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0章 带你去个地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啊,明明我可以悄悄试探,但这样正大光明的告诉他,岂不是让自己落入危险?

    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反过来问他,“唐希,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家人杀了你的全家,但只有我活下来了,你会选择杀了我替家人报仇吗?”

    视线里,他渐渐蹙起了眉,似乎将自己陷入了这样的如果中。http://m.zhuishubang.com/

    半响,他看着我 , 很认真的说,“我会。”

    我怔了怔 , 我以为他会和我一样,似乎料到我会震惊 , 甚至难过 , 他轻声说,“顾晚,父债子偿 , 天经地义,若真是曾贤所说 , 是我家人杀了你的全家 , 那么,我会把命交给你。”

    我怔了怔 , 我没想到他会这样 , 我以为,他会和我一样,上一辈做错的事,不能怪罪到这一辈 , 但他不那么认为。

    忽然间,我害怕,我害怕他说的是真的。

    见我脸上涌起复杂的情绪 , 他从裤兜里拿出抢,再将我的手拉起 , 把那冰冷的手枪放在我的手上。

    我看着手掌心的抢 , 我僵硬了 , 一动也不敢动。

    “我知道你很善良,在之前没责怪过曾煜 , 之后自然也不会责怪我 , 但顾晚 , 每个人活着,都有他的使命,你的善良让你放过仇人,但上一辈的冤屈又谁来释放?这把枪,我送给你防身,必要的时候,你可以用它结束我的生命。”

    他所说的必要,就是他是我的仇人吗?

    那一刻,我风中凌乱了,我抬头看着唐希 , 他那张俊颜的情绪让我看上去深不可测。

    我收下了抢,但我没有告诉他,即使我们都有自己的使命,我的亲人已经全部离开我,现在的我,永远不会伤害世界上对我好的人,即使他是仇人,只要他没有亲手杀害我的亲人。

    比如曾煜,比如唐希。

    “唐希。”

    他看向我,等待我说下去。

    我抿了抿唇,“等不到麻雀儿苏醒 , 曾贤不会放过我们三个,如果那一天来临了 , 曾贤的命,先交给我好,好吗?”

    “如果是我的家人有负于庄家 , 我也希望 , 在你结束我的生命之前,让我先结束我的使命。”

    那就是杀了曾贤,为唐家报仇 , 我明白的,我点头。

    这好像是我和他之间唯一一次约定 , 却是沉重得让我感觉喘不过气来。http://m.zhuishubang.com/

    我看向麻雀儿 , 终止曾贤继续对我们三个的伤害,只有一个办法。

    那之后 , 我又成了曾煜的杀父仇人。

    饶是这样 , 我也不会放过曾贤。

    唐希说得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而我的使命,是搞清楚庄家灭门究竟是唐家做的 , 还是曾贤做的。

    我看向正眯着眼的唐希,他交给了我一把枪,对我说了那些话 , 也只是因为,他潜意识是相信曾贤的 , 相信曾贤不会撒谎。

    他的心情 , 此刻才是最复杂的吧。

    晚上 , 曾煜来了。

    他仍旧穿着白色的衬衣,站在门口 , 看着我和唐希 , 几秒的安静后 , 他才慢慢走进来。

    “吃过饭了吗?”

    我摇头,心里更多的是紧张的,这是第一次,所有的事情说开之后,他和唐希面对面接触。

    我忽然想到我问唐希的问题,他回答我的问题却是残忍的,那意味着,他会不会伤害曾煜?

    但想了一下,不会。

    他说过,父债子还 , 曾贤还在,他要的,也只有曾贤。

    “吃了,你呢?”我回答曾煜,走向他,伸出手挽住了他的手。

    我是害怕的,毕竟,我虽然说了我去看麻雀儿,但却没说唐希也在,毕竟,来这里之前 , 我也不知道唐希也在。

    没有回答我,他看向唐希 , 似乎这才注意到他也在,勾起了唇 , “唐队也在。”

    “等人。”唐希开口 , 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

    我知道唐希,他口中的等人,是等曾贤。

    下意识 , 我看曾煜,他并没有因为唐希目的性如此强而生气 , 反而勾唇 , “今天,怕是要唐队失望了。”

    我和唐希都听得出来 , 曾煜的意思 , 等不到曾贤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曾老板不仅是护短,还正大光明的护。”唐希冷笑,很清晰的感觉到他不悦。

    曾煜无所谓,慵懒的微眯着眸 , “唐队见笑了。”

    两人的对话不可能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唐希站了起来,最后看了麻雀儿一眼 , 这才对我说,“我等你的电话。”

    “嗯。”即使知道曾煜会不高兴 , 我还是点头了。

    等到唐希走了之后 , 我才发现 , 我面前的男人身上那股玩世不恭的慵懒态度全然消失,他严肃的看着我 , “顾晚,守株待兔吗?”

    我怔了怔 , 本来对付曾贤的话题在我和他之间就属于禁区 , 没想到他主动这么说。

    见我只是发愣,他笑了起来,眉宇间透着几分冷意,“穿着兔衣的狼你守得住吗?”

    我明白了过来,曾煜并不是愤怒我对付他父亲,他只是在担心我的安慰。

    曾煜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麻雀儿,他低着眼眸看我,“信我的话,把她交给我,我可以护她周全。”

    我犹豫了 , 不是不信任他,只是怕麻雀儿醒来之后发现在陌生的环境里,陌生的人,她会崩溃的,这样以来,对她的病情不好。

    “我会找最好的医生。”曾煜又说。

    我看着他,说不出来心中是什么滋味,其实我每次觉得自己想到曾贤和他,心情都会很复杂,但他呢,比起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我能时常见到她吗?”这样以来,麻雀儿不会害怕了。

    他很无奈的看着我 , 声音温和了许多,“不仅你可以 , 白芹也能。”

    “谢谢你。”我很激动的亲吻了他的唇,蜻蜓点水后放开了他 , 说不出来的情绪蔓延着 , 有他的保护,麻雀儿绝对是安全的,而他根本没必要做这些 , 都是为了我。

    比起我找他父亲报仇,他更不想我有什么闪失吧。

    曾煜冷眼看着我,“说的什么?”

    我这才意识到 , 我刚刚说了谢谢 , 有些尴尬,却觉得 , 我是应该谢他。

    “下次再说这个字 , 别想下床了。”

    谁知道,刚刚还冷怒交加的男人,忽然就暧昧起来,我发现 , 我越来越跟不上他的步伐了,最后也只是挽住他的手用力了一下。

    等把麻雀儿安顿好了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因为是陌生的环境 , 我也不放心她,还是把白芹叫来了。

    陪着麻雀儿一个晚上 , 之后应该就不会害怕了。

    “我在车上等你。”曾煜看了一眼刚跑来的白芹 , 又对我说。

    我点头 , “嗯。”

    我们目送着曾煜走远,白芹这才拉着我 , 我们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晚晚 , 曾煜对你是真好 , 即使对方是他老爹,他也先护着你。”

    我明白,心里也很感动,“嗯。”

    “所以,不管怎么样,上一辈是上一辈的事,你可不许对不起我大外甥,不然我第一个不放过你。”故意做出凶巴巴的样子,脸上却全是为我开心的笑容。

    “我不会负他 , 只怕是,尘埃落定,我和他的这些,也只能成为回忆。”

    听我感慨,她也很伤感,抿唇,“不管怎么样,珍惜现在,我不会阻止你放弃报仇,毕竟,这是每一个人都没办法原谅的事。”

    “嗯。”

    “别想了 , 只要你觉得自己做的是对,那就没关系 , 船到桥头自然直。”白芹拍了拍我的肩,大大咧咧的说。

    我点头 , 笑了笑 , “我在三十岁之前遇到曾煜,那是我的幸运,虽然只有短暂的一年 , 却足够我用余生回忆一辈子。”

    “晚晚,我现在才觉得 , 活下来的 , 都是幸运的,杜恒告诉我 , 瓦斯爆炸死了很多人 , 可我们却活了下来,遇到了爱自己,自己爱的人,这一生 , 真的足够了。”

    我点头,认同她说的话。

    这就是我的白芹,每次心情郁闷难受的时候 , 和她聊聊天,似乎就豁然开朗。

    她催促我赶紧去找曾煜 , 我看向她 , 我其实应该感谢命运让我和白芹再次相聚。

    回到车上的时候 , 我闻道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曾煜抽烟了。

    我记忆中 , 似乎只有分开那段时间他重新拿起过香烟 , 现在 , 现在,他又开始抽烟,我却没办法阻止。

    这或许是男人消愁的一种方式,他看到我的时候,留给了我一个温和的他,收起了所有的负面情绪。

    我不能让他丢掉这些负面情绪,也只能尽量让自己在他面前的时候,是以前那个我。

    “都安排好了?”他问我,眸色温软。

    我点头 , “有白芹在,麻雀儿不会有事的。”

    “嗯。”他点头,启动了殷勤。

    我看向窗外的灯火阑珊,上海,真是繁荣的城市,这里是我的家,让我难受过,现在,却是我最爱的地方。

    “回去了吗?”我没有看他,对着窗外问,随后才回过头来看他。

    那一瞬间 , 一颗心跳得极快,五颜六色的灯光透过车窗洒在他的身上 , 那白色的衬衣像是变了颜色一般,衬得他更俊美娇艳。

    他凉薄好看的唇 , 在我的视线里渐渐上扬 , 在红绿灯处停了下来,看向我,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我无法形容的温软 , “带你去个地方。”

    下一更九点左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