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1章 你比他,更残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巴爷推开我,拧着眉毛,“晚晚小姐什么意思?不让人碰了?”

    做我们这行的,男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只能承受着,一直以来,燕姐都是这么教我们。★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想想曾经,我是在这之外的,一直以来,不是有白芹保护,就是邱浩森,再是曾煜。

    这是第一次 , 我孤军奋战。

    我心里委屈,曾煜只是轻抿着红酒不闻不问 , 但我知道,这不能怪他的 , 他根本就已经把我忘了。

    先解决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我尽量不去想对面坐着的男人是曾煜 , 脸上的笑容十分娇媚,我从巴爷手中夺过红酒,翻身直接坐在了他的怀里。

    陌生男人的气息传到我的鼻息之间 , 这让我非常恶心。

    但我必须这样做,搂着巴爷的脖子 , 在他的面前轻抿一口红酒 , 学着曾煜中午勾引我的姿势,对着巴爷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顿时 , 我就感觉到巴爷身下起了反应 , 贴在我的臀中间,耐着恶心的滋味,我笑了笑,“只是觉得巴爷杯子里的酒 , 更美味。”

    巴爷的手放在我的腰上,一下一下的揉捏着,那双眼睛里有着对我难以压制的迫不及待。

    我也不等巴爷回答 , 我将杯子递到他的唇边,喂他喝完剩下的红酒。

    巴爷瞬间就酥了 , 气也消了 , 咬了我的耳垂 , 笑眯眯的说,“等我谈完生意在好好满足你。”

    我立即笑了起来 , 装作很开心的样子 , 又从他的身上起来 , 重新坐回了他的身边。

    心里嘀咕着,好险!

    抬眼,就对上曾煜那双耐人寻味的眸,看上去邪魅,又有着从心底而升起的冷漠,但又很炙热,说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看我。

    只是一瞬,他收回视线落在巴爷的身上。

    “西边的赌场,全在我的名下,自然也不会亏了巴爷,我把云开和欢悦这两件会所送给你如何?”

    明显感觉到巴爷身上的气息不对劲 , 他皮笑肉不笑,“谁也知道,云开和欢悦里的妞儿最没劲,三爷是在和我说笑吗?”

    “皇城当初不也是一样?”

    巴爷是个暴脾气,他见曾煜风轻云淡的样子,端起红酒杯就甩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那玻璃杯的渣子还是沾到了我的腿上,一股疼意传来,腿上有了鲜血。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巴爷拔出枪对着曾煜,“妈的!你是要让我当老鸨重新带妞?”

    顿时,他的手下都端起了手枪对准曾煜的脑门子,见样 , 只要曾煜点头说是,那他一定就危险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 , 刚刚还谈笑风生的场面竟然变得如此血腥。

    艾伦听到声音走了进来,见曾煜有危险 , 二话不说就抬起了枪 , 冷漠的样子似乎在说,谁要敢乱来,就同归于尽。

    我的目光锁定曾煜 , 心里很害怕,我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

    之前还好好的,突然就拔枪相向 , 害怕之外 , 我更担心曾煜,艾伦和他只有两个人 , 而巴爷这边有四五个人。

    视线里 , 曾煜渐渐的站了起来,他理了理白色的衬衣,双眸里都是温和,一点杀意都没有。

    他伸出手覆盖在艾伦的手上 , “我和巴爷只是谈生意,这种东西,还是收起来。”

    砰!

    “啊!”我尖叫一声 , 惊恐的看着倒在沙发上的巴爷,那鲜血溅了我一身。

    太快了 , 我根本没反应过来 , 不止是我 , 就是巴爷和他的保镖都没反应过来。

    我看向那个开枪的男人,刚刚还那么温和 , 像是一个温润的男人 , 而现在 , 我眼中的他是全然的陌生,他眼底全然是冷漠和杀戮,冷声,“拿枪指着我的,你是第二个。”

    巴爷的手下还想开枪,曾煜的人陆陆续续从外面走了进来,四人相视一眼,只能抱头蹲在地上表示投降。

    我麻木的蹲在一旁,巴爷的尸体就在我的面前 , 他额头上被曾煜打出了一个骷髅洞,鲜血不停的往外留,血腥扑鼻而来。

    我不晕血了,但我很害怕,我动也不能动。

    抿了抿唇,口里都是巴爷的鲜血,腥味让我无法忍受。

    刚刚还活生生的人,就倒在了我面前,连抽搐都来不及。

    耳边是来来回回的人,我什么也听不到,直到巴爷的尸体被人拖走 , 我像是被抽走了空气的娃娃,蹲坐在地上。

    手背温热 , 被男人的大掌覆盖住,我回过头见是曾煜 , 惊恐的收回了手 , 此刻的他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杀人恶魔,我很害怕。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他低沉温润的声音传来 , 我动了动身体,这才发现 , 我竟然满脸的泪水。

    我动了动唇 , 好半天才呢喃着,“你杀人了……”

    “所以呢?要告我吗?”他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眉宇间的笑意深邃得让我猜不透。

    我被他的这个问题堵在了心窝子里,告他?让他坐牢吗?

    我扶着沙发站了起来 , 我蹙着眉看他 , 这种震撼不必他在我面前杀阿六的感觉低,“为什么?你一定要杀人……”

    “晚晚小姐难道看不出,他不死,就是我?”他低笑着,似乎在嘲笑我的天真。

    是啊 , 巴爷已经拿枪指着他了。

    巴爷不死,死的就是曾煜。

    在道上混,难道真的要这么残忍吗?

    虎哥,阿六,巴爷……

    下一个又会是谁?

    只要威胁到曾煜,他一定会开枪让那个人下地狱吧?

    我抬眼看他 , 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了距离 , 他的衬衣仍然是洁白无瑕 , 没有丝毫鲜血的痕迹 , 就好像从来没有杀过人,他还是那个绅士并且深不可测的男人。

    我蹙起了眉 , 问他 , “那你……要杀我吗?我目睹了你杀人 , 我是你的威胁。”

    他并没有急着回答我,端起了红酒瓶,朝我靠近,直到把我抵在墙上无法动弹。

    “你叫晚晚?”他低着眸看我,很礼貌的问我。

    他的身体和我贴得很近,我完全没办法推开他,我脑海里全是他杀人的瞬间,快准狠冷!

    我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看到他这样的一面,现在想起来 , 我才明白叶连硕口中曾煜黑暗的一面是有多恐怖。

    阿六事件后,他满是无奈的对周良第说,他没有以真正的,真实的自己拥有过我。

    再想起这句话,我才觉得我的想法一直很单纯。

    真正的,真实的曾煜,真的不一定是我可以接受的。

    “嗯?”

    他低撩的一个嗓音拉回了我的视线,他还是那个他,只是,是我少见的另一面的他。

    我慢慢点头,随后我听到自己麻木的声音 , “晚晚,顾晚。”

    他低低一笑 , 端起酒瓶直接喝下了剩下的半瓶酒。

    在我还没从害怕中回过神,我感觉到他软甜的舌头扫过我的唇齿 , 卷起我的舌头 , 让红酒冲刺着我的喉咙。

    我被呛得眼泪不停的落下,他仍然堵着我的唇。

    红酒下腹,他并没有放开我 , 绵长而霸道的吻持续了好长,直到我无法呼吸了 , 他才放开我。

    又听他低笑着问 , “杜北的女人,接吻居然不会换气?”

    杜北的女人?

    我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他杀我,还留着我 , 因为他笃定我是杜北的女人 , 小舅的女人,又怎么会把他告进监狱呢?

    这一刻,我竟然觉得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那三爷吻你小舅的女人,又是什么意思?”我暂时忘记巴爷的死,抬眸问他 , 嗓音因为刚刚被他强行灌下红酒而嘶哑,竟然不自觉的撩人。

    他抬起了我的下巴,丢给我一个字 , “想。”

    然后,在我的视线里 , 他转身 , 留给了我一个伟岸并且深不可测的后背。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 我环顾着四周,这才发现 , 除了我的身上 , 地上没有一丝鲜血 , 就好像,刚刚根本没有发生过命案一般。

    但我比谁都清楚……

    曾煜杀了人,第二次当着我的面。

    他不杀我,并不是因为我是他的晚儿,他爱的女人,所以他也不会心疼我的害怕,他只是觉得,我是杜北派来的女人,对他最没有威胁。

    至于刚才的那个吻 ,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曾煜是那么的复杂,或许,我穷尽一生都看不透他。

    门被推开了,杜北走了进来,他看着木讷的我,将一件风衣套在我的身上,低头温柔的询问我,“怎么,害怕了?”

    我看着他的漆黑的瞳孔,点头。

    是的,我害怕……

    人命在曾煜面前,竟然也那么渺小。

    “还要继续吗?”

    继续回到曾煜的身边?

    我心里除了他杀巴爷的画面 , 就是他吻我的滋味,心情非常的复杂 ,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看向杜北,他那双眼睛里是深邃的探究 , 我蹙起了眉 , “你知道曾煜今晚会杀了巴爷,让我今晚出现也是为了看他有多黑暗吗?”

    “你很聪明。”杜北毫不吝啬的夸奖我。

    杜北那张温柔深邃的俊颜下究竟是一颗怎样冷漠的心?

    我看不懂。

    我缓缓低下头,“你比他,更残忍。”

    他是失忆了 , 不记得我了,可杜北不是 , 他明明知道这样的曾煜我有多害怕 , 不仅害怕他有一天也被别人给杀了,也害怕警察找到他 , 更害怕他杀人的样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