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7章 有危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三爷,三爷,我真的没想到她是你的女人,三爷,我……啊!”

    男人求饶的声音变成了尖叫。「^追^书^帮^首~发」

    曾煜一个过肩摔,又直接扭断了他的胳膊,偌大的饭店里只剩下那人的尖叫声。

    见曾煜还要折断他另一只手臂,他连忙说,“我可是金老爷的侄子,你这么对我,就不怕我叔叔弄死你?啊!”

    又一声尖叫,他的另一只胳膊直接被曾煜拧断了。

    我看着这一幕,身体在渐渐发冷 , 我大概忘了,曾煜他身上始终流淌着曾贤的鲜血。

    周边的人都唏嘘不已 , 但曾煜丝毫没把那人的威胁放在眼里。

    打碎杯子后,割破那人的大腿 , 除了尖叫之外就是鲜血味 , 弥漫在我的鼻息之间,我不敢动,此刻的曾煜 , 像是被杀神上身了一般,让人害怕。

    端过一旁的香槟 , 倒在了那人的伤口上 , 直到他痛晕了过去,曾煜这才拍了拍手 , 起身徐徐向我走来。

    我看着他眼底的冰冷 , 吓得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他并没有在意我的这个举动,来到我的身边,揽着我的腰,缓缓勾起了唇 , “走吧。”

    “……嗯,好。”我点头,有些木讷。

    轻轻回过头时 , 就见那人鲜血淋漓的躺在地上,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

    太残忍了!

    以曾煜割他大腿的深度来看 , 那个人 , 这一辈子 , 怕只能是瘸子了。

    我本来想说,其实就算得罪了我 , 也不需要这么对待那个人 , 只是 , 看着他身上那种与身俱来的冰凉,我不敢说话了,只得默默的被他带了出去。

    我也不知道他来这里参加寿宴究竟是做什么。

    但我总觉得,他和所谓的‘老爷子’一定达成了什么共同点。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他惜字如金,但对我还是很温柔。

    到了别墅后,他替我打开车门。

    下车后,我尽量忽略他的残忍和杀伐 , 抬眼问他,“今晚,不留下来吗?”

    “不了。”

    我心里有些失落,是因为我下身红肿没办法做那种事,所以,他不愿意留下来吗?

    我点起脚尖,亲吻了他冰冷的唇,这才说,“晚安。”

    “晚安。”

    我转身,往别墅里面走,一直能感受到曾煜的目光,直到转角处,那一抹目光才渐渐消失。

    他因为我 , 弄残了那个男人,他是在意我的吧?

    我不清楚,即使是重新和他在一起了 , 但他仍然让我琢磨不定。免-费-首-发→【追】【书】【帮】

    这个晚上我睡得并不好,我又梦见杜月萍忌日的时候 , 我们遇到秦老板的报复。

    曾煜和曾贤挺身而出 , 到最后,邱浩森带来曾煜死亡的噩耗。

    像是恶魔一样缠着我,让我喘不过气来。

    猛地转醒 , 才发现,已经是早晨。

    晨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 , 点点星光 , 爬满了卧室,给我感觉暖洋洋的。

    我回想着那个恶魔 , 微微叹了叹气 , 我不想再重复这样的噩梦,曾煜没有死,他还活着,只是 , 他有着另外一面而已。

    我还是很爱他,不曾改变。

    唯一改变的是,我要快速学会接纳现在的他。

    不管怎么样 , 我相信,他都不会杀无辜的人 , 伤害弱小。

    他要杀的 , 也是那些对他有威胁的人。

    就好比杜北所说 , 他站在黑暗之巅,若他不残忍 , 不狠戾 , 那么 , 他早就死了。

    叹了叹气,我对于昨晚他伤害那人的事,慢慢释怀了。

    我大概明白杜月萍对曾贤是怎么样的一种爱,曾贤从来只有她一个,不会作用拥抱,他和曾煜一样,有着黑暗的一面,从他对曾煜的保护,我可以看出来 , 他也有善良的一面。

    一个父亲,一个丈夫。

    杜月萍接受了曾贤的全部,为什么,我还会害怕曾煜呢?

    这时候,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立即拿过电话,随后,听到唐希在那边说,“有时间离开曾煜的视线吗?”

    看来,唐希也知道,我重新回到了曾煜的身边。

    “怎么了?”我眼皮在跳动着,情绪也在涌动,我感觉有事要发生。

    “秦老板出现了,我在银行有看到他 , 他好像被逼上了绝路,似乎准备跑路。”

    唐希的声音在我耳边环绕着 , 我立即点头,“给我个地址 , 我马上过来。”

    “好。”

    电话挂断之后 , 我就收到了唐希发来的地址。

    换上衣服,我下楼叫住了女佣,“我要出去逛逛 , 曾先生来了,就说我在外面玩 , 今天可能不回来了。”

    “是 , 顾小姐。”

    我是在一间咖啡厅与唐希和萧清碰面。

    “晚晚姐,这里!”

    我看到萧清,不禁得拧起了眉 , 这太危险了,“为什么不把萧清放在安全的地方?”

    “她现在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 我和他被盯上了。”唐希蹙着眉头说。

    秦老板知道我们来泰国了。

    “现在什么情况?”

    “秦老板去了前面那家银行,已经半个小时。”

    我坐了下来,刚好可以通过窗户看到那边的银行门口,“还没出来吗?”

    “嗯。”

    “你为什么觉得秦老板准备跑路?”我问唐希。

    毕竟,他在泰国这里是有地位的 , 突然就要走,这让人觉得很奇怪。

    “你知道泰国的金爷吗?”

    这个名字有点熟悉,缓缓的 , 我似乎是想了起来,昨晚被曾煜打残废的那个人 , 他的叔叔好像叫金爷。

    “我听过 , 但没见过人。”我如是回答。

    随后 , 我才听他解释金爷的来历,又和秦老板这一次逃跑有什么关系。

    “金爷可以说在整个泰国都是具有影响力的人 , 昨晚他过七十大寿 , 不知道是不是被曾煜抓到什么把柄 , 答应和曾煜端了秦老板,一个晚上,秦老板在泰国的所有产业被抄了,他只能又逃跑。”

    我有些震惊,说不出来的震惊,原来,曾煜带我去的,是金爷的寿宴,果真如唐希所说 , 金爷应该是有什么把柄在曾煜手上,所以昨晚曾煜就是在金爷的地盘打残他的质子,金爷也一句话没说。

    现在还帮着曾煜搞秦老板。

    “那金爷和曾煜的人也埋伏在这附近吗?”我问唐希。

    “没有,如果他们知道,秦老板怕是没办法活着进银行。”唐希说。

    那这么说来,也只有我们几个知道他的下落。

    现在,秦老板算是落在我们的手中,“秦老板的人还多吗?”

    “不清楚,但我觉得,他一定会和曾煜鱼死网破。”

    我认同唐希的看点,毕竟,现在的情况是 , 无路可走,无处可逃 , 秦老板若想活着离开泰国,必定会和曾煜有一场恶战。

    我眼皮在跳动着 , 我担心曾煜会再一次出事。

    所以 , 这一次,一定要在秦老板没有机会伤害曾煜的时候解决他。

    唐希从桌子下里递给我一把枪,看着我和萧清说 , “你们都收好,防身。”

    重新握住手枪 , 我的心情说不出来的激动。

    杜月萍几日的时候 , 就是因为我不够果断,没有帮到曾煜什么。

    这一次 , 为了曾煜 , 我也会努力阻止秦老板离开泰国。

    秦老板必须死,若他不死,那么,这一辈子 , 曾煜都休想安稳。

    “谢谢。”我点头,真的很谢谢唐希,他是警察 , 知道私自开枪处理一个人,即使他罪大恶极 , 这都是不对的 , 但他也这么做了 , 不仅是为了报恩,还他父亲欠下的债 , 更是为了我的一个心安。

    他没有回答我 , 双眸看向外面 , 一瞬不瞬,说不出来他心中所想,浑身上下的情绪也淡漠的让我琢磨不透。

    “唐队,晚晚姐,我,我不会用枪。”萧清有些害怕。

    随后,唐希握住萧清的手,扣住机板,说 , “打不准没关系,枪口对着敌人便是。”

    萧清是懂非懂的点头,也坚定起来,“嗯。”

    “好。”

    就在我们收好手枪的时候,我听到唐希说,“秦老板出来了。”

    他的身边有三个人,保护着他的安全。

    他左看右看,很快上了一辆车。

    我们三个人立即离开咖啡厅,唐希开车跟了上去。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看来电显示 , 是昨天曾煜留下的电话。

    我本来不想接,但为了让他不怀疑 , 我立即接通了电话。

    “三爷有事吗?”我都没发现,我嗓音清冷了几分。

    “在别墅吗?”

    听他这么问 , 就知道他没去别墅 , 说起来,昨晚因为他没有留下来,心情还有些不愉快 , 觉得他是因为没法和我做那事而离开。

    现在想起来,一个晚上 , 他做了那么多事,应该很累吧?

    电话里的声音也有些嘶哑 , 听得出来,他很疲惫。

    “顾晚?”

    我有些心疼 , 但立即收起了情绪 , “我在外面逛街,没在。”

    “在哪?我来接你。”

    我听他的声音很严肃,我怔了怔,不能让他来接我 , “没事的,你有事就先忙,我逛一会儿就回去。”

    “别回别墅。”他的声音冷了几分 , 又重复问我,像是失去了耐性 , “在哪里 , 我来接你。”

    听他的口吻 , 我渐渐意识到,我应该是有危险。

    “我在商场里 , 这里是南东路 , 我还有些东西要买 , 你能晚上来吗?”我试探性的问他。

    “好。”

    下一更,十二点之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