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9章 你没有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到当时的画面,先是秦老板一枪崩了他的手下,再是曾贤要拿苏珍去当活靶。免-费-首-发→【追】【书】【帮】

    还有曾煜最后给我说的那句话。

    活下去……

    我的泪水不停的涌出,刚刚缓和的情绪有些崩溃。

    “顾小姐,你确定能接受审讯?”邱浩森问我。

    我立即擦干眼泪抬起头看他,只要我被他审完了,他就能告诉我曾煜在哪里,我也能去找他了。

    看着他微微深邃的眸,里面透着心疼,我呼吸长了长,我幸运的审我的是邱浩森 , 而不是别人。

    “我可以的,邱局长 , 你一定要把秦老板抓获归案。”

    “秦老板死了。”

    我怔了怔,停止了眼泪 , 秦老板死了,那意思是曾煜成功了吗?

    “他死了?”

    看到我脸上的震惊和激动 , 邱浩森微微眯起了眸,带着审视的眸光扫过我的一张脸,好一会儿他才说 , “顾小姐知道是谁杀的吗?你在现场。”

    邱浩森最后那一句话,无疑是把我推进坑里 , 我在现场 , 我应该看到了。

    可我怎么能说是曾煜杀的人?

    这个时候,我只知道 , 秦老板死了 , 那曾煜一定是活了下来,他一定在医院的某个病房里等着我。

    大家的情绪都那么低落,他应该是受伤了。

    只要他没有生命危险,这比什么都好。

    我摇头 , 像是好半天才缓和情绪,我摇头,“秦老板他带着一群人要杀我们 , 曾煜和唐希带着我们往后撤,后来唐希把我打晕了 , 我什么也不知道 , 甚至……连曾煜有没有遭到秦老板的毒手都不知道。”

    邱浩森微微眯着眸 , 又说,“顾小姐你再想想,有没有看到?”

    我摇头 , “为了躲避子弹 , 我们都躲在各个墓碑后面 , 邱局长,如果当时我探出头去看,我可能已经死了……”

    邱浩森蹙起了眉头,似乎感觉到当时的情况险恶。

    “那顾小姐知道曾煜带枪了吗?”邱浩森又问我。

    我摇头,“没有,他什么都没有。”说到这里,我立即变得激动起来,“邱局长,他在哪里?他现在怎么样了?你说的,你会告诉我的……”

    邱浩森忽略我担心曾煜的情绪,一字一句的对我说 , “有一把枪,手把上面有属于曾煜的指纹。”

    那是曾煜杀人的证据吗?

    “邱局长想说什么?”我心里狂跳,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免-费-首-发→【追】【书】【帮】

    “顾小姐是目击证人,我只是想知道,曾煜有没有开枪杀人。”邱浩森十分严肃的说。

    我摇头,情绪还是很激动,“我不知道,我什么都看不到,曾煜带着我们撤退的时候,我被打昏了,之后什么都看不到了……”

    “既然这样,审讯到此结束。”邱浩森说完 , 就让大康关闭了摄影机。

    关闭之后,我才怔怔的看着邱浩森,“曾煜呢?”

    邱浩森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 看着我的眸光从刚刚的严肃变得温和,他缓缓开口 , “顾晚,知道为什么叫‘大屠杀’吗?”

    我大概懂 , 一定是死了很多人,但是我没有回答,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 而是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 从他那双眸子里看到了心疼和难受 , 说不出来的滋味在我胸口蔓延着。

    刚刚的笃定现在变得恍惚起来。

    我感觉到身体也有些凉,慢慢的 , 我又问他同样的问题,“曾煜呢?你也审过了吗?”

    他没有回答我 , 只是说,“顾晚,我宁愿看到原来的那个你。”

    没有心的那个我吗?

    “……你是什么意思?”我犹豫了好久,声音有些颤抖着,“为什么?”

    “虽然冷漠安静 , 但那个时候你没有心。”

    我不敢说话了,甚至不敢听,从我醒来那一刻 , 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到现在 , 一种寒冷穿透了我的肌肤 , 四肢百骸都觉得冰冷至极。

    慢慢的 , 我听到邱浩森满是无奈和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顾晚,参与枪战的 , 全死了。”

    他说 , 参与枪战的,全都死了……

    “你是说 , 秦老板带来杀我们的人,都死了吗?”我的手抓紧了被子,我很怕,很怕,我控制住情绪,轻声问他。

    视线里,他渐渐摇头,而我的视线也变得模糊。

    “顾晚,曾煜也死了。”

    我心似乎在那一瞬间停止了跳动 , 我缓缓的笑了,眼泪却不停使唤的一滴一滴落下,我摇头,声音很轻,轻到我自己都听不清,“你在和我开玩笑吧?邱浩森,你是不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审我而已?只是这个方法一点都没用。”

    “顾晚!”邱浩森冷着声音喊我。

    我吓得一抖,我看着他,深深拧起的眉头里全是对我的担心,声音虽然冷,却更像是想将我从悬崖边上拉回来。

    “邱浩森 , 你别乱说他,我说了 , 我这辈子都跟曾煜,你即使这么说 , 我也不会回到你身边的 , 你行行好告诉我,曾煜在哪儿好吗?”我害怕,那种从未有过的害怕在我心尖上蔓延着。

    我擦干了眼泪 , 又握住了邱浩森的手,希望他告诉我曾煜的下落。

    “求你了 , 邱浩森,告诉我好不好?”

    我感觉他身体很僵硬 , 他那双眼里弥漫了我看不懂的情绪,很深很深。

    我不想探究 , 我也不想懂 , 我只想知道我的曾煜在哪里,我只想听到邱浩森他说他只是为了让我说实话才说曾煜死了。

    一定是这样的……

    一定是!

    “你别不说话,告诉我啊。”我推了推他,发现自己全身都没有力气。

    忽然 , 邱浩森站了起来,他将我的头按在他的怀里,以一个最强大的姿势包裹着颤抖着的我。

    他宽大的手放在我的后背上 , 声音透着无尽的难过,“顾晚 , 现场被炸毁了 , 在墓地的所有人 , 死无全尸!曾煜用命救了你们所有人,顾晚,你要替他活下去!”

    当邱浩森又推开我的那一瞬间 , 所有的气息似乎从我身上消失了。

    我抬头望着他 , 只看到他那双眼里是苍白的自己。

    他又动了动唇 , 说的什么我听不到,只有他刚刚对我说的那句话。

    墓地的所有人,死无全尸……

    死无全尸……

    尸骨都找不到了吗?

    我停止了流泪,停止了痛苦和害怕,一颗心渐渐变得麻木起来,到最后,我的脑海里只有曾煜。

    他温柔的喊我,晚儿,晚儿……

    邱浩森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身边围绕着一群人和我说话我都听不见。

    我所有的情绪全被曾煜占满。

    温柔的,霸道的 , 流氓的,冷漠的,无情的,到头来却都是那个对我情深意重的曾煜,他的笑容在我的脑海里放大,再放大。

    我呢喃着叫他的名字,我渴望他忽然出现再像是以前那样叫我一声晚儿。

    好想,好想!

    我想哭,我想大哭一场,悲痛得我几乎无法呼吸,鼻尖酸痛得像是立刻昏倒,我重重的呼吸着 , 就是哭不出来。

    “曾煜,你怎么能死了呢?你怎么会死啊?我还想给你生个孩子呢……”

    旁边的人一直叫我的名字,我想回答他们 , 可我不能动弹,我的所有思绪都被曾煜填满。

    “曾煜,曾煜……”

    到最后 , 我只能一遍一遍的叫他的名字 , 我希望他能回答我,至少忽然推开病房的门,像是以前那样满是宠溺的对我勾唇 , 说一句傻瓜,或者一句我没事。

    可无论我喊了几百次 , 他都没有回答我 , 直到我嗓子都哑了,我还是没听到他的回答。

    我看向窗外 , 窗外的天已经黑了 , 明明天气很好,已经快到夏天了,可我觉得好冷好冷,我想他抱着我一起睡。

    曾煜,你怎么舍得让我一个人?

    我活不下去啊……所以,你一定没有死对不对?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入睡的……

    一定不会!

    再到后来 , 一名医生给我打了一针,我昏迷前仍然喊着曾煜的名字,声音嘶哑的只有我自己能听到。

    我抵抗着不想昏过去 , 我还要等他回来。

    可我没有力气了,我不知道我是昏迷了 , 还是死了。

    ……

    晚儿!

    活下去!

    我猛地睁开双眼 , 消毒水的味道浓烈得让我几乎没办法呼吸。

    “曾煜。”我开口 , 嗓音嘶哑的让我吓了一跳。

    周良第立即将我扶了起来,“你醒了,你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我惊恐的抓住周良第的手 , 不顾嗓子的疼痛 , 我喊他 , “良第,快,快和我去墓园救曾煜,再晚一点就来不及了。”

    然而,他震惊的看着我,“顾晚,你说什么?”

    我急得眼泪都落了下来,我感觉浑身无力,我只能使劲的拉着他往外走,“秦老板要杀我们 , 曾煜他为了救我们还处于危险中,快,跟我去救他。”

    周良第忽然停了下来,他反握住我的手,那双眼睛里有着痛苦和茫然。

    “你们不是最好的兄弟吗?那我报警,警察一定会抓秦老板。”我四处去找手机,心里慌乱到了极点,视线模糊了一切。

    “你都忘了吗?”周良第有些不可置信。

    忘了?

    我疑惑的看着他,这个时候,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我抬眼看过去 , 是叶连硕和唐希。

    他们怎么会站在这里,不应该去救曾煜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