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4章 凶手,是曾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艾伦也跟在我们身边,随时保护着我们,准确的说,是保护我。「^追^书^帮^首~发」

    “这么多人,这么大的动静,明明知道危险,他还会来吗?”我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曾煜。

    “会。”他肯定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随后又说,“我母亲的忌日,不管天晴下雨他都不会迟到 ,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发现 , 他没有死。”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话。

    想到曾煜之前真的对曾贤开枪杀了他 , 我的心里都是震撼。

    虽然 , 他也说过再杀他一次的话,但又过了这么多年,谁知道如今的曾煜,心境又有没有什么变化呢?

    今天该来的人都到齐了 , 在墓园里,我想 , 曾贤没有逃脱的机会吧。

    以我对他的了解 , 他很重情义,无论怎么样 , 也不会像之前一样引爆炸弹来逃走。

    因为 , 这是杜月萍的墓碑,他没办法下手。

    这也是,曾煜为什么带我来的原因,今天 , 或许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果然,在离杜月萍的墓碑还有一百米的样子,视线里出现了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 他背对着我们坐在杜月萍的坟前。

    我紧张了起来,曾贤就在我的面前 , 很近的位置。

    唐希已经掏出手枪对准了曾贤。

    我们四个人在靠拢 , 直到已经站在他身后十米的位置才停下来。

    他仍然一动不动的看着杜月萍的遗照 , 像是没有察觉到我们已经来了。

    但我知道,他已经感觉到了 , 只是觉得没必要走而已。

    “都来了?”

    他开口 , 嗓音还是那么嘶哑 , 听起来像是老朋友叙旧一般,但我能感觉到从他骨子里透出的冰冷和不屑。

    我见唐希要扣动机板,就像之前唐希说的,真相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

    之前如果找到真相,还可以等着麻雀儿苏醒,根据真相找到线索,那么,等待曾贤的只有一个结果,入狱。

    但曾贤闭口不提 , 而麻雀儿现在不能去尝试醒来,那么,唐希和我只能自己动手,取了曾贤的性命,这也是计划之内。

    “等一等。”我喊住了唐希。

    他也记得和我之间的约定,他放下了抢,但没打算放过曾贤。

    “是不是,该由你亲口告诉唐家和庄家的后人,当年为什么这么做?”我身旁的男人先我一步开口了,嗓音平静得像是在聊家常。免-费-首-发→【追】【书】【帮】

    但这种平静过去之后,往往都会是暴风雨。

    曾贤转过了身来 , 他仍然戴着面具,缓缓的 , 他在我们的面前站了起来。

    从面具的缝隙里,我只能看到他那双精明又不可一世的双眸 , 他弯了弯眸 , 笑意听上去很冷,“你在和我说话?”

    “是”

    我看着曾煜,他身上的傲气和冰冷让人不敢直视,又看向站在我们对面那个同样高大的男人 , 我想,曾煜很多特征都是曾贤遗传的。

    而善良 , 温柔 , 却是杜月萍给他的。

    “查了这么久,你不清楚吗?”曾贤问他 , 声音带着几分嘲讽 , “还是说,你心里根本没有你母亲?”

    我怔在了曾贤这句话中,还是关于杜月萍的……

    “够了!”我的思绪被曾煜冷怒的声音打断。

    “你没有资格提她,罪人应该做的是承认罪行。”曾煜双眸的光芒寒冷极了,我甚至从他眼里又看到了那一抹久违的杀肃。

    我和唐希都没有说话,或许 , 在曾煜的帮助下,曾贤会说出真相。

    “我只是在做对的事情,有些人是死有余辜 , 我为什么要承认?”曾贤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那冰冷的嗓音转了个弯儿 , 轻笑了起来。

    对的事情?

    我没能控制住自己 , 反问他 , “对的事情就是杀光所有人,一个都不放过?如果不是我外婆和曾煜 , 是不是 , 就连当时还只有一岁的我 , 你也没打算放过,死去的女人们,她们不无辜吗?刘梦就不无辜吗?”

    曾煜震惊的看着我,就连曾贤都怔了怔,他们大概是没想到我竟然想了起来。

    “那个拿着弹弓的男孩儿,在我梦里出现过几次的就是曾煜吧,而那个抱着我年轻的女人,也就是我外婆,你的老师,是不是 , 当时如果曾煜没有出现,你会丧心病狂的连你的老师都不放过?”

    我失控了,我之前并没有想起来,甚至我自己其实都没有那时候的记忆,是刚刚听到曾贤那么说,他那熟悉的轻笑声让我猛然想了起来。

    外婆带着我逃命,而那个穿着白衬衣的男孩儿就是曾煜,没错了,从小到现在,他的神色都是那样。

    我看向曾煜,眼眶已经有了激动的泪水,我咬唇 , “谢谢你,原来 , 是你赐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所以,经年之后我又回到曾煜的身边 , 冥冥之中 , 我是在报恩。

    “别哭。”他说,嗓音温和了不少。

    我擦干了眼泪,“没话说了吧?明明就是你杀了我全家连我也不放过 , 为什么要说你只杀了一个人,就是想看到我亲手杀了唐希吗?”

    唐希也看向曾贤,他紧紧蹙起了眉 , 没有说话。

    “我只杀了一个人。”曾贤仍旧很从容 , 他平淡的语气,像是其他人在他眼里就只是蝼蚁一般。

    “我以为 , 你不屑于说谎 , 能在庄家灭门的事情上说谎,那么外婆那,你也说谎了吧,是你杀了我外婆 , 你要杀光所有对你不利的人,因为,外婆目睹了整件事 , 如果她要报警,你的后半身只能在监狱里过。”

    尊重外婆那只是表象 , 误导我而已 , 曾贤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

    “我再说最后一次 , 灭了庄家的是唐家,我杀死的只有你母亲 , 刘梦。”曾贤像是失去了耐性。

    我怔了怔 , 他竟然坚持这么说 ,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当时曾贤要杀我和外婆只是巧合,那他为什么会杀了他心爱的女人呢?

    我不懂了,我本来就看不懂曾煜,但此刻我发现,曾贤才是谜。

    “为什么?”我问他,又好像在问我自己,我又抬起头看他,像是想要看进他的心里一般,“为什么要杀我母亲?她做错了什么?如果是庄家先对不起曾煜的母亲,那死的也应该是个男人才对啊……”

    曾煜见此 , 扶住濒临崩溃的我,我很无力,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我很乱,这和我想的不一样。

    记忆中,外婆带着我逃命,所以,庄家都是曾贤做的才对,即使曾贤之前故意误导我,说是唐家干的,那他杀的 , 也应该是庄家的一个男人才对。

    为什么都变了,为什么要杀我母亲?

    之后又杀了杜月萍,我可以理解是他舍不得杜月萍痛苦 , 所以提早结束她的生命,那我母亲呢?

    难道曾煜杀人不需要理由,想杀谁就杀谁?

    这就是他的人性吗?这远远超出了我对人性所认识的范围之外。

    “她不该死的,我应该相信他。”曾贤像是陷入了回忆 , 那双瞳孔里有着我很少看到的痛苦。

    相信?

    “什么意思?”我又问。

    我甚至推开了曾煜向曾贤靠近了一步 ,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唐家为什么要灭我庄家?你又为什么要杀我母亲?曾贤,如果你还有良知的话,告诉我吧 , 在你你死去妻子的坟前说清楚。”

    仅仅只是一瞬间的沉痛,曾贤又恢复了正常 , 他冷冷的直视我 , 随后冷笑道,“那么 , 丫头,你以什么身份问我?”

    “刘梦 , 刘梦的身份,我母亲一定死得很冤。”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又上前了一步,与危险更靠近。

    我更清晰的看到面具里他那双眼 , 每当我说到‘刘梦’这个名字的时候,他锁起了眉头,眸光还有些涣散。

    我更清楚 , 他没有真正的忘记我的母亲,那这么说来 , 杜月萍这一生真的很悲哀。

    这个时候 , 就是曾煜也没办法控制我 , 我只想知道,一个人究竟是为什么会做得这么狠 , 我指着杜月萍的墓碑 , 照片上的她 , 笑容很温婉,也很美。

    “她呢?曾贤,杀了我母亲不够,连曾煜的母亲也不放过吗?她为你生下孩子,她是贤妻良母,你为什么连她也杀,是不是她发现你其实还喜欢我母亲,所以才痛下杀手?”

    女人是曾贤过不了的关,我看出来了,于是拿他这一生爱的 , 娶的女人说事。

    果然,曾贤怒了,他声音满是愤怒和杀意,“那时候你都还没出生,你明白什么?”

    “那为什么要杀我母亲,还杀杜月萍。”

    我明显感觉到有种恐怖的气息在曾贤的身上蔓延,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一定会再一次大开杀戒。

    唐希很戒备的再次举起了抢,但他并没有打断我和曾贤的谈话。

    曾煜来到我的身边,用他宽大的手掌握住了我的手,他声音很无奈,又很沉痛 , 他一字一句的告诉我,“庄家灭门案的凶手 , 是曾贤。”

    我怔在了那里,我这么激动的去逼他 , 甚至不惜诬陷他因为我母亲杀了杜月萍 , 就是想知道真实的真相。

    我相信曾煜不会骗我,我很愤怒,“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谎 , 曾贤,你可真是人渣。”

    “本质上 , 我只杀了你母亲。”然而 , 曾贤还是这么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