听的声音像是从喉结里传出。

    我吞了吞口水,估计他会生气 , 但我还是问了出来,“秦老板有线索了吗?”

    曾煜怔了怔 , 蹙眉,“怎么想起来问他?”

    “一天没找到他,我都担心你啊。”我柔软的勾住曾煜的脖子,如是说道。

    这样的回答让曾煜很受用 , 他勾起了唇,“晚儿这么担心我?”

    “嗯。”我点头,很认真。

    “我还要做你的老公 , 当然不会让自己有事。”曾煜看着我的目光一瞬不瞬。

    我瞬间被他迷倒 , 撩人的曾煜,是最为性感的。

    我心跳快速,老公……

    陌生 , 却又向往的一个称呼。

    我咬了咬唇 , 故意矫情的说,“我可没说要做你的妻子。”

    “嗯?”曾煜故作不高兴,大手从我的裙子下面探进,撩拨着我的身体 , 嗓音低沉,“是吗?”

    我被曾煜撩拨得绷紧了声音,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连忙求饶 , “别别,我错了。”

    曾煜看着我的眸光渐渐变得炙热 , 轮廓分明的五官上染上一层暖色 , 撩起唇,“晚儿今天怎么这么敏感?嗯?”

    有吗?

    好像是 , 我自己都能感觉到分泌的爱液很多,我红着脸 , “因为你。”

    曾煜好似猫捉老鼠一般 , 不急不缓的撩拨着我 , 却又低沉着嗓音,听上去一本正经,“因为我什么?”

    下一更老时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