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7章 本质上,你和我没区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随后,曾贤抬起头,眸光有些浑浊,他呢喃着,“我去的时候,只看到大火,余老师死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有些僵硬,眼泪顺着眼眶落下。

    因为唐忠一个人的罪孽,却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

    庄家因他而亡,不知道改正,竟然还因为外婆知道他才是强暴杜月萍的凶手 , 又杀了外婆。

    一切都是因为外婆去看了杜月萍,才遭来祸事。

    我记忆中 , 的确有那么一天,外婆说她要出一趟远门 , 当天晚上她就回来了 , 之后精神状况也不是太好。

    是不是,那个时候外婆回到上海,无意间撞破了唐忠做的恶事?

    还是外婆一直都知道,只是不想再有人因为当年的事死 , 她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曾贤,伤害了他的女人 , 全家都要死。

    何况 , 因此,他还杀了他的初恋。

    我不知道 , 已经没有人再来告诉我答案 , 外婆已经离世了。

    “对不起。”

    我听到一道低哑的嗓音,像是冲破了层层阻碍才发出,沉重的,痛苦的 , 受伤的。

    是唐希!

    不知道他这句对不起是对着杜月萍说,还是对着我死去的外婆说,亦或者庄家其他枉死的人。

    唐希的手枪落在了地上 , 他埋着头,我看不到他的情绪 , 但他周身散出的隐忍让人很难受。

    长辈们做了天理难容的事情 , 却把痛苦都压在唐希的身上。

    他那么爱他的哥哥 , 他想为他的哥哥报仇。

    可结果……换来的却是这么一个真相。

    而我善良的外婆,竟然死在了自己的学生手上 , 是唐希的父亲。

    在我的视线里 , 唐希缓缓站了起来 ,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我。

    我看到他那双眼睛里的神色,一片死灰,没有任何颜色,恍若一具行尸走肉,只是肢体在动着,慢慢向我靠近。

    “别哭,是我唐家对不起你们。”唐希看着我,他嗓音也是嘶哑的,沧桑得让人心疼。

    我擦了擦眼泪,“所以呢?”

    “做你该做的事。”他又说 , 声音没有温度,就好像对人世间没有任何留恋一般。

    我往后退了一步,刚好退到曾煜的怀里,曾煜的身体仍旧僵硬着,他还沉静在杜月萍的遭遇中,我触碰到他的时候,他才回过神,也看向唐希。

    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现在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 , 一切缘由似乎是唐忠所起,他是始作俑者 , 但杀人的的的确确是曾贤,曾贤真正觉得愧疚的 , 也只有刘梦和外婆。

    我看得出来 , 他是恨自己没有早点发现一切都是唐忠所为,让我的母亲枉死,更让他的老师卷入其中。

    可他杀人了……

    我想到了曾煜 , 他也杀过人,为了我 , 我这才明白曾贤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 他说,曾煜和他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 过不了女人的关。

    曾贤这一生所杀的人 , 都是因为杜月萍。

    “用我给你的枪,顾晚。”

    唐希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手枪,硬梆梆的让我手指都颤抖了起来。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唐忠虽然可恶 , 唐家虽然恶心,没有一个人出来承认,阻止曾贤杀庄家 , 可这和唐希无关,唐希哥哥和他都是受害者啊……

    “为你的家人和外婆报仇。”他又说。

    我摇头,不停的摇头 , “不可以 , 唐希 , 别逼我。”

    “昨天,说好了。”唐希的眼神有些空洞 , 说话的时候相似机械一般。

    我有些崩溃 , 我下不了手 , 我做不到。

    杜月萍真的很可怜,她的孩子也无辜,庄家的人即使没有办法阻止,但他们罪不至死,我母亲没去,可她也死了,我的外婆也死在这场灾难之中。

    我不会对他开枪!

    “唐希,死的人够多了,因为一个人的私欲 , 死了那么多的人,够了,真的够了,结束吧,我们把过去忘了,我们好好生活,结束可以吗?别逼我,我不想杀你,这些事都和你无关。”我摇头,浑身都在发抖。

    “你的母亲,你的父亲 , 你的家人,他们的命,谁来还?”

    “可你最爱的哥哥也死了,我……”

    “够了!”曾煜低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 他将我护在身后,看着唐希的眸色沉冷到了极点 , “唐希 , 别逼她,你痛苦,她不会比你的痛苦少。”

    说到底 , 曾煜,唐希 , 我们三个都是被上一辈折腾着痛苦。

    唐希沉默了 , 没有在逼我。

    随后,曾煜看向曾贤 , 那双眸子里的情绪很复杂 , 我看不懂,但也能感觉到他对曾贤的感情有了变化。

    “你杀了那么多人,就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过错吗?”曾煜眯眸,拧起了长眉 , 声音很冷。

    “错?”曾贤声音有些惊讶,又冷冷的看着曾煜,“这句话 , 你最没资格对我说,你妈承受的痛苦你能体会吗,她整日抑郁寡欢你不清楚吗?”

    我看到了曾煜沉默着 , 他的视线落在了杜月萍的墓碑上。

    我明白 , 以前 , 他一直以为是曾贤对他母亲不好,他的母亲才会终日以泪洗面 , 而现在才知道 , 她永远都过不了被强暴得失去了第一个孩子的痛苦。

    这反差让他对曾贤有了改观 , 也更痛苦。

    “妈妈想看到你杀人吗?”半响,我听到他这样问。

    曾贤却是冷冷一笑,不回答,反而问,“曾煜,你最没资格这样问我。”

    说着,他抬起了手,指着站在曾煜身后的我,“为了她 , 你没杀过人吗?曾煜,本质上,你和我没区别,只是顾晚没有遇到你母亲的遭遇。”

    曾煜沉默了,我的心也一惊。

    我忽然想到,他杀了阿六,阿六想要伤害我,所以,他没有放过阿六。

    我看着沉默的曾煜,说不出来的滋味在胸口蔓延着,之前 , 曾煜还可以愤怒的回击,他认为曾贤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混蛋 , 对他的母亲也没有爱只有折磨。

    只是,在今天 , 一切都好像变了。

    曾贤杀人有理由 , 只是他比起曾煜更极端,更黑暗,曾煜可能正在想 , 如果我也遭遇了这些,他会怎么做。

    最后 , 除了沉默 , 还是沉默。

    “你身上留着我的血,这是事实。”

    这的确是事实 , 我知道 , 曾煜没办法反驳。

    我摇头,看着曾贤,“曾煜的确会为了我做一些残忍的事,但是曾贤 , 你忘了,他身上同样也留着他母亲的血,那个善良的女人 , 他身上也有你看不到的善良,他能分清对错 , 他救助过很多孩子和老人 , 这一点 , 你永远比不上。”

    曾贤眯着眸看我,那眸子里的光芒让我有些窒息 , 但我无所畏惧 , 即使他很危险 , 他杀了那么多人,但我此刻一点也不觉得害怕。

    我相信,一个人只要有爱,他多多少少是有良知,多多少少会为自己做的事而承担责任。

    这一刻,安静了下来,就只有我和曾贤对视着。

    曾煜因为曾贤的话触动,而唐希,不知心中所想。

    就在我们静下来的时候 , 曾贤忽然大喊一声,“小心!”

    然后,他竟然取下了面具,向我和曾煜站的方向扔过来。

    砰——

    一声钢铁相碰的巨响,那面具夹杂着一枚子弹落在了我和曾煜的面前。

    惊慌中,曾煜护着我在地上打了个滚,又躲开了一枚子弹。

    我看着那面具被戳出的一个洞,不可置信,曾贤究竟是有怎样的伸手,才可以在一瞬间做出这样的举动?

    如果不是他,曾煜一定已经倒在了地上。

    唐希拔枪,对着子弹飞来的方向一枪,枪战一触即发。

    我下意识看向曾贤 , 恐怖的意识里夹杂着一丝震惊。

    他并没有像我所想的那样脸部受伤,疤痕累累 , 而是一个很干练又透着霸气的中年男人。

    虽然眼角四周都有皱纹,但完全不影响他的容颜 , 近六十的年纪 , 他却给我只有五十岁的样子,仍旧容光焕发,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比起曾煜 , 他斯文许多,但仅仅是一双眸 , 就让人明白 , 他并非表面那么温文儒雅,那双眸子里暗藏着杀戮 , 黑暗。

    “顾晚 , 抱紧我。”

    曾煜的声音传来,我点头,收回了视线,将自己埋在了他的胸膛上。

    我可以确定 , 这一次不是曾贤干的,而是那个在暗处一直想我们死的人。

    唐希一直在对着那边开枪,似乎打中了一个人 , 传来闷哼和摔倒的声音。

    “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人多 , 我们不是对手。”曾煜沉默之后 , 立即做出分析。

    很快 , 为首的人就露出面来,我瞳孔猛然收紧 , 果然是秦老板。

    “可真是热闹 , 你们都在啊。”秦老板笑着说 , 那张脸比起以前更阴险,笑容里满是得意。

    我知道,曾贤这一次赤手而来,或许他已经做好了死在我或者唐希手上的准备。

    我悄悄的,躲着秦老板的视线将手枪给了他。

    他立即收了过去,我们从大树后走了出来,秦老板立即大笑了起来,“曾老板,这个女人 , 果然让你动了情,为了他,连曾先生都不放过。”

    我听出来,秦老板虽然冷嘲热讽,但他对曾贤仍然是毕恭毕敬,曾贤的威严仍然让他感觉到恐惧。

    “秦老板来上海应该事先和我说一声,有些招待,是必要的。”曾煜的声音很冷。

    我想,他口中的‘招待’,应该是直接要了他的命。

    “别这么说,客气了 , 我来,就想见见我的老大哥。”秦老板说着看向曾贤 , 眼里仍然有着丝丝恐惧的光芒,只是此刻他清楚 , 我们处于下风。

    谁会想到秦老板忽然算计?

    “不用和我打太极 , 想要我的命,直说。”

    本质上,曾贤和曾煜还真是没什么区别 , 对于秦老板的阴奉阳违都不饶话题,一点面子也不给。

    “我怎么敢对您动手 , 您可是我的在身父母 , 我来,只是报当初被端了老家的仇 , 只是 , 枪子儿不长眼,飞到了您和曾老板的身上,我只能说一声抱歉,不过要是我手下的人不小心打伤了你 , 我定是要他赔罪的。”秦老板面不改色,依旧是笑嘻嘻的样子,但谁都看得清楚他眼里的杀意。

    这话说得 , 子弹还能乱飞,我可是记得 , 第一抢可是要曾煜的命 , 不是曾贤眼疾手快 , 后果不堪设想。

    唐希渐渐从上一辈的事中回神,他冷眼看着秦老板 , “我能端你一次 , 也能端你第二次。”

    没有丝毫的畏惧 , 即使无数的枪口对着我们,只要一开枪,我们一定会变成蜂窝煤。

    “哟,唐队的口气倒是不小,不过得看你今天能不能走出去,给我开枪。”秦老板直接命下。

    “慢。”曾贤站了出来。

    第一次,在没有面具的情况下,我看到了曾贤那张从容冷静得让人害怕的脸,我不禁得抖了一下。

    我忽然有一种感觉 , 他这样的人,要真想要我的命,不会等到现在给我和唐希机会去报复他。

    “曾先生您还有什么想做的吗?这子弹若是伤了你,小弟我一定帮你完成。”秦老板一副狗腿笑。

    我不禁得觉得曾贤这个人很厉害,即使已经处于下风,随时可能死,但敌人仍然保持该有的尊重,我不是黑道的,也不知道道上混的到他这个程度会怎么样。

    但我隐隐约约觉得,一定很厉害了。

    “当然,我只是现在想见一个人。”曾贤的声音平静了。

    那种平静我在曾煜的身上也见过 , 但平静之后,往往是让人无法承受的暴风雨。

    “带上来。”他又说了一声。

    我看了过去 , 竟然看到艾伦押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

    我惊呼,“苏珍?”

    记忆中她骄纵跋扈,但没有坏心 , 之前还救过我和唐希。

    秦老板看到她的时候 , 神色瞬间就变了,他手下的人,枪口也对着艾伦。

    “秦老板别激动 , 你一激动,可能子弹不听使唤 , 还得让苏小姐跟着唐希一起送命。”曾贤笑了笑 , 笑容里像是一把利剑。

    “艾伦?”曾煜蹙起眉,有些难以置信。

    我这才想起 , 押着苏珍的是艾伦,他不是曾煜的人吗?

    “抱歉老板 , 我一直在为曾先生做事,今天之后,我接受一切惩罚。”艾伦硬梆梆的说。

    我看向曾贤,他仍旧是从容的 , 似乎是运筹帷幄,看来,他一早就料到秦老板会突袭?

    只是苏珍和秦老板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秦老板这么在意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