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9章 顾晚,活下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请苏小姐来,也让她逃过了一劫,你不觉得应该感谢曾贤吗?”曾煜淡淡的回答着。★首★发★追★书★帮★

    我渐渐的感觉到,曾煜下意识已经承认了他和曾贤是同样的人。

    说不出来的滋味在我心里蔓延,我很慌乱,我不知道曾煜对秦老板做了什么。

    难不成他和曾贤做的一样,杀了他的全家?

    是这样吗?

    我看着曾煜,忽然觉得他很陌生,那种陌生让我觉得有些害怕。

    当初,他当着我的面对阿六开枪,他要我意识到,他的世界并不是干净的 , 他有黑暗的一面。

    可当这一切再次发生的时候,我还是害怕 , 不比当初的害怕少一分。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 , 我面临的都是生生死死。

    “那个女人死了吗?死了好 , 我总算可以和我妈妈交代了。”苏珍忽然大笑了起来,似乎很大快人心一般。

    “珍珍……”

    “别这样叫我,我恶心 , 你害死的人还不够多吗?我也是被你害死的。”

    苏珍的面目很狰狞,或许她知道自己要死了 , 但现在 , 她反而没有那么害怕,像是解脱了一般 , 我不仅为她心疼。

    同时 , 我还记得那个被烧掉的钱包。

    她说,旭儿说,那是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这么想着 , 我的心里很不好受。

    当时我还嘲讽了她,看来,那个时候 , 她母亲其实刚去世不久。

    “说完了?”曾贤开口了,似乎早已厌烦 , 冰冷的口吻里满是不耐 , “我就先带着苏小姐走了。”

    于是我们一行人开始往后退 ,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 我下意识的看向曾煜 , 他的眉宇间全是淡然 , 我明白了过来,那些从后面包围过来的,都是他的人。

    “秦老板,没机会了,反正我们都要死的,苏小姐被带走了,结果也是等死。”

    “是啊,拼吧,万一能活下来呢?”

    这些细细碎碎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惊慌了起来 , 现在的秦老板,已经走投无路,他既然想我们死,那他死了一定会拉几个垫背的。

    果然,秦老板重新站了起来,那一抹惧怕已经从他的眼里消失,剩下的都是杀戮和愤怒。

    “把我女儿还给我。”他对着我们后退的人怒吼。

    眼看着曾煜的人都要到了,秦老板直接拔枪,对着我们开枪。

    曾煜护着我,躲在了一些墓碑后面,我听到一声闷哼 , 下意识看过去,唐希的右手手臂上全是鲜血 , 我惊呼,“你中枪了!”

    “我没事。”唐希摇头。

    秦老板一行人越靠越近。

    谁也没想到秦老板这个时候竟然会狗急跳墙,竟然连苏珍的危险也不顾了。

    唐希立即撕下衣服的袖子将中弹的地方包裹了起来 , 我心里全是焦虑 , 子弹不长眼,我们现在都处于危险中。

    “只有两把枪。”艾伦一手抓住苏珍,一边说现在的状况。

    我的抢给了曾贤 , 艾伦又给了曾煜,但对方十几个人就有十几把枪 , 根本没办法抵抗。

    曾贤低冷的看着已经吓得脸色苍白的苏珍 , 冷笑,“你父亲根本就不在乎你 , 那么 , 你对我也没有利用价值。★首★发★追★书★帮★”

    “你想做什么?”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我只是需要一个靶子。”曾贤淡漠的开口。

    我心慌,曾贤他说到就会做到,因为秦老板现在是彻头彻尾的得罪了他,还想杀曾煜 , 那么,苏珍在他眼里也是该死之人,我立即摇头 , “不行,不可以 , 苏珍救过我和唐希。”

    “那又怎么样?”

    我不想看到再有人死 , 尤其是苏珍 , 因为她母亲那个钱包,我总觉得自己亏欠了她。

    “算我求你了 , 放过苏珍 , 她没参与 , 她是无辜的。”我摇头。

    苏珍神色复杂的看着我,似乎没想到我会替她求情。

    眼看着曾贤就要带着苏珍冲出去,用苏珍当靶子,以曾贤的射击能力,一定会清除大部分的敌人,不能这样。

    我想也没想,推开曾煜。

    在他急切的目光下,我找到机会站了起来往曾贤躲着的方向跑过去,忽然膝盖一痛 , 我听到几个枪声,我倒在地上,那子弹从我上方过。

    我吓得满身都是汗水,差一点,我就被当成了活靶子,不能顾忌那么多,我从曾贤的身边抢过苏珍,将她护在我身后,“不可以。”

    “顾晚,你想死?”

    随后,我听到曾煜咬牙切齿的声音,那愤怒滔天 , 似乎要把我生吞了。

    “对不起……我只是……”

    “够了!”曾煜冰冷的声音打住了我。

    在这种情况下,触及到曾煜愤怒的眼神 , 我只觉得呼吸都是困难的,却不知道说什么才能缓解他的愤怒 , 我刚刚的举动的确是冲动了 , 或许苏珍没救下来,我自己先被打死了。

    枪声不停,眼看着他们走得越来越近 , 这也意味着我们的生命在流逝。

    唐希受伤了,曾贤和曾煜有枪 , 而我们这四个人完全处于危险之中 , 不能跑,也不能动。

    “顾晚 , 你还是我曾煜的女人吗?”曾煜一字一句的问 , 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上仍然染着愤怒,但那一股阴冷,杀戮再次从他的双眼浮现。

    此刻的曾煜让我很陌生,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 就好像在拉萨初见他一般,黑暗的如同杀神,全世界在他眼里似乎都不堪一击 , 只是一个眼神就让人不寒而粟。

    即使他是黑暗的,可他的的确确是我的男人 , 我点头,“是!”

    “很好。”他点头。

    然而 , 他的下一句话让我整个人都跌入寒冷的冰窖里 , 好半天不能回神。

    “我的女人,只能死在我的手上 , 呆在那里不要动 , 你若再跑出来 , 我会一枪崩了你!”他握住手枪,那双瞳孔里全是杀意,比冬月拉萨的雪还要寒冷。

    隔着很远,我竟然清晰的看到他漆黑的瞳孔上是我苍白的目光。

    他做得出来的,我知道,他宁愿我死在他手上,也绝对不让人伤害我半分。

    我心中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眼泪一直往下掉,我不敢闭眼 , 我怕眨眼间,他就不再了。

    “听到了吗?”他又质问我。

    “你要做什么?”我惶恐不安。

    他冰冷的看着我,双眼却是临近死亡一般的温柔,那一抹温柔刺痛了我,我摇头,“你先告诉我你要做什么?”

    “你只需要点头。”

    我慢慢的,点头了。

    他随后看向艾伦和唐希,双眸里全是信任,“带着她们离开,如果顾晚出事,唐希,就算我已经死了 , 我一样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唐希点头,回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当曾贤越过我一个翻滚来到曾煜的身边 , 他的脸上同我这才惊觉到他要做什么,但是已经晚了。

    这时候 , 我仿佛觉得我就要失去他了 , “曾煜,我求求你,我宁愿和你一起死 , 也不要你用生命给我换取活下去的时间,我不要 , 你死了,我还怎么活?”

    我想起身往外走 , 苏珍死命拉着我,“别去!”

    唐希已经翻身来到我的身边,又有艾伦拉着 , 我就是心里再痛 , 我也跑步上去。

    我不想独活,我宁愿和他一起死。

    “晚儿。”他喊我,就好像在床第间的每一次缠绵,声音那么磁性 , 那么温软。

    我摇头,“别丢下我,好不好?”

    “活下去!”

    这是我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仓促的 , 短暂的,然后 , 他和曾贤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 , 随后 , 听到的是混乱的枪战。

    我几乎要痛得晕厥过去,我恨我自己没有枪 , 没有能力和他并肩作战 , 早知道是这样 , 我绝不会把枪给曾贤。

    苏珍的泪水落在我的手上,她说,“快撤,来不及了。”

    他们三个人拉着我一起往后退去,为了躲开子弹,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墓碑后面躲。

    我的视线一直在寻找曾煜,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白衬衣上鲜红的血。

    心脏像是被撕裂了一般,他中枪了。

    但他身手仍然很快 , 他一个翻身躲在了大叔后面,似乎察觉到我在看他,他也看了过来。

    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那双瞳孔里有太多的情绪,似乎还有很多说不完的话,他来不及对我说,只是深深的一眼,他再次翻越过去,跳过了我的视线。

    枪声还在继续,这一场战争必定以一方失败而告终。

    “唐希你放开我,求求你 , 我不冲上去,我不会阻碍他 , 不会让他分心,我求求你放开我 , 让我就继续躲在那里 , 我要看着他,求求你放开,好不好?”看不到曾煜的身影 , 那一刻我像是疯了一般,我不停的求唐希。

    唐希别过脸去 , 拖着我离开 , 我又看向艾伦,“我真的不会让他分心 , 我就在一边看着 , 艾伦,你知道的……你清楚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我爱他,我不能没有他 , 如果他死了,我也不会活,我求求你让我陪着他好不好?”

    艾伦也放开我,苏珍哭了 , 她摇头,“你别这样顾晚 , 他用命救你 , 即使他死了 , 你也得带着他最后的心愿活下去。”

    即使他死了……

    这句话刺激得我好半天都回不上来气。

    我摇头,已经濒临疯狂 , 视线里一片模糊 , 可我找不到曾煜的身影 , “他不会死的,那么多次灾难他都能活下来,这一次他也不会死……不会的……”

    突然,我觉得头脑一阵眩晕,我整个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视线一片漆黑。

    我没了任何意识,我昏迷钱,只听到唐希说道,“撤!”

    脑海渐渐放空,画面是曾煜最后深深的看我那一眼。

    再然后,他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晚儿……

    活下去!

    ……

    晚儿,活下去!

    我深深的呼吸了一下 , 猛地醒来,我快速坐了起来,四周一片白,我在医院里,身边是谁守着我没来得及看,脑海里只有一个人。

    曾煜!

    他那句话像是噩梦一样在我的脑海里回荡着。

    我下床想去墓地找他们,却被人拉住。

    “顾晚,你冷静一点。”是唐希的声音。

    我渐渐的适应了过来,我想推开他,却毫无力气,“曾煜呢?”

    他沉默了。

    我心慌乱极了,我又看向艾伦 , 同样的用眼神询问他,他低下头。

    那种强烈的预感在我心里蔓延着 , 越来越深,我又看向苏珍 , 苏珍含着泪摇头 , 不肯说。

    然后是周良第,叶连硕,就连七月和萧清也来了 , 他们没有一个人回答我。

    我立即下床,没人回答我 , 我就去找 , 我一定能把曾煜找出来。

    他们拉扯着我,耳边是他们的话 , 让我冷静下来 , 让我不要激动什么的,但是我一个字也不想听。

    移动到门口的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站在我面前的身着警服的邱浩森,他很高大 , 挡住了我的一切去路,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想知道曾煜在哪里吗?”

    因为邱浩森的一句话,我安静了下来。

    我被萧清扶回到了床上 , 邱浩森来到了我的床边,他身边站着的是同样穿着警服的大康。

    “我来 , 是给顾小姐录口供的 , 其他人我都问过了 , 顾小姐现在能接受审问吗?”邱浩森用他一贯审犯人的官方语问我。

    我慢慢平静了下来,先解决眼前 , 也就当是先解决曾煜的麻烦 , “我可以。”

    “其他人 , 先出去吧。”邱浩森说。

    大家离开了我,很担忧的看着我,我极力的让自己先不去想曾煜,我必须安静思考问题。

    房间里只剩下邱浩森,大康和我三个人。

    大康架起了录像,这才坐在一旁写笔录。

    “顾小姐是‘墓地大屠杀’的目击者,能不能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摄影机,看到了邱浩森蹙着眉严肃的样子,这个时候 , 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贯的雷厉风行和冰冷,现在的我,对他来说就只是一个目击者,他要审我。

    案子是‘墓地大屠杀’,能用屠杀二字,那说明现场一定惨绝人寰,我想到曾煜,我的心很慌乱,但我必须平静下来。

    我思考着唐希,艾伦,苏珍他们可能会回答的口供 , 我必须要和他们一样,才能让曾煜在警方这里是安全的。

    “是秦老板……”我呢喃着 , 最后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似乎好半天才从惊恐中慢慢回过神来 , 我看向邱浩森 , “我们去祭拜杜月萍,遭到秦老板的埋伏,他要杀我们。”

    我在心里想 , 他们一定也是把罪都扔在了秦老板的头上,一定是这样 , 说完之后 , 我情绪激动了起来。

    装是一半,又回到了当时的场景是一半 , 我摇头 , “他杀了好多人,他还要杀我们……”

    更新完毕,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