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6章 晚了一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管怎么样,杀人都不对,即使不阻止,也罪不至死,而做了坏事的人,也应该得到法律的处分,而不是由曾贤来了结生命。http://m.zhuishubang.com/

    但曾贤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是对的,“你哥理应下去陪我的第一个孩子。”

    我没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刚好,他也向我看了过来 , “你也应该和唐家长子一起去,我一时心软把你留下来 , 现在就是个祸害。”

    被他双眸凌厉着的脸有些疼,我这才明白他的意思。

    他和杜月萍第一个孩子还在肚子里就被人扼杀掉 , 所以,他认为唐家长子也该死!

    “当年你要杀了我 , 也是这个原因?”我感觉到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曾贤远比我想象中还要恐怖。

    “我等了五年时间,才为萍儿报仇 , 顾晚,你应该感谢我没对你下手 , 庄家才留下你一个。”曾贤收回了手 , 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五年。

    我在脑海里想到这个年份,的确是这样 , 当时曾贤要对我和外婆动手 , 曾煜救了我们,那时候,他只有五岁。

    也就是,杜月萍被强暴之后 , 过了五年,曾贤才对庄家下手,那时候我只有一岁。

    我抹干了为杜月萍掉下的眼泪 , 我冷笑,“意思是 , 我应该感谢你? , 曾贤 , 你和杜月萍第一个孩子本来就无辜,唐家长子又何尝不无辜 , 你这么做,本质上和唐忠有什么区别?”

    “他们应该付出代价 , 死 , 才是唯一的活路。「^追^书^帮^首~发」”看着我的眸光异常的冰冷,之前为杜月萍心疼的那个男人,仿佛不是他一般。

    我不明白,一个人的心究竟有多残忍,才会做到这般,他像是帝王一般,掌握着生死大权,但他到底知不知道,这是二十一世纪,一个法治社会?

    “庄家呢?既然不是我家人做的,为什么你要灭了庄家?

    “为什么不灭?”他反问我 , 我似乎感应到面具后他那张讥笑又黑暗的脸,他又缓缓说,“唐忠陷害是庄甄做的,我信了,既然伤害了我的女人,为什么不该死?”

    脑海里是那张全家福,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妈妈,我只觉得喉咙被一只手束缚着的,好半天我才找到氧气,剧烈的呼吸着。

    也就是,其实和庄家没有关系?

    是唐希的父亲造成了庄家的悲剧?

    我看向唐希 , 他在隐忍着,身体仍然是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曾贤轻笑 , 冷眼看着我,“我只是年少无知 , 给唐忠当了枪手灭庄家 , 但后来我才知道。”

    说道这里,我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愤怒,他的嗓音满是杀戮 , 一字一句,“唐忠这个卑鄙小人 , 也是他 , 我才杀了刘梦,但刘梦那天根本没去,她不知情……”

    那种愧疚之心似乎只是一瞬间 , 曾贤还是那个杀伐决断的人 , 他冷声,“庄家的人也该死,唐忠寿宴,他们都去了 , 却没有一个人阻止,他们间接性害死了杜月萍。”

    所以,在曾贤的意识里 , 他认为庄家都是唐家灭的,因为刘梦没去 , 但他以为去了 , 都没有帮杜月萍度过难关 , 所以,他一气之下就杀了所有人。

    我们都没说话 , 听着这骇人的真相 , 我几乎有些承受不住 , 曾煜他的心也比我更乱,他扶着我,像是安抚我痛苦的心,可无论他怎么安抚,我都是痛着的。

    眼泪不停的落下,我摇头,像是问自己,又像是问曾贤,“他们没能阻止悲剧发生 , 罪不至死啊……可真正伤害杜月萍的是唐家,你明明是错杀了庄家,为什么也会觉得自己没错?”

    “没有阻止伤害,就是错了。”曾贤冷漠的开口。

    我长长的呼吸着,胸口堵着一团气,我恨唐忠,如果不是他,曾贤当初可能不会杀了我的家人导致我家破人亡。

    可曾贤竟然没有愧疚,这让我无法理解。

    “就算是庄家做的,唐家和庄家调换了,可你当时也放过唐家了,所以 , 如果唐忠没有陷害给我父亲,你不会杀他们是不是?”我问 , 就当是为我冤死的亲人问。

    我几乎能感觉到他们在死亡的那一瞬间有多无奈,多愤怒 , 可他们却没有机会找唐忠当面对峙 , 就这样,死在了曾贤的手上。

    “这个问题,我没想过。”曾贤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概念。

    我看着他那双眼睛里的镇定 , 我才渐渐明白过来,他没有概念的 , 只是当时觉得该死 , 所以就那么做了,也不会反思究竟对与错。

    但我想到他说 , 他只杀了我母亲一个人 , 那么在他的潜意识里,其实他们都是唐忠害死的,而他只是因为仇恨麻痹双眼被人当枪使了而已。

    因为人都死了,也变成了他范围里该杀之人。

    我不明白 , 我一点也不清楚曾贤的世界,那是真正的一片黑暗和恐惧。

    “我外婆呢?”我红着眼看着曾贤,就好像要看穿他一般 , 又追问,“我外婆为什么会死?而且死在唐家之前,是不是也是你做的?”

    曾贤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 冷笑着 , 随后才直视着我 , 一字一句的问,“我既然会杀了余老师,那你为什么还活着?”

    这个时候 , 我相信他没有伤害我外婆 , 因为他承认所有他杀的人 , 唯一不承认庄家的其他人,因为他潜意识觉得那是唐忠做的。

    到了这个地步,竟然以前的伤痛都被挖出来,他也没有必要对我撒谎。

    何况,曾贤真的从来没有说过谎话,只是我信和不信。

    “那是谁做的?”我呢喃着,当时的场景在我脑海里回放着,吞没了我所有的冷静。

    “不是你,那会是谁?我外婆没有得罪过谁啊。”

    “一个知道真正凶手是谁的人 , 对谁最有威胁?”曾贤问我。

    我怔怔的看着他,瞬间明白了过来,“你是说,我外婆知道当年是唐忠做的?所以,也是唐忠杀了我外婆?”

    曾贤似乎因为我外婆的死有些愧疚,他声音朦胧,“当我知道余老师来看过萍儿,我就知道事情有蹊跷,我追回杭州,但我晚了一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