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9章 非杀了她不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没有说话,因为此刻无论说什么也都不如回抱着他,让他明白我同样很爱他。★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听到琴妈离开的脚步声,我才慢慢从他的怀里钻出来,仰头看着他,“曾煜,我想睡一会儿。”

    每一次欢爱过后,除了睡觉,我什么也不想做。

    “嗯。”

    他将我抱了起来,我靠在他的怀里困意渐渐来袭。

    ……

    下午我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离开了。

    曾煜最近总是很忙 , 几乎是早出晚归,却从不让我知道他都在做什么。

    还有很长的时间才到晚上 , 我想去看看麻雀儿。

    我打车来到医院,没想到 , 唐希竟然也在。

    我看向白芹 , 她笑着对我说,“你们还真是默契,都差不多时间来的。”

    唐希看向我 , 说明来意,“我想看看麻雀儿能不能好。”

    我明白他的意思 , 作为警察 , 即使对方是个十恶不赦的人,也不愿意私自了结对方的生命 , 所以 , 他才来看麻雀儿。

    说到底,现在我和唐希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

    白芹见我心情不太好,她来到我的面前,“麻雀儿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有人伤害她?”

    这些事 , 越少人卷进来越好,我并没有告诉她,摇头,“医生还是没找到康复麻雀儿的办法吗?”

    “没有。”

    见我不愿意说 , 她也没有强迫我。

    “姐姐,姐姐 , 我肚肚饿。”忽然 , 麻雀儿从床的另一边爬了过来 , 指着肚子,一副委屈的模样。

    我喉咙一紧 , 这分明是小孩子的动作 , 但她已经二十来岁了 , 看上去,我的心更难以接受。

    “好。”白芹点头,就从抽屉里拿出了蛋糕。

    看得出来,麻雀儿很喜欢吃蛋糕,看到蛋糕立即就笑开了花儿,她吃得满嘴都是。

    我扯了纸巾替她擦嘴,隐忍着难受,笑着说,“慢点吃 , 一会儿我再去买。”

    “嘻嘻。”麻雀儿笑了起来,然后歪着头看我,看了许久,她像是在记忆里寻找我,她忽然蹙起了眉头,“晚……晚晚姐?”

    我震惊的看着她,说不出的喜悦在胸口涌动,“麻雀儿,你,你记起我了?”

    唐希也紧张的看了过来,“是不是恢复了?”

    白芹也握住她的手,“麻雀儿,你看着我,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我看着她,发现她目光里传递出来的全是求救信号 , 随后,她疯狂的摇头 , “快跑,别管我了,快跑……晚晚姐……”

    我立刻抓住她的手 , 安慰她 , “没事了,麻雀儿没事了,我好好的 , 你也在医院里,我们都没事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但她并没有镇定下来 , 反而越来越恐惧 , 身体开始剧烈挣扎着。

    这时候唐希叫来了医生,医生见状直接给她打了一阵 , 很快 , 她眯了眯双眼,失去了知觉。

    “麻雀儿怎么了?她像是想起了之前的事。”白芹看着我,她眼里都是泪水。

    我不明白,看向医生 , “她是不是都记起来了,也就是说,会恢复到正常状态?”

    医生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太确定 , 病人她有可能看到什么人什么事想起让她恐惧的事,如果让她去想不阻止 , 会有两种结果。”

    “哪两种?”

    “要么想起来 , 恢复正常 , 要么,因为恐惧血液上循不下 , 会暴毙身亡。”

    什么?!

    暴毙身亡……

    “所以 , 最好别去刺激病人 , 这对她没有好处。”医生又说。

    我点了点头,“谢谢医生。”

    医生离开后,我和唐希相视一眼,也就是说,现在即使麻雀儿有机率恢复正常,我们都不能逼她,像医生说的,很有可能会暴毙身亡。

    “你们到底带着麻雀儿做了什么?到现在也不愿意告诉我吗?晚晚!”

    白芹的情绪有些激动,一开始她都已经适应了麻雀儿可能一辈子都是弱智 , 但她没办法忍受好好的人很有可能想起以前的事就死去。

    我明白她,看向唐希,“在外面等我,我还有事要给你说。”

    他点了点头,“好。”

    我知道瞒不住白芹了,我拉着她在麻雀儿的床前坐了下来,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她听。

    “曾贤真的没死?”

    白芹很惊讶,却不是震惊,就好像是确定了某一件事。

    这让我有些奇怪,“你知道他还活着?”

    “我也只是猜测,有一次我无意间看到杜恒和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说话,那人走后 , 我问他是谁,他又不回答我 , 但神色不是很好,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直觉 , 我觉得那是曾贤。”

    原来是这样 , 看来我猜得也没错,曾贤一直和杜恒有联系。

    “你记得那是什么时候吗?”

    “应该是你和曾煜去西藏之前。”白芹回答我,她非常肯定。

    我怔了怔 , 突然想起,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开车在我们的前面 , 曾煜曾经对着他开枪 , 后来又很肯定的说那是杜恒,而他并不是来伤害我们的。

    如果不是伤害 , 那就是保护 , 会不会,他知道曾贤要对我们不利,特意赶到西藏去提醒?

    “晚晚,那按照你现在说的,麻雀儿很危险 , 我听杜恒说,曾贤做事不择手段,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他有危险的人。”白芹忽然慌了。

    她脸色也很苍白 , 握住我的手微微有些颤,“麻雀儿之前一直都是弱智 , 曾贤可以不理会 , 可麻雀儿现在可能在苏醒 , 晚晚,我真的担心麻雀儿 , 你说她到底听到什么了,曾贤非要杀了她不可?”

    我反握住白芹的手 , 这个时候 , 我反而镇定了下来,或许,我守着麻雀儿就会等来曾贤。

    “白芹,你放心,我不会让麻雀儿有事。”

    这是承诺,当初我没有放弃麻雀儿,现在也不会放弃。

    白芹安心多了,但我觉得她在医院里很危险,“白芹 , 麻雀儿这里就交给我,你呆在杜恒身边暂时不要靠近麻雀儿,我和曾贤交过几次手,他狠起来,六亲不认,为了没出生的孩子,你不能有事。”

    “可是……”

    “这里交给我,我马上给杜恒打电话让他来接你。”我不允许身边的人再有任何差错,何况她现在是两条人命。

    杜恒接了我的电话,没多久就来了,他大概也知道了这里的情况 , 看着我的神色很复杂。

    我也看向他,之前一直以为在西藏他要害我们 , 但现在想起来,他其实一直在暗中保护我们 , 或者还在劝说曾贤 , 我心里有些愧疚,抿唇,“西藏的时候 , 谢谢你。”

    不管怎么说,既然曾煜说不是他要开枪杀我们 , 但他穿着曾贤的风衣 , 我想,很可能是调虎离山 , 让我和曾煜离开了真正的危险之地 , 因为后来我们追出去,他并没有真的对我们动手。

    杜恒有些震惊的看着我,随后摇头,没有说话。

    “晚晚 , 你一定要注意安全。”白芹握住我的手,满是担忧,想了想 , 她立即揪住杜恒,“我不管 , 晚晚要是有事 , 我就和你离婚 , 我带球跑,让你找不到我 , 那曾贤怎么也是你姐夫 , 你要常来医院 , 这样才会将危险降到最低。”

    听她这样说,我不由得失笑,杜恒冷着脸瞪她,“带球跑?”

    “反正我不管!”

    “好啦,白芹,快回去吧。”这个时候,我和她之间的恩怨早就一笔勾销,她还是她,那个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的女人。

    白芹依依不舍的和我分开之后,病房里只有我和麻雀儿两人。

    这时候 , 唐希走了进来,“你打算怎么做?”

    “守着麻雀儿,我不能让她有事,而这样,我还能有机会再见到曾贤。”我很坚定。

    他看着我,良久,才在一旁坐下,“我陪你。”

    我知道,他不会丢失这个机会,我想到了早上曾贤给我打的电话,蹙起了眉看着他,抿唇 , “早上,我接到了曾贤的电话。”

    即使曾贤说的是真的 , 我也不可能对唐希做什么,那不是他的错 , 我说出来 , 只是想让他分析一下真实性。

    虽说之前是相信了曾贤,因为,曾贤一直属于不屑于说谎的人。

    只是 , 我又觉得曾贤是在和我们玩战术,挑拨我们 , 这对他来说 , 百利而无一害。

    唐希蹙起了眉,“怎么之前没说。”

    “是有关于你的。”我看着他 , 同时 , 也想试探,如果曾贤说的没有假,那唐希又知道吗?

    “我?”

    “准确一点,是有关唐家。”

    “他说了什么?”

    第一次,我从他那张清俊的脸上看到波澜 , 情绪有些波动。

    我抿唇,一瞬不瞬的看着他,“曾贤说 , 庄家,他只杀了一个人 , 我默认为那个人就是当年强暴杜月萍的男人 , 真正杀了我全家的是唐家的人并非他。”

    他震惊的看着我 , 像是在分析真实性,“唐家灭了你庄家?”

    我点头,“他是这样说的。”

    我看向他 , 他微微低着头 , 前额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眉眼 , 我看不到他的任何情绪,他到底是相信曾贤所说,还是知道内幕,我不明白。

    “你信吗?”

    半响,我听到他问我。

    我也在心里问我自己,最后却是摇头,“我不知道,当年的事,看样子 , 只有曾贤自己知道。”

    “为什么选择告诉我?”他抬起了头看着我。

    “嗯?”我有些不明白,蹙起了眉。

    他忽然严肃的微微眯着眸,问我,“如果这是真的,我就是你的仇人,顾晚,明明我可能是你的仇人,为什么选择告诉我?”

    作者说:昨天停电很晚才来,然后就一直在处理那个抄袭事件,今天补昨天的,四更,下一更六点左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