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6章 不再温柔,不再善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也没再多话,跟着他继续往里面走。「^追^书^帮^首~发」

    通过巷子之后竟然来到了另一个非常繁华的屋子里,见到曾煜的小舅,那些看上去很凶狠的男人都非常恭敬的叫他一声老板。

    砰——

    “啊!”

    就在这时候,里屋忽然传来一声枪响,之后便是一个男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我的心里一阵骇然,下意识的看向小舅,他似乎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吩咐一旁的人,“别提我来过的事。”

    “是。”

    然后他带着我走到了一个小屋里,看上去像是书房 , 我没有心思环顾四周的环境,脑海里全是那个男人惨叫的声音。

    小屋有个窗户 , 小舅正看向窗户的对面,我下意识的顺着他看过去。

    就看到一个男人被押了起来 , 他的手腕上全是鲜血 , 哀嚎的声音就是从他那里传来的。

    我挨过枪子儿,只是一颗就让我痛昏了过去,这个男人还被人押着 , 像是正在被审问一般。

    但我们这个方向看过去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看不到对他开枪的人。

    “到我的场子里洗黑钱,谁给你的胆子?”

    那声音……!

    我正在了原地 , 说不出来的震惊 , 我下意识的看向小舅,他对着我摇了摇头 , 示意我不能出声。

    脸色已经变得苍白起来。

    因为屋子里的男人声音根本就是曾煜 , 一模一样。

    只是比起曾煜更冷,更狠,充满着杀戮的口吻直击我的心房,那是曾煜吗?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 求求你放了我吧……”那男人虽然痛着,但他还在拼命的求饶。

    对方并没有因此而动容,冷笑 , “想活命,告诉我,谁派你来的?”

    “没有 , 我真的不知道那些钱是黑钱 , 我也只是来消费的,我真的不知道……啊!”

    砰!

    在男人说话的时候 , 又是一枪,打在了他另一边的手腕上 , 他痛得抽搐着 , 旁边的人将他押着 , 没有丝毫的害怕。

    “我要听实话。”

    太狠了!

    而且他的枪法简直可以用精准来形容,即使男人在动,他还是可以准确无误的打在另一只手臂相同的位置,这太震撼了。

    声音和曾煜一样,就连枪法也相似。

    是他吗?

    我不敢出声,也不敢推门进去,因为在刚进来的时候,小舅就已经警告过我。「^追^书^帮^首~发」

    即使他是曾煜,也一定不再是我曾经爱的那个曾煜 , 我的心里很怕,这比任何时候都让我心情复杂。

    “你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那人疯狂的求着,只希望对方能如他所愿。

    一声低笑传来,之后那随意的声音听上去让人害怕,“我对杀人不敢兴趣,不过我喜欢把不听话的人做成标本。”

    标本……

    太可怕了。

    不杀人,做成标本,那个人简直比死亡还痛苦,被做成标本之前他都不会死,会随着时间慢慢的等死。

    那个人哆嗦了一下 , 立即哭喊着,“我真的不知道 , 我在银行里取的,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

    砰!

    又是一枪 , 打在那人的膝盖上 , 他站立不稳,被一旁的人架着,他痛苦的抽搐着。

    我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 这太残忍了,那个人或许真的不知道 , 他或许真的是无辜的 , 这样对待他,是不是太没有人性了?

    这个时候,我宁愿开枪的人不是曾煜。

    内心交织着 , 又在咆哮着,是他!

    可我的曾煜怎么会这么残忍,这么恐怖呢?

    还是,我其实从来都没有习惯过他的黑暗世界?

    那男人像是看到什么惊恐的事 , 他立即求饶,“我说,我说……”

    “很好。”

    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他才慢慢说出来,声音微弱 , 但是又拿命去放大,这个时候他是怕了。

    “是秦老板,他让我来的……钱都是他给我的 , 三爷,他只是让我去赌坊把钱换一换,我不知道是黑钱……”

    砰!

    这一枪打在了他另外一条可以站立的膝盖上 , 那人直接头一歪 , 不知死活。

    我大气也不敢出。

    还没从秦老板的震惊中走出来 , 这就看到人死了。

    “三爷,怎么处置?”他的手下问他。

    “送去医院 , 放消息出去 , 让秦老板去接人。”

    我心里越来越害怕 , 那个人没有死,但肯定终身残废,而他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利用他把秦老板引出来。

    按理说,那个人已经是个叛徒了,秦老板肯定不会让他活,唯一在乎的,应该是他身上的钱。

    我一动不动的看着地上的鲜血,有些木讷 , 道上混的,比我想象之中还要残忍。

    在我惊恐的视线中,一个身着白色衬衣的男人走了出来,他落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伟岸的身型包裹着一层冷漠无情,轮廓是我日思夜想的,那一双眼睛,暗藏着一条黑龙,残忍并狠戾着,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我熟悉的温柔,只有无尽的黑暗和恐惧。

    是曾煜……

    真的是他,可我没有从他那双眼睛里看到一点点属于人的感情。

    他好像变成了真正的暗夜吸血鬼。

    我想知道他怎么了 , 我想跑出去问他,甚至想质问他是不是用了曾煜的脸皮 , 其实是一个很黑暗的男人。

    但小舅他捂住我的嘴,将我按在墙上 , 我没法动 , 双眼只能一直看着他,从屋子里走出去,身后跟着三四个保镖。

    他走得很快 , 没有往窗户这边看一眼,那双眼睛里只有凌厉 , 就连走路的样子 , 也让人心生畏惧。

    曾煜,已经变了。

    再听到关门声 , 小舅才放开捂住我嘴的唇。

    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 , 我崩溃的蹲在了地上,我问他,也像是问我自己,“他就是曾煜,对不对?”

    “是。”

    意料之中的回答让我不能呼吸 , 我的心情是喜悦的,激动的,我相信的果然没有错 , 我的曾煜,他还活着。

    可那样的曾煜太令人害怕 , 他像是变了一个人。

    在面对虎哥 , 阿六的时候 , 他虽然同样是冷漠无情的,却并不残忍到变态。

    一点一点让对方变成残废 , 还说要做成人体标本 , 这太可怕了,我无法接受……

    “他变了……”我呢喃着 , 声音变得很小,我不想相信,但这由不得我。

    小舅声音很温和,他轻声说,“在没遇到你之前,他一直都是这样,在遇到你之后,也只是在你面前收敛了一些,顾晚 , 你只是一直没有真正的看清他,曾煜,本来就属于黑暗。”

    本来就属于黑暗……

    “当然,他的黑暗,只对那些对他有威胁的人,其他人他都是友好的,只是顾晚,他忘记了所有从泰国回去的记忆,现在的他,比他父亲年轻的时候更狠,我也不确定 , 他会不会从此彻头彻尾的黑暗。”

    忘记了所有从泰国回去的记忆……

    我震惊的看着小舅,我抹去了眼泪 , “所以,现在的他,是在我没有遇到之前的他?”

    “是。”

    我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

    “为什么会这样?”我呢喃着 , 痛苦着 , 这比任何事都让我痛苦,他竟然忘记了所有的事……也就是,他把我忘了。

    我没办法接受 , 我很崩溃,难怪小舅带我进来之前 , 他说 , 有些事已经变了。

    曾煜还是曾煜,只是他不再温柔,不再善良……

    这样的他,我要怎么去面对?

    如果是这样 , 那打火机又是怎么一回事?他既然失忆了 , 又怎么会把打火机留给我,给我暗示呢?

    为什么?

    “曾贤呢?”他失去记忆了,那他的父亲呢?

    “伤得很重,从上海过来,几乎都在昏迷。”他如是回答我。

    所以,在上海发生的一切事,小舅都是知道的?

    我忽然意识到 , 我们来到泰国,并不是那么简单,我擦干了眼泪 , 问他,“是你把我们引来泰国?”

    “可以说,是我哥做的。”

    “杜恒?”

    我怔了怔 , 有些不可思议 , 那这么说来,打火机也是杜恒放在那里的?

    是杜恒把我们引过来 , “难怪邱浩森都找不到线索。”

    “他让你来泰国,虽然危险 , 但有他的道理 , 他是想你继续陪着曾煜。”小舅回答我。

    我的心里感觉太震撼了 , 不知道要用什么来形容我的心情。

    我是感谢杜恒的,至少,让我很快见到了曾煜。

    “我接到我哥的电话,回到上海已经晚了,没能阻止那一场恶仗,后来曾煜扛着我姐夫走出了墓园,秦老板逃了,我带着他们父子来泰国,曾煜醒来后 , 就这样了。”

    “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吗?”

    “你和他曾经出过一场车祸,曾煜伤在头部,淤血一直在扩散,再加上这一次的大爆炸,他虽然躲过了,但刺激了大脑。”

    我的心在一点一点的下沉,我记得那一次的车祸,我们因为唐希和洛雪而吵架,之后冲进了江里。

    我竟然不知道曾煜伤得这么重。

    “我该怎么办……”我呢喃着,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

    “你只是一个普通人,正如我姐夫所说 , 他是你的杀父仇人,你和曾煜没有好结果 , 刚刚的试探,如果没过 , 我会让你去见你的家人 , 过了,便让你看到曾煜的现状,他不再是之前你所认识的曾煜 , 至于去留,我尊重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