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2章 生不如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往往,坏坏的男人才能让女人更死心塌地,稳重的男人让女人想嫁,而曾煜是二者合一。★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不管哪个女人沾上他,大概都无法戒掉吧?

    曾煜抱着我,一直走到楼顶。

    我从来没有上来过楼顶,据说,大夏的楼顶是禁区,任何人都不能上去,只有曾煜和叶连硕可以。

    而我,也是第一次过来。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我看了过去 , 像是来到一个新奇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心。

    这里很接近天空 , 但亮光也很少,看不太清楚。

    曾煜打开了一旁的灯 , 瞬间 , 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所迷惑,这里太美了!

    都是树藤捆绑的秋千,桌子椅子都在散出黄颜色的光芒,有时候很暗 , 但有时候又很亮。

    桌子的旁边摆着一张床,床也是树藤串起来的 , 不大 , 但刚好可以睡下两个人。

    抬起头,就能看到上海的天空 , 被城市的灯光照得色彩斑斓 , 很美,很美。

    四周都是绿色植物,就好像来到一个田园里,还有着叶子的清香。

    我从来没想到这栋大厦的楼顶竟然有着这样一个世界。

    “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会一个人在这里来。”

    曾煜说着 , 将我放在了树藤床上,因为放着一个软软的垫子,并不会觉得不舒服。

    这栋大厦很高 , 能看到周边的夜景,这里 , 的确是属于一个静心的好地方。

    我看向曾煜 , 他在我的旁边靠了过来。

    我看到的曾煜 , 他是白的,也是黑的 , 有时候也会很可怕 , 但他也善良 , 心情好的时候,浑身上下透着几分痞意,又玩世不恭得像是全世界唯舞独尊一般。

    这样的曾煜,我没想到,他也会有属于自己舒畅心情的地方。

    夜风拂过我的脸颊,感觉十分美好,我情不自禁的感叹,“好美。”

    “这里并不是我建造的。”曾煜缓缓说道。

    我看向他,没有多问 , 总觉得他此刻看着这里的景物变得很安静,我等着他慢慢将自己的心事说出来。

    “那时候,曾贤还在这里工作,母亲几乎每天都会来公司等他,但我母亲是个喜欢安静的人,所以,她才突发奇想在这上面创造了一个世外桃源。”他缓缓的说着,像是回到了杜月萍还在世的时候。★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的心微微动了动,从这里的每一处可以清晰的看出来,杜月萍是一个将生活过得诗情画意的女人,她喜欢安静 , 只能说明,她的内心其实有很多复杂的东西。

    “她走后 , 这里就只有我能来。”

    我看向曾煜,他黑色的瞳孔里有几分念旧的光芒 , 大概是想起了某个画面。

    我挪动了身体 , 更靠近他,从一旁抱着他的腰,“我很喜欢这里。”

    “其实 , 我到现在也不明白,曾贤对她有没有爱 , 但她却守着曾贤到离世的那一刻。”

    我听着曾煜不确定的声音 , 说不出来的滋味在胸口蔓延着,或许是触景伤情 , 此时的他让我感觉很伤感。

    “曾贤来过这里吗?”我忽然问他 ,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问。

    大概是想到李校长说,曾贤以前和我母亲是一对恋人,只是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分手了。

    后来周良第也说了,曾煜曾经在曾贤的手机上看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照片 , 而那个女人,就是我去世的母亲。

    曾煜就在曾贤的身边,他都不清楚曾贤对杜月萍的感情 , 我更不清楚,曾贤究竟是爱杜月萍多一些 , 还是我的母亲。

    “不知道 , 至少我的记忆中没有来过。”

    这个答案听上去有些伤感。

    他躺了下来 , 将我抱在怀里,我们的目光都落在远远的天空中。

    “晚儿。”他的声音传来 , 有些沙哑。

    我侧过头看他 , 就见他喉结上下动了动 , 似乎有些难过,我趴在他的胸口上,“我在。”

    “我以前迁怒过你。”

    他这句话听着有些无厘头,我愣了愣,却没说话。

    “你去了你外婆曾经教书的地方,你应该清楚了,曾贤和你的母亲,原本是一对。”

    他用的陈述,我也不想骗他 , 点头,“是,我也很震惊,曾贤一直就是个恶魔,我没想到,他会和我母亲在一起过,更没想到,对于前任女友,他一样能……”

    下得去手……

    后面四个字我没有说出来,毕竟,现在我也不清楚曾贤电话里说的是真是假。

    若是假,他如何对我母亲下的去手呢?

    “抱歉。”

    我听到曾煜的声音,这和刚刚在电梯里和我调情的男人完全不一样。

    我才知道 , 不止是我自己,就是他 , 也会有万种情绪。

    立即摇头,我仰头看着他 , 或许是夜空太冷曾煜身上太暖 , 又或许是我很难过他现在的情绪,我的声音有着前所未有的温软,“曾煜 , 这和你无关,你是你 , 他是他 , 就算真相很磨灭人性,可我清楚我认识的曾煜 , 他是善良的 , 他是非分得清,别在对我说那两个字,我会比死还难受。”

    他厚重的手落在了我的脸颊上,低低的勾起了唇 , “傻瓜,不后悔吗?”

    我握住他的手,让他与我贴得更近,摇头 , “我做的任何是都不后悔,只是可能错了 , 但我也不会后悔 , 曾煜 , 和你在一起,大概是这辈子我做得最对的一件事 , 真的 , 以后别再说这两个字,好吗?”

    “好。”他答应我了 , 我的一颗心这才松缓了不少,微微放松。

    我又趴在了他的胸口上,听着他的心跳声,似乎才觉得我和他还在一起,没有分开。

    “晚儿,你也答应我一件事。”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远,却打在我的心上。

    我点头,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 因为我的潜意识知道,他是不会让我受伤,“嗯,我答应你。”

    “不管什么事?”他都有些诡异,却是宠溺的勾起了唇。

    我又点头,“你是我的男人,你说的,都是对的。”

    他亲吻了我的额头,才说,“呆在我的身边,以前那么多的事 , 你我都能扛过去,这一次也一样 , 明天,我会带你找到曾贤 , 结束上一辈的恩怨。”

    听他说完 , 我震惊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要陪着我一起去找曾贤?”

    他的意思,其实就是要和我一起面对 , 我不淡定了,因为 , 对方可是他的父亲啊。

    “我不想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他说着 , 微微眯着眸。

    “那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我问他。

    “知道。”

    “曾煜,你要明白 , 我对曾贤不可能是让他给我一个解释那么简单 , 他应该为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曾煜,你确定……要帮我吗?”最后几个字,似乎只有我自己才听得到。

    但我知道 , 他也听到了。

    他握住我的手,大手指来回轻轻的摩擦着,似乎在安抚着我 , “晚儿,失去我之后,你会怎样?”

    我没明白过来 , 我紧张的看着他,“失去你?为什么要失去?你不是在我身边吗?”

    对于我的敏感 , 他轻轻失笑 , 随扈说,“如果。”

    我很固执 , 我能隔着家仇和曾煜在一起 , 就从没想过我会失去他 , 就算要失去,也是我杀了他父亲之后,不是现在。

    “我不,不要这种如果。”

    他坐了起来,将我圈在他的怀里,仍然没放开我的手,但他比我更固执,“回答我,晚儿。”

    我想了想 , 只是想到就痛苦,之前已经分开了一段时间,而他口里的失去,是真正的失去,我摇头,惊慌,“我会生不如死……”

    “那晚儿,换过来,你离开我了,我会过得好吗?”

    我看着他,似乎明白了过来,琴妈说了,那段时间他很颓废 , 我出自本能的摇头。

    “我不想你离开,我比任何人都了解曾贤 , 一旦他出手,必须有收获 , 前天 , 昨天,今天你可能逃脱了,但今后呢 , 我不知道。”

    他蹙起了眉,一张俊颜看上去很严肃 , 双眸里散发出星星点点的寒光。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 他是说,比起保护他父亲 , 我离开他 , 可能是死,更让他痛苦。

    “曾煜……”我不知道说什么,或许,我一直不知道他究竟有多爱我 , 开口,却只能喊出他的名字。

    他看着我,目光严肃又冰冷 , 却不是对我,“很早我就说过 , 我如果继续当兵 , 一定亲自抓他入狱。”

    我点头 , 那时候我相信他,所以在之后他一直袒护曾贤的时候 , 我才很迷茫 , 以至于第一次的选择是离开他 , 避免他的伤痛。

    “曾贤是我的父亲,要抓,也轮不到别人。”

    他冰冷的嗓音传来,那一刻,我才明白过来,一直以来,曾煜都没有真正的袒护过曾贤,只是他觉得,他比任何人更有资格抓曾贤。

    所以 , 他销毁曾贤还在世的证据,也不答应唐希注销死亡证明。

    即使他心底深处是爱这个父亲,但他作恶多端,所以作为儿子,就想亲手终结吗?

    还有一个让他无法迈过去的坎儿,杜月萍是死在曾贤的手上。

    曾煜,他比任何人,都爱他的母亲。

    更新完毕,明天+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