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5章 该有多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比起曾贤,我当然更相信曾煜,曾煜不会骗我的,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也没必要骗我。http://m.zhuishubang.com/

    “本质上?”

    什么本质能让一个人觉得自己只杀了一个人?

    “你的疑惑,我不需要回答,也没有义务回答。”曾贤的声音还是冷凉的。

    “既然你什么也不肯说,那我只好让你下去见见你杀过的人。”唐希举着手枪的手用了用劲,似乎下一瞬间就要开枪。

    “等下。”我喊住了唐希。

    唐希不解的看着我,“顾晚,已经很明确了,为什么阻止?”

    “你不能开枪。”就在我要说明原因的时候 , 曾煜冷着声音,随后站在了唐希的枪口下 , 挡住了曾贤。

    我双眸猛地一跳,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 这一幕 , 像极了梦里的场景,只是,拿着枪的是唐希 , 并非我。

    艾伦此刻见曾煜的生命受到威胁,他也拔枪对着唐希 , 场面变得十分混乱。

    我拉住曾煜的手 , 有些急,因为梦里的曾煜 , 满身是血 , 如果是我拿着抢,我不会对着他,也不会开枪,可现在是唐希拿着枪 , 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在唐希的眼里,曾煜同样是唐希的仇人 , 他会开枪的。

    “曾煜,你要做什么?”我开口问他 , 声音都在颤抖。

    “谁也不能私自结束曾贤的性命 , 我会处理他 , 顾晚你不能,唐希 , 你更不能。”连‘唐队’都不叫 , 直接称呼名字 , 曾煜声音很坚定,甚至有着让人喘不过来气的气息在他周身环绕,就好像,谁要忤逆他,他就要废了谁一般。

    “你?你怎么处理?”唐希的声音也异常的冰冷,两个人双眸暗潮汹涌。

    “交给警方,唐希,你是警察,更应该知道你这么做是犯法。”曾煜在给唐希机会 , 也试图说服他。

    “奇闻,行走在黑白两道之间的曾老板居然和我讲法律。”曾煜低低的笑了起来,随后,他嗓音越来越沉冷,“一个已经死了人,再死一次,又何方?曾煜,因为顾晚我不想伤害你,让开。”

    曾煜一动不动,我心惊,我握住曾煜的手 , 想拉开他,但我拉不动 , 我越来越慌乱了,“曾煜 , 你先让开行吗?别拿自己的生命不当事 , 好不好,嗯?”

    但他并没有听进去,甚至看都没看我一眼。免-费-首-发→【追】【书】【帮】

    眼看着唐希就要开枪,我突然想起 , 曾煜说过曾贤欠杜月萍一个解释。

    我立即看向站在一旁心情也十分复杂的曾贤,我问他 ,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 如果你还当曾煜是你儿子,不想拉他一起下水 , 回答我。”

    “被人用抢指着 , 废物一个。”收起复杂的心情,曾贤冷声,那沙哑的声音听上去很愤怒。

    我已经没办法跟着曾贤的思想,明明曾煜是在护他 , 他却在这里说这种风凉话。

    我不管那么多,直接问,“给杜月萍下药 , 是不是因为,你其实不想看到她被病痛折磨 , 不想看到她那么难受 , 所以,你杀了她?”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 , 我明显感觉到曾煜他动容了,他转过了身来 , 不理会唐希对着他的枪口 , 看了一眼杜月萍的墓碑 , 又看向曾贤。

    “是不是?”我有些急躁,现在,似乎只有这个问题才能让曾煜摆脱危险。

    即使我知道曾煜的身手很好,但他离唐希太近了,他根本躲不开他的子弹。

    曾贤看向墓碑上的遗照,我感觉到了他的沧桑,他缓缓伸出手,大手指摩擦着杜月萍的脸颊,声音听上去瞬间苍老了很多 , “她为我付出那么多,我怎么舍得她痛呢?即使后半生活在痛苦中,我也会那么做。”

    我怔了怔,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我这个问题,没想到他回答了……

    那一瞬间,我竟然没觉得他是曾贤,只是一个来看爱妻的中老年人,他的后背看上去那么孤寂,又沉痛。

    果然,他是爱杜月萍的,不管他的三观有多恐怖,行为有多极端 , 但他对杜月萍的爱却是真的。

    他宁愿自己痛着,也不想看到杜月萍在病痛中慢慢死去……

    知道曾贤骗我,我没哭 , 知道他杀了我家人却只承认杀了我母亲我没哭,而现在 , 竟然落泪了。

    这算不算是曾煜耿耿于怀的解释?

    这又算不算是在对杜月萍表达爱意呢?

    不是不爱 , 不是没说过爱,只是,曾贤这样的男人 , 他表达爱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

    我下意识的看向曾煜,他的喉结上下滚动 , 我知道他的心情是复杂的。

    他一直很痛恨曾贤 , 曾贤杀了庄家和唐家对他来说只是愤怒,而杜月萍的死才是爆发了他对曾贤的恨。

    而现在 , 曾贤只是用了另外一种方式 , 让杜月萍安静的离开而已,那些痛恨,是不是缓缓消失了?

    就是此刻的唐希都怔住了,在他的心中,曾贤不可能有爱。

    曾贤似乎是被以往的事感触到 , 忽然转过身来,他冷狠的看着唐希,“让一个人生不如死的活着比痛痛快快的死去痛苦千倍 , 万倍!我将他当成好兄弟,可你知道你心心念念要报仇的父亲做了什么事?”

    他背对着杜月萍的墓碑没有回头,冷冷的看着唐希 , 指着杜月萍的照片 , 一字一句 , “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她善良温婉 , 对任何人都很关心。”

    曾贤望了望天 , 才又看着唐希 , 那双眼满是杀意,“她提醒我你父亲的生日到了,我有事走不开,她替我去给唐忠送贺礼,唐忠却对她……”停顿了一下,似乎不愿意说那两个字,“你的家人明明知道我妻子正遭受无法想象的凌辱,没有一个人去劝说,去救她 , 全部无动于衷,他们不该死吗?”

    “我残忍,我不留活口,你父亲在做这种事的时候又何曾给了萍儿活路?肚子里三个月大的孩子就这样被那个禽兽折磨得没了,那是我和萍儿第一个孩子。”

    唐希握住手枪的手抖了起来,他踉跄了一步,真相来的太触不及防,他眸光有些涣散,像是在找记忆中的唐忠。

    我身边的曾煜在听到曾贤后面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踉跄了一下,我扶着他,他才没有倒下。

    “孩子……”曾煜呢喃了一声,满是痛苦和震惊。

    我这才知道 , 原来曾煜和我们一样,都不知道真相 , 他之前也以为,庄家的人强暴了他的母亲。

    可真相何其残忍?不是我庄家的人做的 , 而是唐忠 , 他竟然对一个怀胎三月的孕妇下手,那时候,杜月萍是去送贺礼,他怎么忍心?

    我看着墓碑上杜月萍的遗照 , 温婉的笑容,名媛的气质 , 给人感觉很亲切 , 这么美好的女人,我不敢想 , 在那一天她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绝望 , 唐忠又是如何对待她,才让她连孩子都没保住。

    震惊!

    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曾贤,他在痛苦,浑身都在发抖 ,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曾贤。

    我似乎明白了他为什么在我和唐希几次的追问之下都不提起当年的事,只是说该死。

    那是他心爱的女人啊,他又怎么舍得说了一次又一次 , 只是旁观者听,都觉得好像正在发生着那样的惨况 , 更不用说他亲口说出来。

    就好像是要他一次一次经历着杜月萍的痛苦。

    “因为曾经经历过惨痛 , 所以你不想她还被病痛折磨着 , 宁愿让她尽早离开人世……”我呢喃着,眼泪不由自主的往下掉。

    或许 , 每个人对‘深情’的理解都不一样。

    曾贤回过头看着杜月萍的遗照 , 他的手指在剧烈颤抖着 , 照片太小,他宽大的手一直在颤抖,摸了好久,才找准了她的脸。

    我似乎可以想到,当初的她孩子也没了,身体也被人强占,该是怎样的心如死灰,而那时候曾贤抱着她,也是像这样颤抖和痛苦吧。

    “那时候她只有二十二岁 , 她活不下去了,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寻死,我自私想把她强留在身边,不顾一切的占有她,只要再有个孩子,她一定能活下来,只是,我终究留不住她。”

    此刻的曾贤,哪里还是我记忆中那个心狠手辣的变态恶魔,他只是一个爱自己妻子爱得发疯又无奈的男人。

    我忍不住的流泪,哪一对夫妻谁能经历他们这样的痛苦?

    我只是把这件事往自己身上想,只是想想就无法忍受。

    我爱曾煜 , 我怀了他的孩子,我本来可以幸幸福福 , 却被一个恶心的男人强暴导致小产,我不敢想 , 我或许一刻也不想活。

    曾贤该有多痛啊……是他强拉着杜月萍才有了曾煜 , 杜月萍才往后活了那么多年。

    我听到双膝跪地的声音,我看了过去,是唐希 , 他跪在了杜月萍的面前,他那双眼睛里全是血红。

    他心里的情绪一定很复杂吧 , 他心心念念着要报仇 , 结果自己的父亲却是始作俑者,对一个孕妇下手 , 那是何其的残忍 , 还是兄弟的妻子。

    谁也没说话,我心疼曾煜,此刻的他,应该比任何人都痛苦吧 , 他的到来,只是为了让杜月萍活下去,而他更不知道 , 他的母亲遭受的不止是强暴那么简单。

    半响,唐希沉痛的声音传来,“我哥也该死吗?”

    我这才记起来 , 唐希说过 , 对家人几乎没有感情 , 他最爱的,是他哥!

    更新完毕!写到这里,我已经哭成傻逼了!!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